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超级王者〕〔顾轻舟司行霈〕〔华笙江流全文免费〕〔天才嫡女,废材四〕〔透视邪医混花都〕〔顶级高手赵权〕〔超凡大卫〕〔漫威熊孩子〕〔霍西州顾晚〕〔重生六零:翻身做〕〔从退出娱乐圈开始〕〔热血降临〕〔异世兵王之富甲天〕〔鹰眼怪探〕〔旺夫小哑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抗日之全能兵王〕〔都市超级天帝〕〔斩月〕〔真武狂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78寥寥一生,如浮云散去(三更)
    但,命运的残酷就在这里。闪舞网..org它才不会让人得偿所愿。

    傅清浅又轻轻的了一句:“你快去吧。”去得早了,或许还能见上最后一面。

    沈叶白猛地站起身,像突然回过神来了似的,抓起外套就往外走。

    衣服一角抽到了傅清浅还泛着潮红的脸颊,冰凉一片。

    她意识到什么,站起身:“我开车送你吧。”

    这个时间,又是下雨天,区里车位都占满了,沈叶白的车一定停到外面了,所以,才会全身淋湿。

    而且,她担心他心情急迫,大雨天开快车不安全。

    傅清浅拿上雨伞和单件风衣,急急忙忙的跟出来。

    沈叶白沉默寡言,行动慌乱,仿佛换了一个人。

    需傅清浅拉了他一下,提醒他上她的车。

    大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刷雨器快失去了效用,挡风玻璃上水帘弥漫,似艰难的穿行在水帘洞里。

    傅清浅握紧方向盘,看着雨刷器卖力的摇晃着,慢慢的,生出几分无能为力之感。

    一直静默的沈叶白突然问她:“你早知道了对不对?知道他的病很严重,这一天快来了……”

    他嗓音低沉,到后面甚至微微沙哑。

    傅清浅没有看他,她盯紧前方路况:“从山庄回来时,沈夫人找我谈过话。当时我觉得她的话很奇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尾随她去了医院。”雨幕中晕红的一团光,是红灯,傅清浅没有理会,直接开了过去。现在世界即堵塞又畅通无阻,除了老天爷设置的重重障碍,路上一辆车也没有。

    她又接着:“在病房外我听到沈先生无意间起他的梦,他梦到睡在自家卧室,家里来了人,他想打开灯看看是谁,却怎么也开不了,最后他把自己急醒了。”

    沈叶白扭头看她:“所以,你觉得他快不行了。”

    “夜里,他想开灯,却怎么也打不开,明生命力要尽了。油尽灯枯,预示生命要走到尽头。”

    沈叶白深邃的眸内一阵波澜,他语气不明:“这才是你在看守所真正守口如瓶的原因?”

    傅清浅看了他一眼:“既然不是谎言,为什么要编造成谎言,让天下大乱呢?”她加大油门,冲破雨幕前行,“如果真要成谎言,那也是善意的谎言。别人称他病重,是想逼你就犯。而他,倒想别人觉得他病重是装出来的。这样,所有人才能愉悦的参加你的订婚宴,而不是心情沉重的扑在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上。”

    所以,哪里是什么谎言,不过一个老父亲不合时宜的良苦用心。

    沈叶白喉结微微滚动,须臾:“你为什么不把那个梦告诉我?”

    傅清浅低声:“我过了,释梦不见得都是对的。这个时候如果错了呢?我不真成了她们的帮凶?”

    车内再度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越发衬得窗外狂风暴雨,惊心动魄。

    好在医院已经到了。

    这一路这样漫长,傅清浅载着沈叶白过来,只觉得像去西天求取真经一样困难。

    傅清浅直接将车停在急诊楼门口,还是递给沈叶白一把伞:“快去吧。”

    沈叶白没有接,他直接推开车门下去了。

    傅清浅隔着玻璃,看他急切奔走的步伐,很快消失在急诊大楼里。

    傅清浅将车开去停车场。

    医院没有地下停车场,傅清浅坐在车里的时候,就像浸在水底。

    车顶被打得噼里啪啦响,水帘从所有玻璃上漫下来。从车内望出去,全是粼粼水光。

    傅清浅靠在椅背上点着一根烟,吸了几口,狭的车厢内很快就积满了。

    呼吸不畅快,傅清浅将烟掐灭。

    要等到什么时候?

    傅清浅坐不住了,拿上伞,推开车门下去。

    斜飞的雨丝不停的往身上溅,最后发现打伞也无济于事,很快衣服就湿透了。

    从急诊大门进去,她直接去抢救室。

    遇到一个医生,叫住打听:“您好,沈先生在哪间急诊室?”

    “沈先生?”医护人员想了下:“之前送来的心脏病患者是不是?”

    傅清浅:“就是,他怎么样了?”

    医护人员摇了摇头:“抢救无效去世了,其实送来的时候就不行了,听他的心脏衰竭得很厉害……”

    生命就是这样无常。

    傅清浅顺着走廊往里走。

    雨天医院的楼道寂静又暗沉,越往里走,森森冷气也越明显。

    有哭声传出来。

    傅清浅惊了下,停下步子,转首看进去。

    沈立安平躺在床上很安静,仿佛已经睡着了。那一晚他的音容笑貌浮现脑海,只觉得唏嘘。

    父子间一争高下那么久,但终究是深爱对方的。哪怕方式欠妥帖,好在最后和解了。

    沈立安最后同沈叶白的那些话,就是想检讨自己的错处,跟自己的儿子握手言合。希望能得到沈叶白的谅解,也希望他走之后,他不用负重前行。

    这是最好的方式。

    也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父亲,最后努力能为孩子做的事。

    只是,这场突然的离世,对沈家人的打击很大。

    傅清浅眼见尹青哭到昏厥。

    沈流云一边泣不成声,一边扶着尹青,两个女人一同在悲伤的击打下摇摇欲坠。

    傅清浅望向沈叶白。

    他站在那里,一直静静的注视着沈立安,好一会儿后,他才走过去拉起他的手。他的神色平静,甚至看不到半点儿哀伤。

    傅清浅远远的看他唇齿开合,却抑制不住的心里酸涩。

    不再站下去,她转身向外走。

    天已经黑透了,整个城市的灯光,在厚重的雨幕中影影绰绰,像虚幻的海市蜃楼。

    看久了,仿佛会生出溺毙的窒息感。

    傅清浅发动车子准备离开。

    迎面一辆车子驶过来,对面的车位停稳后,有人撑好伞下来。

    傅清浅骤然将远光灯打开。

    刺眼的灯光,一直穿透雨幕,将撑伞的纤细女人整个强势的包裹其中。

    安悦如被晃得睁不开眼,下意识抬起手臂摭挡,人也停滞不前。

    傅清浅同样撑着伞下来。

    安悦如只见一个人从耀眼的光之源走出来,踩着金光大道一直走到她面前。明亮难以直视。

    “傅清浅?”安悦如放下手臂。“你怎么在这里?”

    傅清浅举着伞:“来送沈叶白。”

    安悦如的目光即刻凌厉起来。

    透过重重雨幕,傅清浅悠然的看着她:“我能活着出来,安姐很意外吧?”

    安悦如也不是个会轻易乱了阵脚的人,她提醒她:“你也不要得意得太早。”

    傅清浅:“不得意,死里逃生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她的态度谦和,接着又:“我只是想告诉安姐,既然你自己选择不想订婚,以后你和沈叶白就真的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完,她微微一笑,脸上皆是华彩。

    安悦如一脸冷清:“就凭你吗?”

    傅清浅不回答她,只是提醒:“去跟沈先生道别吧,我先回去了。”

    沈立安的突然离世,在夏城引发了不的波澜。

    几家报纸和电台争相报导。

    沈家笼罩在一片哀伤中。

    沈立安在圈子里颇有些名望,举行葬礼当天,无数权贵前来悼念。

    尹青伤心过度,病倒了。

    沈流云担心她出意外,整日陪在身边照顾。

    丧事完全由沈叶白一手操办。

    他为沈立安选了一个清幽的墓地,几日阴雨连绵,到沈立安下葬的那天,天终于放晴。

    金色阳光,交错如织,带着它特有的穿透力,从茂密的树木间渗透出来。

    照在绿茵茵的草地,和竖立的大理石碑上。

    仪式结束,所有人都离开了。一个人喧闹的一生,就这样静静落幕,划上圆满句号。

    不管出生的时候,如何扯着嗓子大叫,亦不管这一生有多少辉煌业绩,离开的时候都是这般无二。

    沈叶白之前从未细细思考过人生,他的爱与恨看似无波,实则都比常人尖锐。

    这就决定了他无法禅意的通观整个人生。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