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22背叛中的狗血剧情
    如果一次成功的操盘或者收购,让他志得意满。而傅清浅却让他见识了其他领域的精彩,他不得不承认,每个行业,都有让人震惊的辉煌一幕。

    傅清浅等不来他的回应,忽然有些沮丧。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服他了。

    “你到底怎么想?”

    不料沈叶白忽然伸出手来,将她盘好的头发一把松开,蓬松的发线一股脑倾泄。弹力的大卷摭住她半边脸颊,那道被抓过的痕迹骤然被挡去一半。

    他磁性嗓音低沉:“我在想,这一头浓密的长发被拽下去可惜了。”

    傅清浅微微一怔,她没想到沈叶白会突然扯到这上面来,真是不合适宜。

    她淡淡:“没关系,打了我的,终有一日我会加倍的打回去。”

    沈叶白若有似无的笑笑。他的心情更愉悦了。

    “以后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再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傅清浅望着他,几日来悬浮的心终于落地。她知道两人的关系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沈叶白最后的表现也不是反常,他就是要给她一丝柔情,让她偿到一点儿甜头,再靠到他的身边去。可能就连沈叶白也觉得,之前可能吓到她了。

    就像一只狗,主人烦燥的时候狠狠的踹了它一脚,过后心情好了,就来摸着它的毛发安抚。w..

    这个比喻虽然有点儿不合适,但是,傅清浅觉得她和沈叶白的关系就是如此。

    傅清浅将手机里的文件给沈叶白发过去,他要采取什么做法,那就是他的事了。

    毕竟是沈家的事,她不好插手。

    沈叶白将傅清浅送到楼下。

    傅清浅解开安全带:“时间不早了,沈总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沈叶白侧首:“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傅清浅粲然一笑。

    收获最大的一天,两人见招拆招这么久,沈叶白终于有了一点儿松懈,准备开始相信她了。

    为着这一天,傅清浅不知消耗了多少力体。

    今晚可以上去好好睡一觉了。

    沈叶白没有直接回自己的住处,而是驾车回老宅。

    路上回想当晚发生的一切,越发觉得傅清浅这个女人本事非凡,几次见面,没有一次她是无所作为的。而且,手段莫测,让人无从防备。

    他相信,即便是个从业多年的老咨询师,也不见得可以像她这么“刁钻”。

    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天份”有多重要。

    伊青没想到沈叶白会回来。见他进来,忙问:“怎么这么晚回来了?吃饭了吗?”

    沈叶白:“吃过了,我爸呢?”

    “晚上心脏有点儿不舒服,所以,早吃了药睡下了。”伊青又问他:“你回来有事?”

    沈叶白坐到沙发上:“为了你那个宝贝女儿回来的。”

    伊青狐疑:“流云怎么了?”

    沈叶白将手机里的音频播放给她听。

    伊青听到最后,慢慢脸色就变了。她不止一次见过常远和苏萌萌,两人的声音她都能听得出。

    “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沈叶白慵懒的靠在那里:“今晚在会所录的,你那宝贝女儿一离开,他们就在包间里做这种勾当。”

    “流云知道吗?”

    沈叶白“切”了声:“你那个傻白甜的女儿怎么可能知道,这会儿可能还在其乐融融的跟那对狗男女把酒言欢呢。”

    伊青已经抑制不住的火冒三丈:“太过份了,我给她打电话……没想到常远竟是这种东西……”

    沈叶白冷笑:“他的禽兽不如都写在脸上,是你们选择视而不见。”

    伊青拿眼睛瞪他,这边电话忽然通了,伊青忙问:“你在哪里?赶紧回来,我有事。”

    沈流云她已经快到了,伊青这才挂了电话。

    也是,常远和苏萌萌急着回去翻云覆雨,又怎么可能浪费太多时间。

    很快沈流云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进来了。晚上喝了一点儿薄酒,脸通红,竟有一点儿春风得意。

    沈叶白冷笑:“瞧这心大的。”

    伊青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你不要话。”

    沈流云见手长脚长的沈叶白颓在那里,也是一脸嫌弃:“怎么哪儿都有你啊。”

    “怎么跟你哥话呢?”伊青呵斥她一句,又:“看看你找的男朋友,是什么好东西。”

    她把刚才听过的录音再度播放给沈流云听。

    沈流云听罢,当即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常远和萌萌不可能这样对我。”

    沈叶白告诉她:“到底能不能,去苏萌萌家看一眼就知道了。”

    管保可以捉奸在床。

    沈流云神色慌乱:“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沈叶白:“先前在会所,傅清浅用手机录下来的。”

    沈流云听出了录音里的背景音乐,的确是她离开包间时,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歌曲。还是她喜欢的《今后我与自己流浪》,伴着戚许的旋律,常远和苏萌萌竟双双的背叛了她。

    她的眼睛已经湿透了,伊青心疼女儿,过来揽住她:“这种人干脆跟他一刀两断,还有那个苏萌萌,以后也不要搭理她,真是狼心狗肺,这些年你帮得她还少吗?”

    她越,沈流云哭得越厉害。

    沈叶白最了解她的哭法,很快就要嚎啕大哭,一点儿成年人的隐忍与矜持都没有。

    他拿过手机,将重复播放的录音关闭。

    对于沈流云这种儿科的恋情,沈叶白觉得上门抓奸的必要都没有。

    他一边拔通电话,一边向外走。

    果然,才出厅门,就听到身后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夜深人静,听得人毛骨悚然。

    常远才脱了裤子,阉割似的痛楚就传来了。

    赶在这个节骨眼上,真是莫大的讽刺。

    他来夏城创业,借了沈流云不少力。是沈流云死去掰咧的求沈叶白,沈叶白才指缝里漏了一点儿机会给他。现在沈叶白一个电话将所有的恩惠都收回去了,不仅如此,以后即便凭一已之力,他也让常远在夏城寸步难行。

    常远半跪在床上接到合伙人的电话,呆若木鸡。

    好一会儿,才猛地从苏萌萌身上翻下来,急得声音颤抖:“怎么会这样,我给流云打电话。”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