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77期待是场骗局(二更)
    傅清浅抽回手腕,冷静的注视着他“沈总很怕我在意你吗?”

    一个人的在意,如果超过了自己的性命,那就是可怕的。闪舞网..org

    沈叶白没道理不怕。

    更让他惊惧的,是他心底沉睡的兽已经蠢蠢欲动,为了压抑这种奇怪的感觉,他变得非常狂躁。一种盘根错节的恐惧,时时刻刻缠绕着他。他能感觉到,现在它又发展壮大了。

    遮天蔽日,他一眼望不出去,像要被死死的困入其中。

    沈叶白猛地揪紧她,将她按进怀里,他的俊颜近在咫尺,灼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脸上。

    “如果你在意,那在意之后呢?你想达到什么目的?傅清浅,我不相信你真的有心。”

    着,他的大手按在她的胸口,仿佛要将她的心脏掏出来看一看才安心似的。

    傅清浅的疑惑更大了,沈叶白这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优渥环境中长大的人,为什么这样缺乏安全感?

    早在靠到他身边来的时候,他的风流韵事,她就多有耳闻。这样的男人惯常负别人的时候居多吧?又怎么可能害怕被辜负?

    还是,沈叶白惧怕的,是一旦被女人缠上会很麻烦,所以,拒绝一切在意和用心?

    存这种心思的男人不在少数,那些万花丛中过,片草不沾衣的,多半就是因为不想负责任。

    因为明知真心实意承受不起,所以,就干脆命令对方不要对他有情。

    沈叶白也是这样想吗?

    她的用心将他吓着了,于是,才像躲避瘟疫一样,宁肯她是个无情无义之人。

    傅清浅想到这里,莫明沮丧。

    既然如此,成全他好了,反正她也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傅清浅大力推开沈叶白“做为女人,我可能没有心。但是,做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对待自己的来访者,我可是真心实意的。”

    “所以,你的舍生取义,是因为我们的雇佣关系?”

    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答案吗?

    傅清浅缓缓“沈总也不是第一次警告我要恪守本分了,所以,除了尽职尽责的雇佣关系,当然不会有其他。”她诚挚的样子,只差对天起誓,雷池半步天打雷劈了。

    不想沈叶白盯着她一脸的从容不迫,忽然咬牙切齿“你他妈的这叫恪守本份?你就差爬到我的床上了。”

    傅清浅怔惊的看着他。

    沈叶白气呼呼的,湿气侵蚀,再加上愤慨,他原本白皙的脸颊更是一片雪白。室内的淡白宝光下,映着他阴霾又冷清。

    她当然看不到别人心里溃不成军的样子。

    沈叶白想,这种心墙高铸的女人,冷漠的跟石头一样。就算曾经是个温柔如水,有情有义的人,那情感也随着一个男人的逝世,被黄土掩埋掉了。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不过一副美丽的躯壳,看似风情万种,实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

    所以,保守秘密这件事,不过是傅清浅设置的一个温柔圈套,她想震撼感动所有人,而自己站在圈外冷冷清清,完全一副局外人的样子。

    沈叶白所有的愤怒,惶恐,都仿佛有了合理的解释。

    可是,他的心里不顺畅。

    完全没有因为识破她的阴谋,心中豁然开朗。相反,他的心情更阴郁更沮丧了。

    沈叶白恨不得掐死她。

    傅清浅看他不动弹,也不话,她叹了口气“我去给你拿条毛巾。”

    再站下去非感冒不可。

    她甚至忘了因为憋闷,室内还开着空调。

    傅清浅走出两步。

    沈叶白忽然叫住她“傅清浅……”

    傅清浅回头看着他。

    “作茧自缚的道理你一定懂吧?”沈叶白声音冷清。

    傅清浅微微一怔“沈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叶白那种邪恶的冷艳又来了,他一字一句“我不好过,别人更不要想。”

    火山喷发的结果,就是众生泯灭,谁都别想逃出生天。

    傅清浅还是被他的弦外之音惊悚到了。

    沈叶白妄想洞悉她的内心。

    傅清浅故作无知的转身,拿毛巾,倒热水,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沈叶白已经脱了西装外套扔到沙发背上,里面的衬衣也是湿的,被他从皮带里扯出来。

    傅清浅从没见过他这副模样,却一点儿不显狼狈,放荡不羁,真实入骨。

    “沈总,喝点儿热水。”她知道事情还没完。

    沈叶白接杯子的时候,眼睛看着她,修指从她纤细的手指上漫过去。

    傅清浅在心里骂他浪荡子,面上却表现得毫不在意。

    沈叶白心中的揣测好像一点点得到了印证,果然是她的温柔陷井,就连沈立安都被她蒙蔽了双眼,什么是为了他……沈叶白接过杯子,抬手掼到地上,杯子瞬间在傅清浅的脚边四分五裂,热水溅上她的脚踝,滋滋烫人。

    傅清浅心惊地站在满地碎片之中,动弹不得。

    她不知道沈叶白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怒意。

    沈叶白反倒先指控“撩拨我,让你很得意是不是?”

    他哪只眼睛看到她得意了?

    唔,脚跟被碎玻璃片扎了下。

    傅清浅有些恼“我水性扬花,不是沈总期待的样子吗?”

    她冷笑一声。

    就是这声冷笑,刺激到沈叶白了。

    原本隔着一个茶几角,他却像老鹰捉鸡一样将她提了过去。动作的时候也没想过抓过去要做什么,都是下意识的动作。

    但傅清浅毫不防备,被他提起来的时候,身体失去重心,整个朝他砸了过去。

    再不济她也有一米七多的身高,突如其来的力道还是让沈叶白难以承受。

    这种关键时刻的动作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本性了,沈叶白明显习惯居于人上。身体下跌的时候,他在下面。马上沾到沙发时,一阵天旋地转,傅清浅被砸到了身下。

    她抵着他的胸口,慌忙的想要爬起来。

    沈叶白也是打算起身的。

    可是,看到她脸上抗拒的表情,他恶劣的情绪一下就来了。而且,本能快过意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低头吻了上去。

    “唔!”

    傅清浅被刺激得嘴唇微微一抖。

    好像有模糊的记忆在她的脑子里复苏。

    这一次两人都没有喝酒,所以,身体的反应更加敏锐。

    鼻尖呼吸纠缠。

    身体像一块巨大的磁石。

    沈叶白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控制不住。揽着她的双手非常用力。

    傅清浅心中翻腾,抓着他衬衣的手却软弱无力。

    窗外一直喧闹不止的雷声雨声,变得遥远起来。刚刚两人针风对麦芒争吵不休的时候,那些混杂的声音一度吵得人心烦意乱。

    现在却仿佛静得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了。

    只有一团团的火苗在空气中炸开的声音。

    噼里啪啦。

    唔,相拥的感觉这样暖。

    之前强烈的对峙,和满满的怒气好像溶化掉了。

    他修长凉薄的手指,奇异的带了温度,而且,所到之处,星火燎原。

    有音乐响起来了。

    来来回回响了几遍,才恍惚意识到是手机铃声。而且是沈叶白的。

    傅清浅推了推他“电话呢。”

    沈叶白沉进她脖颈间,烦闷的不吭声,半晌,只有他呼出的灼热气息。

    傅清浅清醒了,尴尬的又提醒了他一下。

    沈叶白猛地坐起身,翻出西装口袋里的电话,神色冷峻,显然非常排斥。

    “叶白,你在哪里?”是尹青打来的,听筒里她的声音有明显的哭腔“你爸状况不好,已经被送去医院了,你快过来吧……”

    沈叶白神色一恍,坐在那里没有动弹。

    傅清浅就在他身侧,所以,尹青的话她隐约听到了。

    那边又在电话里催促了一句。

    沈叶白仍旧呆若木鸡。

    傅清浅的一颗心却突然难过的往下沉,往下沉……

    “去看看吧,不会是骗你的。”

    沈叶白握紧了电话,骨节微微泛白。

    他轻微低着头,头发蓬松发亮,发梢安静地半掩着他发亮的眼睛。

    傅清浅看到他痛苦的神色后,微微一愣。

    沈叶白何其聪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次是真是假。下午他回沈家的时候,就沈立安要跟他聊一聊。所以,沈立安一定跟他了什么反常的话。

    他那些话,沈叶白当时或许想不明白,但是,尹青这个电话一打来,他顿时就醒悟过来了。那些看似反常的行径和话语,其实都是一个老人弥留之际的肺腑之言。

    此时,沈叶白倒真希望这又是一个骗局。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