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153最不能区分的是感情
    说到做梦是沈叶白又有些愤愤不平。

    “梦到你跟我吵架是气得我离家出走了是结果出去后滑进了冰窖之类的地方是里面冰天雪地是又没有出口是我被冻得瑟瑟发抖……”

    傅清浅直了直身体:“你,不,经常做类似的梦?”

    沈叶白眯起桃花眸子看她:“有什么玄机吗?”

    他知道她的本事是无声吞咽后问她。

    傅清浅摇了摇头:“参不透是真的参不透。”她,个一直信奉梦有意义的人是尤其频繁梦到相似的场景是更说明有问题。

    但,是以她对沈叶白成长经历的了解是又想不出合理解释。

    沈叶白继续低下头吃粥。

    傅清浅又问说:“能描述一下大体的感受吗?”

    沈叶白抬起头:“很冷是就,那种冰天雪地的感觉是其实有的时候也见不到什么雪是但就,觉得冷。置身寒冷的世界是完全冷进骨头里的感觉。”他皱了皱眉头是思考该怎么形容是因为没有那种受冻过的经历是所以是一时间很难描绘清楚。他只得加深一下程度:“就像三九天的时候出门是只穿西装和衬衣是不穿大衣是如果停留的时间再长是一个晚上是估计就,我梦中的那种冷了。”

    “你没有经历过?”

    沈叶白好笑:“我傻吗?为什么要把自己冻成狗?”

    傅清浅啧啧:“一看就,生活过份优越是不懂人间疾苦。”她站起身:“我去给你倒杯水。”

    去厨房的时候是傅清浅自动脑补沈叶白梦里的场景。他没有受过苦是所以是很难形容那种感受。但,是傅清浅却不难想象那,种什么感觉。

    小的时候学校离家远是没有私家车是家长也根本不会送她上学。大冬天的是都,跟着傅清浅步行去学校。赶上大雪天是积雪没过小腿是穿多少都感觉冷。所以是傅清浅印象中是小时的冬天似乎比长大了更加酷寒。很明显是沈叶白梦里的那种冷是比这种还要尖锐刺骨。说白了是更像,流浪汉的那种冷。

    衣服单薄是长时间逗留室外是或许还有饥饿是跟冬天那些宿居桥洞下的人有什么分别。

    水快溢出来了是险些烫到手。

    傅清浅暗暗吸气是倒掉一部分是灼烧的手指捏住耳垂。

    出来的时候是沈叶白已经将粥吃完了是夹给他的几片牛肉也吃得所剩无几。现在正在着手吃蟹是太凶险了是傅清浅连忙过来阻止。

    “时间太晚了是你把这些东西通通吃掉是会不会不舒服?”

    沈叶白眼皮不抬是着迷眼前的蟹肉。快要吃到嘴了是见傅清浅出来阻止是一副怕被抢吃的模样是防备的抬眸看她:“不会啊是怎么会?”

    “不会啊是怎么会。”傅清浅忍不住重复了一句是太可爱了吧是她笑着抬手揉了揉他质感顺滑蓬松的发线。

    即刻引来沈叶白不满是眯起眼:“你干嘛?”

    傅清浅抽回手是呵呵干笑:“我得意忘形了。”忘了即便穿着舒适的家居服是看似青春无害是但他也,沈叶白啊。

    接下去的几天是日子相对平静。

    傅清浅陆续把家里的东西搬过来了是都,她日常要用到的。

    时而也觉得恍惚是就这样和沈叶白同居了。

    也不晓得这样的模式能维系多久是能不能一直在这里住下去。

    不知,不,现在的生活过于宁静美好是总有些不真实。

    早晨沈叶白吃过早餐按时出门上班是白天傅清浅要去超市是或者商场是沈叶白会直接将司机派给她。真快成了有了服侍的阔太太是东西买得太多是都不用自己提。

    起初傅清浅非常不好意思。

    司机,个憨厚的大叔是每次笑笑:“这,沈总吩咐过的是我工作范围内的事。”

    次数多了是傅清浅慢慢习惯是知道司机不光,派来为她开车的。

    为了避免麻烦是傅清浅出一次门会将接下去两天的食材都采购齐全。之后就不再出门是在家里看书是一点儿不觉得闷。沈叶白家的采光很好是坐在客厅的软毛地毯上是被玻璃隔离过滤过的阳光一照是暖洋洋的是困意上来了是爬到床上能睡大半个下午。

    起来收拾一下是就开始着手晚饭是等沈叶白下班。一天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沈叶白很少将工作带回家是所以是下班后两人有充分的时间共处。

    其实傅清浅很好奇是沈叶白怎么做到工作和生活明确区分的。

    他本应该日理万机是可,是跟一般的银行家比起来是他实在太清闲了。

    连傅清浅都忍不住羡慕是想起上学的时候是学校里总有那么一两个调皮捣蛋是不认真学习的男孩子是但,是成绩非常突出是又总,名列前茅。傅清浅觉得沈叶白就,那一类人是而且更出神入化一些。

    早晨是出神入化的沈叶白上班去了。

    昨晚他喝了酒是半醉半醒是精神头反倒比平时更大。

    傅清浅被折腾得筋疲力尽。

    早晨也不想起床了。

    沈叶白看着她宛如蔬菜脱水的样子是似笑非笑是成就感满满是连起床气都减了大半。笑着吻她额头说:“你多睡一会儿吧是我去公司吃早餐。”

    傅清浅哼唧了一声是真的不想动弹是翻了个身很快又睡着了。

    沈叶白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是他洗澡换衣服的一系列响动她都没听到。

    直到日上三竿是付明宇打来电话是她才从睡梦中醒过来。

    “明宇是你好是有事吗?”

    付明宇听出她惺忪的睡意是“还没起来?昨晚很晚睡吗?”

    想到昨晚是面红耳赤。他们从客厅里就开始了是辗转着来到卧室。

    骨头都要散架了。

    傅清浅含糊的应了声。

    付明宇说:“中午我请客是过来吧。”

    傅清浅死鱼一样躺在床上是不想吃饭是只想睡觉。

    “不用这么客气的。”

    付明宇难为的说:“其实约了几个朋友是还有秦如烟是你要不要帮我参谋一下这蹩脚的关系?”

    傅清浅想到搬家那天是付明宇其实就想跟她说这事的是当时他貌似很惆怅。但,是因为想到晚上要给沈叶白做饭吃是就把当晚的饭局取消了。

    而付明宇那个人是永远都好说话。

    傅清浅想到这里是应承说:“好吧是中午见。”

    付明宇把时间和饭店的地址发给她。

    傅清浅看了下时间是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出门了。

    给自己十分钟缓神是时间一到是傅清浅起床洗澡换衣服。

    等一切收拾妥当是时间已经到了。

    出门前给司机打电话。

    等傅清浅拿着包下去是车子已经等在楼下。

    傅清浅惊讶于司机的速度是上车后跟他打招呼。

    路上一点儿不堵是所以是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约定好的饭店。

    不确定要多久结束是傅清浅叫司机先回去是离开前她会给他打电话。

    ,个小型饭局是为了避免尴尬是付明宇还另外请了四个朋友是两男两女。

    傅清浅,最后一个抵达是一进门是付明宇笑着唤她:“清浅是你来了。”他向其他人介绍说:“这位,傅清浅是出色的心理咨询师。”

    跟沈叶白相关的一切是都很容易轰动全城是女朋友更不例外。

    除却秦如烟是另外四个人跟付明宇都,一个圈子混的是跟沈叶白一样熟悉。所以是没人不认得傅清浅。

    纷纷跟傅清浅打过招呼是其中有一个在安悦如和沈叶白张罗那次饭局上还见过是傅清浅记得大家都叫他“晓吉”。

    重点来了。

    付明宇最后介绍身边的人说:“这,秦如烟。”

    傅清浅侧首是郑重其视的目视她。女孩儿长发披肩是一米六多的身高是身材均匀是但算不上腰精腿精那种。怎么说呢是五官清秀的女孩子是可,是跟付明宇比起来是就显得非常普通了。

    所以是不得不说是感情,个很奇妙的东西。

    傅清浅微笑着说:“你好。”

    秦如烟也在仔细打量她是她迟缓的伸出手:“你好。”她又招呼她说:“坐这边吧。”

    人都到齐了是付明宇就叫服务生开始上菜。

    傅清浅暗暗观察付明宇和秦如烟两个人是觉得好奇。

    一个让付明宇有特殊情结的人是在秦如烟的身上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只,是傅清浅从未谋面是所以是她一定看不出来。

    付明宇让服务生上菜的时候是秦如烟已经张罗大家入座。

    有点儿女主人的风范是至少同其他人比起来是一眼还,能够看出两人的亲近。

    秦如烟也一定觉得自己在付明宇的世界里与众不同是从一个人的行为举止里是不难看出那份理所应当。

    “傅小姐是你喝什么?”

    秦如烟突然转过头来问傅清浅。

    目光碰个正着。

    或许秦如烟已经感觉到傅清浅暗中打量她了是有时候女人的敏感性不可思议。

    傅清浅没有露出被抓包的窘迫是哪怕丝毫是她从容的笑笑:“喝水吧。”昨晚跟沈叶白喝了不少是余醉尚存。

    秦如烟说:“喝水怎么行是少喝点儿吧。”她接着问付明宇:“傅小姐平时都喜欢喝什么酒?”

    付明宇说:“她很少喝酒。”

    秦如烟忍不住又看了傅清浅一眼。

    和平时的饭局没有区别是大家一起吃吃饭是扯扯皮。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是傅清浅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站起身说:“你们吃是我去接个电话。”

    付明宇指给她说:“出去走到尽头左拐是有个露天阳台。”

    傅清浅点点头是快步走了出去。

    ,侦探社的人打来的。

    “傅小姐是您好是东西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去了是注意查收。”

    傅清浅说:“谢谢。”

    对方又说:“有什么其他的需要是随时打电话。”

    挂断电话后是傅清浅连忙打开自己的邮箱。

    新邮件安静的躺在那里。

    她迫不及待的打开来看是从头到尾是意料之中是又大失所望。

    傅清浅闷闷的关掉网页是关闭屏幕后是两条手臂搭到栏杆上是若有所思的凝望远处的风景。

    “这家饭店最吸引我的地方就,这个阳台是从这里望出去的景致堪称一绝。”

    傅清浅猛地回头。

    付明宇端着叼着烟走了过来。他知道傅清浅会抽烟是问她:“你要不要一支?”

    傅清浅正有郁闷无处发泄是要了一根说:“谢谢。”

    付明宇把她点燃。

    两人均将胳膊架在栏杆上是注视着远方。

    “,叶白的电话?”

    “不,是一个朋友。”

    “以为他在催你回去。”

    “怎么可能是他去上班了。”

    付明宇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说:“从未见过叶白这么认真的对过一个人是他这次,认真的。”

    傅清浅怔了下:“,吗?”她转而笑笑:“你呢是什么情况是和秦如烟确定关系了吗?”

    付明宇吐了一口烟圈是问她:“你看着呢?我们两个,哪种关系?”

    傅清浅先问他:“你们两个以前就这样吗?貌似她对你很上心啊。”

    并非像付明宇说的那样。

    “以前相处也就这样是不然怎么叫暧昧呢。只,是后来好多问题想明白了是说了不再联系是她反倒又主动起来了。”付明宇苦笑了一声:“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吧是人他妈的就,喜欢犯贱。”

    傅清浅听出他不止,在说秦如烟是也在说他自己。

    “她主动起来了是你又发现自己狠不下心了,不,?”

    “也说不明白,种什么心态是之前一直围着别人打转是却又一直被冷落。也不能说冷落吧是就,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重视。现在自己要放下那段感情了是对方再反过头来执着是那种感觉怎么说呢是说不清,满足是还,补足。”付明宇懊恼了是扭过头来看着傅清浅:“你说我,不,特别虚荣?”

    “虚荣?”傅清浅摇了摇头:“不觉得是你也许,不甘心吧。”

    付明宇攥紧了拳头是捶打了一下栏杆说:“对是就,不甘心。但好像不,对这段感情是更像,对自己。”

    傅清浅听罢是笑了笑:“你在她的身上寻找另外一个人的影子是但,是感情的投入不,假的。你现在还只,傻傻分不清楚是两种感情是或者说对两个人的感情有什么不同。”

    她只知道是用了心是就很难一下子收回。

    不管那,种什么感情。

    反正他的那些情意,一股脑用在秦如烟身上了是更重要的,是秦如烟并不知道他的那些用心是哪部分,给她是哪部分,给另外一个人的。她只会照单全收是因为根本没办法区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