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30我同意分手(一更)
    沈叶白给她填了一杯热茶。

    他抬起眸子看向她:“说说你为什么突然出现?怕我在媒体面前吃亏吗?”

    傅清浅埋首喝了一口茶水,微微缓解即将沸腾的情绪。

    如果不是看到沸沸扬扬的新闻,她还想不到这个时候站出来指控安悦如,也知道光凭几段监控视频就指认安悦如是杀人凶手,未免牵强。至于那些梦的寓意,只能当作她揣测的依据,并不能做为定罪量刑的证据。

    她听到消息赶过去,无非是想刺激一下刘紫盈,用安少凡的死摧毁她原本脆弱的心理防线。

    傅清浅坦然说:“看到新闻的确很意外,觉得你不会打无准备之战,刘紫盈一定知道什么,只是迫于某种原因,临时倒戈了。如果她知道自己儿子的死,跟安悦如有关,就不会再袒护他们了。”

    沈叶白钩起一侧唇角:“没想到我们双剑合璧,竟然达到这么惊人的效果。如果单凭我自己,或者你自己,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一只手臂横穿桌面伸过来,直接抓住了傅清浅的手:“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不光是为了沈流云。这么多天,你去哪里了?有没有想我?”

    他的指腹冰凉,握上来的时候,傅清浅觉得像条蛇绕了上来。

    她下意识想要抽回手。

    沈叶白握得更紧了,他从桌子的对立面直接转了过来。清淡的香水味钻进鼻息,是独属他的,干净清爽的味道。

    “为什么突然卖掉房子一走了之?我哪里得罪你了吗?是不是流云出车祸那天,我在医院的态度刺伤你了?”沈叶白轻轻一弯腰,从身后揽住了她。“对不起,是我不对,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傅清浅身体都在抽筋。

    沈叶白声嘶力竭质问她也好啊,她顶风而上,最后大不了两个人大吵一架,然后不欢而散。最怕沈叶白这样低声下气了,语气哀怨,再多的道理也讲不明白。

    傅清浅被他逼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不是你想的那样,你那天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要说你,看到流云满身是血的被抬上救护车,我整个人也懵了,心里同样非常难受……”再加上尹青痛哭流涕,随时会昏厥的模样,沈叶白怎么可能冷静得了?

    沈叶白说:“你不理解,我那天心浮气躁,不是因为流云救了你,倒在血泊中的人是她。我是害怕其中任何一个人有事,我们就完了。”

    现实中任何的阻碍,同一条人命比起来,都算不得什么。当时不管是沈流云,还是尹青,哪个有事,对于沈叶白和傅清浅关系的阻碍都是一样的。

    但是,他没想到傅清浅早早退缩了。

    傅清浅抬起胳膊,撑开他的双臂。

    她转过身来面对他:“你到现在还没明白吗,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阻碍是什么,它根本没办法解除。流云没事我很高兴,不然我真的会愧疚一辈子。但是,我们是否分开,跟流云有没有事,都没有关系。我之所以在流云有事的时候离开,只是刚好那时候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沈叶白懊恼:“你到底想明白了什么,觉得我们非分开不可?”

    到了非说清不可的时候了。

    傅清浅看出沈叶白非常恼火,她拉着他重新坐下,她想慢慢的跟他说清楚:“叶白,我们在一起真的太难了……”不,起初她觉得是难,但现在不是了。“是不可能。以前你妈同我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时,我总是很不屑,难道人的贵贱是用金钱来区分衡量的吗?现在我终于有些明白,不单是贵贱的问题。我们的两种生活环境,天堂和地狱,不管谁进入到彼此的世界里,跨越时都要受到重重阻碍。那些阻碍,有的是可以抗拒的,有些却不能。它会让我们日后的相处变得非常麻烦,甚至会演变成灾难,你懂吗。”

    沈叶白狭长眼眸盯紧她:“你说的不能抗拒的阻碍是什么?我妈吗?”

    傅清浅沉默须臾,告诉他:“她真的会以死相逼。”

    沈叶白神色一滞。

    傅清浅注视着他的眼睛又说:“流云出意外的时候,你很害怕,怕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就完了。其实这样的担忧和恐惧一直没有解除,不同的是,流云是有期待的,她在抢救室的时候,有活着的希望,我们之间也就是有希望的。但是,在你妈这里,这种可期待性是完全不存在的。且不说她是否会为了阻止我们做出过激行为,就是她本身的身体状况,只怕也很难承受的吧?”

    尹青对她的厌恶已经到达极至,为了阻止她和沈叶白,她会激烈对抗。

    傅清浅绝望的摇了摇头:“没有人可以完全摆脱自己的父母。”

    对于任何一个良心未完全泯灭的人,这都会如一道枷锁,紧紧压制灵魂。

    沈叶白垂着眸子坐在那里,忽然觉得异常难过。

    傅清浅平静得多,这些日子她已经想得很明白了。

    “所以,还是分开吧。以后的路还很长,总会遇到让所有人都称心如意的那一个。”说到这里,鼻骨也开始微微泛酸,她控制自己的气息,让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的轻松平稳,好聚好散,不是吗?傅清浅微微动了下嘴角:“谢谢你这么久以来的照顾,流云因为我死里逃生,受了不少苦,现在安家也算因此付出代价了。没了安悦如的逼迫,我也可以安稳留在夏城了。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想离开了,像你说的,去哪里不是活,何必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沈叶白就沉默的注视着她。

    傅清浅也开始难过起来。

    她拿起手包说:“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傅清浅急急忙忙的从包间里出来。

    即将拉开车门的时候,脊背被撞了下,接着被紧紧抱住。

    沈叶白埋首她的颈肩,他将姿态放得很低:“如果你觉得非分手不可,我答应你,但是,你要给我时间。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分手也不能由你一个人说得算是不是?”

    傅清浅问他;“你想怎么样?”

    “你总要给我适应的时间,这些天我疯了一样到处找你,不是找到了,只是听你做个了结就完事了。那是你的完结,我还没结束呢。这些日子,我是有期待的,满满的期待总要慢慢消化是不是?做你们这行的,不是最讲究疏散情绪,不然走出来的更慢。所以,在我完全接受你离开我的这段时间,不要离开夏城。你可以藏匿在这个城市的任何地方,我不去找你。可是,你不准跑掉。傅清浅,你答应我。”

    傅清浅点点头:“我答应你。”

    沈叶白抱得她更紧了,但仅是一下,他用力的拥抱她之后,很快放开。仿佛也做好了好聚好散的准备,毕竟他沈叶白不是找不到女朋友,没必要非赖着一个人不可。

    傅清浅上车前,他突然拉住她问:“你是一直关机?还是根本就换了电话号码?”

    傅清浅说:“换了新号码。”

    “方便告诉我吗?”

    傅清浅想了想:“有机会再说吧。”

    沈叶白放开她,没有勉强。

    “好,你走吧。”

    傅清浅驾车离开。

    透过后视镜,沈叶白站在原处望了她须臾,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样就结束了,比想象中的顺利,他也没有表现出难缠。

    其实是最好的结果了。

    没有哪一种结束,比现在更体面。如果以后在街上偶然遇到,或许还会平静的停下来打声招呼。没有其他情侣分手时的那种歇斯底里,更加没有怨恨辱骂。

    傅清浅想,她这一遭,也算功德圆满了。

    轻轻的啜泣声传来,一滴眼泪猝不及防滴落。

    傅清浅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哭了。

    她吸紧鼻子,漠视自己的难过,也不去擦拭眼眶的泪水,若无其事的盯紧前方路况。

    所有有关沈叶白的片段,如幻灯片一样在头脑中徐徐上映。

    从异地他乡的路边开始……

    ------题外话------

    满满的剧情,就是卡灵感卡得怎么也写不出来,我也要疯掉了,呜呜。对不起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