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超级王者〕〔顾轻舟司行霈〕〔华笙江流全文免费〕〔天才嫡女,废材四〕〔透视邪医混花都〕〔顶级高手赵权〕〔超凡大卫〕〔漫威熊孩子〕〔霍西州顾晚〕〔重生六零:翻身做〕〔从退出娱乐圈开始〕〔热血降临〕〔异世兵王之富甲天〕〔鹰眼怪探〕〔旺夫小哑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抗日之全能兵王〕〔都市超级天帝〕〔斩月〕〔真武狂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52不要试图捏我的软肋
    一整晚,沈立安心脏难受,都没有睡实。尹青寸步不离的守着他,更不敢睡。

    直到半晌午的时候,沈立安打过针,在药力的驱使下,才终于睡实。

    尹青帮他盖好被子,第一时间去拿手机。

    先前来了几通电话,怕吵到沈立安,她没有接,并将手机设置了静音。

    这会儿拿过来一看,十来个未接电话。

    她到外面给对方回过去。

    电话接通后,尹青听了一会儿,脸色越来越难看,她被气得手指发颤,最后挤出几个字:“我知道了。”

    这边一挂断,她接着给沈叶白打过去。

    只是,不等接通就被尹青按断了,她捏着手机,先给自己平抚的时间。越是头脑发热的时候,才越需要时间冷静思考。

    五分钟后,尹青就已锁定了讨伐的对象。

    她嘱咐看护盯紧沈立白。自己穿好外套,拿上手包从医院里出来。

    司机已经在住院部门口等她了。

    尹青一边上车,一边讲电话:“傅清浅,我在佳宜等你。快点儿过来。”

    傅清浅正找人将门板恢复原样,接到尹青的电话,只得让对方暂时停工。

    她稍微整理了一下,去到尹青约定的地点。

    阳光明艳的一天,金色光线破窗而入。

    傅清浅黑裤,白衫,几乎是辗压着日光一路走过来。老远就看到她脸上的笑意,盈盈若水,真是无比得意。

    尹青胸膛起伏,握紧杯子的手指酸痛。

    傅清浅猜她要被气死了,如果不是修养良好,尹青可能会直接将滚烫的咖啡泼向她。

    不过,即便真是那样,以傅清浅现在的好心情,也不介意她再多泼一盏。

    毕竟胸腔憋闷的感觉不好受。

    傅清浅意气风发的入座。

    “沈夫人约我有事吗?”

    尹青压低了声音,仍旧一脸愤恨;“傅清浅,你少跟我装模作样,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

    傅清浅笑着容纳她所有的鄙夷,她靠在椅背上,挺着脊背:“我知道沈夫人看不上我,做梦都想将我驱逐出夏城,但是,很抱歉,不能如您所愿。”

    “不要脸。”尹青恼极了:“你到底用了什么狐媚手段,让叶白帮你把家乡的那些烂事都摆平了?傅清浅,做为一个人,你都不要尊严的吗?”

    傅清浅盯着她,渐渐敛去所有表情。

    “尊严谁不想要,但是,沈夫人肯给吗?你因为一己私利,就不惜将别人的体面破坏殆尽,这样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尊严?不防告诉沈夫人,在得知身世被公诸于众的时候,我的确气炸肺了,想不顾一切的的撕打上来。可是,转念一想,我又不想那么干了。楚楚可怜的女人不是最易打动男人嘛,于是我就卖了一下惨,装得可怜兮兮。你看,沈总真的被我打动了。自从上次他费尽心力将我从天台底下拉下来,我就吃定了他会怜惜我。现在他让我呆在夏城什么都不要管,更不要想着离开。”

    尹青指掌拍了一下桌面,她全身都在发抖,愤慨致使她面皮微微扭曲。她被气得连一句咒骂的话都不出,直想扑上去将傅清浅邪恶的嘴脸撕碎。

    傅清浅等了她一会儿,见她仍不出话,她敛了敛神:“我早就提醒过沈夫人,不要挑战我,尤其不要试图捏我的软肋,我是从不肯吃亏的。”

    尹青铁青着脸一字一句:“傅清浅,你太邪恶了!叶白总有一天会看清你的丑陋嘴脸。”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也认了。愿赌服输,是我的人生信条。”她顿了一下,又:“但只要争斗,我就会全力以赴。”

    尹青沉默的审视着眼前这个在她看来,如草芥一般卑微的女人,同她坐在一起,她都仿佛可以嗅到她血液中的酸腐味儿,那是尹青一生最不喜欢的,深恶痛疾。

    可是,这一刻她不能忽视傅清浅身上不顾一切的劲头儿。在尹青看来,真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这样倔强的丫头她见多了,结果怎么样呢?有几个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还不是撞得头破血流。

    尹青的神色中再度透出鄙夷,一系列的心理活动让她渐渐冷静下来。

    她喝了一口咖啡,让气息平顺。最后抬起头来看向她:“你的心机我算彻底领教过了,也知道你手段了得。可能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傅清浅,命是争不过的。你的出身就注定了你的命,就算你天机算尽,最后仍旧得不到你想要的。等待你的,只有更为悲惨的命运,我劝你好自为知。”

    傅清浅轻轻呵了口气,这个诅咒太恶毒了。到底多么铁石心肠的一个人,才希望一个本就不幸的人能更不幸。

    她心脏抽搐,面上却洋溢着笑:“沈夫人放心吧,就算下地狱,我也会拉着一个垫背。”

    尹青脸色变了变:“就算叶白对你有几分怜惜,那也抵不过亲人的一条命。傅清浅,到后来你会发现,你所谓的怜惜,不过是你自我感觉罢了。”

    她扔下咖啡钱,拿上包离开。

    傅清浅坐在原位,慢慢咀嚼尹青最后的那句话。抵不过亲人的一条命是什么意思?

    一个人的性命本来已经是很压人的东西了,如果再是亲人的?

    傅清浅不敢想象,尤其不能想象那条命压在沈叶白的身上会是什么效果。

    沈叶白那种看似桀骜不羁的男人,可是,他的软肋傅清浅基本已经摸清了。

    这是原生家庭的悲哀,可能早在沈叶白是个稚嫩的胚芽时就注定了,纵他能力滔天,也无力反抗。

    想到这里,傅清浅连忙站起身,急步向外走。

    尹青刚坐上车,老司机开车四平八稳,让了两个路人才驶上正路。

    傅清浅发动车子尾随而去。

    一直跟到医院,尹青从住院部门口下来后,司机去停车了。

    傅清浅来不及将车开去停车场,直接放在入口的路边,就推开车门跑了下来。

    电梯关合后,她盯着跳动的红色数字,最后在五层停了下来。

    傅清浅随即上楼。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