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捕天图录〕〔九重轮〕〔荡魔封仙〕〔傻丫变形记〕〔交互式小说丨冒险〕〔冷艳总裁的贴身狂〕〔我和黑粉结婚了〕〔不一样的恶魔人生〕〔这就是无敌〕〔许暖陆慎行〕〔无敌神婿〕〔农门奇婿〕〔都市之修真归来〕〔炼气五千年〕〔豪门战神江宁〕〔神医娘亲之腹黑小〕〔江宁林雨真〕〔娱乐圈引领者〕〔诸天嘴强帝尊〕〔重生之网络争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36她爱沈叶白(一更)
    有那么一刹那,傅清浅真的被蛊惑到了,她愣怔的看了他几秒钟,但很快被现实当头一击,她摇了摇头说:“不会那么简单。”

    不是她没勇气,畏惧退缩,很多问题根本就是无解。不是只要人努力一点儿,坚韧一点儿,就能拔得乌云见日出。相反,它可能会造成更多更大的困扰。

    不想聊下去了,傅清浅说:“你不要站在这里吹风,去卧室睡吧,熬夜对你头疼的毛病也不好。”

    沈叶白问她:“你呢?”她光穿着他的一件衫衣,下面雪白的大长腿露在外面,站在这里不怕吹风吗?

    傅清浅寻着他的目光,脸上有点儿发烫。

    “我去洗个澡,你去睡吧。”她租住的是一室一厅的小房子,起初就没打算久住,看房的时候见这里整洁干净,就暂时定下来了。

    再没有第二间卧室了,她打算一会儿到沙发上凑和。

    沈叶白看出了她的意图,他说:“不霸占你的床了,我到沙发上睡。”

    他转身就走。

    总有些负气的感觉,像小孩子。

    “哎。”傅清浅叫住他:“你那么高,睡沙发多难受?”

    沈叶白扭头:“让我难受的不是睡沙发。”

    他去卧室抱了一床薄毯子过来,把被子留给她了。接着往沙发上一倒,面朝里,背对傅清浅躺着。

    傅清浅站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去卧室拿换洗的衣服。

    再出来客厅的大灯已经被关上了。

    沈叶白安静躺在沙发里,呼吸清浅。

    他不是不理解傅清浅的话,也明白她退缩的原因。有些东西真的不是拼尽全力就能挣脱开的,不是撑不破,而是,挣破了玉石俱焚,不见得就是想要的结果。

    沈叶白从没为什么事特别苦恼过,在他看来,再艰难的事情,也总能找出解决的办法。

    但是,这一回却像陷入一个死局,挣就鱼死网破,不然就像现在,无奈的向现实妥协。貌似是损伤最小的办法。

    不,不……沈叶白连连在心里否定,一定不止这一个办法。

    还会有其他更好的法子才是。

    身后传来响动,很轻微,傅清浅洗完澡出来了,怕打扰到他,动作放轻放慢。

    沈叶白想,她心里是有他的吧?

    傅清浅推开卧室的门就要走进去了。听到身后的响动,猛地回头,只见沈叶白已经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几步走到她面前,先拉住她,再说:“你说句实话,如果没有我妈在中间阻挠,你会不会想要嫁给我?”

    又来了。

    一直都在做这种无用的假设,傅清浅的心里已经非常烦乱了。

    她不是轻轻松松就做出了某种决定,没有极力压制内心的渴望与冲动,她是挣扎犹豫过的,也想过不顾一切,管将来怎样,管最后是否玉石俱焚。

    但是,不行,她那样的生长环境,和她后来所经历的一切,都注定了做事要理智,不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她输不起,也再伤不起了。

    “问这些有什么意义?”傅清浅无奈的抽回手:“好了,沈总,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感情的事也要拿得起放得下。”

    不都说商场如战商嘛,一个能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中运筹帷幄的人,为什么面对感情的时候,就变得这么执拗,孩子气呢?

    沈叶白微微眯起桃花眸子:“在你心里真的这么想?觉得放下了就放下了,不在一起也没有什么?”

    傅清浅说:“是啊,我们还年轻,路还漫长,说不准什么时候能碰到更合适的。”

    沈叶白优美的下颌线绷紧,一字一句:“那祝你幸福。”

    他从她手里抽过被换下来的衬衣,一边往身上套,一边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往外走。

    傅清浅想唤他,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发出声音。

    门板“砰”的一声关合,震得她心湖激荡。

    不然能怎么样呢?

    反复纠缠,就像反复切割,反复磨砺,疼的只有自己。

    其实那天从茶楼驾着车往回走,傅清浅就知道了,她爱沈叶白!她爱这个男人,跟宋楚没有任何关系。

    开始或许是因为他们有着一张相似的脸,那时她沦陷在宋楚离世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意外遇到沈叶白,如同生命中希望的光火被重新点燃。

    几年来她暗中观察沈叶白,调查和他有关的一切,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走近他。在他身上寻找宋楚的微薄的气息,和蛛丝马迹。

    但是,真当走近了,才渐渐发现,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人。沈叶白就是沈叶白,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半点儿同宋楚相近的地方。唯独那张脸,可是,那天傅清浅驾着车,泪眼婆娑的往回走,努力思及宋楚生前的样子,头脑中浮现的,却是几年前初见沈叶白时的模样。

    宋楚到底什么样子?

    她竟真的渐渐遗忘掉了,原来,那个男人走开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在她的世界里无影无踪。

    现在不管容颜,还是气息,霸道充斥的只有沈叶白。

    只有他才会这样强势,像空气一样,挤进每一个它能蔓延进的空隙里,满满当当。想剔除,想忽略,一切都太难了。

    傅清浅只觉得自己屏住呼吸,尚且如此艰难费力。如果再敞开心扉,允他肆意入侵,到了非他不可的那一步,她该怎么办?

    晚上几乎没怎么睡,醒来的时候,一点儿精神头没有。

    傅清浅洗漱之后,对着镜子上妆。

    用了稍微明媚一些的色彩,看病人嘛,要有生命力一些,而且,她萎靡的气色也需要掩盖。

    收拾妥当之后,傅清浅驾车去医院。

    她没有联系沈叶白,直接到护士站问沈流云住在哪间病房。

    很赶巧,尹青不在,回家去收拾换洗的衣服,顺便为沈流云炖点儿补汤过来。

    只有看护在病房里守着,傅清浅一进去,沈流云让看护也出去了。

    她有些激动,不等说话,就咳了起来。

    傅清浅怕她带动伤口,连忙过去帮她顺气:“你慢点儿,要不要喝点儿水?”

    沈流云摇头,好一会儿喘顺了,才说:“清浅姐,你怎么来了?是我哥带你来的吗?”

    傅清浅说:“你哥他不知道我过来。”

    她打量沈流云,气色说不上好坏,但是,人又消瘦了一些,巴掌大的一张脸,我见犹怜。

    这会儿神情沮丧,更显得楚楚可怜,她说:“我知道你和我哥分手了,全是因为我……”

    傅清浅坐到床前的椅子上说:“根本不怪你啊,我和你哥分开,是有自己的原因,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是我选择分开的时间不对,让你误以为跟你有关,对不起啊,流云。”

    沈流云还是无精打采的:“我知道你是故意说这样的话宽我的心,一定是我推开你的事,让你觉得很自责,也使得我妈更加怪罪刁难你,所以,你才会看不到跟我哥在一起的希望了,选择分手的对不对?”

    尹青本来就反对她和沈叶白在一起,因为沈流云生死关头推了她一把,她就更是罪加一等,不可饶恕了。

    沈流云这么清明的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想不清楚。

    傅清浅只得说:“其实,就算没有这回的车祸,你妈一样不会同意我和你哥在一起。所以,不管有没有这次的车祸,结果都是一样的。你真的不要自责,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是我自己想明白了,不想再这么纠缠反复下去了。不然对我,对你哥,都不好。你说是不是?”

    沈流云低低说:“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哥没有你想得开。这些日子他过得太苦了,闷闷不乐的。跟我妈也不知吵了多少回,两人暗暗的较劲,谁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她拉住傅清浅的手说:“清浅姐,你是真的爱我哥吗?如果你是真心爱他的,就不要这么放弃。也许现在看着是没有希望,但是,很多事情不抗争一下,光看眼前,是无法预知将来的。你看我哥就一点儿没有放弃,他每天面对我妈多难受了,可是,他一直在努力抗争。你何不跟他一起加把劲儿试试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