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18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三更)
    沈流云被凶狠的点到了名字,“唔”了一声,转过头去,先是看到来人那一双逆天大长腿,她的目光往上移动,想看清来人的脸。可是,他越走近,她越得抬高脑袋,最后抬到了极限也没看到,反倒她整个人向后翻倒过去。

    好在眼疾手快的林景笙,及时接住了四仰八叉的沈流云,不至于摔到她的脑袋。

    只是,这一幕实在让人忍不住发笑。

    但是,沈家兄妹没笑。

    沈流云乍一看清沈叶白,还是吃了一惊:“哥?你怎么在这里?”

    沈叶白先没回答她,直接过去扯她的胳膊,想把她拖起来,同时也质问她:“我还问你呢,几点了,不回家?”闻到她身上的酒气,他凌厉的眯起眸子:“喝酒了?”

    沈流云缩了一下脖子,支支吾吾,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

    她歪着头思考用什么话来搪塞胡弄沈叶白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后面的傅清浅。

    沈流云“啊”地一声,猛然振作起来,她本来就是坐在地上的,很方便抱大腿。她身体一倾,就紧紧抱住了沈叶白的小腿。

    在场的几个人都懵了。

    沈叶白更是嫌弃的轻轻踢了踢,就像要甩掉一只小狗子似的。

    “沈流云,你放开,疯了是吧?”

    只听沈流云喊:“清浅姐,你快走啊,我拖住他……”

    傅清浅愣了下。

    过来问她:“我为什么要跑?”

    沈流云简直一脸茫然:“你不是被他胁迫了吗?”她马上又是一脸愤愤:“不要害怕他,如果你不想原谅他,你就快走吧,我能拖住他。”

    她真是喝多了,脑子本来就不清,突然见两人同时出现就更混乱了。

    已经被伤得体无完肤了,就算真爱,也不能立刻回头吧?

    所以,沈流云认定一定是强权逼迫的结果……这个世界实在太黑暗了。

    所有人都看明白她这是闹得哪一出了。

    沈叶白愤慨的抿了抿唇。

    “沈流云,你给我立刻放手!”他眯着眼睛看向林景笙:“你给她洗的脑?”

    林景笙淡然自若:“沈总编排的戏码,许多人看不明白是正常的。”

    沈叶白无声的笑了下。

    这个林景笙倒是聪明。

    傅清浅已经蹲下来,劝说沈流云:“你快放开吧,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哥没有强迫我做什么决定,是我自己要回来的。有什么疑问,以后我再告诉你吧,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家睡觉好不好。”

    沈流云执着:“清浅姐,你真的不用怕……”其实她也很困了,说话的时候,脑袋下意识靠在沈叶白的腿上,一边诽谤他,还一边妄想寻个舒服的姿势。

    沈叶白弯腰,很是粗暴的拆开她的手。

    扫了林景笙一眼说:“交给你吧。”

    他拉上傅清浅就走。

    傅清浅不放心,“哎”了一声:“你不管她了?”

    沈叶白生气了:“懒得管她。”

    沈流云不嫌事儿大,一脸发懵的喊:“看到了吧,他就是强迫她的,我就知道是这样……”

    林景笙盯着沈叶白拉着傅清浅急速穿过马路,上到路边停靠的车里。

    他有些哭笑不得的蹲到地上,看着一脸笃定和愤怒的沈流云。

    忍不住按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专门用来搞笑的?”

    沈流云抱住他的手臂,蹭了蹭,叫了一声:“大叔……”她靠在他的身上要睡了。

    林景笙微微一愣,盯着近在咫尺的脸颜,反应过来,他连忙别开视线。拉着她起来:“别睡,回家再睡。”

    沈叶白开车的时候还在生气。

    傅清浅坐在副驾驶上努力的憋着笑,刚刚沈流云的表现太可爱太搞笑了。

    可是,如果这会儿她捧腹大笑的话,一定会将沈叶白气个半死。

    傅清浅极力隐忍,偏过头去。

    汽车跑的方向既不是她家的方向,也不是沈叶白家的,驶进环岛,再驶出,车子直接去了分支小路,两侧树木茂密,来往车辆稀少。

    正在傅清浅充满疑惑的时候,沈叶白忽然将车靠边停下了,他一抬手臂,打开双闪。

    傅清浅侧首:“怎么了?”

    沈叶白倾身上来,捧住她的脸颊,凑近的气息,已经用行动回答了她。

    半晌,他微微错开一点儿气息:“强抢民女啊。”

    做个恶人该有的样子。

    傅清浅被逼退在椅背上,抬眸,对上他隐隐含笑的眼睛。

    是有些日子没有这样细细的打量他了。

    思念真正如潮水一样泛上来了,瞬间将人淹没。

    回去的时候夜很深了。

    夜晚的流光静寂。

    一路铺陈,都是安安静静的模样。

    酒意早已醒了大半。

    出了汗,有一点儿口渴。

    傅清浅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休息。

    沈叶白不时看她一眼笑笑。

    回到家也不想动。

    沈叶白倒了一杯温水给傅清浅端过来。

    “喝点儿水,洗个澡去睡。”

    傅清浅“嗯”了声,坐起身,喝下一口水,又问:“你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流云回去没有?”

    “不回去,林景笙还敢将人带回家吗?”

    傅清浅意识到自己多此一举了。

    她放下杯子:“我先去洗澡了。”

    “嗯。”

    沈叶白低着头翻看手机,有未接电话和信息。

    是刘思良发来的。

    利益不均衡,他肯定有很多问题要和他对质。

    沈叶白看了下时间,太晚了,他简单的回了几个字,扔下手机去浴室。

    一天时间,真正生不如死的人,要属安悦如。

    她从办公室里出去的时候,匆匆忙忙的,秘书的确从她的脸上看出了急迫。

    但是,等安悦如再回来,就不止急迫这样简单了。秘书只见她脸色惨白,目光呆滞,从电梯里出来,身体就像是僵化的。

    秘书跟她打招呼,唤她:“安总,安总……”

    安悦如无动于衷,直接去了办公室。

    秘书注意到她浅色的衣服都弄脏了,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

    安悦如坐在办公椅上,好一会儿才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她吸着鼻子,浑身发冷。

    怀疑自己被鬼附身了。

    那个傅清浅一直让她感觉很邪气,总有点儿歪门邪道的感觉。

    安悦如叫秘书给她端杯热水进来。

    她捧在掌心里,慢慢的往下压,好一会儿,才终于有点儿恢复正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