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34意外相遇
    沈流云跟着低落起来:“清浅姐一定是伤心了,才会做得这么决绝。这件事本来不怪她的……安悦如对清浅姐恨之入骨,还不是因为她没有嫁进沈家。幸好她没有嫁给你,有胆量杀死自己亲弟弟的人,想想都觉得可怕,她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只是委屈了清浅姐……”

    沈叶白听不下去了,他起身出了病房。

    沈流云躺在床上唉声叹气。

    洗手间的门开着一道缝隙,两人的对话尹青听得一清二楚。沈叶白走出去的响动清析传来,尹青停下手里的动作,站在那里失神。

    出来的时候,沈流云已经睡着了。

    脸歪向一侧,单薄消瘦的样子让人心疼。

    尹青轻轻的帮她拉好被子,拿上手机出门。

    她直接打给沈叶白,接通后问他:“你离开医院了吗?”

    沈叶白说:“在楼下抽烟。”

    “那好,你等等我,我马上下去。”

    尹青挂掉电话下楼。

    沈叶白见她出来,掐灭手里的烟。

    他眯了眯眼睛:“有什么事吗?”

    尹青忧心忡忡的说:“流云这个状态真的让我很担心,医生也说不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反正她的状态一天比一天萎靡不振……r”气息断裂,她稳了下神又说:“我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那样不是要了我的命么。这两天我也在想,是不是跟心理也有关系,她觉得整件事情跟傅清浅没关,她是无辜的。流云从小就善良,一只小动物都不忍心伤害的人,所以,我想……”

    沈叶白沉沉的注视着她。

    尹青艰难的说:“不然你想办法联系一下傅清浅,让她来医院看一看流云。但也只是看一看流云,让她不要有别的想法。”

    “呵。”

    沈叶白冷笑一声。

    尹青不悦的瞪着他:“你笑什么?”

    沈叶白敛了笑,神色中的讽刺犹在。

    “你真的以为沈家的大门,多少女人挤破头想进来吗?就算真的有,那也不是傅清浅。在你看来,嫁进沈家就能彰显高贵的身份,那是对真正的贫民而言。那种骨子里自认低贱,想要提升自己的,才会有飞上枝头做凤凰这种愚昧的想法。傅清浅不一样,她的家境的确不好,但她是天生的女王。招之则来,挥之则去么?我劝你还是算了。”

    尹青头上似有一团火在烧,她极度隐忍,还是勃然大怒。

    “你说谁低贱呢?说谁想法愚昧?你是被傅清浅迷昏头了吗?连你自己母亲的话都要质疑。她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你知道吗?我看她就是居心叵测,想害惨我们沈家的每一个人。”

    尹青暴跳如雷,声音放得很大,途经的人纷纷侧目。

    沈叶白看到她额角跳动的青筋,如果不是气极了,她不会这样不顾形象。

    没想到他的话,竟像一根导火索一样将她引爆了。

    沈叶白不可思议,同时也失落不已。

    自己的母亲一直还算仁慈,她信佛,相信因果循环,所以,平日做事不会很出格。

    但是,在对待傅清浅的这个问题上,他简直丧失了理智。

    哪怕自己女儿的命就悬在那里,她明明心急如焚,担心不已。但是,听到他对傅清浅有丝毫的避及和袒护,她的心脏马上就冷硬起来了,像一块没有温度的石头。

    这样的人怎么能被感化?又怎么能被说服?

    沈叶白大失所望,他冰冷的眼神,定定的看了她须臾,声音出奇的平静,一字一句:“所以,我不是跟她断了联系。”

    她不是居心叵测嘛,没有丝毫瓜葛,总不至于再坑害沈家了吧。

    他冷淡的目光从她面颊上扫过。

    沈叶白已经大步去了停车场。

    尹青纤细的身体僵在那里,她被自己儿子的陌生眼光惊悚到了。那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啊,二十几年一颗心都扑在他的身上,到头来他看她的目光陌生又充满失望?

    身体微微晃动。

    尹青捧上自己的面颊,一丝鬓发凌乱了,垂落耳畔。而她刚刚大发雷霆,歇斯底里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她维系了几十年的优雅平和,就像一张面具,因为傅清浅这个女人的出现,被一点点撕得粉碎,还是她自己一手撕裂的。

    不要说沈叶白,就连她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异常陌生。

    她到底是怎么了?

    眨眼间,沈叶白已经开快车出了医院。

    夏城华灯初上。

    流光四溢的不夜城,绯靡栩栩上演。

    两侧街景霓虹一晃而过。

    沈叶白驾着车,一路心不在焉。

    他终于渐渐理解了傅清浅的那种绝望和心灰意冷,她不是无情无义,也不是拿感情当儿戏。她是见多识广,太过理智。

    知道人性中有那些扭曲,哪怕折断,也休想导回正途。

    人性之恶,人性之扭曲,之复杂,她见识得太多了。所以,领悟起来自然透彻。

    傅清浅知道在他们这段看似平常的关系里,有哪些是枷锁,卸不掉,一辈子都要负重前行的。

    沈叶白几乎从未这样厌恶过,以爱之名的残忍,冷漠,今天突然让他有了反胃的冲动。

    什么高门的荣辱和尊贵,说白了无非狭隘之人的虚荣心作祟。而它的维系,却要以牺牲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幸福为代价。

    沈叶白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

    车子快得好似一道流光。

    停下来的时候,四周静寂,晚风徐徐。

    怎么就开到这里来了。

    沈叶白停下车子喘息,双手扶在方向盘上,略微恍惚。

    一路上的愤怒几乎推翻了所有他崇敬的,那些从小到大,如影随形的尊贵与荣宠,全部被推翻,有了异样的感受。

    就像历了一场浩劫,筋疲力尽。

    沈叶白坐在那里,渐渐额角生疼。

    他抬手按了下,连忙翻找止痛药,匆忙的倒出两粒后,放到嘴里直接吞咽了下去,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扩散,直达肺腑。

    车内太憋闷了,沈叶白推门下去通气。

    疼意排山倒海,呼啸而至。

    眨眼就将一个修长挺拔的男人的精气神儿给抽得一分不剩,他只有扶着车身,匍匐忍痛的份儿。

    沈叶白近来头疼的毛病比以前更甚了,发作的时候精神恍惚,眼前的世界都是迷糊晃动的。

    他扶着车身慢慢蹲下,谨防摔倒。想拉开车门,又使不上力气。

    太疼了。

    有人发现他的异样,走过来寻问:“小伙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叶白按着半边脑袋,头要爆炸了。

    周围渐渐聚拢了几个人。

    一条纤细手臂伸过来,掺住他不断下滑的身体。声音似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传出来:“沈叶白,你没事吧?”

    “唔!”

    沈叶白痛苦的呻吟,一只手下意识握住来人手。

    紧紧的,直到掌心出汗。

    沈叶白最后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手机放在茶几上,铃声循环往复的唱,还是将他惊醒了。

    沈叶白抬手摸索过去。

    意识到什么,猛然坐起身。

    室内环境陌生,这里不是他的家。

    此时他在客厅的沙发上。

    沈叶白打量一圈,客厅内没有人,再一侧首,看到连接客厅的阳台上站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背景纤细,挺拔。她在阳台上抽烟,此时双手环抱住自己,一只手上夹着一根烟,火光一闪一闪的,萤火虫一般。她不时缓慢的抬起来吸一口,接着又操手抱住自己。

    沈叶白可以想象她轻轻开启唇齿,吐烟圈的样子,妩媚又性感。

    他本来极不喜欢女人抽烟,但是,又从没见过哪个女人抽烟时能像傅清浅那样好看。

    沈叶白已经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大步朝阳台走去。

    客厅里的电话响了不是一次两次了,一直没人接听,傅清浅就以为人还没醒。等听到响动,警觉过来的时候,腰上已经被一双手臂用力的缠紧。他将光洁好看的下巴埋到她的颈肩,贪婪地吸取她身上的味道,仿佛如此便能缓解浓浓的想念。

    “我好想你。”

    沈叶白梦呓似的在她耳畔呢喃。

    傅清浅身体酥麻,仿有一道电流穿行通过,全身软绵,没有力气。

    她雪白的颈子微微后仰,轻轻磨蹭。

    身体的本能总是快过意识。

    傅清浅注意到自己的行径后,猛地一惊。

    她在做什么?

    傅清浅用力的推开他,转过身呼吸略微急促的说:“沈总,别这样。”

    沈叶白的身体乃至意识还都在游移,她却猛地推开他,将他往冷水中浸。

    他不悦的眯了眯眼:“别哪样?是不能抱你?还是不能想你?”

    大家都是成年人,食之入髓的感觉不是沈叶白才有。

    傅清浅抑制此刻蓬勃跳动的心脏。她故意不去回答他的问题,说:“你才醒,喝点儿水吧。”

    她去客厅给他倒水。

    手臂被一把拉住。

    沈叶白原本的姿势没变,还是面朝对面的万家灯火,只是一抬手,攥紧傅清浅的手臂后,用力一拉,将她整个人带到怀里来了。

    “我说过了,分手是两个人的事,你一个人说了不算。”傅清浅想动,他抱着她的力气无声无息又重了一分。让她丝毫动弹不得,他的霸道和强势又来了。

    沈叶白沉声说:“你答应过我的,给我时间适应,怎么?想反悔吗?”

    傅清浅无奈,扬起头来看着他:“你就当那天是我的缓兵之计好了,我想过了,纠缠的时间越久,就越难理得清。感情的事,是要快刀斩乱麻的……唔……”

    沈叶白俊颜落下,扎实深长的一个吻。

    她都这样送到他面前来了,是在考验他对她渴望的程度吗?

    沈叶白想,要让她大失所望了。

    这么多天不见,他从身体到心脏,每一寸都在思念她,内心的渴望根本压抑不住。

    身体陷在年轻男人有力的臂膀中。

    傅清浅越来越反抗无力。

    茶几上的手机响个不停,太频繁了。

    傅清浅错开气息提醒他:“电话……”

    沈叶白好一会儿放开她,显然异常烦燥。

    他转身去客厅接听电话。

    尹青的声音急匆匆的:“叶白,快来看看流云吧,她今晚的状况更糟糕了……”

    傅清浅已经走近,隐约听到一点儿。

    沈叶白无声挂了电话,他将手机扔到茶几上。

    傅清浅问他:“流云怎么了?她不是没有大碍了?”

    沈叶白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说:“她这几天情况不太好,精神萎靡不振,不太想吃东西,时常还会发烧,医生也不太确定俱体什么原因导致的。”

    傅清浅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没再去其他医院查查吗?”

    “她又刚做了手术,身体经不起折腾。医生也说伤口谨防感染,动来动去对她没好处。再说,专家是从外地请来的,去哪里都一样。”

    “既然是专家,总能说出导致这些症状的原因在哪里吧?”

    沈叶白问她:“你也算大半个医生了吧,敢说所有的病症都能找到原因吗?”

    傅清浅微微一怔:“流云是心理问题?”

    沈叶白摇头,他有些颓丧地坐到沙发上,低声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她觉得很愧对你,总以为我们分手全是因为她导致的。她这些天一直想见你,想跟你把事情说清楚。”

    “你没有跟她解释吗?”

    沈叶白淡淡说:“解释了,没有用,那个丫头一根筋。”

    傅清浅想了下说:“那我去看看她吧。”

    沈叶白抬头看向她:“明天吧,趁我妈不在的时候。”

    不然遇到了,会非常麻烦。

    傅清浅说;“好吧。”她接着又问:“你今晚是怎么回事?”

    她从超市回来,看到路边有人议论纷纷,扫一眼,看到是他,吓了一跳,简直不可思议。

    “从医院出来,心里想事情,没注意往哪里开,停下来的时候就在那里了。打算马上离开的,结果头疼发作了。”沈叶白抬眸,略微委屈的说:”你不会觉得我是刻意跑来这里装模作样吧?“

    傅清浅看了他一眼,转身去倒水了。

    她倒没有这样觉得,沈叶白的头疼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他当时的意识都有些涣散了,根本认不出她。傅清浅请人帮麻把他扶进电梯,再弄回家的时候,沈叶白就已经疼得昏厥了。她只是不可思议,他头疼的毛病已经这么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