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君霸宠:天才萌〕〔九爷的心尖宠墨心〕〔娱乐超级奶爸〕〔万古最强部落〕〔神医娘亲之腹黑小〕〔透视神级狂兵〕〔暗之光龙丹〕〔仙婿奇游记〕〔史上最牛细作〕〔道婴东归传〕〔叩王庭〕〔清泉剑神〕〔凡尘行之道尊〕〔秋声依旧著梧桐〕〔宠妻成瘾,霸道bo〕〔作精总裁追妻路〕〔功夫医圣(杨飞楚〕〔撩妻入怀:陆少很〕〔这个世界的妖魔很〕〔天才双宝:傲娇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60老鼠屎的威力
    其他人也陆续离开了。

    付明宇:“我送你吧。”

    两人从酒吧里出来。

    夜深了,独属夜的味道在弥漫。不知你有没有注意过,去到一个城市,尤其夜晚,走出站台或者机场的时候,你就会嗅到它独属的味道。

    傅清浅看到沈叶白的司机正将车开过来,他神色冷峻,一脸不耐烦的模样。酒吧霓虹恰巧照着他的脸,矮身坐进车内的一刹,傅清浅看到他紧抿的薄唇。

    付明宇在一旁提醒她:“走吧。”

    傅清浅回过神来,看了付明宇一眼。

    跟这个人一起有些屈辱,毕竟他看尽了她的丑态。但正因为如此,她才只能“受制于人”,无力拒绝。

    傅清浅坐上付明宇的车。

    付明宇声音温和:“你住哪里?”

    傅清浅将区名字报给他,想了下又:“走庆阳路吧。”

    付明宇重新规划路线,比自动导航要远一些。好在这个时间车不多,从哪里走都不堵。

    傅清浅凝视着窗外,这个城市夜晚的颜色仿佛都不会变,从她初来夏城读书开始,就是这样昏黄的颜色。大一大二的时候常跟同寝室的人去网吧上通宵,所以,对夜晚的颜色非常熟悉。

    车子驶到庆阳路拐角,那家婚纱店果然已经倒闭了。看门上的标识,换成了一家普通的服装店。

    四五年前这家店貌似非常红火,大大的落地窗里,模特身上的婚纱礼服,件件性感高贵。是她的心之向往,一直垂涎不已。

    时至今日,恍然一梦。

    傅清浅想到曾经自己蛮横的样子,拉着宋楚的手臂,问他:“你到底要不要娶我?”

    直到现在,她轻轻的一闭眼,还是可以想到宋楚当时一脸宠溺的微笑:“娶啊,恨不得现在就娶。”

    他的柔情恰似一江春水,流淌在她整个血液中,生生不息。

    傅清浅一直被命运冷漠对待,宋楚就成了她生命中最大的恩惠和残忍。

    车子已经走远了。

    傅清浅转过头来:“你都看到了对不对?”

    付明宇:“我不太喜欢干涉别人的私事,你大可放心。”

    傅清浅点点头:“谢谢。”

    付明宇看了她一眼:“我们算朋友了吧?”

    “当然。”

    “做为朋友,我提醒你一下,惹恼安悦如没好处。”付明宇拧了一下眉毛,想这话应该怎么。他觉得以傅清浅和沈叶白的敏感关系,本来就已经非常刺激安悦如的神经了,躲着她尚且来不及,“你和叶白……”

    傅清浅打断他的话:“我和沈总是雇佣关系,和那些女人的恩怨跟他不相关。”

    付明宇诧异的看她。

    在去洗手间的走廊上,傅清浅在沈叶白面前卸妆的样子,真实又性感。看似蓄意讨好,又像在兀自上演不屈和倔犟。这样的女人,伸展太过自如,反倒让人没办法掌握。

    所以,付明宇才会觉得沈叶白可能就是被她身上这种复杂又莫测的气质吸引,她真的太矛盾了。

    他不阅人无数,却从来没遇到过像傅清浅这样的女人。

    而且他了解沈叶白,和他从一起长大,他看人的眼神他太清楚了。就算安悦如,也不见在沈叶白的桃花眸中激起多少涟漪。可是,面对傅清浅的时候太丰富了,就算愤怒,讥讽,或者干脆是一脸厌烦的暴跳如雷,那也太难得了。

    不知不觉,目的地已经到了,语音提示导航结束。

    付明宇思绪被迫停止,他下车后帮她打开车门:“回去睡个好觉。”

    傅清浅:“谢谢,你也是。”

    付明宇驾车离开。

    傅清浅托着疲惫的身体上楼。

    今晚的战争打得毫无准备,纯粹是临时起意。所以,一切波折不能预料,多少还是有些费神,耗心力。

    电梯门关合之后,傅清浅散架般地靠到电梯壁上,看着不断跳动的数字。伤人伤已,是不是只要战争就处处适用?

    今晚的聚会是沈叶白和安悦如一对新人发起的,肯邀请她,应该算一番好意。而她却闹了这么一出。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沈叶白离开时内容复杂的眸子闪现脑海。

    或许只是愤慨,没有其他。但是,沈叶白那张脸生得很赚便宜,即便他憎恶别人,自己也粉面生花,带了几分忧郁。

    涉世不深的姑娘也就罢了,傅清浅竟也心生不忍。

    神思一动,她没有走出去,而是直接按了键下楼。

    一路上车厢内没有人话。

    安悦如的火气很大,捏着包带的掌心已经出了汗。

    跟沈叶白心平气和的话是不可能了,但是,理智操控下,她还能稍微控制自己的脾气,知道不能吵。

    所以,一路面向窗外,沉默不语。

    沈叶白靠在椅背上,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香,弥漫整个车厢,时间久了,仿佛**的香,让这一车的人都微熏。

    那是一种难言的惬意。

    却让此时的安悦如更加怒火中烧。

    她很想质问:“傅清浅作恶多端,你却一言不发,私心里在袒护她对不对?”还有……“你们到哪种程度了?”

    安悦如觉得后者是她最不能忍受,像无数蚂蚁啃噬心脏。

    傅清浅加入到这个圈子,就已经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了。如果再和沈叶白有染,无疑是种进犯。

    沈叶白承载了一切让她怦然心动的美好,就像现在,他周身散发的气息都是心醉的。可是,一想到傅清浅,嫉妒就如蔓草一般疯长。

    好在已经到了,她隐忍得面色发白。

    车一停稳,安悦如迫不及待的推开车门:“回去早点儿睡。”

    沈叶白淡淡:“你也早休息。”他接着敲了敲椅背:“开车。”

    沈叶白的手臂还无全没好,但平时并不注意。除了上班时间,和喝多酒的时候,仍旧自己开车。

    司机将他送回公寓。

    沈叶白下车后,司机去停车了。

    “沈总……”

    傅清浅突然从蒙蒙夜色中跳了出来。

    沈叶白抬眸,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傅清浅略微忐忑的走近,不排除有装的成份。不择手段的人,应该很少会良心发现吧?

    “沈总,今晚的事是我做的,药是我跟人买的,趁她们不备,放到了她们的包里,警也是我报的……你好心好意的邀请我,我却砸了你的场子,搞得所有人败兴而归,我……”

    沈叶白不耐烦的蹙了蹙眉:“别废话,重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