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抢手,爹地要〕〔战斗在废墟时代〕〔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快穿偏执反派求喂〕〔乡村透视仙医〕〔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恶来传〕〔重生我要当学神〕〔三宝难养:总裁老〕〔重生之狂暴火法〕〔合租小医仙〕〔体验派影帝〕〔次元间的旅者〕〔婚后相爱:总裁太〕〔返回2006〕〔小康大道〕〔我在鬼市摆地摊那〕〔丞相,你人设崩了〕〔侠阙〕〔废柴嫡女要翻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11秘密到底是怎样泄露的(二更)
    林景笙回头看了一眼,连忙握着电话出去。傅清浅陷在椅子里好像睡着了,她的精神有些说不出的萎靡,刚才说着说着话就没声音了,林景笙等了一会儿再看,就发现她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但是,听到沈流云这样说,还是慌得想要避及。

    出了办公室,他问:“你为什么说我喜欢傅清浅?”

    沈流云说;“你半梦半醒的时候,喊的是傅清浅的名字,我就猜你喜欢她。不过,你放心啦,我不是大嘴巴,你要是不想说,我不会告诉她的。”

    她说出的话,林景笙倒是从不质疑,这个女孩儿耿直得可爱,很难找到了。

    对着她,他也不想隐瞒,说:“是啊,我喜欢她。但是,她的心里没有我。”

    傅清浅对他的那些好,绝大多数是因为感恩,这一点林景笙很清楚。

    “喜欢就去追啊,就算她心里没有你,只要你一直对她好,慢慢的,她就会喜欢上你了。”

    沈流云坚定的说,她想不明白,怎么会有女人不喜欢林景笙呢?

    林景笙无奈的笑笑:“你还小,以后就知道成年人之间的感情,没有那样简单了。”

    如果因为对她好一点儿,傅清浅就会喜欢他,那么,他们早该在一起了。

    之所以还保持着如初的关系,就是因为走不进彼此的心里去。

    沈流云嘟囔:“你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了,我什么都懂……”

    林景笙不跟她讨论感情,在他心里就是将她当小孩子看。问她:“你是不是跟你哥吵架了?”不然怎么会哭?

    提到沈叶白了,沈流云气鼓鼓的说:“他冥顽不灵,又不讲道理,不要让傅清浅跟他在一起了。他那种人注定要单身一辈子的,太自私。”

    “你去说服他了?”

    沈流云沉默了一下说:“刚刚我去过你那里,听到了你和傅清浅的话,我觉得她很可怜……”

    林景笙微微一怔:“刚才没看到你。”他接着又说:“你哥不会听你的,不要因为这些事情跟他吵了。”

    沈叶白是商人,商人有商人的特质。而沈流云这样单纯的女孩儿,是很难想明白这些事的。

    沈流云咬唇:“傅清浅是不是真的要走了?”

    “可能吧。”

    “走了也好,留在这里这么痛苦。她可以回家去啊。”

    林景笙想,回到老家她会更痛苦。

    天大地大,哪有这个女人的容身之所呢?

    先前一直劝她离开的时候,从不觉得,现在突然她要走了,却忽然觉得,她先前的执拗不是一点儿道理没有。她死赖在这里,至少还因为对这个城市有那么点儿熟悉。

    等林景笙打完电话再回办公室,傅清浅已经不见了。

    沙发空在那里,她的出现仿佛只是一个幻觉。

    一个梦魇的工夫,清醒了,人也不见了。

    安悦如神经绷紧了几天,也有夜不能寐的时候,这两天终于春风得意,得到缓解。

    尤其见过傅清浅之后,整个人的好心情更是锦上添花。

    想到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她坐在那里想了一会儿,给刘义之打电话。

    “晚上一起吃饭吧?”

    刘义之欣然应邀。

    “好啊。”

    安悦如觉得去餐厅不妥,想想说:“直接来我家吧,不要太早。”

    刘义之说:“知道了。”

    他不敢忤逆安悦如的说法,这个女人的每一句话于他都像圣旨般神圣。

    安悦如此次宴请也算隆重,虽然是在家里,可是,叫的是夏城最贵的西餐厅的晚宴。他们家本来是不送外卖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

    刘义之见过场面的人,吃一口就知道是哪家的牛排。

    鲜嫩有汁,口感非常棒。

    再配上安悦如珍藏的红酒,美滋滋的,只觉得快乐似神仙。

    刘义之笑着说:“今天的待遇让我受宠若惊啊。”

    从学生时代开始,他就有事没事的往安悦如的身边凑。多数时候是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不管初中,还是高中,甚至到了大学,安悦如都稳坐校花宝座。而且成绩优秀,多才多艺,追求她的人数不胜数,排成队,能围着夏城绕一圈。

    安悦如的眼光高得很,追求她的人里,没几个能入她的眼。

    同学们又都知道她性情高冷,所以,识相的反倒不去碰那个钉子。

    偏偏刘义之就是那个不识相的,十几年的时间不说如影随形,却从来没在安悦如的生命里彻底消失过。

    不管她拿多冷的脸对他,也不管她说多重的话。他笑嘻嘻,贱兮兮的,就是让她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安悦如不傻,知道刘义之虽然有那么多不可取之处,可是,对她是真心实意的好。

    不然他也不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从刘思良那里偷来计划书给她,让她既得以有机会保住维亚,又成功离间了傅清浅和沈叶白。

    即便知道刘义之这样做,不是毫无所求。但是,他那点儿夙愿同她的既得利益比起来,实在又算不得什么了。

    灯光下,安悦如带笑的脸蛋发着光,她举起杯子说:“干一杯吧,如果没有你,维亚这艘大船还不知会开到哪里去。”

    毕竟发起收购的是沈叶白,别看沈叶白长得白白净净,玉面生花,好说话的时候,一副白面小生的模样。却都知道他动起真格的,便即刻化身阎罗王。

    如果没有这样的威力,开始的时候刘思良也不会瞄准这么一个资历不算最深的毛头小子。就是因为看准他的魄力,而维亚这种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战略上需要速战速决,不能给它喘息的机会,不然就会反咬一口。

    那些行事稳健的老投资人反倒不具备这样的勇气,因为风险太大,稍有差池,全军覆没。

    就像现在的沈叶白……

    但是,如果不是洞悉了他们全部的策略,维亚想反击非常困难。

    这就要归功于刘义之了。

    不然她根本不知道还有那样一份文件存在,汇集了沈叶白团队的头脑风暴,同样也是他们维亚的命脉所在。

    刘义之喝了一点儿酒,又加上室内的温度高,人的心情好,他的脸红扑扑的。

    “当时看我爸那么珍视那份文件,拿回家的时候还刻意嘱咐家里人不要动,直接拿到书房去了,我就猜到有问题了。没想到真的能帮到你……”

    他发光的眼睛盯着安悦如。

    安悦如在那之前给过他暗示,若他可以从刘思良那里窥探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给她,他们的关系或许可以更进一步。

    刘义之心中渴望,就顺着她的意图去寻找了。

    不负所望。

    虽然开始安悦如的确有诱惑的成份在里面,给刘义之灌了一点儿迷魂药,可是,现在被她这样盯紧,还是让她多少有些不适。

    她喝下一口酒说:“你放心吧,因为你,维亚保住了。我们维亚也不会对你们尚万做出什么不利举动。”

    这一点刘义之倒不担心。

    他知道维亚吞不下尚万,就算维亚真有那样的实力,沈叶白收购失败了,总不能再腆着脸让维亚对尚万反收购成功吧?

    他对沈叶白的能力还是有那么点儿认可的。

    刘义之有自己的想法,能同时保证尚万集团和维亚集团独立存在,是最好的结果了。不然就像刘思良说的,他们刘家从此和安家势不两立,他和安悦如也彻底完了。

    尚万和维亚联合,也不是说只有吞下一方这一个法子。

    如果将来两个掌舵人结合在一起了,是不是两个集团也能合为一家?

    想到这里,刘义之已经有些急不可耐。

    杯子里的酒他一点儿也喝不下了,其实酒劲儿有些上来了,已经足够兴奋。

    安悦如看出了他的意图,虽然自己承诺过的,但是,真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有一点儿排斥。

    毕竟刘义之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光是发生关系,也让她有点儿不舒服。

    可是,过河拆桥不明智,现在她还没到大获全胜的时候,接下去还有很多用得到刘义之的地方。

    这样一想,安悦如脱掉身上的披肩,主动过去抱住他。

    “我们去卧室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