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枭皇〕〔谁动了我的志愿〕〔山河警事〕〔氪金医生〕〔热血降临〕〔我在万界送外卖〕〔摇曳花瓣爱落泪〕〔笔下的另一个世界〕〔路过总裁家〕〔系统带我飞〕〔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兼职科学家〕〔医心向阳〕〔史少太太是裁缝〕〔皇叔宠妃悠着点〕〔洪峰〕〔市井之徒〕〔纵横五千年〕〔继承千万亿〕〔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24新一轮报复模式开启(二更)
    沈叶白闲散的抽出一根烟叼到嘴上,点燃之后,吐了口烟圈说:“想和安夫人聊一聊。”

    刘紫盈故意用手掌驱散烟气,怪声怪气的说:“沈总可千万别开玩笑了,我算哪门子的安夫人啊。”

    她还记着在医院时沈叶白羞辱她的事。

    沈叶白也不避及,坦然说:“直接称你为安夫人,的确有些够不上,不光是我,想来夏城的其他人也都这样觉得。”

    “你……”刘紫盈被他气死了。

    沈叶白凌厉不减:“就因为所有人都不认可,刘小姐才更有必要反思一下自己的处境,真是你自我感觉的那样风光无限吗?除了夏城这些事不关已的局外人,安家人呢?他们就真的认可你,打心底里认为你是安家的一份子吗?”

    刘紫盈听罢,微微一怔。

    沈叶白的话戳到了她的痛处。

    她平日里对安悦如阴阳怪气,尖酸刻薄因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凭着女人特有的敏锐,她能感觉到安悦如对她的蔑视和满满的敌意。

    安悦如根本瞧不起她,前些年对她客客气气,恭恭敬敬,也是在刻意做给安柄原看。说是对她好,不如说是在讨安柄原欢心。

    刘紫盈进驻安家的方式的确不光彩,但是,也跟安柄原过了这么多年,后来还生了安少凡。正经算安家的一份子了吧?

    反倒是安悦如,她迟早是要嫁出去的人,却因为安家大小姐的身份自恃清高,背地里曾和别人嘲讽她,说她是哪个山丘里钻出来的野狐狸。

    说白了,就是讽刺她没文化,没教养,不配做安夫了。

    夏城的其他人不也都是这样想的么?

    刘紫盈抬眸。

    沈叶白神色温和:“请吧,刘小姐。”

    刘紫盈锁上车门,转身上了沈叶白的车。

    沈叶白将她带到城郊的茶楼,这个时间点非常清闲,他们一进入,就沿楼梯去了楼上的包间。

    刘紫盈深知沈叶白不简单,找她不会闲聊,肯定有重要的事。以她的心性资质,按理说不该跟他面对面坐着,只怕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

    但是,刘紫盈又不得不承认,沈叶白刚刚的话说出了她的顾虑,也诱发了她的野心。

    在她的心底深处,一直有一个深藏的,幼小的萌芽。

    之所以没被催发,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阳光和水份。

    刘紫盈有野心,但是,自身能力不足以支撑。

    她喝了一口茶水,问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叶白跟这样的人也不绕弯子:“安悦如是个记仇的女人,她有仇必报。当年你进入安家,就有传言说她母亲的死,是因为你。我想,安悦如一定恨透你了,做梦都想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喝了你的血……”

    他的语速不快,字眼缓缓加重,漫不经心。

    听得刘紫盈毛骨悚然,慢慢生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安悦如对待别人时的那股恨劲儿,就知道沈叶白这样说,不是骇人听闻了。

    刘紫盈紧张得又喝了一口茶水,抱着杯子不再放松。

    沈叶白继而又说:“你现在或许还可以依靠安柄原,有安柄原护着,安悦如不敢拿你怎么样。但是,我想,等不到安柄原去世,只要安悦如有机会大权在握,她连自己的亲爹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是你呢?”

    刘紫盈说:“她为什么要不放过自己的亲爹?”

    “如果没有你这一出,安柄原还是她亲爹……”但是,他勾搭外面的野女人,还把自己的正牌老婆气死了,除了恨,安悦如跟他还有多少情份在里面?“安悦如这些年之所以对安柄原还算尊重,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羽翼未丰满。等她翅膀稍微一硬,安柄原年纪稍大一些,你和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刘紫盈不否认自己真的被震撼了。

    她之前从未想过安柄原有一天会拿安悦如没办法,她以为有安柄原这棵大树靠着,她就不用惧怕。

    但是,经沈叶白一提醒,她猛然意识到,安柄原会病会老,总有一天安悦如的风头会盖过他。到时候安柄原自己的苦日子也来了,哪还有能力和精力护着她?

    到底是半路夫妻,不能像其他原配夫妇那样死心塌地。

    刘紫盈恍然意识到,是要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了。

    她抬起眸子看着他:“你告诉我这些,到底想做什么?”

    沈叶白慵懒的靠着椅背:“合作啊。”

    “合作?”

    沈叶白说:“搬倒安柄原和安悦如,这样一来,安家的一切不就都属于你了吗?”

    刘紫盈疑惑:“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在安家父女将家业败完之前,你还有机会捞到属于你的那部分。如果你不想合作,那就没办法了,安家的一切早晚都要落到我的手里。”

    刘紫盈连忙说:“我当然想要,你想让我怎么做?”

    沈叶白淡淡说:“我知道沈流云的车祸是安家那对父女所为,一般的肇事不会做得这么干净利落。”他们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他在心中冷哼一声,又说:“他们现在不防备你,至少安柄原对你毫无防备,只要你帮我拿到证据,安家剩余的败产,都会落到你的手里。”

    刘紫盈不可思议的坐在那里。她在迟疑,如何能相信沈叶白?

    沈叶白看穿了她的顾虑,身体微微前倾:“这种事我没必要骗你,安家这次败北,胜下的那点儿东西你觉得是东西,我却根本没放在眼里。不至于在这种小钱上言而无信。”

    刘紫盈觉得也是,商人狡诈,但是,并非完全不讲信用。

    最主要的是,沈叶白真的看不上这点儿蝇头小利。

    她斟酌了一下:“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我明天给你答复。”

    沈叶白微笑:“等你的好消息。”

    刘紫盈戴好太阳镜和帽子,从茶楼里急匆匆的出来。

    沈叶白还坐在原本的位子上。

    从二楼的窗子望出去,小轩窗,柳树低垂,这里的秋色略淡,似有春意。

    但是,他明知道秋去冬来,马上就要进入凛冽的寒冬了。

    在冬季即将来临的时候,傅清浅也彻底不见了。

    沈叶白这两天找人几乎将整个夏城翻遍了,都没有找到她的踪迹,确定她现在已经离开夏城了。

    他喝掉杯子里的茶下楼。

    没回公司,而是直接去了医院。

    沈流云状态不错,就连医生都说,她比一般的女孩子顽强太多,有很强的生命力。

    沈叶白推门进来。

    就听沈流云在叽叽喳喳的跟看护说话。

    看到他进来,兴奋的尖叫:“哇,哥,你终于来了,我正想找你呢。”

    沈叶白拖着椅子坐到床边:“你找我做什么?”

    沈流云先对看护说:“王姐,你去休息吧,我跟我哥聊会儿天。”

    看护先出去了。

    沈叶白见她神神秘秘的,他靠到椅背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要是商量吃麻辣火锅的事,我劝你算了。”

    沈流云“切”了声:“你觉得我就那么点儿出息吗?”

    沈叶白说:“还真是。”

    沈流云瞪了他一眼,严肃的问她:“妈是不是骂过清浅姐了?所以她才不敢来看我?”

    不然傅清浅应该会过来看她的,倒不是因为她救了傅清浅,就希望她能感激她。只是,她死里逃生,以傅清浅的性格,不会不理不睬。

    这两天傅清浅一直没露面,沈流云就觉得有问题,估计是被尹青刁难了。其实她那天之所以去凌峰资产,就是因为听司机说尹青去那里找傅清浅了,她怕打起来,所以追了过去。

    沈叶白垂下眸子,淡淡说:“她走了。”

    沈流云一时没反应过来:“走了?走去哪里了?“

    沈叶白说:”不知道。“他声音沉顿了一下,又说:“我将夏城翻遍了,没有找到她。”

    沈流云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沈叶白痛苦的按了按太阳穴说:”我打算去她老家看看。“

    ”明城吗?我以前听大叔说清浅姐的老家在明城。妈让你去吗?“

    ”不告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