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39你吃醋了对不对(一更)
    女人一问,付明宇忽然想到那句:“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有的时候,这句话还真准。

    江语然郁闷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小姑娘不善隐藏情绪,失落都写在脸上。

    她认识刚刚那个女人,就是傅清浅嘛。江方喻提醒过她的,对沈叶白感兴趣之前,首先看看傅清浅是谁。

    江语然查了下,她的名声不怎么好,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之前是个心理咨询师,因为涉嫌职业违规,也暂时被业界排除在外了。

    而且,先前网上也曝光过她的家势,貌似出身也是一团糟。听闻沈夫人不同意沈叶白和她交往,主要也是因为这个。

    但是,江方喻说这个傅清浅不简单。结果,他刚说完不久,她也看到了傅清浅的精彩表现。凌厉又自信,她的美似有锐利锋芒。

    越想越低落了,江语然不是没看到沈叶白刚刚的表现。她坐过来好一会儿了,他都没说话,也不看人。就连她的几个朋友过来,也没说将他的热情调动起来。但是,傅清浅一出现,他就像变了一个人。

    她拿起包想离开了,但是,转而一想,这个时候沈叶白和傅清浅可能还没走,出去保不准又会碰上,只会更尴尬。

    江语然想,算了,再坐一会儿。

    傅清浅自己开车过来的,她是去洗车的时候,才发现后座的缝隙里有手机。他的手机是特别订制的,待机时间长,到现在还开着。傅清浅觉得不对,查看了一下,果然发现了定位装置。

    是啊,你身价过千亿,给自己装一百个定位仪也没人管,但为什么定位装置跑到她车上来了?

    傅清浅快步向自己的车走去,不等拉开车门,手臂被沈叶白一把拉住。

    “听我解释啊。”

    他修长的身子腻过来,一下将她的身体压到了车身上动弹不得。

    在外人看来,一定举止暧昧。

    沈叶白才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看,他捧起傅清浅的脸:“你看着我。”

    傅清浅抬起眸子瞪着他。

    “之前的话都假的,你不是需要适应的时间,你只是想暂时拖住我,不让我离开夏城。那晚你出现在我租住的生活区附近也不是意外,头疼也是装出来的吧?”想到那晚发生的事情,傅清浅更屈辱了,抬手狠狠的捶了他两下子。

    沈叶白知道她想到什么,扯着嘴角笑了笑。

    “又觉得我是骗色了对不对?”

    傅清浅还要打他,捏紧了拳头又放开,他这个嘻皮笑脸的模样,仿佛打一下也是不痛不痒。她愤愤的指控:“除了这些,一定还有其他的是不是?”

    沈叶白按了按眉骨:“流云情况恶化也是假的……”

    傅清浅疑惑的看了他两秒钟,猛地抬腿踢他。

    沈叶白“嘶”了声,按住她的腿说:“哪儿都敢踢是吧?”

    傅清浅冷笑:“你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啊,沈流云的身体状况都是装出来的,那手术呢?”

    沈叶白看她要气炸肺了,坦然说:“花钱找人演了一出戏,就是手术室里没人的时候,将沈流云推进去和几个医护人员聊了一会儿天。”

    “她不是经常呕吐,吃不下东西?”她过去的时候,沈流云还干呕了几次。

    说到这里,沈叶白一脸郁闷:“你问她什么时候真的吐出东西过?我叫人偷偷的给她送吃的,吃饱了,到了饭点她当然吃不下……”

    开始的时候本来不是这么说的,假装病情恶化,他找人安排一次“手术”就好了。就说沈流云演技浮夸,还天生爱演,加戏加得没边儿。提醒过她可以收收了,沈流云自己一发不可收拾,他有什么办法?

    她就是想证明自己很有演戏天份。

    傅清浅说:“你们还能再幼稚点儿吗?”

    沈叶白面无表情的盯紧她:“你觉得这是幼稚?”他侧过脸冷笑:“我倒觉得是悲哀。”

    他的幸福有人拿性命相威胁,没有办法,他也只能用同样的办法回击。可是,结果却无济于事。说明什么?

    说明了人性的自私和冷漠,何其残酷。难怪那一天,他从病房里出来,再看到尹青冥顽不灵的冷漠嘴脸,顿时厌倦了一切。很多一直以来坚信的,一下就颠覆了。

    傅清浅微微一怔。她盯着沈叶白微光中落寞的神色,这的确不能算是一场幼稚的表演。

    这个过程恰巧验证了人性的扭曲与凉薄。沈叶白当然会大失所望。

    如果换作一般的家庭,他们或许已经得逞了。要知道沈流云可是尹青的爱女,现在沈流云正以性命相威胁。同样绝决的办法。可是,两败俱伤,不见成效。

    尹青一边心如刀绞,一边又铁石心肠的跟他们做着对抗。

    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最后却输得一败涂地。不是沈叶白估量有了问题,傅清浅觉得,真正的问题在尹青身上。

    所以,他们的这场表演也不是一点儿收获都没有,至少帮她印证了一些猜想。

    或者说,更坚定了她的某些想法,让傅清浅接下去的目标更明确,也更有方向感。

    沈叶白见她愣神,以为她被气晕了,故意不搭理他。

    他修指捧起她的脸,很轻的疑问句:“你觉得我处心积虑做这些事情是为了什么?”

    不管是在她的车上放定位仪,还是联合沈流云玩这么蹩脚的游戏,他的目的什么?

    当然是想留住她。

    沈叶白俊颜凑得很近,呼吸相距可闻,他嗓音低沉:“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去明城找过你,小桐说你已经走了。那时候你知道我有怎样的感觉吗?仿佛一个城市被掏空了,整个人瞬间变得空荡又漫无目的。我彻底迷失方向了,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原来我对你一点儿也不了解……在你的车上放定位仪,不是为了监控你。我只想知道你在哪里,如果你不想我出现,我可以不出现,但至少让我知道你在哪里,不然我没办法安心。”

    这种感觉很多人都有过。

    一个人哪怕你这辈子不碰触他,但是,你知道他在哪里,不管见不见面,他都在那里存在着,你便可以安心。

    傅清浅垂下眸子,气息慌乱,她不是没有过那种感觉,整个城市被掏空了,就如同生命被掏空了。怅然若失,空空荡荡,孤单侵蚀着人的整个灵魂,滋味儿太难受了。

    心里的水汽往上溢。

    傅清浅低下头,轻轻吸了一下鼻子,不想气势上弱下去。

    她说:“你不是过得挺潇洒快活的,没看出你有这种感觉啊。”

    纸醉金迷,美女作陪,还不够自在快乐吗?

    沈叶白反应了一下,欢快的笑起来:“傅清浅,你在吃醋。”

    她也会吃醋吗?

    不可能。傅清浅连忙否认:“我没有,我为什么要吃醋?”

    沈叶白高兴得要一口吞下她。

    “还说你没吃醋,你气呼呼的到底因为什么?我的行事风格你不是早就清楚嘛,发现也不会太意外的吧?这么生气,是不是因为我在和其他女人一起喝酒?”

    沈叶白想解释的,不等他说下去,傅清浅的电话响了起来。

    铃声很急促。

    傅清浅推开他,拿出手机接听。

    是警局那边打来的。

    挂断电话,她说:“安悦如要见我,她说如果见不到,一些细节她不会交代。”

    傅清浅就要驾车过去。

    沈叶白说:“我陪你一起。”

    已经有警员专门在等了。

    傅清浅和沈叶白一下车,他连忙迎过去说:“你们来了,已经安排安悦如等着了。”

    只是,安悦如明确说要见傅清浅一个人。所以,傅清浅进去的时候,沈叶白在外面等她,警员帮他倒了一杯水。

    沈叶白坐了一会儿,觉得闷,就到外面透气去了。

    傅清浅被带进去的一刹,她忽然想到安悦如来看守所见她时的情景,想一想,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