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爱吗竹马先生〕〔锦衣卫的自我修养〕〔偏执秦爷他黑化了〕〔重生之凰途天下〕〔绝望与希望的轮舞〕〔回到明朝爱上我〕〔先婚后爱:老公轻〕〔攻略邻居计划〕〔香薰师〕〔家巴雀儿〕〔科学大佬的文艺生〕〔透视医圣〕〔我的意识好神奇〕〔永恒圣王〕〔绝代名师〕〔农女有田:山野夫〕〔美人在骨〕〔南风辞暮尽缠绵〕〔黎南〕〔江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32喜欢的,要踮起脚去拿(一更)
    “你什么意思?”沈流云根本没理解沈叶白话里的意思。

    沈叶白眯着眼问她:“你是不是对林景笙心怀不轨?”

    如果只是一般的陪床聊天,至于高兴成这样吗?沈叶白伸出手指按了按她的脑门,慢条斯理:“与其说你抱得美人归,不如说我们家的小白菜要被猪拱了。”

    这句话意思太明显了,沈流云听明白了。她先是一愣,接着问他:“大叔在你眼中就那么不堪吗?还赔了夫人又折兵……”

    被子里她指尖对指尖的转圈圈,对林景笙的心境貌似真的有点儿不同了。见到他就很踏实,很高兴,哪怕只是天马行空的随便聊聊,也觉得时间走得飞快。

    每次林景笙离开她都恋恋不舍,想让他多陪她一会儿。以前和常远谈恋爱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时常两三天不见面,也不觉得有什么,跟朋友一玩起来就什么都忘记了。她从来不是粘人的女朋友。

    现在反倒习惯粘着自己的心理咨询师,这是什么道理?

    沈流云仰面躺着,冥思苦想。

    沈叶白操手靠在椅背上,也不打扰她,给她充分的时间思考。

    沈流云想了一会儿,意识到沈叶白还在这里的时候,顿时一脸防备:“哥,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

    沈叶白好整以暇:“给你指点迷津啊。”

    沈流云一副“你别瞎扯”了的表情,质疑的说:“你自己都是铁树才开花,你会指点什么迷津啊。你老实说,是不是妈让你来套我话的?你们就是想知道我对林景笙到底是什么感觉,好阻止我是不是?”

    沈叶白凑近说:“我不是阻止你,相反,我大力支持你。”

    沈流云不相信他:“真的假的?”阻挠她不至于,但是,以沈叶白的性格,也懒得管她。她找男朋友,只要不去烦他,他才不管对方是方的还是圆的。沈流云又不傻,眼珠子转了一下:“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沈叶白重新靠回到椅背上,他神色落寞的说:“我和傅清浅分手了。”

    沈流云如果不是同半残废动不得,非从床上跳起来不可。

    “为什么啊?听林景笙说你们不是才齐心协力打倒怪兽,不该重归于好了嘛,怎么会分手呢?”她想到什么,又说:“对了,你之前电话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无法接通?”因为分手,四大皆空,钱也不想赚了吗?

    沈叶白说:“先不说电话的事,哥就问你,想不想跟林景笙在一起?”

    沈流云听他自称“哥”,非奸即盗的感觉就来了。但是,他在诱惑她。她想了想,虽然还没彻底理明白自己的心意,不确定对林景笙的感觉就是爱情,但是,每天能跟他待在一起,还是不错的。

    她点了点头:“想啊。但是,这个跟你和傅清浅分手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和傅清浅分手了,林景笙看到了希望,你觉得他还会有心思顾及别人吗?”

    沈流云愣了下。

    她知道林景笙非常喜欢傅清浅,但是,她没动过别的心思。

    “哥,我承认有的时候我也会自私,但是,我不狭隘。”

    沈叶白摸摸她的头:“我知道你不狭隘,但是,有的时候为了自己喜欢的,还是要偿试着踮起脚来钩一钩,如果实在钩不到就算了。”

    沈流云扭头看向他:“所以,你和清浅姐的感情,你也打算踮脚钩一下?不行再放手。”

    沈叶白收回手说:“没法算了,我跟她没完!”

    沈流云了然,感情鸡汤都是灌给别人喝的。

    沈叶白从沈流云的病房里出来后,没去看尹青。他知道全世界不知道多少人找他都找疯了。

    他先回公司,叫秘书去买部新手机。

    秘书猜他的手机可能不小心弄丢了,不然为什么打不通?回来就让她快去买个新的。

    沈叶白的电话里有多少隐私,丢了风险实在太大了。

    秘书满心疑惑,但是,老板的事情她没有权利多问。迅速从公司出来,去帮他置办新手机。

    不到下班时间,沈叶白的手机又可以重新打通了。

    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

    沈叶白专捡重要的电话接。

    来电显示看到是刘思良后,沈叶白闲散的靠到沙发上。

    “刘总,你好,先前电话出了点儿故障,才开机。”

    他的电话能有什么故障?沈叶白的话很难让刘思良相信,他没见过心眼儿这么多的孩子,太讨厌。

    收购的事情,他就怀疑自己被沈叶白设计了。

    虽然后来的事,是经过他允许的权宜之计,为了弥补文件泄露造成的损失。

    但是,那份文件会在他手中泄露,更像被沈叶白算准了一样。最后查出问题是出在自己儿子身上,刘思良哑口无言,一句怨怼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更别说让沈叶白让利一部分给他。

    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沈叶白大费周章,一步一步引人入局为的什么?

    刘思良心存怨气,但也认了。谁让刘家有个不争气的儿子,泄露商业机密这种不要脸的事他都做得出。传出去打刘家人的脸,为了保密,刘思良自动息事宁人。

    只是,今天的事实在叫他惊悚。安家在夏城也是鼎盛一时,就这么倒下了?

    “沈总,我打电话是想问问,安家怎么回事?”

    沈叶白淡淡说:“媒体的报导中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他们的话可信?”

    沈叶白“哗”一声笑了:“这回还真的可以信。”

    刘思良啧啧:“不服气不行,沈总和傅小姐所向披靡,真是天生的一对啊。”

    与这样的人为伍,总是心存顾虑,说不上什么时候就被蚕食得骨头渣都不剩了。

    了解详细之后,刘思良问他:“沈总接下去打算拿安家怎么办?”

    沈叶白说:“安家不过一副摇摇欲坠的空架子,很快就散架了,我对那个没兴趣。”他接着若有所思的提醒:“倒是这次刘总千万看好令公子,别再出什么乱子,不然就算不被安家拖下水,湿了鞋也不值得,是不是?”

    一语点醒梦中人,刘思良又生了别的担忧,这会儿只觉得惊心动魄。

    “谢谢沈总关心,那个不肖子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了。”

    话虽这样说,挂断的时候还是寻思着要郑重其事的交代刘义之几句。

    下班时间,沈叶白看了眼时间,没有急着离开。

    秘书离开的时候,看到他全神贯注的靠在沙发里刷手机。

    西装外套脱去了,上身一件白衬衣,没有打领带,额发低垂,像个清澈阳光的大学生。

    秘书没有打扰他,先离开了。

    夕阳慢慢下沉,秋末冬初,白昼时间越来越短。

    办公室内没有开灯,朦胧披了一层夜色,落在沈叶白的身上。

    他揉了揉疲惫的眼眶,放下手机起身,到窗前看夏城灯火辉煌的夜景。那样闪烁,那样明媚,又那样孤独。

    沙发上的手机响起来。

    沈叶白猛地回过神,走过去接听。

    尹青在听筒里慌慌张张的说:“叶白,不好了,流云发高烧,你快来医生……”

    沈叶白拿过外套,驾车往医院去。

    开快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他推开病房门:“怎么样了?”

    尹青吓得手足无措:“晚上突然发起高烧,医生检查了一下,不是伤口恶化,担心是其他问题,还有可能手术。”

    尹青有点儿语无伦次,也表述不明白。

    沈叶白走到床前,拉了拉沈流云的手,唤她:“流云,流云……”

    沈流云烧得面颊通红,一点儿回应也没有。

    尹青在等医生安排手术,这个时间很多医护人员都下班了,所以,速度也比平时慢了许多。

    沈流云已经开始烧得说胡说。

    尹青走过来问她:“流云,你说什么?”听不清楚,她就凑到床头。只听沈流云一直在叫傅清浅的名字。

    尹青不悦的皱眉:“你叫她做什么?还嫌她将你害得不够惨吗?”

    沈流云拉上她的衣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妈,我要见傅清浅,车祸的事不怪她……是安家害得我……妈,你帮我把她找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我是个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