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嚣张甜心很美味:〕〔小妻太娇嫩,枭爷〕〔史上最强炼气期〕〔澹春山〕〔封林徐若影〕〔叶珍珍齐宥〕〔白南星贺彦卿〕〔慕晚晚薄司寒〕〔慕晚晚薄司寒〕〔以我深情,与你白〕〔大明第一吏〕〔网游之我爱金币〕〔邪王追妻:王妃很〕〔终极武力〕〔吴峥〕〔血蓑衣〕〔都市巅峰高手〕〔桃运仙尊在山村〕〔楚凌天徐兰芝〕〔乔念叶妄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四章 进山
    !

    “天鸣,这一早晨我的手机就响个不停,咋收了这么多钱?”

    看着自己手机里的收款信息和余额,聂老爹递给聂天鸣看。

    “不止这些呢。”

    聂天鸣解开腰包,从里面把一摞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

    “数一数吧,加上手机里的那些,最少有三万五千块钱。”

    聂老爹问道:“那车铁棍山药,你卖多少钱一斤?”

    “60一斤,100两斤,这点小技巧是老爹你教我的,买的人可多了。”

    “不错不错,我儿子长大了,但这个定价有点太高,要放在我身上,我还真不要这么要价。”

    没敢透露乾坤袋的存在,聂天鸣含糊说自己装了满满一大车,才一次性全带过去了,所幸聂老爹也没有深究。

    老妈张兰娟眼神温柔地看着聂天鸣,一米八的大高个,标枪一般挺拔的身躯,经过工地上几年的历练,胳膊逐渐显露出肌肉的轮廓,瘦削的脸庞上也多了几分成熟魅力。

    看儿子越看越顺眼,没定下亲事啊,是王家那个妮子没福气.zyxta.。

    这四里八乡的,怎么不找出来几个水灵的黄花闺女呀,聂母已经在盘算下一次相亲的事情了。

    尽管在城里聂天鸣的年纪不算大,可在村里,已经算半个剩男了。

    听聂天鸣介绍完在县城赶早市的情况,聂老爹心里有了底。

    “看来咱们的山药是不愁销路了,苹果园的苹果还要十几天才成熟,我这些天也不能闲着,今天抽空进趟山。”

    进山?

    聂天鸣来了精神。

    聂老爹年轻时,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猎户。

    听说当初母亲嫁给父亲的原因,就是崇拜父亲猎户的潇洒身姿,图他隔三差五能吃上肉。

    虽说近些年的心思一直扑在地里和果园,但聂老爹进山打猎的传统却一直没落下。

    小时候聂天鸣还小,不管自己怎么哭闹,老爹进山打猎就是不带自己。

    等上了初中高中寄宿,住在学校里之后,也没空进山了。

    在聂天鸣记忆里,自己进山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过来。

    老爹把院子里拴着链子的“哮地”解开绳索,哮地瞬间撒欢地奔向聂天鸣,围着他转圈,不时低下脑袋蹭聂天鸣的小腿。

    哮地是一条比较纯正的狼狗,数百斤重,站起来有一人多高。

    浑身覆盖着油亮的烟色毛发,四只脚是棕黄色,而且眉毛上方各有一个黄点,是比较少见的四眼狼狗。

    当初聂天鸣崇拜二郎神的哮天犬,所以在抱养这条狼狗崽子时,取名哮地,也算得上威武霸气。

    &.jsshcxx.nbsp;  因为前些年上级下村挨家挨户查违禁物品,老爹之前用来打猎的气枪和几十根**都被收走了。

    所以今天上山,只能带着一杆自家粗制的土弩作为防身和捕猎的武器。

    这种村里匠人做的土弩,遇到老虎大熊不顶用,可用来打几只山鸡和野兔,还是绰绰有余的。

    聂天鸣背上用柳条编成的柳筐,手里牵着哮地,跟在老爹后面,雄赳赳出了门。

    走到南泉河旁时,张胜刚从水里上岸,只穿着个裤衩,头发湿漉漉的,给几个小孩分着捞上来的小鱼小虾。

    “你都快成孩子王了,当兵几年就学了些这个?”

    听到聂老爹说自己,张胜晒得黢烟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看到聂天鸣牵着哮地,聂老爹手中拿着土弩,张胜眼中冒出了精光。

    “天鸣,这是要进山打猎?我也跟着一块去!”

    不等两人同意,张胜麻溜穿好衣服,疾步跑到聂天鸣父子面前。

    “嘿嘿,抓鱼哪有打猎好玩。”

    “听说你和王媛媛的事吹了?”

    聂天鸣一想起在早市上李迪生和王媛媛的事情,就生气,没有答话。

    或许是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张胜又说道:“你长得这么帅,号称南泉吴彦祖,和我这个南泉古天乐,帅得不相上下,啥样的美女找不到。”

    笑骂一声,三人踏上了进山的旅程。

    过了果园之后,基本就很少见到人了。

    熟透的红果挂满了枝头,酸枣枝没人修剪,肆无忌惮地朝外生长着,将进山的小路封了大半。

    “看来今年咱们是第一批进山的啊,也不知道能抓到点啥。”

    从背篓里将***取出来,聂天鸣自告奋勇在前面开路,挥舞着***如同武侠中的侠客,做着各种招式。

    “快看,有野鸡!”

    顺着张胜手指的方向,透过满是尖刺的酸枣棵,看到在枯黄的落叶上有一只正在觅食的雄性野鸡,鲜艳的羽毛很好辨认。

    哮地被张胜的大声呼喊吓了一跳,狂吠两声,野鸡受到惊吓,停下脚步,侧头愣了一秒,咯咯哒咯咯哒飞走了。

    “哎,今晚的野鸡宴泡汤了。”

    出师不利,张胜叹气道。

    将伸出路面多余的杂草树枝砍断,一条伸进深山的羊肠小路出现在三人一狗面前。

    “现在还没算真正进山,我们今天别太深入,要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出山回家。”

    聂老爹一脸严肃,盯着聂天鸣和张胜两人沉声说道。

    “明白!”

    进山不是小事,张胜调皮捣蛋,进来过很多次,但因为没有土弩防身,所以也不敢太深入。

    聂天鸣有自己的小算盘,家里老妈又去刨山药去了,明天自己再去县里去卖。

    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可不能因为进山给耽误了,所以肯定不会在山里过夜的。

    进了山就不怕哮地吓唬人了,撒开锁链,聂天鸣让它自己尽情撒欢狂奔。

    “天鸣,你是不知道昨天的鲤拐子多鲜,我只放了盐,就吃了三大个馒头。”

    搂着聂天鸣的肩膀,张胜两只眼提溜乱转找寻目标,嘴里也是一刻闲不下。

    进了深山之后,就没有所谓的路了,全都是崎岖的山坡和狰狞的乱石。

    甚至有的地方是积水的深坑,被茂密的灌木或落叶覆盖之后,成为天然的陷阱,稍有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

    聂老爹用***砍了三条粗壮的枝条,一人一根,用来探路用。

    此时太阳在头顶,拿出手机一看,中午一点钟。

    爬山最消耗力气,从早上到现在,还没逮到一只猎物呢,三个人的肚子就咕噜噜响起来了。

    但毕竟张胜是当过兵的人,聂天鸣累得气喘吁吁,这小子依旧是生龙活虎。

    柳筐里是老妈放上的烙饼和小葱,聂天鸣分给张胜一摞,三个大老爷们坐在一块巨岩上,大口吃了起来。

    农村的狗最好养活了,吃的都.whhryl.是剩菜剩饭,仍旧长得膘肥体壮。

    哮地吃的是前天剩下的几个硬邦邦的馒头,虽然不是啥好东西,但哮地却从来不挑剔,趴在地上,两只前爪按住馒头,啃得津津有味。

    “嗖~”

    一根弩箭破空而出。

    只见老爹右手拿饼,左手握弩,姿势极其潇洒。

    “哮地,去!”

    这是老爹与哮地之间的暗号,此话一出,就说明打中猎物了。

    哮地后脚蹬在巨石上,猛然得发力,如同一只烟色幽灵,冲了出去。

    四只爪子踏在土地上的声音,沉闷有力,伴随着穿过树叶沙沙声,哮地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

    聂天鸣和张胜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赶紧丢下手里的烙饼,把脖子伸得老长,看向哮地的方向。

    “别看了,离得不远,只不过被山坡挡住了。”

    话音刚落,哮地叼着一只肥美的棕青色野兔回来了。

    将野兔放在老爹脚下,哮地吐着舌头咧着嘴,像是在邀功。

    聂天鸣把自己的饼扔给哮地,哮地二话没说,吃了起来。

    因为土弩的力度过大,弩箭从野兔正前方穿进去,箭头又从后背穿了出来,聂老爹试了几次都没有拔下来,只能放弃。

    聂天鸣接过死透了的野兔,丢进了柳筐中。

    “聂叔,要是放在古代,您老人家可就是百步穿杨的小李广花荣啊。”

    张胜一脸傻笑,嘴上奉承着,眼睛却像长在弩上一样。

    “少给我贫嘴,是不是看着手痒痒?”

    聂老爹刚伸出手,要将土弩递给张胜,却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响彻山林。

    “大事不好,野猪要出山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