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赊刀人〕〔医妃驾到:邪王快〕〔千金重生:心机总〕〔盛唐小园丁〕〔英雄联盟之兼职主〕〔人王〕〔重生之嫡女风华〕〔因为有你才有光〕〔强势婚爱:老公轻〕〔重生七零娇娇媳〕〔农门锦绣小福妻〕〔我把聊斋带给全世〕〔超级龙婿〕〔都市之医武狂少〕〔离婚后我自己做大〕〔覆长生〕〔我真的不想当影后〕〔穿越后,我成了国〕〔美食攻略:王爷,〕〔公主嫁到之莫少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94不择手段的沈叶白(二更)
    然而,事实证明,他不动她,只是因为不屑。

    他不是完全没有**的人。

    遇到心动的女人,他会做其他任何男人都会做的事。

    安悦如想到他起自己是傅清浅唯一一个男人时,那洋洋自得的表情,就仿佛那沓照片被甩在了她的脸上,挫败,滚烫,她的自尊心在遇到那对男女之后,彻底被磨灭殆尽。

    真正低进尘埃里,还要被狠狠的踩上两脚。

    安悦如心中的恨意猛烈生长,很快就超过了她对沈叶白的爱。

    有朝一日就算沈叶白浪子回头,再反过头来求她,她也一样不会原谅他了。更不要傅清浅,她会让她付出惨重的代价。

    安悦如的脑袋被仇恨填满了,一时不能思考,也不知道开去哪里。漫无目的的在城市里兜圈子。

    尹青打她的电话,一直没人接。

    同时被太阳烘烤着,尹青也有些泄气了。不晓得今天闹的这叫什么事,她了解沈叶白的脾气,这种事情他一定不会容忍。但没想到事实的真相竟然如此,想到傅清浅清清白白一个女人,她也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不是为了刻意苛责她,硬性将两人分开。尹青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婚前性行为已经算不得什么稀奇事了。

    在一起同居一段时间,合适就结婚。不合适就分手再找别的,也不影响一辈子的幸福。

    尹青站在广场上失神的想了一会儿,才想起给司机打电话,让他将车开过来。

    这次的事,想来沈叶白不会善罢甘休,不知道他查清真相之后要怎么处理。

    尹青靠在后座上,有些力不从心。

    出了一身热汗,就再不觉得室内的温度低了。

    而且,真皮沙发也彻底被两个人的体温暖热了。

    傅清浅疲惫的躺在那里不想起来,身上盖着沈叶白的西装外套。

    他在系衬衣的扣子,修指白皙灵巧,黑色钻石扣子在指腹间煜煜生浑,事关他的一切都是那样闪耀的,哪怕这个时候,他都一点儿不显得狼狈。衬衣下摆塞到西装裤里,金属扣合的声音,他完全恢复了风度翩翩的模样。

    沈叶白用手耙了两下额发,转首见傅清浅睁眼看着他。

    他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下:“你是休息一会儿先回去,还是等我一起下班。”

    松散的额发垂下来,扎到了她的眼睛,傅清浅下意识瞌紧。

    等沈叶白气息离开一点儿:“这就回去了。”

    沈叶白:“好,我让秘书先给你倒点儿水喝。”

    傅清浅拉住他的衣袖:“不要。”

    这个场景,秘书一进来就知道刚刚发生过什么了。

    傅清浅脸上的热度本来就没有散去。

    办公室这种地方,本来是很让人肃然起敬的地方,尤其沈叶白的办公室,更是如此。都知道他工作严谨,高效,办公室跟战场一样,谁能想到他们的沈总会在这里上演活色生香的画面。

    想到这里,傅清浅的脸更红了。

    沈叶白咧开嘴角笑:“怎么,害羞了?”他捏了捏她的脸:“我让她送到门口,不让她进来。”

    傅清浅坚持:“那也不行。”为什么她在这里,就不能进来了?秘书又不是傻子,尤其沈叶白的贴身秘书,更是八面玲珑,稍微动下脑子就想到了。

    沈叶白:“那算了,等你穿好衣服再喝。”

    他帮她把衣服拽了拽,好在他的衣服宽大,而她虽然高,但身材瘦,蜷缩一下关键的地方都能盖住。

    本来都盖好了,他起身的时候,大手又伸进去捏了一下。

    傅清浅吸气。

    忍不住瞪他。

    沈叶白一脸坏笑的去工作。

    傅清浅稍微平抚了一下呼吸,就起来了。

    收拾妥当,她把外套还给沈叶白。

    “我先走了。”

    沈叶白从文件里抬起头:“去找林景笙吗?”

    他太聪明了,真是凡事都逃不过他的眼。

    傅清浅:“我总要找他问明白。”

    沈叶白靠到椅背上,看了她一会儿:“或许跟他没有关系,但一定跟他身边的人有关系。可是,傅清浅,别跟我讲人情,就算跟他没关系,今天这口气,我也一定要出。而且,非要他长记性不可。”

    “既然跟他没关系,你想让他长什么记性?”

    沈叶白垂下眸子,重新开始看文件,须臾,他慢条斯理:“告诉他少惦记我的女人。”

    傅清浅不知道什么好了。

    就那一句话,沈叶白也看出林景笙有自己的心思了。

    傅清浅倒不觉得林景笙是对她有什么想法,林景笙不希望她跟沈叶白在一起倒是真的,他怕她受到伤害。所以,言辞中的含糊,是刻意让沈叶白误解。以为会让他们的感情产生裂痕。

    结果不仅让敏感多疑的沈叶白看穿了,还让他记了仇。

    傅清浅知道现在沈叶白对林景笙的火气很大,为他求情,才是火上添油。

    她只:“我先走了。”

    沈叶白淡淡的“嗯”了声。

    出来时,秘书表情和绚,送她到电梯门口。

    其实跟她进来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

    是傅清浅自己心里有鬼,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直到电梯门关合,她才慢慢呼吸顺畅。犹豫着要不要先回去洗个澡,每次做完都感觉身上留有沈叶白的味道。

    她怕精明的人一下子就能嗅出来,那就糗大了。

    林景笙一接到傅清浅的电话,就知道她找他兴师问罪来了。

    既然是他和她的床照,那肯定有人捏造陷害。

    其实,他已经想到是谁干的了。

    林景笙觉得,这就是先前一起吃饭,蒋美娜激他的目的。就是让他心怀恨意,不站出来澄清,这样一来傅清浅就百口莫辩了。

    一旦沈叶白和傅清浅两人间生出嫌隙,分手的可能性就极大。

    林景笙不能否认,自己受其蛊惑了。至少在沈叶白打来电话的一瞬,他还是选择了避及。

    工作室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林景笙过来的时候,傅清浅已经到了。

    手里捧着咖啡一口一口的往下咽,眼睛不时看向窗外。

    这里一切都是她熟悉的景物,之前在这里上班的时候,隔三差五就来喝咖啡。就连老板都记住她的口味了,一见她进来,心照不宣的动作起来,没一会儿,准会捧上她的心头好。

    这一回傅清浅却没在咖啡里加糖。

    体味一些原本就苦涩的东西,或许,情感上就能抵消一部分。

    林景笙过来坐下。

    傅清浅抬眸:“是不是很忙,影响你工作了吧?”

    林景笙:“不要紧。”

    “喝什么?”

    “清水吧。”林景笙按压眉心,他:“最近失眠厉害,不敢再喝咖啡了。”

    “去医院看了吗?”

    “不是病理性的。”他心知肚名。

    从傅清浅宣布和沈叶白在一起,他就这样了。

    林景笙放下手,正视她:“沈叶白之前给我打电话了,他手里有我们的床照。”

    傅清浅:“我知道,当时我也在场。”

    “那我的回答,你一定也听到了。”

    傅清浅又喝了一口咖啡没话。

    林景笙又问:“是不是气坏了?因为我没有对着沈叶白直接否认。”

    傅清浅坦然:“当时的确挺失望,你要是我最相信的人了,却差一点儿置我于百口莫辩的境地。可是,后来想了想,很快就释然了。你不会真的想害我,相反,你其实是怕我会受到伤害,才故意含糊其辞。”

    林景笙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渐渐的,她觉得蒋美娜得不对。这些年他对傅清浅的好,并非傅清浅视而不见。是她本性的善良,把那视作很美好很珍贵的东西,所以,故意不去玷污。

    这就是人与人的差距,为什么和傅清浅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而同蒋美娜在一起,不用多少时间便感觉乏味与倦怠。

    就算两年多不见了,再见面,两人之间并没有因为中间大把的分离,想在一起多呆一秒钟叙旧。

    果然,很多时候,舍弃的就是不合适不需要的。

    不然如何割舍得下?

    林景笙:“一定是蒋美娜做的,我卧室的照片,她很有可能拿到。也或许是以前我和她的照片,只是,她什么时候弄的那些我不知道。”

    对于照片诞生的过程,傅清浅反倒不想费脑子去想了。反正沈叶白找人调查了,她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真相大白。

    到时候沈叶白就会明确的告诉她。

    她只是有一些意外:“蒋美娜回来了,你们还有可能再续前缘吗?”

    林景笙哼笑:“别闹了,我和她这辈子不可能了。不然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会放手让她离开。”

    傅清浅沉默须臾,问他:“蒋美娜这么做,是因为恨我吧?她觉得你们分开,是我一手造成的。”以前蒋美娜不是没找她谈过。言辞最辛辣的时候,更是明确告诉她不要勾引林景笙。

    那时候傅清浅也是觉得很无语。

    尤其宋楚死后,她心如死灰,根本没想过再恋爱的事,她差一点儿就随着宋楚去了。

    蒋美娜再警告她的时候,她简直气得发疯。也明确告诉她,她和林景笙永远不可能。

    哪想蒋美娜这么执着,或者执迷不悟。还是忍不住将失去林景笙的怒气撒到她的头上。

    傅清浅想到过往已经无奈的笑起来。

    林景笙:“很抱歉,不知道怎么打消她的念头了,蒋美娜走火入魔了一样觉得我们分开是与你有关,跟她解释多了,她反倒觉得是在袒护你。”

    傅清浅:“我能理解,这不怪你。”女人一旦偏执起来,是很吓人的。想改变想法也不容易,有的甚至撞了南墙都不知道回头。“只是,沈叶白调查这件事了,查出蒋美娜,她会很麻烦。甚至会连累到你……现在沈叶白在气头上,我还不能跟他。”

    林景笙:“随便吧,找了他的晦气,他心里定然不舒服。”他想了一下,又:“他会怎么对蒋美娜?”

    “让她坐牢吧,告她诽谤。”她知道沈叶白做得出。

    为了配合法庭提高量刑,他可能还会将受害范围扩大……

    思及至此,傅清浅突然想到什么。她抓起包就走:“我忽然想到点儿事,先走了。”

    出来咖啡馆,她连忙拔打沈叶白的电话。

    先是没人接,再后来就是占线。

    傅清浅持续拔打,几分钟后终于打通了。

    听筒里沈叶白的声音懒洋洋的:“才完事就想我了?”

    傅清浅故不得跟他扯皮。她直接问他:“你不会将照片散布出去吧?沈叶白,你可千万别那么做。”

    沈叶白淡淡:“晚了,我已经发布出去了。”

    傅清浅开车门的手一顿,她怔在那里,半晌动弹不得。

    她深知那些照片公布的结果,除了她会招来非议,重要的是,沈叶白也会受到牵连,以他树大招风的体质,绝对可以引发一股浪潮。

    到时候诽谤,加上侵害名誉权,数罪并罚,完全可以让蒋美娜在牢里度过她整个大好青春。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