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婿〕〔从观众席走向娱乐〕〔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恶魔总裁的偏执宠〕〔重生后我成了大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仙帝是怎样练成的〕〔玉帝叫我来直播〕〔槐夏记事〕〔佔有姜西〕〔十年留白最相思〕〔我的清纯校花老婆〕〔美女总裁的特战兵〕〔来自亿万光年的男〕〔我有五十四张英雄〕〔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影帝你的小迷妹上〕〔日常系神壕〕〔撒娇福晋最好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23单方面解除关系(一更)
    其间沈叶白的太阳穴一直针扎似的,一下一下的跳着疼。

    他抬起一只手使劲的按了按。

    无济于事。

    车子开进小区,沈叶白跳下车,直接搭电梯上楼。

    傅清浅家的门开着。

    沈叶白进门,看到几个陌生人,他不悦的蹙眉:“你们是谁?”

    穿西装的男人马上说:“我是家宜房产中心的,这两位是这栋房子的买家……”

    沈叶白怀疑自己听错了:“买家?”

    西装男子说:“是的,这栋房子已经卖了。”

    卖了?

    沈叶白环顾整个客厅,大部分东西还在。他不理会在场的所有人,径直去了卧室。

    床上用品和衣服都带走了。

    沈叶白又到其他房间看了看,除了傅清浅日常用到的,家具家电都留下了。

    她总是这样,仿佛没有什么能真正束缚住她,像这样,几年来积攒下来的,到了该舍弃的时候,通通都舍弃了。

    就如掌心的风,感觉得到爽意,不时也会心里发痒,可是,想攥紧,太难了。轻轻的一拢手指,她就滑走了。

    一点儿痕迹都不留下。

    沈叶白的头疼在加剧,站在这样密闭的室内,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他从里面出来,神色冷淡,脸色苍白。

    客厅里的人能感觉到他的冷气流,出现在这种气度高贵的人身上,压迫感非常强烈。

    猜想他可能是这栋房子的男主人,只是,房子卖了,不知什么原因他没有得到通知。

    果然,只听沈叶白说:“这栋房子不卖。”

    中介难为的说:“先生,不好意思,合同已经签好了。再……”

    沈叶白直接说:“我出五倍的价格。”他当场给秘书打电话,叫她过来办理相关手续。

    不行,他的脑袋要爆炸了,必须到外面透透气。

    沈叶白俊颜绷紧,告诉他们:“稍等,我的秘书马上过来。”

    他在别人吃惊的目光中走出去。

    看吧,这就是所谓的贫富差距。有人奋斗一生,只能买一栋房子。

    有的人却能视金钱如粪土,挥重金只为博自己舒心。

    只是,现在的沈叶白实在没有多舒心。

    他有种被全世界舍弃的感觉。

    傅清浅不声不响离开了,不仅将他家的钥匙还给他,连她自己的房子也卖掉了。

    一个女人能决绝到这种程度,她到底是多无情无义啊?

    沈叶白翻了一通,他找不到止痛药了。有段时间头没头疼了,所以,常常忘了备。

    他拧开矿泉水瓶喝了一口。

    打电话给林景笙。

    林景笙以为他问沈流云的情况,他才刚要离开,走的时候沈流云刚刚睡下。

    “沈总,你放心吧,沈流云睡着了,精神状态不错。”她是个精力充沛的丫头,失血过多,又做了一场大手术,本来元气大伤,如果换作别人,肯定要气奄奄的在床上躺上一段时间。

    但是,沈流云稍有一点儿精神头,就开始皮了。

    看这个趋势,没多久她就可以活蹦乱跳,重新焕发生命的光彩。

    沈叶白说:“我不是问沈流云,是傅清浅,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林景笙怔了下。

    “她能去哪里?没在家吗?”

    林景笙只知道沈流云出车祸了,并不晓得跟傅清浅有什么关系。

    所以,先前没有想到特别关注傅清浅,从昨天到现在,甚至没给她打一通电话。

    沈叶白忍着头痛说:“她把房子卖了,离开了。”

    林景笙猛地顿在那里。

    “你说什么?”

    傅清浅离开了……

    现在沈叶白满脑子盘旋的,都是这个,来来回回,带着尖锐的锯齿一般,他的头越来越痛,像要爆炸了一样。

    车子开到半路,沈叶白终于不堪重负,再加上路上发白的日光刺激他的眼瞳,路人,行人,车辆,标识通通变得恍惚起来。

    他把汽车打到路边停下,趴在方向盘上调整呼吸。

    禁停路段,巡逻交警发现后,很快过来查明情况。

    那人轻轻叩动两下车窗。

    沈叶白只手将门推开。

    交警提醒他:“车怎么停这里了?没看到前面的禁停标志吗?”

    沈叶白抬起头,气息沉闷:“没看到。”

    他额头上都是汗。

    脸也泛着不正常的白晕。

    交警反应过来:“身体不舒服?”

    沈叶白单手按着太阳穴:“头疼。”

    “帮你叫救护车吧。”

    沈叶白制止他说:“不用。”

    家里三个人,两人都在医院,他再跑去凑热闹,那可真是乱成一锅粥了。

    交警不放心,沈叶白说:“老毛病,疼一下就过去了。”

    他发动车子重新上路。

    傅清浅消失了。

    没有任何激烈的对抗和反应,她可能只是觉得不合适,不轻松,不快乐。所以,轻易做出决择,并顺从自己的心意,跑走了。

    难道解除关系不是两个人的事吗?

    什么时候,她傅清浅单方面,就把他的决定也给做了?

    沈叶白坐在沙发上恶狠狠的。

    想不出傅清浅会去哪里,认识她的这段时间,除了林景笙,不记得她还有什么朋友。

    沈叶白几乎痛恨的打开食盒,饺子是凉的,没有放到微波炉里加热。他报复性的按进嘴里,用力咀嚼,吃到第三个,所有动作慢慢停滞。

    或许是之前的眼神刺伤她了,也可能是他说话时的语气,让她觉得难过。她以为那一刻他立场鲜明,就是将她排除在外了。

    吃不下去了,沈叶白将食盒推到一边。

    去窗边打电话。

    林景笙一直在联系他和傅清浅共同认识的朋友,问有没有接到过傅清浅的电话。

    回答都是有些日子没联系了。

    傅清浅那个人不是讨厌,共事的时候也让人很舒服,她并不是个斤斤计较的女人。只是,性情疏淡,跟谁都不深交。

    一旦工作上的联系断了,就变得很少联系。

    挂断电话,林景笙陷入了和沈叶白一样的困惑。

    就是,她会到哪里去呢?

    既然房子已经卖了,就说明不会留在夏城了。可是,出了夏城,她又会到哪里去呢?

    天大地大,真要想找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实在太难了。

    杳无音讯,如大海捞针。

    傅清浅这一回真像铁了心。

    由此,林景笙才刻意去了解事情的经过。

    原来沈流云是为了救傅清浅才险些丧命。

    难怪傅清浅将自己隐匿起来了,她知道有些东西她背负不起。

    如果沈流云真的有什么闪失,她和沈叶白又将何去何从?

    原来是惧怕。

    到现在傅清浅竟然开始惧怕了。

    说明在她心里,沈叶白再不是可有可无。

    沈流云已经入院两天了。

    警方那边的调查一直没什么进展。

    调取附近的监控,发现肇事车辆是套牌,真实的信息一点儿没有查到。

    而且,当时汽车行驶速度很快,将人撞倒后就逃逸了。

    抓不到司机,就只能按一般的交通肇事定罪。不能因此确定就是故意谋杀。

    案件定型之后,就放在那里。

    沈叶白了解了一下,就没刻意再打电话去问。

    警方也颇有些吃惊,一般这个时候他们的工作都变得非常困难。

    会承受比普通案件更大的压力,原因不用说也知道。

    但是,这次沈家对警方调查的结果并不特别关注,也没再额外施压。

    他们甚至已经准备将案件的调查结果上交了。

    秋季最后一波暖阳,正中午的时候,碎金子一样从天空散落下来。

    怕紫外线照射,刘紫盈戴着大大的太阳镜,还有大得夸张的帽檐,从美容院里出来。

    手刚拉开车门,就被另外一只更有力的手“啪”一声按合了。

    刘紫盈吓了一跳,猛地侧首,看到面带微笑的沈叶白。

    这个年青人实在少有的好看,别说年轻小姑娘,就是到了她这把年纪的,看着也心生欢喜。若是一般的男人,刘紫盈还会心平气和的慢慢欣赏。但这个人是沈叶白啊,吃人不吐骨头的沈叶白。

    撕开他那张好看的面皮,内里还不知道丑陋惊悚成什么样呢。

    别说欢喜,刘紫盈每次看到他都微微紧张,更别说现在,尚万和维亚凌厉交锋之后,刘紫盈对他简直堪称厌恶。

    “沈总,有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