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牙首领秦羽〕〔重生校园女神:明〕〔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讨命人〕〔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极品透视民工〕〔餮仙传人在都市〕〔洪荒妖行纪〕〔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俏总裁的未婚夫〕〔龙婿〕〔女总裁的上门鳌婿〕〔窝囊废物的上门女〕〔太古医仙〕〔强婿当道〕〔医婿叶凡〕〔陆筠言姜倾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二十四章 斩大蛇
    !

    聂天鸣记得老爹以前和自己讲过,这种蛇叫做菜花蛇,也叫菜花烙铁头。

    虽说听名字觉得很普通,但确确实实是山中少见的几种毒蛇之一。

    一般来说,颜色越艳丽的蛇越有毒,而且毒性越大。

    无毒蛇一般都是眼前这个菜花蛇一样,是烟色、褐色或者是黄色等比较素淡的颜色。

    可菜花蛇是例外,也正是因为口口相传的谬误,才让很多上山的农户不重视,等被咬毒发身亡,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心里暗暗庆幸老爹教给自己的生存知识都没忘,要不然,聂天鸣很有可能当着直播间观众的面,直接嗝屁了。

    张胜看到之后,第一反应是将前面的聂天鸣往后拉,保护他的安全,第二反应就是把摄像头调到后置,对准了正在吐蛇信子的大蛇。

    &n.xgchotel.bsp;   这下平静久了的直播间可不淡定了,瞬间弹幕发言涨了起来,各种礼物特效也是乱飞。

    “老铁们,刷三个火箭,我徒手捉蛇!”

    也不知道张胜哪来的勇气,张口就喊。

    jsshcxx.  “我可告诉你,这蛇可是有毒,而且三四米长,你觉得你够它一顿吃的吗?”

    “有毒?我看不像啊,这东西也就是个头大,弄死之后扒皮吃肉。”

    “我爸说有毒,你觉得呢,要不改天咱全村人就去你家吃席?”

    瞬间张胜哑口无言,连聂老爹这样的猎户都说有毒,那就不是闹着玩的。

    和刷的礼物相比,还是自己的命更值钱。

    “刚才我兄弟开玩笑的,大家在野外见到这种颜色比较素淡的蛇,千万不要招惹,是有毒的。”

    聂天鸣一边解释着,一边往小花和哮地那边靠。

    “你端好手机就行,接下来看我的。”

    那天大蛇看到有危险迫近,将头颅抬得更高了,聂天鸣已经可以闻到它口中那股腥臭味了。

    哮地低着头,嘴里不断呜呜得低声吼叫着,小花则表现得比较悠闲,看样子不惧怕面前的家伙。

    聂天鸣因为喝了聚灵泉水的缘故,身体正在悄悄进行着改变,开天眼发现这条菜花烙铁头只是一条普通的蛇,但在内胆的位置,有微微的青色光亮。

    蛇胆是能入药的,聂天鸣敢断定,这条体格巨大的菜花蛇,能带给自己的,绝非只有直播间的收益。

    而且刚才蛇头迅速的摆动,在聂天鸣的眼中看来,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就像电影中的慢动作一样,没有丝毫威胁。

    “天鸣,咱们撤吧,野猪比蛇好对付。”

    的确,在张胜看来,体格巨大的野猪虽说有尖锐的獠牙,但只要够小心,小命是能够保住的。

    但面对身体柔软的菜花蛇,而且还是有毒的毒蛇,从心理上讲威慑力更大。

    眼看聂天鸣不听劝,张胜又说道:“我可不想去你家吃席,你还没娶媳妇呢。”

    “少废话,今晚吃蛇肉!”

    稍微顿了顿,聂天鸣又说道:“不用过多担心,我爸交给我怎么对付山里的蛇兽,我比你有经验,虽说你当过兵体格比我好,但这种事情,你没经验。”

    聂天鸣胸有成竹,直播间里的观众也分成了两个阵营,一边是劝说主播不要闹,还是保命重要;另一边则看热闹不嫌事大,怂恿张胜也一起上。

    那些闹得最欢的,等啥时候出事,也是最开始说风凉话,跑得最快的那个。

    聂天鸣猫着腰,一步一步挪到哮地身旁,以免惊扰了大蛇,再出现些意外。

    这个时候,两条狗和弩箭都用不上了,哮地有点害怕,而小花再有本事,也只能当炮灰。毕竟体型差了那么多,还不够人家一口吞的。

    把柳筐卸下来放在地上,聂天鸣从中拿出了一把以备不时之需的砍刀,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天鸣,不要逞强。”

    张胜提聂天鸣捏了一把汗。

    聂天鸣没有回答,他轻轻拍着哮地的背,让它退后。

    看懂了自家小主人的意思,可哮地仍旧不肯退后,又往前迈了两步,将聂天鸣护在身后。

    “没关系,我能对付,你们两个离远一点就行了。”

    这次聂天鸣是对小花说得,自己不会说狗语,小花能听懂自己的话,自然带着哮地一起后撤。

    果不其然,听到聂天鸣的话之后,小花跑到哮地身边,用鼻子碰了碰它,哮地回头看了聂天鸣一眼,不情愿地后撤到张胜的位置。

    刚才的场景全部通过摄像头,在直播间里看得清清楚楚。

    不论是起哄的人买还是随大流看热闹的,都被哮地刚才的行为感动了,纷纷刷起了弹幕。

    “这就是农村的土狗,吃不好喝不好,但主人有难第一时间冲在前面,忠心不二。”

    “这狗个头这么大,得有上百斤了吧?肉肯定不少。”

    &.whhryl.nbsp;“房管,赶紧把上面吃狗肉的那个禁言,老子不想看到他!”

    这个时候张胜哪还有心思看弹幕,他攥紧拳头,正盯着聂天鸣,万一出现什么岔子,自己也好及时上去帮忙。

    看到眼前两只狗如此大动作的移动,菜花蛇瞬间不淡定了,往前窜了半米,随即又盘旋成一团,仰着头颅想聂天鸣示威。

    握着砍刀的右手手心微微有些出汗,聂天鸣稍微攥紧了些,要准备行动了。

    蛇信子刚刚吐出来,聂天鸣抓住这一空档,向左前方翻滚,左手从地上抓了一把泥土,冲菜花蛇扬了过去。

    受到袭击的菜花蛇身体急剧紧缩,伸出蛇头就要往聂天鸣身上咬去。

    棋差一招,聂天鸣翻滚的动作轨迹极度诡异,他在空中急停,猛然坠向地面。

    菜花蛇的第一次攻击扑了空,由于在地面盘旋的蛇身过多,它伸出的距离有限,又因为空中没有着力点,想在短时间改变撕咬的方向,是不可能完成的。

    聂天鸣心里已经制定好了作战计划,在落地的刹那,双手撑地,一个扫堂腿,踢在了蛇头的侧后方。

    运动鞋与蛇身接触发出沉闷的响动,因为蛇身太过圆滑,聂天鸣的脚从侧后方滑向蛇头,将来不及回缩的蛇头踢偏了方向。

    菜花蛇只觉得头昏脑涨,蛇头重重摔在地上,已经完全动怒了。

    聂天鸣瞅准菜花蛇发懵的短短秒的时间,脚下发力,向盘成一团的蛇身跑去。

    蛇头落地之后,整个身体在地面滑动,刚刚还缩成一团的蛇身,已然成了一个半圆的形状。

    丝毫不迟疑,聂天鸣前脚伸进泥土里,脚下猛然发力,将正在前进的一段蛇身挑了起来。

    失去平衡的菜花蛇,身体急剧扭动,碗口粗细的蛇身,力量非比寻常。

    脚上的劲道猛然加重,聂天鸣当机立断,马上提高力道,丹田当中源源不断的暖流,开始向小腿处汇集。

    “哗~”

    伴随着飞扬的泥土,蛇身终于被聂天鸣用脚挑起了半米高。

    身子悬空的菜花蛇,没有了土地的借力依仗,速度骤然下降。

    后脚向前迈一大步,聂天鸣整个身体贴近了菜花蛇,左手穿过蛇身离开地面的空档,同时用左臂将整个蛇身紧紧夹在了怀里。

    冰冷光溜的躯体,让聂天鸣的精神更加振奋,就在距离他眼前半米的位置,就是蛇的七寸。

    当机立断,聂天鸣脑袋中一片空白,右手的砍刀快速划过空气,隐隐有了破风之声。

    “天鸣,小心脚下!”

    因为这条菜花蛇身子过长,即便是后半段被聂天鸣要挟,但前半段身子仍是可以躺在地上行动的。

    聂天鸣夹住蛇身的同时,菜花蛇蛇头已经清醒过来,并且以迅雷之势向聂天鸣的小腿攻击开来。

    被这东西咬一口,短时间内是不会毙命的,但这是深山老林,交通极度不方便。

    倘若真的被毒牙所伤,等招人抬下山,尸体早就凉透了,白布一盖,唢呐一响,全村吃席。

    畜生终归是畜生,怎能和喝了聚灵泉水的聂天鸣相提并论。

    在张胜看来,快速在地上蠕动爬行的菜花蛇,能只身凭借速度躲避过去的,只能是部队中的兵王水准,聂天鸣几乎没有可能。

    但聂天鸣接下来的举动却令他大吃一惊。

    在聂天鸣的眼中,菜花蛇张着大嘴露出毒牙的头颅,就像定格动画一样,一点一点往前挪动,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周旋。

    右手手起刀落,裹挟着劲风的看到,精准无误地砍在菜花蛇的七寸上。

    进攻聂天鸣小腿的蛇头颓然停止,怀里夹着的那一段也滑落在在地上,被分成两节的蛇身在地上痛苦扭动着。

    聂天鸣穿着的蓝色外套上沾满了蛇血,脸上也因为刚才菜花蛇的扭动,溅上了不少鲜血。

    “结束了?”

    聂天鸣站在那里,手中提着砍刀,宛若一尊战神。

    “噗~”

    发现事情不对劲的聂天鸣,对着蛇头又是一刀,三角形的蛇头被单独砍落,被聂天鸣一脚踢进了草丛当中。

    哮地和小花狂吠着,想要靠前,却因为地上扭动的蛇身太过诡异,而不敢上前。

    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数秒钟的时间里,张胜直接看傻眼,张着大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直播间里观众的表情和张胜如出一辙,屏幕那端的他们,忘记了在公屏上扣666和主播威武。

    他们只是呆呆得看着聂天鸣,和他手中那柄仍在滴血的砍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