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捕天图录〕〔九重轮〕〔荡魔封仙〕〔傻丫变形记〕〔交互式小说丨冒险〕〔冷艳总裁的贴身狂〕〔我和黑粉结婚了〕〔不一样的恶魔人生〕〔这就是无敌〕〔许暖陆慎行〕〔无敌神婿〕〔农门奇婿〕〔都市之修真归来〕〔炼气五千年〕〔豪门战神江宁〕〔神医娘亲之腹黑小〕〔江宁林雨真〕〔娱乐圈引领者〕〔诸天嘴强帝尊〕〔重生之网络争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52原是别有用心
    下车的时候,沈叶白看到傅清浅坐在小区门口,一只手托着下颌不知道在想什么,行李箱放在一边,像只流浪的小狗,等待收容。

    沈叶白一边走过来,一边说:“可爱的小东西,无家可归了吗?”

    是沈叶白的声音,傅清浅闻声抬头:“谁是可爱的小东西?可别闹了。”她站起身,一米七二的身高顿时凸显出来了。跟那些身材娇小的女生完全没办法比。

    沈叶白不介意,伸手揽到怀里。

    “只要我觉得可爱就好了。”

    况且他足够高,往她跟前一站,还是非常具有男友力。

    沈叶白一手帮她提起箱子又说:“没想到今次的觉悟这么高,我以为晚上接你吃饭的时候,还要矫情拉扯一会儿的。”

    所以,接到电话的时候欣喜异常。

    傅清浅移开他的手:“是不是让你很失望啊?突然间感觉英雄无用武之地?”

    “鬼扯,谁稀罕当这种英雄。”

    沈叶白带着傅清浅进入。她不是来过这里一次两次了,对这里的一切早已熟知。

    到现在鞋柜里还放着她的拖鞋。

    沈叶白换鞋的时候,顺便帮她拿出来放到脚下。

    进去前,傅清浅一把拉住他:“有件事我要先跟你说明白。”

    沈叶白转首:“什么事?”

    傅清浅揽着他的胳膊,身体下意识贴上来,人在想要讨好的时候,就会不自知的呈现这种姿态。

    沈叶白好整以暇的盯紧她。

    傅清浅颌首,笑着说:“我们暂时先不计划要孩子。”见他眉眼瞬间凌厉,她马上又说:“我觉得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拿孩子作威胁,跟你妈拿命要挟有什么分别?攥着的不过都是一条命。我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时候有了孩子,不仅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会加剧问题的严重性,让我们变得非常弱势。你想想啊,到时候你妈火冒三丈,你肯定要顾及她吧?她是个孕妇,你一定怕我受到刺激。我们要想让孩子在一个健康安全的氛围下出生,太难了。”

    她觉得有必要提前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不然朝夕相处,很难保证不出现意外。

    沈叶白眯着眼不说话。

    傅清浅晃了晃他的手臂,姿态越发低:“你再好好想想,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沈叶白抽出手臂,转身往客厅里走。

    难怪这么主动,原来有后话要讲。

    他放下行李箱和车钥匙,去开冰箱门拿矿泉水喝。

    傅清浅连忙过来阻止他:“什么季节了,冰箱里的水还拿出来就喝,胃不要了吗?”

    沈叶白眯着眼睛盯紧她:“火大,降降火不行吗?”

    傅清浅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很想笑。

    对视须臾,她友好的笑起来:“不是想降火吗,今晚给你炒苦瓜吃。”

    傅清浅夺过他手里的矿泉水,放到茶几上说:“缓缓再喝吧,你先去换衣服,我去做饭。想吃什么?”

    沈叶白单手扯掉领带,提醒她:“冰箱里是空的,家里一点儿食材也没有。”

    她不在这里,他一个拿厨房当摆设的人,储备食材干什么?

    傅清浅淡定自若:“不要紧,食材我有。”说着,她去将客厅中央的行李箱放倒打开,结果让人意外,一件她的私人物品也没有。满满的都是食材。

    沈叶白粗略扫了眼,青菜,肉,海鲜等等,品种齐全,能把整个冰箱填满。

    傅清浅一脸得意:“够我们晚上吃大餐了吧?”

    沈叶白挑了挑好看的眉毛:“算你狠。”

    他去卧室换衣服的时候,傅清浅去厨房准备饭餐。

    食谱早在过来的时候她就想好了。

    虾干菠菜粥,红松牛肉,脏脏老虎蟹,最后再拌一道沙拉就可以了。

    一部分食材都是傅清浅提前处理过的,节省了等待晚饭的时间。

    她做事情很有条理,最适合做职场女性了,仿佛没有哪一个环节她胜任不了。

    傅清浅做饭的时候,沈叶白坐在沙发上看文件。虽然是假象的女主内男主外,但是,光是这样一个场景就让沈叶白感觉心满意足。

    头脑仍旧高效,肚子里有微微的饥饿感,刚好对晚饭充满期待。

    沈叶白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厨房,傅清浅来回晃动。

    没过多久,她探出身来:“要开饭了,你工作完了吗?”

    沈叶白立刻合上文件夹子。

    “好了。”

    傅清浅也不客气,指挥他说:“去拿碗筷。”

    晚餐一一被端上桌。

    “晚上吃这些,会不会太丰盛?”沈叶白惊讶她是怎么办到的,变戏法一样。

    傅清浅解释说:“蔬菜粥和沙拉,营养好消化,蟹子一人一只,红松牛肉吃几片不要紧,饭后下去走一走。”

    才不管好不好消化,沈叶白实际上很享受。他有的时候让秘书叫外卖,夏城很有名的一家大餐厅,指定厨师做的食物。秘书一个电话过去,店家就会把餐食送过来。

    但是,吃得次数多了,索然无味。

    有的时候沈叶白会干脆只叫一块披萨,就着红酒当晚餐。

    “这才叫真的营养均衡。”沈叶白凝视她:“你的厨艺是怎么练就的?”

    傅清浅扫了他一眼说:“从小就饿肚子,家里没有专门做饭的厨师,家长忙,自己不做就饿着,你试试,再没有天赋的人,几十年下来也能做一手好菜了。”

    “仅是为了填饱肚子吗?”

    傅清浅盛了一碗弱给他。

    “小的时候是,长大了就是为了取悦自己。”

    沈叶白点点头,表示理解。他取悦自己的方法就是开一瓶口感一流,价值不斐的好酒。

    他接过碗,笑着说:“你不光取悦了自己,还取悦了我。”

    傅清浅弯了弯眼角:“我的荣幸。”

    沈叶白眯了眯桃花眸子,他有些被傅清浅刚刚的风采魅惑住了。

    觉得她不管神情,还是她说话时的语气,神采飞扬,又端庄大气。

    沈叶白由心说:“真想一天二十四小时把你带在身边啊,要不要考虑做我的贴身秘书?”

    傅清浅看了他一眼说:“我已经决定回工作室干我的老本行了。”

    沈叶白愣了下。

    “回之前的工作室?”又一个重磅炸弹投来。见傅清浅没否定,他微微蹙眉:“你今晚到底是想让我高兴,还是不高兴?”

    傅清浅说:“我当然希望你高兴啊,不然我为什么采购这么一箱子的食物做给你吃?”

    “你讨我欢心的真正目的不就是将你做好的决定,一个一个的通知给我吗。”

    “这怎么能叫通知呢,我做的决定,以我们现在的关系,当然有必要跟你说一声。但是,我没办法保证我做的每个决定,你都高兴是不是?”

    就像要孩子,怎么想现在都不是时候。还有工作,她不可能因为他有花不完的钱,就放弃工作的机会。

    沈叶白放下筷子:“你还有理了是吧?”

    “不是我有理,是你不能不讲道理。”

    沈叶白样样都好,就是有的时候操控感太强了。

    他推开面前的粥碗,拉开椅子起身离开。

    傅清浅追问他:“你不吃饭了?”

    沈叶白没有回答他,已经去了楼上。

    剩下傅清浅自己也没什么胃口,她吃了几口,就把东西收了。

    接着傅清浅回到客厅里,坐到沙发上思考之前的事。

    本来觉得挺简单的一件事,实事求是也没动什么歪心思,就像她回到原来的工作室工作,怎么想都是理所应当,她不可能一辈子当个无业游民。

    只是,没想到会引起沈叶白这么强烈的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沉默。

    是沈叶白。

    反应过来,傅清浅抓过茶几上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冷汗都出来了。

    她赶紧握着手机上楼。

    楼上很安静,书房没有亮灯,傅清浅就直奔卧室。

    室内只开着床头灯,橘黄色的微光。

    没想到沈叶白已经睡着了,面朝门板的方向躺着,身体微微蜷缩。

    傅清浅举着手机:“电话,你妈打来的。”

    他好像有了反应,呼吸声很大,细听是难耐的沉吟。

    傅清浅走近才发现他根本没醒,是在做梦。借着手机的微光,更加看清他紧锁的眉头,整个人瑟瑟发抖的样子。

    怕惊到他,傅清浅轻轻的唤他:“沈叶白,沈叶白……”

    她的手指轻轻触碰他的脸颊。

    沈叶白抽筋似的,身体一抖,猛地惊醒过来。

    他怔怔的望着傅清浅。

    手中的来电长时间没人接听,已经挂断了。

    手机屏幕的蓝光暗淡下去。

    只借着床头灯看清她。

    傅清浅问他:“是不是做噩梦了?”

    沈叶白迷迷糊糊的“嗯”了声,又否定说:“不是。”他一手撑着床面坐起身,一手按压眼眶。

    躺在床上生了一会儿闷气,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傅清浅说:“你妈刚刚打来电话,没人接已经挂断了,你给她回过去吧。”

    她把手机放到床上离开。

    女人要是细微敏感起来,就跟侦探差不多。

    傅清浅想到沈叶白刚刚做梦时的反应,和在明城的时候差不多。

    莫非又是做了相同的梦?

    傅清浅蹬蹬的下楼去了。

    沈叶白打完电话下来,见傅清浅在厨房里忙活。

    他走进去,从身后揽住她。

    刚睡醒,所以,声音懒洋洋的。尤其一张脸埋在她的颈肩,更是有些发闷:“不是吃过晚饭了,你又在忙活什么?”

    傅清浅在热粥。

    “你之前一口没吃就上楼了,现在肯定饿了,我把晚饭给你加热一下。”

    “我以为你在跟我怄气。”沈叶白仍旧抱紧她说。

    傅清浅侧首看了他一眼:“不是我在跟你怄气,是你一直在闹脾气。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了,要孩子的事,我觉得你肯定能理解,现在绝对不是最佳时机。至于我工作的事,没有第一时间跟你说,是觉得整件事顺理成章。你肯定也没想过日后我就做个家庭主妇,收拾一下家里,逛逛街,像其他贵妇人一样,没事的时候做个美容就好了。”

    沈叶白的确没这样想过,也知道她做不到。傅清浅明显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越是这样的人,才越要有独立的事业和赚钱的能力,这样才能保证她的情绪不总是患得患失。

    他坦然说:“要孩子的事的确太仓促了,我承认那天我火气很大,说出的话欠考虑。至于工作,为什么非要回原来的工作室?换个环境不好吗?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为你开个工作室,工作起来更自由。”

    粥热好了,傅清浅把火关上。

    她转过身来,正儿八经的面对他:“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想我回到原来的工作室?”

    沈叶白蹙了蹙眉,答案惊人:“我已经把林景笙许配给沈流云了。”

    傅清浅怔了下。

    “你什么意思?”

    沈叶白看了她一会儿,似笑非笑:“一开始为了鼓励沈流云演戏,总要给她个诱饵……”不对,他马上纠正:“给她动力,所以,我就点醒了她,让她认识到自己是有点儿喜欢林景笙的。如果她肯献爱心帮助我,没准‘病情一加重’也能得到林景笙的额外关爱,事实证明,我说得没错。”

    现在林景笙一天去一次医院,不算额外关爱算什么?

    傅清浅充满质疑的看着他:“你确定不是觉得我和林景笙之间有什么,所以,故意献出妹妹,缠住林景笙?”

    说到底还是信不过林景笙。可既然信不过,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的妹妹往坑里推?

    傅清浅接着又说:“你就不怕沈流云上当受骗?”

    沈叶白放开她:“谁骗她?林景笙吗?他还不至于。”他信不过的,只是林景笙对傅清浅的感情。“粥不是热好了,我饿死了,现在就吃。”

    傅清浅给他盛了一碗,出来的时候想再讨论。

    沈叶白眯了眯眼,不等她说话,抬头又问:“蟹子你吃完了吗?没吃完给我热一只。“

    傅清浅放到冰箱里去了,听说他要吃,去拿去加热。

    还有牛肉他也要吃,端上桌的时候,先前的氛围已经改变了。

    沈叶白斯文的吃着蔬菜粥说:“刚才我妈打电话说,她现在已经没事了,状态好了很多。”

    傅清浅说:‘那很好。“想了下,问他:”你之前做了什么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