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策长安〕〔最佳神医〕〔空间之田园记事〕〔我夺舍了魔皇〕〔重生九八:全能女〕〔修罗战帝〕〔我是林正英的僵尸〕〔神医农女:买个相〕〔傅先生谈个恋爱吗〕〔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在90年代〕〔大明春色〕〔第九特区〕〔第一豪婿〕〔不死魔帝〕〔神医娘亲:腹黑萌〕〔大明王冠〕〔鸿元至尊〕〔反穿女王爷,霸总〕〔英雄重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37如果我和他重新在一起呢(二更)
    年纪越小,越勇气可嘉。

    沈流云现在就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念头,虽然上一段感情也不顺利,但是,她一点儿没有退缩,还是勇往直前的感觉。

    反倒是年纪越大,越理智的人,思考得也越多。遇到一个问题喜欢彻头彻尾的想清楚,不说做好万全准备,但也要尽量打消一切顾虑,是不是太瞻前顾后了?

    扼杀了很多可能性,毕竟所有问题都是充满变数的。

    傅清浅下意识反思。以往做咨询的时候,还会鼓励那些怯懦的来访者大胆偿试。

    她静静抬眸,没有正面回答沈流云的问题。

    只说:“你现在这么瘦,要多吃点儿东西,不然身体都没抵抗力了。”

    或许是说到吃东西刺激到沈流云了,她又开始一阵阵的干呕,痛苦得面颊抽搐,上半身微微向床边探。

    傅清浅吓坏了,担心她再牵动伤口。扶着她,不敢让她有太大动作,她把垃圾桶直接拿到床跟前来。

    沈流云干呕了一阵也没吐出什么东西,躺下的时候气喘吁吁,眼眶都是泪花。

    她说:“没吃东西,想吐也吐不出来。”

    傅清浅说:“我去叫医生。”

    “清浅姐。”沈流云阻拦她:“不用了,医生也没办法,我现在每天都这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傅清浅帮她盖好被子,刚才呕吐的时候脸色发红,这会儿又开始发白。

    “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清浅姐,你再好好考虑一下你们的关系,我哥这个人有的时候虽然挺讨厌,但是,我能感觉出来他对你是真心的。如果你也喜欢他,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一起努力的话,没准就成功了呢。实在不行,分开了,也不后悔是不是?真的,清浅姐,你们分开,无非就是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你有勇气接受最坏的结果,为什么没有勇气争取呢?努力没有用的话,大不了还是分开。其实没有一点儿损失的,无非是多给了自己一次挑战和冒险的机会。我觉得这样得来的,才更珍贵,更有意思。”

    傅清浅揉她的额发,笑笑:“你才是最聪明伶俐的,开导别人的本事,都快赶上咨询师了。”

    沈流云虚弱的笑了声:“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清浅姐,你回头好好想一想。”

    傅清浅点点头:“你快休息吧。”

    她从病房里出来,快被沈流云给说服了。最坏的结果就是不能在一起,她预料到了,并坦然接受,看似非常理智,少去不少伤害和波折,但也将全部的可能性打消掉了。

    如果偿试了会怎样?

    像沈流云说的,大不了还是不能在一起。

    她怕那时自己会很难过很难过,但现在她就不难过了吗?

    傅清浅不能否认自己会痛心的睡不着觉,沈叶白问她想不想他的时候,她的心脏颤抖,马上就要崩溃了。她的心脏其实一点儿不比他的强大,沈叶白可以用头疼,用堵气发泄的方式来宣泄自己的痛苦和愤慨,而她只能伪装成雕像,铁石心肠,或者表现得干脆没有心。

    但那种难捱,也只有自己知道。

    沈流云的话在傅清浅的思想中融会贯通,慢慢融进她的身体里,就要被她吸收掉了。

    傅清浅一边走一边想,年纪小的人勇气可嘉,其实她也不过就是虚长了几岁,没什么好畏惧。她本来就是一无所有,家人不会为她担心,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是单枪匹马闯荡江湖,疼了,痛了,都是自己慢慢消化。

    有什么好畏手畏脚的呢。

    傅清浅乘电梯下楼的时候,嘴角上翘,已经不自觉的微笑。

    电梯门打开,她刚刚绽起的笑容,顿时僵了满脸。

    尹青看到傅清浅,也是一惊:“你怎么会在这里?”想到什么,她拉下脸来:“你去看流云了是不是?是叶白带你过来的?”

    傅清浅眼见尹青像只刺猬一样防备起来了。

    她走出来说:“不是沈叶白带我过来的,他不知道我来。流云出车祸以来,我一直没来过,今天刚好过来看看。”

    尹青冷淡的客气:“谢谢,有心了。”

    她请她到外面去坐坐。

    傅清浅跟着尹青一起出了医院。

    离医院不远的一家甜品店里,这个时间人不多,她们就进去了。

    这种甜腻低廉的食品,尹青素来不吃。她只要了一杯清水。

    只是傅清浅觉得占了人家的位子都喝清水不地道,她就点了一杯奶茶和一块点心。

    尹青最先开口说话,她说:“流云这些日子一直想见你,她觉得大家都误会你了,让你受了不少委屈。”

    傅清浅说:“是流云因为我受苦了才是,我很抱歉,沈夫人。”

    尹青点点头:“你知道就好,因为这件事,我真的非常厌恶你。不过,好在你和叶白也分手了,就碍不到我什么事了。”

    傅清浅淡淡抬眸,对上她的眼睛:“如果我跟沈叶白重新在一起呢?”

    尹青听了这话,竟然纹丝不动,她一眨不眨的盯紧傅清浅,须臾,她从包里拿出什么,不等傅清浅看清楚,她已经在自己光滑如绸缎的手腕上划了一下,鲜红的血珠子一滴一滴砸到水杯里,瞬间就晕染开了,像水墨画一样。

    傅清浅惊得倒吸一口冷气,才发现尹青手里拿着的,是一个修眉刀。锋利的刀尖划开了一点儿皮肤,血液就流下来了。

    最让她惊悚的,是尹青的表现。

    她神色平静,脸上甚至还有一丝得逞般的笑意。她的胜算是十拿九稳的,仿佛根本不容人挑战。

    她就这样得意洋洋的,用鲜血威慑了她。

    在服务生端着奶茶上来前,尹青已经解下脖子上的爱马仕,一圈一圈缠到手腕上,动作优雅从容,一点儿不影响她的体面。最后缠好了,她单手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将杯里的水倒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傅清浅静默的看着这一切,心惊肉跳,又呼吸急促。她知道尹青在以死相威胁,用沈叶白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紧紧的挟制住她,让她不要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傅清浅不得不说,尹青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亦是一个有手腕的女人。

    也是,儿子女儿都这么聪明睿智,当妈的,智商肯定也差不了。

    她料想到傅清浅见过沈流云后,以沈流云的性子会同她说什么。

    傅清浅见沈流云这件事,尹青倒不排斥,她当然想沈流云的心结能打开。

    但是,她又担心傅清浅会存了其他念想,所以,她就及时帮她打消了。

    傅清浅拧着眉毛,毫不闪躲的盯紧她。看尹青行云流水的处理完这一切,她面上的笑容绽开时,如一朵富贵的牡丹花。

    好似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傅清浅一眨不眨的凝视,何以这样讨厌一个人呢?

    如果不是心理扭曲,根本做不到这种程度。

    从尹青一路来左挠右阻的手段看,她已经不是单纯的犀利与刻薄了。

    傅清浅在她的身上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其他的东西,瞬间勾起了她的兴趣。

    这样惊恐,本来要退避三舍,远离她的。

    尹青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回反倒刺激了傅清浅,将她职业的敏感性勾兑出来了。

    傅清浅想,她为什么非要将她当成沈叶白的母亲去审视呢?从这个角度,她没有半点儿优势可言,有的只是卑微,低贱,那种让她自己都抬不起头来的矮人一等,又怎么能真的看清她呢?

    如果单纯的,只将她看成一个来访者,抛却她是沈叶白母亲,和贵妇人的身份,或许能更深入的了解她。或许能找出尹青这样排斥厌恶她的原因。

    奶茶和甜品端上来了。

    想想刚才的一幕,本来十分恶心,很难再有胃口吃下去了。

    但是,因为想开了一些事情,堵塞的心绪骤然开朗,傅清浅反倒有了饥饿的感觉。

    “谢谢。”她接过奶茶和甜点,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尹青看得有点儿反胃,她又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推到傅清浅面前。

    “这是给你的。”

    傅清浅看了眼,是个信封。她疑惑的看向尹青。

    尹青说:“虽然流云是为了救你,平白吃了这么多苦头。但是,你也帮了叶白不少忙,不然安家也不会这么憎恶你。”重要的是,就像沈流云说的,因为傅清浅,安悦如没有嫁到沈家。安悦如的那些所作所为,尹青想起来,也后怕不已,娶进门等同于引狼入室吧?

    傅清浅打开一看,是一张八百万的钞票。

    尹青合上包,淡淡说:“拿上这些钱离开夏城吧,既然你和叶白已经结束了,那就不要再有任何牵连,这样大家都不至于太难堪。”

    说完,她拎着手提离开了。

    傅清浅盯着她缠在手腕上的爱马仕丝巾,直到她消失在那扇玻璃门后。

    她收回目光,盯着那张支票,这已经是尹青最大的仁慈了。她宁愿破财给她一笔钱,也不允许傅清浅再回到沈叶白身边。

    而且是坚决不允。

    傅清浅没有吃早饭,胃里还是空的,她低下头继续吃点心。

    糕点做得还不错,甜而不腻。奶茶也是少糖的,红茶的味道很浓,傅清浅握着杯子喝了一大口。

    直到吃得七八分饱。她拿出手机打给林景笙。

    林景笙才去工作室不久,看到陌生号码犹豫着没有接。

    傅清浅转而一想他可能在工作,就发了信息给他。

    林景笙马上回拔过来。

    “清浅,你在哪里?”

    傅清浅吸了一口热奶茶说:“医院附近的甜品店。”

    他要惊诧死了,她吸着奶茶慢条斯理,目光散漫地望着窗外。

    林景笙问她:“怎么会在那里?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

    “我在夏城又租了个房子,日后再跟你说。今天是来医院看沈流云的,她情况非常不好,听沈叶白说,几天前她又做了一次手术,因为发烧,这几天精神状态萎靡,还一直呕吐,我怀疑她可能有点儿心理问题。”

    林景笙明显紧张起来:“怎么会突然这样?前些天我去看她,几乎快好了的样子。”

    “所以,我才说可能是因为心理原因。你不是她的心理咨询师嘛,不如来医院陪她聊聊天,看看能不能帮她缓解。”傅清浅感叹:“她的样子是有点儿可怜。”

    林景笙说:“我抽时间一定去看她,现在我们碰个面吧。”

    傅清浅问他:“你不忙吗?”

    “不忙。”主要他有太多的疑问要傅清浅解答了。

    傅清浅付了钱,从甜品店里出来。她要先去医院提车,再开车去和林景笙碰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