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我爱金币〕〔明枪易躲,暗恋难〕〔情深不知归处〕〔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大唐签到十八年突〕〔从拔出石中剑开始〕〔王者神婿叶峰〕〔战少,你媳妇又爬〕〔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相公很腹黑〕〔农家弃女〕〔都市无敌神医〕〔都市潜龙〕〔超级生钱系统〕〔玄浑道章〕〔特战狂龙〕〔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一世葬生死入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四十七章 光荣锦旗
    !

    还有第二件事?

    “小李,去车上后备箱把我准备的盒子拿来。”

    秦局长不失领导的气派,派随行的工作工作人员,去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拿了过来。

    聂天鸣一家三口也是好奇,齐齐伸头凑了上去。

    缓缓将手上的盒子打开,秦连海从中拿出了一个被红色绸子包裹住的圆柱体。

    “唰~”

    红色绸子被抖开,从旁边露出的红色绒面来看,聂天鸣猜测应该是个证书之类的东西。

    秦连海双手一撑,握住顶部的竿,一面锦旗出现在众人面前,上书八个大字:

    “稀世山药,造福农业。”

    左侧写着赠南泉村聂长生家,左下角落款则是蒙新县农业局。

    “这是我代表县农业局,送给您的,也好做个念想。”

    将锦旗递到聂长生,但老爹似乎被吓呆住了,被老妈张兰娟用胳膊肘狠狠一捅肋骨,才堪堪缓过神来。

    “刚从地里回来,手上脏着呢。”

    老爹连忙把手在衣服上使劲擦了擦,才敢伸出双手从秦连海手中将锦旗接过来。

    “作为县农业局局长,这是我个人的提议,我看局里没有反对的,就找人做了这么一个,时间仓促,别嫌弃难看。”

    “不嫌弃不嫌弃,哪能还嫌弃难看呢。”

    锦旗在老爹手里还没捂热乎,就被老妈一把夺了过来,老xgchotel.妈捧在手里轻轻摩挲。

    “如果能大面积将长生1号推广种植,相信蒙新县乃至全省到全国,会有成千上万,甚至是数十万的农民兄弟摆脱贫困,过上好日子。

    对于您发现的这个新品种山药的价值来讲,这个小小的锦旗实在是太轻了,您做的是彪炳千古的好事啊。”

    说到动情处,秦连海局长紧紧握住老爹聂长生的手,眼睛里噙着泪水。

    聂天鸣也是看得激动,真要是想秦局长说的那样,自己可给祖宗长脸了,光宗耀祖指日可待。

    老妈心思细腻,看到秦局长的神情,赶紧开口说道:“现在也不早了,去我家吃个便饭吧,两个小兄弟也跟着一块。”

    还没等秦连海拒绝,老妈直接拿起桌上大队部的钥匙锁门,看样子想要继续聊下去,非得去家里不可了。

    实在是拧不过老妈的热情劝说,秦连海笑着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以前下乡可没这种待遇。”

    随行的工作人员将车开过来,因为五个人实在坐不开,只好老爹上车带路回家,聂天鸣和老妈步行家走。

    出了大队部,老妈拉着聂天.zyxta.鸣往村口走,聂天鸣有些奇怪,问道:“你要去超市买东西?上午我从大碗鲜打包回来的菜还没吃完,足够晚饭招待了。”

    “你一个小孩懂啥,跟着我走就行了。”

    老妈左手拉着聂天鸣,右手将锦旗展开,就这样招摇过市。

    “他二婶闲着呢,今年秋收收成还不错吧?”

    “哎呀,天鸣他妈,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走在路上遇到熟人,老妈等的就是这句话,看似不经意地把锦旗撇到胸前,将几个大字露出来,说道:“这是县农业局送给我家的锦旗,上面夸我家长生呢。”

    “奥~锦旗我知道,都是做好人好事才送,你家长生做啥好事了?”

    “也没啥,就是有个品种的山药,要用我家长生的名字起名字,现在已经报给国家了,就等批准了。”

    “叮~”:光耀门庭,孝顺值+2。

    脑海中空灵的提示音响起,聂天鸣突然来了精神。

    原本他是不好意思跟着老妈一起走的,他了解自己老妈的脾气,逢人就要炫耀,自己抹不开面子。

    但这可是给父母长脸的事情,让乡里乡亲羡慕羡慕,理所应当应该有孝顺值产生。

    这是个好办法,看来自己离月老的姻缘红线不远了。

    闲聊几句之后,老妈也得急着赶场子炫耀,叫着聂天鸣赶紧走。

    在路上,老妈逢人便打招呼,然后举锦旗上下左右晃悠,生怕别人看不仔细。

    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要不是自己也是第一次见这个锦旗,聂天鸣非得怀疑老妈是不是在家里偷偷练过。

    不过聂天鸣的祖宗系统的孝顺值也是一路突飞猛进,还没到村头,就已经有23点孝顺值入账了。

    但碰到的人中,最多的才和二婶一样涨2点孝顺值,大部分都是一点一点地涨,聂天鸣猜测和每个人心里的羡慕程度有关。

    在村里,有的人听到邻居的好消息时,是真为别人高兴;但有的却是表面上好言好语奉承,心里不知道有什么歹毒的话,不盼别人一点好。

    聂天鸣也懒得理他们,反正县农业局送的锦旗可做不了假,让他们羡慕去吧,只要有孝顺值进账就行。

    因为刚巧是下午三点多钟,等到村头时,人还不是很多。

    没了观众,这让老妈和聂天鸣都很失望。

    老妈是觉得少了炫耀的人,心里不痛快;聂天鸣则是盼着自己的孝顺值能多涨一点。

    村头只有那几个年复一年闲着不用干活的妇女还在围着聊天,他们就像村里的贵族一样,不下地不干活,整天穿得溜光水滑,唯一的任务就是坐在一起聊闲天。

    大多村子里以讹传讹的各种风言风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从她们这些长舌妇嘴里传出来的。

    “唉吆喂,这不是天鸣嘛,几天不见长这么精神了,改天婶子给你说个对象,肯定比王家那个媛媛漂亮。”

    聂天鸣撇了撇嘴,当初是自己没见过世面,错把野鸡当凤凰,现在被人提起,胃里泛起一阵酸水,心里苦恼不已。

    “行,有婶子当媒人,喜糖我得给双份。”

    “天鸣他妈,谁对你家有恩啊,你手里拿的锦旗,准备送给谁?”

    看到老妈张兰娟张扬得捧着的锦旗,理所当然吸引到了众人的注意。

    不知啥时候,王媛媛他妈手里捧着瓜子,从巷子里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的王媛媛和他家的金龟婿李迪生。

    “这是我家女婿,在县里办公室当公务员,今天特意请假来看我。”

    老妈刚才还笑容满面,可一看到王家人,立刻绷住脸,拉着聂天鸣要往回走。

    但千载难逢的嘲讽报复机会,王家怎会错过。

    “天鸣他妈,实在是不好意思,之前的两家小孩没订婚成功,让你跟着费心了。”

    “不费心,是我家天鸣配不上你家姑娘,这么水灵的闺女,可不能跟着吃苦。”

    “那可不是,虽说迪生现在工资不高,但家里有点钱,已经打算年底在县城买房结婚了,我这个丈母娘的也替他们高兴。”

    这都把话甩脸上了,就差指名道姓说聂家穷了。

    村里几个长舌妇听到,就像苍蝇见了血一样,翘起耳朵准备好好看场撕逼大戏。

    “这锦旗该不会是自己做的吧,你可不知道,现在打印店只要给钱就能做,想写啥写啥。”

    看到聂天鸣母亲手里拿的锦旗,李迪生翻了个白眼,似乎是在和王媛媛嘀咕,实则提高了音量,说给大伙听。

    “自己买的?”

    “买这个有啥用,还不如多买点肉吃呢。”

    “就是就是,现在都兴挂艺术品,哪有挂锦旗的呀,也就老中医家里用锦旗糊墙。”

    叽叽喳喳一顿嘀咕,但聂天鸣还是从她们身上收获了十几点孝顺值。

    这些人都是煮熟的鸭子嘴硬,嘴上一套一套,心里甭提多羡慕。

    她们就是看不得别人好,一旦别人有点成就或过得好一点,从他们嘴里就听不到任何好话。

    对于李迪生的挑衅,聂天鸣不以为意,他走上前,在李迪生耳边说道:“派出所的床睡的舒服吗?”

    “你!”

    李迪生突然暴怒起来,自己和王媛媛的丑事,怎么他会知道?

    这是他人生当中的一个污点,尽管最终不了了之被放出来了,但这件事仍是他心口一道永远愈合不了的伤疤。

    看到王家金龟婿扭曲的表情,还在七嘴八舌聊天的几个人瞬间被吓得安静下来

    “有空带你家女婿去医院看看,我怀疑他得了狂躁症,这种病是很容易打老婆的。”

    “你有胆子写县农业局的锦旗落款,你知道这是污蔑吗?我一定要报警抓你。”

    反正聂天鸣已经撕开脸皮了,李迪生也顾不上在村里人心中的脸面,反唇相讥道。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老妈张兰娟万万没想到的,她对这个疯狗一样的李迪生充满了厌恶。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王家的闺女配他正合适。

    刚想拉着聂天鸣离开这是非之地,却看到老爹聂长生和秦局长两个人往这边走来。

    “你咋来了,不是让你带着秦局长回家坐坐?”

    看到来人的面貌,李迪生心里咯噔一下。

    之前县里开会的时候,他是见过秦连海局长的,正是眼前这位。

    “局长?这一看就不是当领导的样,他要是农业局局长,那我家迪生还不得是县长,演戏还演全套,心眼子成精了。”

    的确,秦连海就算放在农村,长相也不算多好看。

    谁能想到一个县农业局的局长,会是一个双手老茧,脸色黢烟的老汉模样。

    张迪生拉了拉自己这个泼妇岳母的衣角,但正说到兴头的老岳母。哪肯就此罢休。

    “你们看看他这个样子,脸比包公还烟,一看就不是当领导的样,说不定是长生家的哪个穷亲戚。”

    “秦局长好,我是县办公室的张迪生。”

    眼看实在拦不住自家不长眼的丈母娘,李迪生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伸出手和秦连海握手。

    “局长?迪生,他是局长?”

    李迪生羞得满脸通红,内心早已如同煮沸的江水,上下翻腾不止。

    “局长,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生怕老丈母娘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李迪生索性不再搭话,直接拉着她就往巷子里走。

    王媛媛则跟在后面,最后还望了一眼聂天鸣,心里和李迪生一样,同样充满了怨恨。

    “局长,你咋出来了。”聂天鸣问道。

    “距离晚上吃饭时间还早,我到地里看看秋收情况去,你们这个南泉村比较偏远,再不来我就把这个地方给忘了。”

    举手投足之间,的确有一股领导的气势,这种东西是装不出来的。

    旁边看热闹的长舌妇们,也没见这么大的领导,都悻悻不敢上前搭话,但事后肯定少不了,又要添油加醋嚼舌根子。

    等秦连海和老爹还有聂天鸣下地之后,几个长舌妇凑到老妈张兰娟面前,悄悄问道:“天鸣他妈,那个人真是局长?”

    老妈张兰娟没等开口,村长王德厚怀里抱着一堆茄子和黄瓜,气喘吁吁跑了上来问道:“你俩咋在这,秦局长呢?”

    &nbs.jxpxxs.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