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甜妻:宝贝,〕〔无际之刃〕〔闪婚专宠:总裁爱〕〔郑原李茹萍〕〔诛天之拳〕〔云上鸢飞〕〔无极异界游〕〔无上道境〕〔异界之最弱龙骑士〕〔无敌天帝〕〔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每天回家都看到爱〕〔兔子先生的南瓜灯〕〔签到奖励一个亿〕〔重生99分甜:薛先〕〔狂妃当道:摄政王〕〔思量〕〔我只想享受人生〕〔蚀骨宠婚:早安,〕〔我无敌了亿万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13最后的赢家(四更)
    想到这些,安悦如睡觉都要笑醒过来了。

    好长时间没睡得这么踏实过了,也是这段时间用脑太多,所以,格外疲惫。

    美美的睡上一晚,早晨起来,整个人精神大好。

    安悦如往常一样,化上精美无可挑剔的妆容去上班。

    堵车也不觉得烦了,她打开广播听音乐打发时间。

    一路春风得意。

    职员见到他,笑着跟她打招呼:“安总,早。”

    “早。”

    安悦如笑着点头。

    提着包上楼。

    秘书刚把咖啡端上来,安悦如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安悦如接咖啡的手一急,没稳住,咖啡洒出来了一点儿,有两滴溅到了她雪白的开衫上。若是换作平时,她已经忍不住发脾气了。

    今天心情好,宽容的对秘书说:“没事,一会儿换一件就好了。”她的车上有备用。

    即便如此,秘书还是一脸愧色的走出去。

    安悦如随便擦了两下,接起电话,放到耳边。

    “喂……”

    安悦如倾听,不说话了。

    须臾,她所有的表情动作都冷凝住了。

    又过了一会儿,她猛地咆哮出声:“你说什么?”

    整张脸因为愤怒又鲜活了起来,但是,因为反应过火,所以,显得扭曲。

    安悦如如受重创一般跌坐到椅子上。

    沈叶白持股的银行对尚万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援助,不……不是为尚万,而是为他自己。

    先前尚万看似多此一举的配股,不仅是加大维亚的应对难度,最大限度的调动维亚的资金运作,同时也是在为沈叶白创造吸纳股份的机会。这是刘思良默许的,如果沈叶白不成为尚万的大股东,他就不会提供足以给维亚致命一击的资金援助。

    除了专业的财团,没有人有这样的经济实力,可以短时间内拿出这样一大笔钱逼维亚迅速清仓。

    正因为维亚的资金运作已经到了极限,所以,他们手里持有的尚万的股份不在少数,如果反击不快不稳不狠,维亚眨眼就能成功,尚万将被吞噬殆尽。

    但是,沈叶白没给维亚这样的机会。

    他在千钧一发的最后一刻,给了维亚不能还生的致命一击。

    沈叶白哪里来的魄力?他就不怕赌输了吗?万一迟了一小步怎么办?

    安悦如僵坐在那里,大脑已经有些不能思考。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手里的电话轮番响起。

    安悦如都像没有听到似的。

    十万火急,有的已经打到秘书那里。

    秘书敲了两下门板没人应,知道安悦如在里面,怕她出事,擅自推门进来。

    安悦如已经中邪一般站起身,抓起手包就往外走。

    “安总……”

    她同秘书擦肩而过,却对她视而不见。

    安悦如直接搭电梯去了地下停车场。

    手里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震动加铃声,酥麻沿着手臂往上,就像无数只蚂蚁在啃噬她的心脏,太痛苦也太难以忍受了。

    安悦如终于接了起来,听到是刘义之的声音,她忍不住破口大骂:“刘义之,你混蛋,竟然和沈叶白合伙设计我……”

    她已经意识到那份文件有问题了,或许只是沈叶白的缓兵之计。

    不不,她又摇头否定了,不是缓兵之计……是沈叶白让自己最大程度受益的阴谋诡计。

    收购成功,他同时入主维亚和尚万,这样的成功绝不能是碰巧得来的……

    沈叶白是个有野心的男人。

    安悦如的脑子彻底乱成一锅粥了,每个想法都是灵光一闪,不等想明白,下一个又冒出来了。

    她还举着电话,已经忘了刘义之。

    安悦如伸手拉开车门,“啊”她惊叫着将手机扔了出去,自己狼狈的跌倒在地。

    双手按在水泥地面上,蹭破了,这样仰坐的姿态更方便她和副驾驶上的东西对视,一个微笑的纸人,雪白的脸,夸长的粗眉和红脸蛋,绿色的身体,它被摆放在那里,侧着脸,微笑的看着她。

    “啊啊啊……”

    安悦如双手覆面,失控的尖叫。

    地下停车场内响起清脆的鞋跟声,是那种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笃笃笃笃……”

    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析。

    安悦如惊恐得退后,想站起身子,可是,双手双脚都软绵得厉害,根本不听使唤,最后更像是连滚带爬。

    她觉得那东西活过来了。她紧紧捂住脸,拒绝看到。

    声音止息,一道女声响起来:“自己准备的东西,竟然吓成这副德性,安悦如,你的能耐也不过如此吗?”

    是人声。

    安悦如停止了尖叫。

    拿下手,泪眼婆娑的抬头。

    “傅清浅?怎么是你?”

    安悦如仓惶的睁大眼睛,吃惊的样子,同见到鬼差不多。

    看她是一时半会儿站不起身了。

    傅清浅在她面前蹲下,笑吟吟的看着她说:“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呢?兴你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出现,就不行我看你狼狈的样子吗?”

    安悦如不可思议:“你不是离开了?被沈叶白伤得体无完肤,离开夏城了?”

    她的人一直监视着她,直到她离开夏城,不会有错的。

    傅清浅说:“如果我不伤心欲绝的离开,你怎么会相信自己离间成功了呢?又怎么相信那份文件是你好不容易用计得来的,而不是沈叶白为你量身订作的呢?”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泄密是假的?你和沈叶白在作戏?”

    傅清浅淡淡说:“只准你设计陷害我,就不行我将计就计,反奸你吗?那晚在酒吧,有人以钱为诱饵找上我,我就知道是有人要设计我了。一千万,呵。”她冷笑一声:“区区一千万就想引我入局吗?我当晚就将那个人的出现告诉了沈叶白,于是我们想,不防给你创造一个编造大戏的机会。”

    安悦如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所以,你们是在演戏?你分明那么痛苦……”

    傅清浅站起身说:“我装的,从业以来,我见过太多心理病变的人了,知道人在痛苦,刺激,绝望的时候该有怎样的表现,如何做得惟妙惟肖,一出戏如果不让自己相信,别人又怎么可能相信?我知道,你一直派人监视我,所以我从来不拉窗帘,就是为了让你看得更清析,更彻底。”

    安悦如如梦初醒一般,她讽刺的说:“沈叶白真要谢谢你了。”他不是拿不下维亚,他只是想更大程度的受益。“可是,你这么卖力的表演,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沈叶白给我五千万酬劳,更重要的是……他让你一败涂地,这是我最梦寐以求看到的。”

    “为什么?”

    傅清浅盯紧她,一字一句:“宋楚。”

    安悦如顿时傻了一样,几秒钟后,反应过来,胸膛剧烈起伏,却像要断气了一样,她那个表现分明是惊悚。

    傅清浅告诉她:“这不是终止,总有一天,我会拿你的命祭祀他。”

    安悦如猛地弯下身子,短暂的时间内,她受到的冲击太大了,忍不住剧烈的咳起来。

    傅清浅冷漠的凝视她,这个女人,早晚是要下地狱的。

    看了一会儿,她转身离开,走出一段距离,她又回过头来,脸上挂着笑:“谢谢你,替我外甥出了那笔手术费,让你破费了。”

    安悦如愤愤的咬着牙,不是抑制不住的哽咽出声。

    她果然被算计了。

    沈叶白是了解她的,他知道她的手段,维亚面临收购危机的时候,她不会坐以待毙,她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于是,他们同时把焦点放到刘义之身上。沈叶白是想通过刘义之,把机密以一个最合理的方式传递给她。

    他知道,只要她拿到这个秘密,就一定会想办法嫁祸给傅清浅。

    一是因为憎恨,二是傅清浅刚好有拿到文件的机会。

    他们早就料想好了的,余下只是努力的配合她演戏。

    她不是没有疑惑过真假,最后沈叶白和傅清浅的表现完全让她相信了。

    她以为沈叶白的方寸真的乱了,于是,放开手脚去做。

    不想,正中了他的下怀。

    只怕刘思良都没想到,沈叶白是这样狡诈的一个人。

    安悦如对着即将离开的傅清浅大喊:“你以为沈叶白的手就是干净的吗?罪孽深重的只有我一个人吗?傅清浅,你实在太天真了。”

    傅清浅身体一顿,没有回头,快速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寻龙迷踪〕〔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