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囚禁了一众魔头〕〔黑暗的苏醒〕〔穿越到上古当码农〕〔玄幻之全能至尊〕〔巫神创世纪〕〔封神进化〕〔万古第一神〕〔长生榜之凡人纪〕〔朕有帝皇之气〕〔坠苍穹〕〔云天帝〕〔癫神路〕〔狂婿〕〔墨清尘沈默言〕〔震痛随笔〕〔我的蛮荒部落〕〔重生小娇妻:总裁〕〔挚求〕〔虎婿〕〔女配拒绝当炮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打造诸天万界 第十四章 缚龙
    谁也无法否认世界是最伟大最杰出的艺术家。

    超凡之前如此,超凡之后同样如此,还更进一步。

    陆庸看着眼前正紧盯着缚地草,围绕缚地草打转的袖珍白龙。

    虾眼、鹿角、牛嘴、狗鼻、鲶须、狮鬃、鹰爪、鱼鳞、蛇尾、口角有须、额下有珠……

    几乎完美再现人们对‘龙’的幻想。

    只是体格还有些小,但它会慢慢长大的。

    这便是昆仑山龙脉显化出的实体,形象则是世界自动生成。

    在《最初之卷》的具体设定里。

    龙脉,以昆仑山山脉为起始,流向阿尔泰山山脉、天山山脉、唐古拉山山脉等一共八道主山脉,每一道主山脉又勾连无数其它中小型山脉。

    最终形成八道龙脉,覆盖全球。

    但这只是作为引导。

    经过世界本能衍生加工之后,已经变样。

    在陆庸特殊视野里,他看见如今全世界一共有九道龙脉,也并非循序渐进形成,而是直接全部独立显化。

    陆庸眼前这条小白龙,便是昆仑山山脉所显化出的龙脉。

    原本昆仑山主龙脉只是作为源头,并不会独立存在。

    但世界在自主衍生之时,将其与其它龙脉在因果层面分割开,使得它独立显化,对其它龙脉也再无绝对统御之力。

    算是壮士断腕了。

    “还是花费原能太少,若是直接将事件方方面面设定细化,哪容你反抗。”

    陆庸仰望着上空正在聚势的劫云低声自语。

    却一点也不失望,反而觉得兴奋莫名。

    不过是初生的世界本能,就有如此能为。

    那他终有一天彻底俘获这方世界本源后所得收益必然巨大。

    而且原本他没料到灵气复苏事件后收获到的原能会有这么多,也只打算俘获一丝龙气。

    如今却能彻底俘获一道龙脉,反而比最初计划中收益更大。

    陆庸微笑着跟小白龙打招呼:“小家伙,你好。”

    所谓龙脉,为山岳地脉之灵。

    其实跟神话传说中的精怪并无太大区别。

    只是龙脉要显得高端许多,而初生的龙脉,也是没有太大智慧的。

    大约跟人类中的孩童相当。

    袖珍版白龙飞到陆庸跟前,如宇宙般深邃神秘的黑色眼珠转动,瞄向陆庸,小脸上露出一抹好奇神色。

    没多久,就变成愤怒,嘴中也发出奇怪声音。

    “哈哈,是认出我才是缚地草的源头了?”

    陆庸大笑道。

    小白龙围绕着缚地草打转可不是在表示亲切,而是想毁掉它。

    这是一切生灵的本能,绝不会甘心被束缚、奴役。

    它一出生就感知到这株与它有太多关联的植物,便一股脑冲了出来。

    显化的龙脉,原本处于众山脉之底。

    在陆庸特殊视野里,刚刚出生不久的几道龙脉,就像是一颗颗小太阳一样,极为显眼。

    而其它龙脉没有一只跑到外界来的,全都盘踞在出生地,汲取灵气以及地脉力量,炼化山体。

    这是它们初生的意志里,与生俱来的知识跟本领。

    伴随着一阵张牙舞爪,小白龙嘴中咿呀不停,细小龙须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大约是因为缚地草的诞生,与昆仑山脉本就有着莫大关联。

    陆庸竟能听懂小白龙的意思。

    这算是天生龙语十级?

    陆庸古怪地朝着小白龙笑道:“你说我如果主动毁掉缚地草,便给我比昆仑山脉还大的好处。

    可你想过吗,我直接抓捕你,始终能比你给的好处更多一点。”

    小白龙还真歪着脑袋,露出思考表情。

    没多久就又发出一阵奇怪的咿呀声音,两只前爪也并在一起朝着前方划拉几下,像是在朝着陆庸作揖,眼珠里还流下眼泪。

    “小家伙,你看我像是心慈手软的人么?再说你一个天生‘精灵’,又无性别自称什么小女子,闲话少说,来也。”

    陆庸心中一动,调用缚地草的力量铺天盖地地朝着小龙压去。

    随着龙脉觉醒,缚地草从中分润到极大力量,对龙脉又有着天然压制。

    一瞬间,小龙便不受控制地朝着陆庸飞去。

    小白龙当即放弃表演,小脸上泪珠也被它瞬间蒸干。

    紧接着张嘴一吐,一道白练似的气流带着一丝破空声袭向陆庸。

    然而白练才形成,便又消失无踪。

    在缚地草的束缚下,它的一切力量都如梦幻泡影,陆庸可随心所欲地破除。

    转眼间,小龙便被陆庸拿捏住。

    在小龙满含怒火的注视下,陆庸像是抚摸宠物一般,抚摸着它的后背,软须。

    小龙拼命挣扎,此时却连超凡力量也使不出。

    因为陆庸加大了缚地草对它的压制。

    挣扎无果的小龙发出一阵极为不甘的嘶吼声。

    在它的出生记忆里,它生而高贵,是世界地脉之初,龙脉之祖,拥有至高无上的威能与权柄。

    哪想刚一破土而出,就被彻底奴役。

    这种反差,放到任何人身上都是一件让人崩溃的事。

    “现在你觉得委屈,也许将来你会感谢这次际遇。”

    陆庸说完便不理会小龙,而是专心运用缚地草,抽取着小龙体内龙气。

    小龙体内龙气、缚地草对龙脉力量的压制,榨取,皆与生俱来。

    小龙脸上刚浮起的不屑转瞬就变成惊恐,哀求。

    陆庸并不理会,继续抽取炼化。

    随着昆仑山龙脉龙气入体,集聚在上空跃跃欲试的雷云,虽依旧电闪雷鸣不停,却已经没有任何压迫感。

    陆庸知道,‘天劫’已经无碍。

    龙气,本质是世界规则部分显化。

    所谓真龙天子。

    有龙气护体,别说世界反噬了,气运降临,天地庇佑,都是常态。

    短期内,世界意志再想动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因为如今陆庸不单单融入到这个世界,还有龙气护体。

    别说只是初生的世界意志,即便是完全体,它也得循着自身规则运转。

    生来强大,却又生来受缚,便是天道。

    数分钟后,陆庸皱眉批评小白龙道:“你也太弱了点,还是先返回地脉成长去吧。”

    小龙闻言再度掉下眼泪,这次是真哭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太古魔祖〕〔万兽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