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15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二更)
    “我不同意”

    镁光灯又是一阵激烈的闪烁。

    尹青腕上挎着手提包,妆容精致,衣着典雅的走进来。映入众人眼帘时,淡定自若,又坚定不移的说:“我不同你和傅清浅在一起。”

    沈叶白不惊不诧,好整以暇:“向傅清浅求婚呢,同不同意,也是她说了算。”

    在公众面前忤逆她,他是打算向世界宣布与她为敌吗?

    尹青凌厉的盯紧他,她当然不会当着媒体的面大吵大闹,她的仪表大方,从来不露半点儿瑕疵。也不会像在家里那样,被沈叶白气大发了,就大声呵斥几句。

    公众场合尹青从来都是不怒而威,她量明自己的态度说:“不管傅清浅同不同意,你今天的求婚都不作数。这件事我们后续还要商量,现在你不跟家里说一声,儿戏一样在媒体前求婚,不是在胡闹吗?再者说,傅清浅适不适合做沈家的媳妇还有一说。”

    话到这里,说得已经十分满了。

    再多下去,就是让满夏城的人看笑话。

    记者会因为尹青的出现提前结束。

    傅清浅关掉电视,坐到沙发上。

    是呀,哪那么容易的事?

    嫁到沈家,就像偶像剧里的麻雀变凤凰,需要脱胎换骨的吧。

    傅清浅很快清醒冷静下来。想什么呢?这么快就忘了自己的初衷吗?

    她继续打扫卫生。

    做事情的时候,故意加快手上的动作,几乎没有一刻停歇,原本想着大半天的时间可能收拾不完,最后傅清浅用了两个多小时,就把所有东西回归原位。

    回到原有的位子上,这才是最舒服最好的样子。

    记者会结束后,尹青跟着沈叶白一起上楼。

    秘书看到两人都是一脸严肃,就知道可能有一场家庭矛盾要爆发。

    她将茶水端进来,说了句:“夫人,您慢用。”就马上出去了。

    尹青阴沉着脸坐到沙发上,她觉沈叶白简直疯了。

    “你失忆了吗?还是收购成功,兴奋过头了,所以,好了伤疤忘了痛?傅清浅之前做过什么你忘记了?”

    沈叶白看了她一眼,淡淡说:“她之前什么也没做,反倒没有她的话,这次的收购不会这么成功。”

    尹青不可思议的凝视他。

    沈叶白一脸肯定,又懒得解释。

    尹青隐隐也能想明白一些事情,毕竟,她的儿子不仅不傻,还精明得紧。如果傅清浅真是做了什么触及他底线的事,以他先前的愤怒程度,不会这么快平息怒火,还当众请求谅解。

    但不管怎么样,既然决裂的戏码已经上演了,在尹青看来,那就干脆不要再“回心转意”了。

    “跟傅清浅分手吧,感情的事不是儿戏,之前已经登报了,现在又反过头来跟她求婚,你不要脸面了是不是?”

    沈叶白冷笑:“脸能当饭吃吗?”

    “你……”尹青气结,她接着又说:“你不想跟安悦如在一起,没人再勉强你。但是,傅清浅不行。你可以再找别人,只要条件合适,女孩子人品好,家里又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话,就算不是门当户对也没关系。”

    “我觉得没有哪个女孩儿能比傅清浅更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了,所以,她正好合适。不用再找了。”

    尹青尖锐的说:“可是,你看看她的原生家庭,那种乌烟瘴气的家庭能养出什么样的好姑娘,她身上流淌的血液就是不洁的。”

    这个说法,直接让沈叶白讽刺的笑出声,谁的身体里流的不是滚烫的热血,这有什么洁不洁的?

    他发现尹青对傅清浅家庭的在意近乎变态。

    “妈,她的家庭和你有仇吗?为什么她身上那么多的好,你都看不到,一直过份在意她的家庭呢?还这么恨进骨子里。她自己都快和家人决裂了,你却控制不住的耿耿于怀,你不觉得很好笑?很变态吗?”

    沈叶白的话彻底将尹青惹恼了,她本来端起茶水准备喝,听他说完,“砰”一声将杯子扔到茶几上。她站起身,指着窗子的方向说:“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执迷不悟,非要和傅清浅在一起,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她恶狠狠的:“你不要以为我在吓你。”

    尹青生性强硬,凡事也是说到做到,没人会以为她在说笑。

    扔下这样狠戾的一句话,尹青拿上包离开了。

    沈叶白郁闷的陷进沙发上,只手托着下巴,他其实特别理解傅清浅在面对范秋艳时的那种无奈,血脉亲情,有时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她不理解你,也不会站在你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她只会将自己所认为的幸福强加给你,不管你收受得多么痛不欲生。

    尹青很多时候也完全是这个样子。

    直到临近下班,沈叶白才给傅清浅打电话。

    “下班我去接你吃饭。”

    他的声音平静。

    傅清浅说:“好吧。”

    记者会结束后,他一直没给她打电话,其实傅清浅就预料到了,他拿尹青没办法。如果换作是她,也一定没办法。

    傅清浅自认冷血无情,可是,如果范秋艳真的在她面前死掉,她能无动于衷吗?

    她疲惫的揉了揉眼眶,不想再思考那些徒劳无功的问题。

    不想沈叶白突然问她:“上午的事情,你思考得怎么样了?”

    傅清浅没有回答。

    沈叶白明显不高兴了:“没当回事儿是吧?干脆没往心里去?”

    傅清浅问他:“你能说服你妈吗?”肯定说服不了吧。

    “我们结婚关我妈什么事?”

    傅清浅说:“婚姻从来都不单是两个人的事。”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了,她转而问他:“晚上吃什么?”

    “吃什么吃,喝风吧。”

    沈叶白烦燥的挂了电话。

    傅清浅握着手机,反思了一下,这回她可能真是有点儿不解风情了。

    他们有些日子没见了,上午通话的时候,沈叶白就在听筒里说想她。

    就算实际情况千难万阻,但是,在那样特殊的场合表白,的确需要勇气。

    勇气可嘉的沈叶白可爱至极,她怎么能因为畏惧现实,就连当下都一起抗拒起来了呢?

    傅清浅反思之后,很快给沈叶白回拔过去。

    傲娇沈总拒接了。

    傅清浅耐着心思又打。

    沈叶白终于接了起来。

    “干嘛?”

    傅清浅笑嘻嘻的说:“不是说晚上要来接我一起吃饭吗,忘问你去哪里吃了,西餐还是中餐,我好决定穿什么衣服啊。”

    沈叶白说:“不去了,不想去何必勉强。”

    傅清浅反问:“谁说不想去了?除非你不想跟我一起吃饭。”

    “我想。”沈叶白很直接的说,他态度缓和一些:“晚在去意如西餐厅吃牛排。”

    傅清浅笑着说:“我知道了,晚上见。”

    沈叶白和傅清浅迅速和好,像身边人这些洞悉内幕的,就很容易想明白先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其维亚一败北,傅清浅就无声无息从外地回来了,更加验证人的揣测。

    所以,林景笙干脆没给傅清浅打电话。

    怪傅清浅竟然连他也一起隐瞒,但是,转而一想,如果要他知道两人是在做戏,他真的就能心平气和的配合她演下去吗?

    林景笙晦涩的点着一根烟。

    吸了没两口,沈流云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其实她上午有来找过他,那时候刚好有来访者,而尹青被沈叶白气得半死,给沈流云打电话说她血压上来了,沈流云无奈,只得匆匆离开。

    这些人里,最想不明白,最觉得骇人听闻的就属沈流云了。

    电话接通她就说:“大叔,今天的新闻你看了吗?不知道我哥的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他竟然公然跟傅清浅求婚。他不要脸吗?之前那么冤枉别人,凭什么就觉得傅清浅一定会原谅他,而且还会答应他的求婚?感觉也未免太良好了吧,有病。”

    ------题外话------

    今天就这么多了,宝们,死活不写了,好累的感觉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