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宠妻入骨〕〔爹地你别跑安盛夏〕〔近身狂婿〕〔至尊武魂〕〔神之七分〕〔常东〕〔最强无敌宗门〕〔龙神斗尊〕〔人间纪〕〔终庭〕〔教父的荣耀〕〔我是心悦大佬〕〔假装自己是学霸〕〔帝霸天下〕〔光头宗师〕〔诸天降临现实〕〔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医道仁心〕〔青白传〕〔神山圣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17你就是显摆(二更)
    城市宛如灯的珠海,星光如梭,累累垂垂,越发衬着夜的浩瀚。

    在这里吃饭,即便心情沉闷,没多少时间也能渐渐好起来。

    浩渺红尘直扑胸怀,凡尘中的自己就如一粒微茫,更何况微茫中的一颗凡心,也都忽略不计。

    傅清浅本来就有些陶醉,喝着红酒,更加飘飘然。

    “这里很难订位的。”不说吃饭,光来赏景就是一种享受。

    沈叶白盯着她的眼睛:“本来以为会是个浪漫之夜,你能在这里答应我的求婚……”

    傅清浅微微一怔。

    沈叶白何其聪明,她从出来到现在一系列的表现,就足以让他看出来,他在记者会上的问题,她不是没有思考,而是不能给他肯定的答案。

    他也不想勉强她,所以,预期中的浪漫肯定大大折扣。

    傅清浅连忙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如果不是尹青突然出现,她迷迷糊糊的,加上这样醉人的夜,没准真就一口答应了。

    毕竟夜色迷人,眼前的男人比夜色还要迷人。

    傅清浅不得不承认,沈叶白对人有很强的吸引力,跟他接触的时间越久,靠得越近,理智就会渐渐迷失,不时也会生出不顾一切的念想……

    傅清浅不想逃避,她放下杯子郑重其事:“我们的关系肯定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得到双方家人纯粹的祝福。我知道你妈对我的厌弃,已经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而我的家人你也看到了,吸血鬼一般的存在,如果你真做了我们家的女婿,他们看着你时,头脑中浮现的第一个标签肯定是‘特别有钱’,这就促使他们会生出很多非分之想,会有很多诉求……”

    沈叶白打断她的话说:“我不在乎,我可以给他们钱,找工作也不存在问题,他们吸不干我。”

    傅清浅摇了摇头:“不,不应该是这样的。现实中我们两个人的家庭真的没法比,我挣的钱,也永远不会比你多。但是,婚姻中,我们做为两个平等独立的个体,我还是要有自己的尊严。而我家人在向你无节制予索予求的时候,就是在剥落我的尊严。这是我必须要考虑的,不是你给不给得起的问题。”

    沈叶白急了:“你能改变你的家人吗?”

    如果改变不了,她觉得婚姻中两个人的地位不平等,是不是就不会考虑结婚的事了。

    傅清浅说:“不能说完全改变,但是,有底线的对他们说不,我还是可以做到的。”她转而又说:“还有你的家人,就算没办法讨你妈喜欢,但是,至少不应该这么尖锐的对峙。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如果不考虑清楚,日后都会成为我们生活的困扰。”

    婚姻的索碎她比沈叶白更加了解,也做过很多关于情感和婚姻的案例,所以,傅清浅可以很理智很成熟的对待婚姻问题,知道哪些是必须要解决的。

    沈叶白委屈的说:“是,你说的都有道理,在这方面,我的确欠缺考虑。但是,改善这些问题,会不会需要很长时间?”

    傅清浅说:“应该不至于吧。”最难突破的应该属尹青。

    “如果时间太久,那我们干脆就不要理会了,大不了日后将来兵挡,水来土屯,遇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

    不然总这么走一步看三步,太累了。

    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傅清浅笑着表示赞同。

    沈叶白还是不满意:“今晚我要去你那里睡。”

    “不然我拼了命的打扫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欢迎沈总入住嘛。”

    沈叶白有了一点儿笑容。

    “早餐时间约会好不好?”

    傅清浅没明白他的意思:“嗯?”

    沈叶白说:“不在家吃,去公司的餐厅吃。”

    傅清浅反应了一下,了然:“显摆是吧?”

    “不然我求了婚,你不声不响,一点儿反应没有,我不要脸面的吗?”

    傅清浅低下头轻笑。

    “沈总,难怪你收购这么成功。”她端起杯子打算跟他碰一个。

    沈叶白不动弹,等她把下面的话说完。

    傅清浅举了一会儿杯子,他纹丝不动,手酸了,放下来说:“斤斤计较嘛,不成功才怪……”

    沈叶白忽然站起身,身体前倾,把她说话的嘴瞬间堵上。

    小提琴手正拿着琴过来,打算为满厅堂的客人演奏一曲,全餐厅的目光尾随,却正好落到了公然结吻的那对男女身上。

    男子太霸道强势了,隔着桌子就直接吻上去了。

    傅清浅反应过来,双手推他。

    沈叶白笑着坐回到位子上,一脸的心满意足。

    同时全餐厅的人几乎都认出他了,这不是正春风得意,风光无限的沈叶白嘛。

    看来是爱情事业双丰收了。

    不知哪个人带头,竟然鼓起掌来。

    傅清浅面红耳赤,转首看向转动的流光世界。

    夜晚的玻璃窗却如镜子一样明亮,除了映着她的脸,还有沈叶白的,一双桃花眸子正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傅清浅的脸还是热的。

    不想跟他讲话。

    沈叶白也不跟她说话,笑吟吟的去拉她的手。

    傅清浅错开了。

    他又伸手,非握到掌心里不可。

    最后两人走出电梯,又手拉手的出了餐厅。

    沈叶白喝了几杯酒,但是,出来的时候没用代驾。

    他还是喜欢自己开车。

    傅清浅的酒量非常一般,坐到车上,车子一起步,红酒的后劲儿就被晃上来了。

    她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

    沈叶白把他的西装外套盖到了她的身上。

    车子开出不久,沈叶白嘟囔了一句:“疯丫头……”他频频往后视镜看。

    傅清浅睁开眼睛,问他:“怎么了?”

    沈叶白也疑惑:“沈流云那个疯子在干嘛,跳脱衣舞吗?”

    傅清浅一听也急了,连忙坐起身往后看,可是,车子已经开出一段距离了,根本看不清楚。

    这么晚了,一个小女孩儿在跳脱衣舞?跟谁啊?

    傅清浅拍打他的手臂:“倒回去,倒回去……”

    沈叶白被她拍疼了,“嘶”了声,“喝高了吧,大姐,逆行啊。”他找调头的路口,接着又说:“跟林景笙一起,能闹到哪种程度?”

    “林景笙?”

    林景笙也正头疼的厉害。

    吃饭的时候,两人喝了几瓶啤酒,没想到小姑娘这么容易醉。

    看到她已经歪歪扭扭,要坐不住了。

    林景笙赶紧拉起她走:“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沈流云喝醉了,头脑发飘,整个人都异常高兴。她手舞足蹈的被林景笙拉着出来,大声喊着:“我没喝醉,没醉……你看我,还能走直线呢……”

    于是,她就开始画起了曲线。

    林景笙确定她喝多了。

    又过来扯上她:“别疯了,快回家去吧。”

    沈流云挣扎,动了几下就出汗了,她推开林景笙,摇摇晃晃的要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

    醉酒的女人嘻笑着仰面,整个上身也由于力道的不稳,微微后仰,胸膛挺起来,双手向后拉袖子。

    被一走一过的沈叶白看到,就成了故作风情的沈流云在大街上跳脱衣舞。

    听到有林景笙陪着,傅清浅就不那么担心了。

    她知道林景笙对沈流云很关心,他很喜欢那个心性耿直的小姑娘。

    而且林景笙沉稳,不会胡闹,更不会当街胡闹。

    “肯定不是在跳脱衣舞啦,你把你妹妹当什么人了?”

    沈叶白已经把车往回开了。

    “她就是没脑子。”

    傅清浅白了他一眼说:“流云要是像你一样诡计多端,就没有这么可爱了。女孩子还是要简单一点儿才可爱。”

    沈叶白不吭声。

    明显当哥哥的,对妹妹也有几分无奈。

    车子打到路边停下,沈叶白和傅清浅下车,直接走到对面去。

    沈流云蹲在地上耍酒疯。

    林景笙也蹲在她对面,正在苦口婆心的哄骗她:“听话,到车上去,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睡觉了,不然太晚了,家人要担心了……”

    沈流云低着头,手指在地面上胡乱勾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数蚂蚁。

    “沈流云!你怎么还不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