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00岁月也可静好(一更)
    沈叶白车速太快了,根本就跟不上,刚过一个路口,付明宇就被甩得没影了。

    他捏着方向盘只顾心里着急,脚上油门一下加大,直接从斑马线上穿行过去。

    身后响起尖锐的警笛声。

    付明宇握着方向盘一脸迷茫:“我操,什么声音?救护车吗?”

    就在他很傻很天真的辨别是警车还是救护车的时候,已经被前面的警员拦了下来。

    对方进入警戒状态,过来让他下车。

    车门一打开,酒味扑鼻。

    对方拿着测酒精的仪器让他对着吹。

    付明宇吹了一下。

    警员看了一眼,告诉他:“把驾照拿出来看了一下。”

    付明宇又拿驾照。

    他也有些不耐烦:“看完了赶紧让我走。”

    警员:“走吧。”

    酒驾,超速,闯红灯。

    “完全够去里面走一趟了。”

    付明宇被几个警员强制带离,他恼火了:“又不光我一个人酒驾,闯红灯,有本事你们去追那个快的啊。”

    警员瞪了他一眼:“还有更快的?你们在大马路上违法赛车?”那人即刻深恶痛疾:“视公民的生命安全于不顾,罪大恶极,带走。”

    付明宇啊啊呜呜的,在一阵反抗声中被带走了。

    沈叶白转首已经抵达车站,他跳下车,直奔候车室。

    临进候车大厅的时候,被闸门拦住了。

    他懒得出示证件,一手按着闸门,大长腿轻松一跃,跳过了闸门。

    警报声响起。

    车站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出动。

    沈叶白知道傅清浅的老家在明城,检票口已经停止检票。

    沈叶白在通道大门关闭前,再次灵活的跃过闸门,从工作人员的眼皮子底下挤进了天桥。

    工作人员反应过来,立即大喊:“喂,已经停止检票了。”

    沈叶白之前引发的骚动蔓延上来了。

    身后几个工作人员追出去查看情况。

    沈叶白腿长步子大,奔跑时似一只矫健的猫科动物,下天桥的台阶时,更是一步几阶,追来的工作人员透过楼梯两侧的玻璃看着,身材修长的男人仿佛飞起来了。在动车响起关门的提示音时,他顺利的挤了进去。

    乘务员眼前一晃,美男仿佛从天而降。

    她傻了一下眼,才:“你的票呢?”

    沈叶白的视线已经飘向车厢,才上过乘客的车厢一片混乱,放行李,找座位,一看望去闹哄哄的。

    “没票。”

    他扔下一句,已经往车厢内走,在人群之中搜寻熟悉的影子。

    “哎,先生,没票去四号车厢补一下票啊。”

    沈叶白走远了。

    他乘火车的机会不多,有两次也是乘的商务舱,没发现这么喧闹拥挤。

    视线从每一张脸上滑过去,简直要花了。

    沈叶白不知道穿过第几个车厢,走过去又倒了回来,他有些不出话,先愤愤的盯着靠窗位置上的女人看了一会儿。

    临近过道的人已经忍不住掏出自己的票查看了,这么愤世嫉俗的目光,坐错位子了?

    不等掏出来,一条手臂略过他,已经将里面的女乘客拉了起来。

    傅清浅本来望着窗外失神,被人突然这么一拉,顿时吃了一惊。看到是沈叶白就更惊讶了:“你怎么在这里?”

    火车在疾驰,所有景物都是一闪而过,外面的流光像鬼火一般。

    沈叶白抿了抿唇角:“你什么意思?逃跑吗?”他气势汹汹的,反倒要不出话了:“我你什么了,昨晚吵架的时候,不是你一包劲儿。最后还把我赶下车,让我一个人走回家去。我告诉你,傅清浅,长到这么大没谁敢这么欺负我。你凭什么?真以为我非你不可是吧?除了你,我就找不到其他女人了?”

    车厢内早就安稳下来了,大家都是坐着,只有他一人站着,又生得这么万众瞩目,站在那里话,就跟发表演讲一样,整个车厢的目光齐聚过来。

    傅清浅的临座都要哭了,太期期艾艾了,条件这么好的男人,看着气度也是不凡,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怎么这么上赶着?

    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扭头看向傅清浅,条件也就一般嘛,没见有什么优势。

    傅清浅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感觉自己正接受全车厢的洗礼。

    尤其沈叶白的眼眶都红了。

    她渣女的形象骤然突显出来了。

    傅清浅一看沈叶白就喝酒了,而且还喝得不少,不然他不会这样软糯。

    其实他也不是要哭了,只是天生的一双桃花眼,喝点儿酒,就会荡上粉红的桃花色,明媚艳丽,放到这个时候,不了解的人就误以为他被欺负哭了。

    傅清浅连忙拉着他到车厢的连接处去。

    “快走,我们不要站在这里。”

    沈叶白不走。

    “你想把我扔下去是吧?”然后一个人逃跑?他不会这么便宜她,“我们就在这里把话明白。”

    傅清浅疯了:“这里多少人看着呢?不嫌丢人吗?”再,谁要把他扔下去了?她又哭笑不得了:“沈总,火车开着的时候车门是关闭的,我怎么把你扔下去?你坐飞机的时候,会在飞翔的时候开窗通风吗?”

    “那肯定不会。”已经有心直口快的热心人帮忙回答了。

    此时乘警已经走过来。

    对沈叶白:“把你的票和证件拿出来看一下。”

    沈叶白冷着脸:“没有。”

    傅清浅马上:“他上来得急,没来得及买票,这就去补了。”

    “那证件拿出来看一下。”

    沈叶白不动弹。

    傅清浅问他:“你的证件呢?”

    沈叶白仍:“没有。”

    没有就等着下一站被带去派出所吧。

    傅清浅擅自到他上身的西装口袋里去摸,摸到一个**的东西拿出来,是他的钱包。傅清浅打开后,果然看到身份证件,递给乘警。

    乘警检查了一下,见没有问题,看了看沈叶白,提醒他:“赶紧去补票。”

    傅清浅:“这就去。”

    等人一离开,她拉着沈叶白到车厢连接处去。

    沈叶白背后不停的质问她:“你,你是不是打算逃走?”

    傅清浅郁闷的回过头:“我为什么要逃啊?”

    “因为我们吵了架,你觉得两个人三观不合,所以,想离开我,对不对?”

    傅清浅郑重其事:“沈总,你从现在开始务必认清一个问题,情侣之间吵架是很正常的。磨合本来就是一个相互碰撞的过程,忍受得了,就越发圆润融合,忍受不了,才会遍体鳞伤,一拍两散知道吗?我只是因为我妈病了,想回去看一看。”

    沈叶白一怔:“那你怎么不对付明宇直?”

    “家里的私事,对人家那么细致干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傅清浅盯着他:“给你打电话干什么?被你冷言冷语,或者不等接通就直接按掉吗?”

    他又不是没有过那样的黑历史,两人之间稍有不快,就几天不接电话。

    沈叶白蹙眉:“现在能一样吗?你要低个头,我怎么可能不给你个台阶下?”

    “不需要给。”傅清浅看着疾驰的火车,要被气死了:“你现在怎么办?下一站赶紧下车吧,买票回去也行,或者找家酒店住一晚,明早叫司机来接你。”

    沈叶白眯起眼:“你还是想把我赶下去。”

    “不然呢?让你跟我一起回老家?你不上班了?”

    沈叶白反问:“我为什么不能跟你一起回老家?明天休息日,星期一你跟我一起回来。”

    “我的时间定不下来。”

    “定不下来也得定。”

    傅清浅问他:“你是不是喝了很多酒?”

    “不,就喝了一点儿。”

    “鬼才信。”傅清浅嘟囔,告诉他:“先去我的位子上坐着,我去帮你补票。”

    “不能升舱吗?这里面太济了,人也太多了。”沈叶白眯着眼睛懒洋洋的。

    傅清浅哼声:“你当现在坐飞机吗,还升舱,过去坐着。”

    但是,考虑到沈叶白真有可能坐不惯,而且又喝了酒,一会儿肯定要睡了。补票的时候就直接帮他买的商务舱。

    傅清浅回来的时候,见沈叶白非常憋屈的坐在椅子上,他本来就腿长手长,又是靠里的位子,根本就伸展不开。

    “去你的位子坐,向乘务员要一床毯子,不然夜里睡着了会冷。”

    沈叶白颌首问她:“那你呢?”

    傅清浅:“我就坐这里啊,这本来就是我的座位。”

    沈叶白一脸抗拒:“那我也不去,我就在这里。”

    “可是,这里只有一个座位,你想怎么样?”

    沈叶白想了下,从她手里拿过票,对身边男人:“要不要跟我换个座?到明城的。如果你的目的的比明城远,我可以再帮你续。”

    男人拿到手里一看:“你这个是商务舱啊。”

    “你要睡觉会更舒服,麻烦换一下吧。”

    “沈叶白!”人一走,傅清浅压低声音质问他:“你傻吗?坐在这里,你晚上怎么睡?”

    沈叶白懒洋洋的眯着眼睛:“你过来抱着我睡。”

    傅清浅站着不动弹。

    他提高了一点儿声音:“过来啊。”

    傅清浅坐过去,沈叶白头一歪,砸到她的肩膀下,身体下沉一些,一双大长腿直伸到了前面的座椅下。

    “怎么不坐飞机?不嫌遭罪吗?”

    傅清浅:“坐飞机更麻烦,老家是个县城,离飞机场很远。坐火车反倒更节省时间。”

    沈叶白动了几下,寻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就安静下来。

    两个人把中间的扶手打开,倒不觉得那么拥挤了。

    傅清浅有种不出的感觉,头一歪,侧脸也枕到他的头上。

    “现在已经好多了,我上学的时候还没有动车,k字开头的普快,逢站必停,从明城到夏城,就跨经三个省,晚上八点十分上车,第二天早晨七点多才到夏城。寒暑假人总是很多,满车厢的学生,晃晃悠悠的,迷忽好几觉才能到。现在已经很好了。”

    沈叶白闭着眼睛,半梦半醒的跟她话:“现在又不是不能追求更好的,为什么还遭这份罪?”

    他的额发垂落下来,挡到了眼睛,傅清浅伸手帮他拔开。

    她边:“现在也不觉得遭罪,很多时候是刻意缅怀过去,这样才不觉得自己老了啊,记忆的尾巴还能抓到一些。”

    沈叶白淡淡的“嗯”了声,但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傅清浅自己带了一床毯子,担心车上空调开得太足,睡觉会冷。这会儿刚好搭在沈叶白的身上,他呼吸均匀,窝在这里反倒睡实了。

    有咯咯的笑声传来。

    傅清浅抬头,是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儿,眼睛圆溜溜的,非常可爱。她正攀着前面的椅背望着他们。

    “哥哥睡着了。”

    她的是沈叶白。

    傅清浅笑着纠正她:“是叔叔。”

    女孩儿又咯咯的笑起来,声音真正如银铃一般动听。

    妈妈发现后,连忙把她抱下来:“你不要影响叔叔和阿姨休息,不礼貌的。”

    女孩儿还想爬上来。

    被妈妈抱到怀里哄着睡。

    傅清浅靠到椅背上,也让自己安静下来。

    她垂下眼眸看着沈叶白熟睡的脸,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有时真是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霸道,气,记仇,上来一阵还跟孩子一样喜欢胡闹,这样的人很容易让人难以忍受,傅清浅竟不觉得。

    有时候被他气得火冒三丈,但是,只要他一胡搅蛮缠,她反倒很快就消气了。

    昨晚激烈争吵的时候,想着几天都不联系他了。

    但是,此刻心平气和,竟有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以前上学的时候,不管放假还是开学,总有情侣结伴同行。年轻的男孩儿女孩儿,凑在一起有有笑,困了,女孩儿就依偎在男孩儿的肩膀或者怀里,甜蜜依恋的情景实在惹人羡慕。

    普快摇晃的车厢里,午夜灯光暗淡,于一般人时间实在漫长。

    想来对那些情侣而言,却巴不得时间长一点儿,再长一点儿,通向永远才好。

    这样除了紧紧依偎,就再无其他。

    傅清浅闭上眼睛,也希望时间能长一点儿。

    有人陪伴的漫长旅行,倒是头一次。

    抵达的时候刚好过半夜。

    站台上吹着通堂的风。

    沈叶白被叫起来,迷迷糊糊的拉下车,迷离着一双桃花眸子,也不话,面无表情的发酵着他的起床气。

    傅清浅觉得这时候就往家走太赶了,过去了也休息不好。

    带着沈叶白不像她自己,轻装上阵怎么都好办。

    她拉着他的手,怕迷迷瞪瞪的被人群冲散了。

    “跟着我,马上就给你找家酒店睡觉。”

    沈叶白板着脸就是不话。

    傅清浅转回头的时候,忍不住发笑。

    牵着他走出人潮汹涌的出站口,直接搭出租车去了不远处的一家酒店。

    以前傅清浅住过,舒适程度还算可以。

    刚睡醒的沈叶白要比平时可爱得多,尤其半梦半醒的时候,只要哄着他,他就能乖乖跟在她身后,一声不吭。

    等她办完手续,拿上房卡回房,然后直接躺到床上睡觉。

    安置好了沈叶白,傅清浅才终于抽出时间给范秋艳打电话。

    范秋艳知道她是几点的车,预计着到站了,就给她打电话。

    傅清浅那会儿牵着沈叶白,谨防将这么大一个总裁搞丢了,根本腾不出手来接听。

    此刻,她到洗手间回给她。

    “妈,怎么还没睡?”

    范秋艳:“我算计着你这个点到,睡不踏实,总想问问你到了没。你不接电话,我还以为怎么了。”

    “刚在正在出站,没腾出手来打电话。”傅清浅又:“你睡吧,不用等了,我早晨过去。”

    “早晨?那现在你去哪里?”

    傅清浅解释:“一个朋友跟着一起过来的,太晚了,直接过去不方便,已经找酒店住下了。”

    范秋艳吃了一惊:“之前没带朋友回来,哪个朋友?林景笙吗?”

    她就见过林景笙,知道傅清浅和他的关系不错。

    傅清浅觉得电话里不清,就:“明天到了再吧,太晚了,你再睡一会儿吧。”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透视小神医〕〔温暖的时光免费阅〕〔没人告诉你我的朋〕〔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启禀陛下,娘娘又〕〔快穿之一脚踏进异〕〔手术间里的自走棋〕〔鲜妻太甜:偏执老〕〔日渐崩坏的地球〕〔世界树的游戏〕〔农女直播间〕〔神秘生物异闻录〕〔异界魔剑猎人〕〔我有无敌神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