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超级王者〕〔顾轻舟司行霈〕〔华笙江流全文免费〕〔天才嫡女,废材四〕〔透视邪医混花都〕〔顶级高手赵权〕〔超凡大卫〕〔漫威熊孩子〕〔霍西州顾晚〕〔重生六零:翻身做〕〔从退出娱乐圈开始〕〔热血降临〕〔异世兵王之富甲天〕〔鹰眼怪探〕〔旺夫小哑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抗日之全能兵王〕〔都市超级天帝〕〔斩月〕〔真武狂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43最初的梦想
    太阳升起来,肆意挥洒它的光和热时,山顶也开始变得热烘烘的。w..org

    沈叶白被傅清浅拉着亲近自然,慢慢的,他感觉更像在**,由内到外。

    他有些烦躁:“我要回酒店了。”

    傅清浅拉着他:“不要这么静不下心好不好,你才出来多久。”

    沈叶白眯着眼:“你以为烤成肉干,就能得道成仙吗?”他不悦的抽回手。

    傅清浅无奈:“你现在觉得热,太阳落山你又会觉得冷了,不然晚上过来?”

    沈叶白当即否决:“不要。”

    傅清浅突然想笑:“就知道你怕黑。”

    沈叶白瞪了她一眼。

    “闭嘴!”

    “沈总,你工作上那么雷厉风行的人,不要在这种时候像个被宠坏的孩儿好不好?”

    沈叶白指着她:“你又得寸进尺?”

    傅清浅忘不了先前的警告,可是,辛辣感脆,无往不利的沈叶白面前,没点儿坚持也很难成事。

    她干脆赖皮的抓住他的手指:“好啦,沈总,知道你修指白皙,收起来吧,继续坐下来谈天地。”

    沈叶白蹙了蹙眉,薄唇紧抿成一道线。但凡识点儿眼色的,都知道他生气了,一般在公司里他流露这样的表情,大家都会退避三舍远离他。w..org但那是一般情况,傅清浅明显是个不识相的。而且相处越久,越发现这个女人装疯卖傻的本事一流。

    不管沈叶白是冷淡,还是漫不经心,她总有办法带动他的节奏。

    沈叶白被拉着重新坐下。“强扭的瓜不甜。”他的意思是强迫一个人融入自然,必然徒劳。

    “谁管它甜不甜,扭下来就好了。”

    “你……”沈叶白曲指弹上她的额头。

    这一下特别重,傅清浅饱满的额头上即刻出现两个红印子。

    她睁圆眼睛想要发怒,但很快忍了下来,只是声音薄愠:“别动,坐好了。”

    或许是自觉理亏,沈叶白躯体顺从。

    傅清浅接着又发号施令:“闭上眼睛。”

    沈叶白下意识想要反抗,眼睛已经被她伸上来的手掌覆上。

    眼前陡然一黑,他的心头也跟着一颤。

    傅清浅的声音犹如梦呓:“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好好感受掠过耳畔的风,和洒在身上的阳光。暂时屏蔽理智,任一切意念和想法掠过自己的大脑,不要因为微不足道或觉得不好,就加以抑制。w..org它们都是属于你的,哪怕觉得毫无意义,也要任由其蔓延滋生,努力加深心理感受方面的注意力。那些都是可以使你看清自己,更抵达内心深处那个自己的蛛丝马迹……”

    闭上眼睛果然有助于聚精会神。

    沈叶白渐渐耳根清净,最后只听傅清浅“想想你是个什么样的人。”,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幽静的空谷,只有风声,鸟鸣声,还有植株亲密摩挲的沙沙声。

    想想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眼前的一片漆黑渐渐被各种绚烂的颜色填充。一个孩童拖拽着一尾鲜红的风筝由远及近,朝他奔跑过来。

    他在那些曲折蜿蜒的夹道中灵活穿行,速度之快犹如一尾鱼。很快,那些切割整齐的建筑物平地消失,四周变成一望无际的平原。男孩儿在辽阔的空间里肆意奔跑,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想怎样跑就怎样跑。

    沈叶白心情豁达,通透,精神也为之振奋。

    那个被囚禁在心底深处的自己,呼之欲出。

    而男孩儿手中的那抹鲜红,也离自己更近了,就飘忽在眼前。

    零碎的意念闪过,即便只有一瞬,像是打翻的酒杯,鲜红的液体倾泻而出。

    他胸中的热血跟着沸腾。

    细腻的指腹拂上眉心,将他蹙起的眉头抚平。提醒的声音又远又近:“观察自己,不是自我反醒。”

    是了,观察自我,无需对一闪而过的意念有半点儿阻挠。自我反醒却需要批判,因此会排斥或突然中断一些感知的进入,压制意识的苏醒,反倒没办法认清那个真实的自己。

    沈叶白像是在即将走火入魔的时候,受到了佛祖点拔。

    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眉目微微舒展。

    一切锁碎的念头,又像被阻断的河流一样重新涌动。

    他只需屏气凝神,不用对任何念想吹毛求疵,诸多意念来了又去,一闪而过,却仿佛慢慢拼接出一个完整真实的自己。

    沈叶白觉得自己越发贴近自己的内核!

    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睁开眼睛。感知和视听觉同时被盈满,又是那个熟悉的世界。

    不远处,傅清浅蹲在地上和一个不大的女孩儿话。

    沈叶白眯了眯眼,觉得傅清浅扎在一片眩光里,从没觉得哪个女人这样夺目,他不由得笑了笑。

    傅清浅注意到他清醒过来了,揉了揉女孩儿的脑袋,让她去找妈妈。她起身走过来,挨着沈叶白坐下。

    “要不要抽根烟?”

    沈叶白伸手接过,点着后吸了一口:“你是为了让我看清那个梦?”

    “更是为了让你看清自己。”傅清浅看向他。

    沈叶白眺望远方:“我知道那个男孩儿手中拖拽的鲜红的风筝代表什么了。刚刚一闪而过的念想中,我看到了红酒,而且是打翻了的红酒,没错,那风筝就是红酒的颜色。”他又吸了一口:“我最早的梦想是当个顶级品酒师,而不是:“让我猜猜你的梦想没有达成的原因。”她定定的看了他一眼:“是因为你的母亲?从到大,你的方方面面都受她挟制,看似那样叛逆不羁的你,其实也拿自己的母亲没有办法对不对?”

    沈叶白错愕的抬眸,不可思议的凝视着她。早先他就过,这个女人从出现,就像铺了地毯一步一步引他上前。现在沈叶白更是发现,自己再锐利的锋芒都能在她的眼中生出柔软,根本只是虚张声势。

    他性感的喉结滚动两下,没有话。

    傅清浅已经赞叹出声:“沈总实在太厉害了,明明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却能经营得风声水起,多少人羡慕不及。可见是真的天资过人。只是,这样节制的人生,难怪有那样多的意难平,需要在梦中发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