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抢手,爹地要〕〔战斗在废墟时代〕〔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快穿偏执反派求喂〕〔乡村透视仙医〕〔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恶来传〕〔重生我要当学神〕〔三宝难养:总裁老〕〔重生之狂暴火法〕〔合租小医仙〕〔体验派影帝〕〔次元间的旅者〕〔婚后相爱:总裁太〕〔返回2006〕〔小康大道〕〔我在鬼市摆地摊那〕〔丞相,你人设崩了〕〔侠阙〕〔废柴嫡女要翻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29出神入化傅清浅(二更)
    傅清浅僵坐在那里,不听他的指挥。

    沈叶白提醒她:“你现在要是不走,一会儿想走也走不了了。”

    警车的呼啸声由远及近。

    很快从道路一侧滑闪而过。

    记者的车马上就要跟上来了。

    傅清浅握着方向盘:“你的车就扔在这里吗?”

    沈叶白已经给司机打电话,叫他过来把车开到公司去。

    傅清浅看他在打电话,透过后视镜,已经有车开过来了。

    她连忙发动车子,重新上路。

    汽车很快混进主干道的车流中去,一条路在眼前无限延展,他们被卷进洪荒里,不用担心被记者围攻了。

    沈叶白坐在后座,沉默不语,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车厢内安静得让人心里发慌。

    他不说话,傅清浅也不说话,就一直开。但是,压迫感太强了。

    沈叶白坐在车上,不是只要他不说话,就能当他不存在。这个男人就是有无声无息,却迫使人正视的本事。

    傅清浅叹了口气,直接把车打到路边停下。

    沈叶白终于出声,懒洋洋的问她:“你停下干嘛?”

    傅清浅郁闷:“你不是想聊一聊吗?”

    沈叶白曲指轻轻叩击车窗提醒她。

    傅清浅侧首,看到路边的禁停标志,她更郁闷了。又连忙驾着车子重新驶回主干路,最后在一家茶楼前停了下来。

    “下去聊一聊吧。”

    沈叶白声音干脆:“好。”

    傅清浅解开安全带下来。

    沈叶白比她快了一步,像看犯人一样盯紧她。

    傅清浅才一关上车门,锁好,手腕就被他捞紧了。

    傅清浅问他:“你这是干什么?”

    沈叶白挑了挑好看的眉毛:“自己什么样的人不知道吗?当然是怕你跑了。”

    傅清浅想要甩开他,这个时候她能跑到哪里去。可是,用了几次力无济于事。

    沈叶白面无表情,也不说话,就紧紧的攥着,随她怎么挣扎。

    傅清浅再一次重重叹气:“上去吧。”

    “早这样不就好了。”

    沈叶白一步上前,拉着她往茶楼里去。

    以前来过这家,而且不止一次。进来后直接找了一个包间。

    煮茶的工序讲究,繁琐。

    等候的时候,两个人都不说话。

    直到茶水煮好了,沈叶白淡淡说:“你出去吧,我们自己来。”

    包间门关上,沈叶白抬眸:“说说吧,你这些日子去哪里了?”

    傅清浅捧着杯子沉寂须臾。

    喝了两口茶水,才说:“回了一趟老家。”

    沈叶白咬牙切齿,他就知道。

    他不动声色:“然后呢?其他时间在哪里?”

    傅清浅没有回答他,只说:“一直在寻找能扳倒安家的证据,你知道的,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因为我,险些要了流云的命,我当然不想轻易放过安家。”除了有仇必报,她也有恩必报,所以,不能让沈流云白白受苦。

    说到寻找扳倒安家的证据,沈叶白脊背微微挺直。

    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与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杀害安少凡的凶手是安悦如的?”

    她今天的举止惊艳,似有魔力,相信不光是他,在场的所有记者和警员,也都被震撼到了。

    傅清浅抬眸,对上他探寻的目光说:“通过破解安少凡的梦。”

    “安少凡的梦?”沈叶白眯了眯桃花眸子,他的疑惑更大了。

    安少凡死了几个月了,哪里还有他的梦?

    傅清浅看出他的疑虑,回答说:“是安少凡生前的梦,去找我咨询时讲过的。”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只录音笔。

    其实咨询师在接待来访者的时候,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录音的。一直以来傅清浅都很遵守规矩。但是,安少凡是个意外,当她第一次从助理手中拿到登记表,知道他是安家人,安悦如的弟弟时,这个来访者就注定跟其他来访者不同了。

    如果不是因为有私心,傅清浅不会犯那种低级的错误,在得知安少凡患有抑郁症的时候,心存侥幸,没有第一时间建议他去看心理医生,更不会去酒店见他。她做那些,无非是想寻找和安家走近的契机。

    没想到最后竟被安悦如利用,反过来当成替罪羔羊。难怪安悦如之后不择手段的大力驱逐她,就是为了避免东窗事发。

    傅清浅将录音笔按开。

    熟悉的声音传出来:“你姐姐很关心你啊。”这是傅清浅的声音。

    接着是安少凡久违的声音:“从小到大她最疼我了。”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我小的时候非常胆小,夜里特别怕黑,但是,我妈时常陪着我爸参加各种晚宴或者其他什么应酬,总是我困得已经睡着了,还是等不到他们回来。有的时候就算他们不出门,我妈也不会抽出时间陪我,她一颗心都放在我爸身上。

    六七岁的时候吧,为了能让我妈陪着,我刻意淋雨让自己生病。那晚我真的发起高烧,躺在床上一直嚷着要妈妈,最后一只冰凉的小手覆在了我的额头上,让我很快安静下来。早晨醒来才发现照顾我的人不是我妈,是我姐。

    从小到大陪伴我最多的人就是她,我人生的任何一个阶段她都有参与。读哪所大学,学什么专业,甚至交什么样的女朋友,我都会跟她商量。在那个冷漠的大家庭里,我姐是我的唯一的亲人……”

    傅清浅:“所以,即便你自己不愿意还是肯来,是不想你姐担心?”

    安少凡:“起初是,现在不是了,我就是想跟你倾诉一下。”

    到这里,傅清浅明显顿了下,再开口,她已经转换了话题:“之前你说自己睡眠不好,时常做梦,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印象比较深刻的梦,可以说来听听。”

    安少凡问她:“是不是说完了,就能减少内心的不安和恐惧?”

    “可以试试看。”

    安少凡哑着嗓子说:“比起白衣女鬼的梦,我还时常梦到一个影子,一个非常邪恶的影子,他总是使出各种残忍的法子伤害我,例如拿着刀杀我,或者用枪不停朝我射击,再或者将我囚禁起来……梦里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对我的敌意,所以,每次梦到我都惊出一身的冷汗。”

    傅清清问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样的梦?”

    安少凡想了下说:“很多年了,大概十五六岁的时候。”他又问:“影子代表什么?”

    傅清浅说:“寓意有好几种,你这个梦貌似是代表父亲……”

    录音里,安少凡冷笑一声:“那就是了,从小到大他从未给过我关爱,在我的感觉里他就是个暴君,残暴,冷漠。”

    傅清浅:“梦的解释有很多种,现在也不能明确的说就是代表了父亲。”

    录音进行到这里,被傅清浅按停。

    她说:“这是安少凡最后一次找我做咨询,没两天他就打电话,说他情绪低落,让我去酒店找他……”

    傅清浅喝了一口茶水,润喉之后又说:“听得出录音里有个地方我突然转换话题吗?”

    沈叶白想了下:“你突然问他做了什么梦那里?”

    傅清浅点点头:“因为我当时就感觉到安少凡已经开始对我有移情倾向了,他开始在精神上想要依赖我。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考虑等他下次过来,建议他去看心理医生。因为我料想到时间再久一点儿,他可能会提出咨询以外的要求……”

    “你只是没想到,没等到下一次咨询,安少凡就打电话让你去酒店找他?”沈叶白领悟她话里的意思,表现出不悦。

    傅清浅说:“是啊,骑虎难下了,知道去酒店太敏感,对自己不利。但是,考虑到他有抑郁症,真的有可能自杀,又不得不去。”

    结果所有不幸都发生了。

    “那你是怎么从安少凡的梦里找到玄机的?”

    傅清浅说:“之前也完全没想过安悦如是杀死安少凡的真凶,也不觉得那段录音有什么问题。”因为来来回回听过太多遍了,不光是安少凡死去之后,就在安少凡活着的时候,咨询结束后,傅清浅也会将她和安少凡的对话内容反复听上几遍。

    每句话都倒背如流了,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之前实在找不到可以扳倒安家的方法了,更找不到跟这次车祸相关的任何蛛丝马迹,没有办法了,就躺在床上,再次反复听之前的录音,同时找人仔细了解了一下安少凡生前和安悦如的关系。才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傅清浅问他:“还记得安少凡说的,时常在梦里遭到一个影子的残暴对待吗?我猜想那个人是他的父亲,安柄原?”

    沈叶白说:“当然记得,有什么问题?”

    傅清浅回答说:“我当时之所以猜测那个残暴的影子是安柄原,是因为从人的心理上研究,父亲的形象往往都是高大,威严,甚至具有压迫性的。父亲对一个孩子的管制带有威慑性,会无形中对一个人造成恐惧感。所以,人在做梦的时候,潜意识里就习惯性的把父亲幻化成这种形象表现出来。

    但是,近来我突然意识到,安少凡是个例外。安柄原对他一直疏于管教,所以,亲子关系中的巨大缺失一直由姐姐安悦如补足。所以,安悦如既是他的姐姐,在一定程度上又相当于他的父亲母亲。

    只是,安少凡口中的姐姐对他无限包容与呵护。我找人调查的结果也是,安悦如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是个相当不错的姐姐。那么,安少凡为什么会将她幻化成那种邪恶的影子呢?”

    沈叶白定定的盯紧她,喉咙微微滚动,太紧张,太刺激了,情绪被她带动得有点儿像看悬疑片。

    他急着等答案揭晓:“为什么呢?”

    “梦的提示。”傅清浅说:“在释梦领域,将梦的作用分了几种,有一种梦,叫提示梦。它能对即将发生的事情,给予人提示。安少凡的潜意识其实在某个不经意间已经洞察到了安悦如对他的敌意,从他做梦的时间判断,应该非常早。但是,那种洞察,可能只是闪瞬即逝,他的潜意识某一刻感知了安悦如的邪恶念头,知道对他不利。但是,安少凡的意识层面全然不知,他只觉得安悦如是最好的姐姐。所以,潜意识就不断以这样的梦来提醒暗示他。”

    沈叶白心生喟叹,能将梦释到这种程度,也算出神入化了吧?难怪傅清浅刚刚找上他的时候,敢大言不惭的说她可以看透他的心。

    “那安少凡说的那个白衣女鬼呢?代表什么?”

    傅清浅神色暗淡,只说:“患有抑郁症的人很容易梦到白衣女鬼,我就是通过这个更确定安少凡有抑郁症。”

    沈叶白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他知道傅清浅也曾患过严重的抑郁症,所以,她也一定有梦到过白衣女鬼的经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