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捕天图录〕〔九重轮〕〔荡魔封仙〕〔傻丫变形记〕〔交互式小说丨冒险〕〔冷艳总裁的贴身狂〕〔我和黑粉结婚了〕〔不一样的恶魔人生〕〔这就是无敌〕〔许暖陆慎行〕〔无敌神婿〕〔农门奇婿〕〔都市之修真归来〕〔炼气五千年〕〔豪门战神江宁〕〔神医娘亲之腹黑小〕〔江宁林雨真〕〔娱乐圈引领者〕〔诸天嘴强帝尊〕〔重生之网络争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01你是天生的女王(二更)
    付明宇被折腾了大半夜,最后酒醒了,冷静下来了,坐在冷板凳上,知道这回被沈叶白坑惨了。

    他是一脚油门逃之夭夭了,他却被抓来调查。

    好在查清只是酒驾,超速,闯红灯,找了找人,交了罚款,车被暂时扣留,勒令半年不能开车,才从里面出来。

    付明宇迎着早晨的朝阳,心生感慨,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会塞牙。

    朋友嘱咐他“别不当回事,记得去学习,半年内别碰车,不然没驾照被查到更麻烦。”

    付明宇“你我招谁惹谁了,满大街多少酒驾的,怎么就抓到我了呢。”

    “现在查得多严了,哪还有酒驾的。抓的就是你们这种心存侥幸的,我告诉你,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我知道还有沈少,你最好提醒他一下。”

    付明宇才想起沈叶白,昨天晚上他一定是去火车站了,也不知道追回来了没有。

    家里的司机将车开过来了,付明宇招了招手,和朋友寒暄两句上车。

    拔通了沈叶白的电话。

    “追回来了吗?”

    沈叶白整张脸埋在枕头里,声音含混“没有。”

    付明宇替他惋惜“打电话的时候就在检票了,见不到人也很正常,不然你就等一等,看她几天能回来,或者今天给她打个电话……叶白?在听吗?”

    沈叶白翻了个身,把电话从枕头上拿起来。

    “我追过来了。”

    “什么意思?”

    沈叶白按压着眼眶,傅清浅去洗澡了,手臂扑空让他感觉烦躁。

    “就是我也坐上了那趟火车,跟她一起来明城了。”

    付明宇瞠目结舌“你疯了?”

    沈叶白淡淡“你不就整天追着秦如烟满世界的跑。”

    付明宇一时语塞。

    “真他奶奶的……有你这么接人短的吗?昨天因为你的破事,我被交警逮去呆了一个晚上,车和驾照都被扣了……半年不让我碰车。”

    “谁让你酒驾。”

    “你不是酒驾?”怎么有脸。

    沈叶白已经坐起身了,对着听筒“我的车在火车站停车场,去秘书那里拿上钥匙,帮我开回去。”

    付明宇一肚子怨气“我半年不能碰车啊喂,让你的司机去开不就行了。”

    “不用他,你去帮我开。不然我妈问起来了,麻烦。”

    尹青那么精明的人,只要一他的车在火车站,她稍微去调查一下傅清浅的行踪,就知道他去了哪里。

    沈叶白这句话的时候,傅清浅刚好从浴室里出来。

    美人出浴,湿漉漉的一头长发,披在光裸的肩头,她身上只缠了一块浴巾,往下笔直的大长腿都露在外面。

    沈叶白急火火的挂了电话,就好像顺着听筒别人也能嗅到她性感的气息一样。

    他大长腿一迈,跳下床,过来拥紧她“怎么办,我想要……”

    傅清浅用力的推拒他“沈叶白,你不要胡闹。时间已经不早了。”

    沈叶白再度蹭过来“我想要帮你吹头发怎么了?”

    傅清浅瞪着他。

    沈叶白坏笑着去拿吹风机,插好插头叫她“过来坐。”

    傅清浅坐过去。

    嗡嗡的声音响起来。

    沈叶白修长的手指在发间穿梭,动作和吐出的热风一样轻柔。他还不时帮她按压头破,真有一点儿舒服。

    傅清浅瞌着眼睛,任他将湿漉漉的头发吹得蓬松。

    沈叶白“这些头发真是好看。”

    漆黑光泽有弹性,苹果大卷每一个都很丰盈饱满,就跟她自身反射出的人性差不多。

    吹好了,丝丝秀发裹挟脸颊。

    傅清浅“你快去洗澡吧。”

    沈叶白“唔”了声“我没有衣服换。”

    他有轻微洁癖,每天换衣服必不可少。

    傅清浅商量他“你先将就一下好不好?过去之后给你安排下酒店,我们第一时间去逛商场帮你买衣服。不然谁让你不计后果的跟过来,当然毫无准备。”

    沈叶白盯着她“我又没不行,你为什么要责备我?”

    傅清浅生起捂压胸口的冲动,哎呀,她这颗老心……明明知道他内里是什么样的,可是,表情太无辜了。

    她抬手摸他的头“冤枉你了,我的错行了吧?”

    这一扬手臂不要紧,他轻轻一钩,浴巾整个滑落,他邪魅的一钩唇角“过眼瘾了,原谅你。”

    傅清浅忍不住骂他“无耻之徒。”

    从这里到明城还要一个多时的车程。越往下走,繁华度越欠缺。

    途径村庄的时候,有大片平坦的土地一面向天际延展,一面被出租车甩到身后。

    沈叶白盯着窗外问她“这些地里种的什么?”

    傅清浅“现在什么也没种,玉米收完了,麦要迟一些种,中间短暂的时间是闲置的。”

    “你怎么懂得那么多?”

    傅清浅好笑“只有你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才不知道啊。”

    沈叶白回头“再夹枪带棒的话,把你扔下去。”

    傅清浅笑起来。

    阳光好极了,照在人的脸上,明媚无比。

    傅清浅的家乡是个城,但是,整洁,有序,绿化面积很大。一进入城乡,规划整齐的绿化带映入眼帘,一路绵延。

    沈叶白“这里不错啊,第一次来。”

    “城节奏慢,不如夏城那种大城市繁华,到晚上感觉最明显了,晚上十点之后,很多店家都关门了。”

    不像夏城,到了午夜仍旧热闹非凡。

    大城市的人仿佛有挥霍不完的精神头,白天重压工作,晚上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岂不知这种透支的生活方式,正急速的将人拖往疲惫。

    这也是为什么这两年他们这个行业开始风靡的原因,因为有太多的人精神垮掉了。

    本来打算先安排下榻酒店的,沈叶白提议先去商场。

    其间范秋艳已经打了几个电话问他们到哪里了。

    去到商场傅清浅才知道,原来沈叶白是准备给家里人买礼物。

    “你家都有什么人啊?妈妈,叔叔,还有姐姐家是吧?”

    “光给我妈他们买一份吧,我姐家的不用管。”

    沈叶白不理她,只问“你姐家几个孩子?男孩儿女孩儿?”

    傅清浅拉着他;“真的不用。”

    沈叶白初次过来,两人的关系也到不了那种程度,她甚至没想过要带他见她那一家子。除了感觉程度不够,还有她的自尊心……

    那乌泱泱的一家人,跟他们沈家的光鲜体面怎么能比?

    而且,傅清浅担心,沈叶白的出现,会让他们变成贪婪的水蛭。

    自家人的人性中到底有多少弱点,傅清浅再清楚不过。

    她要给自己留一点儿体面,同时也不想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真的不需要,买好你的衣服,你就在酒店里等着。我陪我妈去医院检查一下,要是没事,我陪你逛逛,我们很快就回去了。”

    沈叶白盯紧她;“你是觉得我拿不出手吗?”

    傅清浅静静的回视他,须臾“不是你,是我的家人实在登不上大雅之堂。”

    那就是她污浊血液的发源地,如果她的身上有酸腐味的话,那么,那些就是恶臭。

    不怪尹青一直拿那些东西刺激她,但凡可以刺激到一个人的,就绝对是这个人内心敏感在乎。如果自己全然不在意,别人又怎么可能刺激到她?

    沈叶白看她倔强地憋红了脸,可能是觉得心疼,沈叶白一抬手将她揽到怀里。

    “多大点儿事啊,看你什么表情。”他蹭着她的额头“我中意你,就不排斥你的家人。再,这世界上的人这么多,本来就是千人千面,没有哪一种面孔就特别好,特别高贵。豪门就好吗?华丽背后藏着多少污垢和不可示人的丑陋,你又不是不知道。”

    “但就算有丑陋的一面,他们还会端着架子活着,轻易不会暴露出来。我的家人不一样,他们会让你感到麻烦和困扰。”

    沈叶白笑了“你低估了你男人的能力。你的家庭,会比一家投资公司还难搞吗?他们精明的程度,比我手底下那些最擅长头脑风暴的职员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真要是那样的话,我要高新聘请你的家人到我的公司去了。”

    傅清浅被他服了。

    “你总是道理多多。”

    “那是,有理走遍天下嘛。”

    沈叶白给范秋艳他们买了非常昂贵的补品,给傅清清一家也带了不少礼物。至于家中那两个孩子,沈叶白给他们买了遥控跑车和学习机。

    两人抱着这些重礼出现的时候,将一家子人高兴坏了。

    礼物很快被瓜分完毕。

    只有范秋艳和刘超还知道请沈叶白坐下。

    范秋艳有点儿意外“我没想到清浅带朋友回来,更没想到是带男朋友回来。”她问沈叶白“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工作的?和清浅是同事吗?”

    沈叶白回答“阿姨,我叫沈叶白,在投资公司做事。”

    范秋艳喃喃“沈叶白……”这个名字念着有点儿熟悉。

    刘超想起来了,附到范秋艳的耳畔提醒。

    范秋艳的脸色有点儿变了。

    那边因为两个孩子争抢东西大发雷霆的范清清,听到沈叶白的名字,连忙走了过来“你就是夏城的那个沈总?”她惊讶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连,不可思议,实在太年轻了,很难相信是个呼风唤雨的大老板。见沈叶白点头,她谄笑着“原来真是呼风唤雨的沈总啊,你看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一会儿我叫你姐夫过来,中午叫他请客吃饭。”

    “行了,姐,中午有安排了。你们自己吃吧。一会儿我要带妈去医院。”

    傅清清那些谄媚的劲儿一出来,傅清浅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名义上是请沈叶白吃饭,尽地主之谊实际上是有求于他。想借着他的影响力谋个好工作。

    傅清清听傅清浅这样,当即冷下脸,用眼睛剜她。

    “人家沈总大老远过来,我们请吃顿饭怎么了?看你左拦右阻的,好像我们会把沈总吃了。”

    傅清浅言辞不做半点儿妥协“了有安排就有安排,你再多都没用。”

    沈叶白适时调和;“先陪阿姨检查完身体,过后我请大家吃饭。”

    傅清清这才又重新展露欢颜,对着沈叶白“可定了,沈总。”

    沈叶白点头。

    这里是刘超的房子,七十几平米的房子,人一多客厅里便显得格外拥挤,尤其还有沈叶白,傅清浅待久了,都觉得烦躁。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不然医院下班了。”

    其实已经很赶了,完全可以等到下午再去。

    但是,傅清浅真的不想把午饭时间空出来,让他们有和沈叶白齐坐一桌的机会。

    沈叶白尖锐,对朋友,对下属,对客户或许都可以。但是,面对这样一群斤斤算计的市民,他没有办法的。

    傅清浅不想给他找难堪,拉着人出来。

    “你先回酒店,中午饿了可以让酒店送餐。等我陪我妈检查完了联系你,自己不要乱跑,如果我哪个家人以各种理由去酒店找你,不见。”

    傅清浅已经帮他拦到了出租车,就等着沈叶白坐进去。

    门打开着,沈叶白扶着车门,忍不住微笑“谁见面会很糟糕的?为什么我感觉好极了,怦然心动。”

    傅清浅触碰他的额头“傻了?”

    沈叶白扯掉她的手,定定的看着她“你的家庭成员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他们只是普通的正常人,和我的家人没有什么分别。各有各的好,也各有各的不好。不是人性决定的,是生活,让人有了不同的**。但是,因为你的家人,让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你,棱角分明,完全就是女王。”

    他笑着坐到车里,叫司机开车去酒店。

    被亲情挟持的成功人士他见多了,女性更多。明明自己身经百战,蜕变成功,是人眼中的拼命三郎。却软弱地被家人操控,没有原则,立场不够坚定。

    一边在痛苦中挣扎沉沦,一边又扮演着救世主的模样。

    心理学上有一个观点很能服人,如果你的家人是深陷沼泽无法自拔的人,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将对方拉上来,不然就不要伸出手,谨防被一并拉下沼泽。

    很显然傅清浅不是这类不自量力的人。

    她头脑清析,冷静自持。

    沈叶白靠在那里,嘴角慢慢扬起微笑。

    送走沈叶白,傅清浅叫上范秋艳。

    傅清清也追了出来“傅清浅,你什么意思?”

    傅清浅坦然“不想让你得逞的意思。”

    傅清清有时真的非常厌恶自己的这个妹妹,觉得她的冷漠心肠,完全是随了她那个死去的爹。

    “这还没怎么样呢,你就胳膊肘儿向外拐,护得这么紧。以后结了婚,还不得让人家吃得死死的,更别我们再图你点儿什么力了。”

    傅清浅“姐,我一直不都这样。你也别想图他什么力,我都没想过要嫁给他。”

    出租车来了,傅清浅叫上范秋艳上车。

    路上,范秋艳迟疑着“这个沈叶白不是有未婚妻,你跟他勾搭在一起,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傅清浅刚想话,就听她又“可别再闹出点儿什么事,连累家里人了,你叔叔和你姐他们过日子都不容易。”

    不解释了。傅清浅“不连累你们,检查完你要没事,我们明天就走。”

    范秋艳“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用解释,我知道。”

    “只是,如果能帮,你就让他帮帮你姐。你姐夫现在工作没个着落,生活很不舒心,就时常拿你姐出气,经常打得她鼻青脸肿……”

    “妈……”傅清浅打断她的话“你怎么不觉得是我姐她欠揍呢?”

    范秋艳不悦“她是你亲姐,你怎么这么?”

    傅清浅不耐烦“就因为是亲姐,我才实话实话,她三段婚姻都遭遇家庭暴力。就足以明不单是对方的问题,她自身的问题非常大。她无形中认同了我爸,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不然她的生活永远都得不到改善。你听清楚了吗?”

    范秋艳更不高兴了“你姐好好的一个人,有什么心理问题?要是她去看了心理医生才麻烦,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心理变态,她还怎么做人?更别挨打了。”

    “谁去看心理医生的人,就是心理变态了?”

    傅清浅有时真是感觉不通,她“算了,随你们怎么样吧。”

    沈叶白在酒店打了几个电话,安排夏城的工作。

    中午饭随便在客房里吃了一点儿。

    傅清浅下午两点多才回来。

    沈叶白问她“阿姨的病怎么样?”

    傅清浅“她的胃是老毛病了,医生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主要还是靠养。”她脱下外套,感叹“以前也疼,但是,从不太当回事。到底是年纪大了,有个痛痒,首先心理就承受不住了。”

    “年纪大了都这样。”沈叶白又问她“吃饭没有?”

    “吃了,跟我妈一人吃了一碗面。晚上我还要过去吃饭,你在酒店吃,还是等我回来陪你出去吃?”

    “为什么不带我一起?”

    傅清浅过来揉捏他的肩膀“真的会超麻烦。”

    怎么跟他呢?

    “你觉得你家人对我怎么样?”

    沈叶白平心而论“不怎么样,尤其我妈,一直视你为劲敌。”

    傅清浅“那还算好的,只要我远离你,她不会把我怎样。但是,我的家人与那刚好相反,他们一旦粘上,就很难再往下撕。”

    “的好像狗皮膏药一样。”

    傅清浅郑重其事“只会比那更甚。”

    “我不信。”

    傅清浅无奈“那我就带你去见识一下。”

    刘超生活不宽裕,这回傅清浅带着沈叶白回来,倒也算大方。

    在家附近的饭店包了一桌。

    晚上吃饭的时候,傅清清带着梁温和孩子都过去了。

    席间所有人都对沈叶白异常殷勤。

    尤其梁温,先问沈叶白从事什么工作,两人就投资行业聊了一会儿,就开始问他有没有合适的机会,帮他介绍一份工作。

    傅清浅情绪激烈看向梁温。

    餐桌下的手被沈叶白伸手按住,他面上倜傥的笑意没变,给足了梁温面子,直到他将话话,沈叶白笑着“工作机会倒是有,回头我给你一个号码,是我们公司的一个经理,你可以联系他,看看想做什么。”

    梁温喜出望外。

    傅清清没多高兴,她问“你们公司都是投资行业吧?”得到确认,她直接对梁温表态“你就在家附近找个公司,稳定就行,不要求去外面找多大的发展机会。”

    梁温推了她一把“你懂什么?在这个破地方有什么发展?”

    “去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你还回得来吗?到时候我跟孩子怎么办?”

    “你什么呢?”

    眼见两个人就吵起来了。

    范秋艳连忙阻止。

    但是,不知道傅清清了什么,梁温突然动手打了她一下。

    两人眨眼就打到一块儿去了。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傅清浅简直哭笑不得,也不觉得耻辱了。

    问沈叶白“好笑吧?”

    反正她自己快要笑出眼泪了。

    ------题外话------

    宝们,家常理短可能看着很烦,但是,下个阴谋的时候要用到,所以不得不提提。忍受一下哈,嘻嘻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