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谷尸经〕〔护国神帅〕〔王牌神婿〕〔我怎么这么有钱〕〔超级人生〕〔超级人生陈平江婉〕〔超级人生 陈平江婉〕〔高天策高微微〕〔萧天策高薇薇最新〕〔鸿蒙圣王〕〔萧天策高薇薇小说〕〔萧天策高薇薇天神〕〔萧天策高薇薇〕〔萧天策高微微小说〕〔战神接到女儿求救〕〔天神殿萧天策高薇〕〔天神殿萧天策全文〕〔华夏第一战神萧天〕〔天神殿txt下载〕〔至尊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五十章 陈知仕
    !

    聂天鸣继续往山林深处走,一路上都能零星看到捡蘑菇和拾木耳的南泉村村民。

    其中不乏一些好事者还在找聂天鸣询问秦局长的事情,但也有一些例外。

    在打死小野猪的那个山丘旁边,聂天鸣看到了自己村子的老中医陈知仕。

    &nbsjxpxxs.p;  按照辈分,聂天鸣应该叫他一声爷爷才对。

    陈知仕有七十多岁,但因为平常注重调养生息,所以精神状态和身体素质保持得都特别好。

    按道理讲,平常村里的老人,因为一辈子从事重体力劳动,一旦过了五十,身体很大概率就会垮掉,会因为腰肌劳损和各种关节炎症而变得行动不便。

    但陈知仕爷爷却不同,他寸头上只有灰白色的头发,没几根白发,脸上的皱纹也绷得紧实,没有一丝松弛感。

    下巴处是一绺雪白的山羊胡,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还能扛着锄头进山采中药,很令人敬佩。

    “这不是长生家大小子嘛,你咋一个人进山了,你爸呢?”

    “我姥姥家地多,我爸帮姥姥收秋去了。”

    “小伙子精神头不错,身体也壮实,比你爸爸强多了。

    以前你爸年轻的时候,我采药时经常能碰到他,那时候他打猎是把好手,每次遇到都背了满满一筐山鸡野兔。”

    没想到能见到村里的人,陈知仕进山走的累了,趁机停下来歇脚,将锄头放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上去。

    长辈都有意停下来,而且又扯到和自己老爹的交情,聂天鸣不得不放缓进山的脚步,一同坐下来聊几句.xgchotel.。

    “您还要继续往山里走?”

    上次就是在这个地方,和张胜一起遇到的野猪群,聂天鸣担心陈知仕遇到野猪之后,不知该如何应对。

    “怎么?瞧不起我这个老头子?”

    陈知仕哈哈大笑,继续说道:“这片林子啊,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走,比你爸还要熟悉呢。”

    聂天鸣悻悻一笑,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怎么都应该想到,当了一辈子中医的陈知仕,平常很多草药都是自己进山采摘的,但对狮子山的了解程度,肯定不会太差。

    “这几天村里庄稼糟了野猪的祸害,我明白进山是有些危险,但就是闲不住,入秋后进山,都是多少年的习惯了。”

    听到陈知仕的话,聂天鸣说道:“一定要注意安全,现在野猪都是一群一群的,即便是我这个带小伙子,见到了都要躲得远远的。”

    “这个你放心,对付野猪群,你爸爸曾经教过我一个办法,很管用,那就是上树,野猪又不像熊瞎子那样会爬树,安全得很。”

    自己的确听老爹教过这个技巧,但聂天鸣有点不信,他认为真遇到野猪群,恐怕连爬树的时间都没有,更何况狮子山里都是些高大粗壮的松树和柏树,哪里像杨树一样好爬。

    “您以前采药的时候,遇到过野猪吗?”

    “遇到过野猪吗?”陈知仕对聂天鸣提的问题不以为意,说道“那是家常便饭,但野猪一般你不招惹它,他也不会主动攻击你,也没传说中的的那么可怕。”

    陈知仕刚想继续说下去,但作为一个中医的基本职业素养,他说话时眼神一刻也不闲着,在林子里寻找着各种可以入药的中药材。

    此刻他在灌木丛里,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快步迈了进去,伸手在地上抓了一把,几个像甜瓜一样的东西被他拽了出来。

    陈知仕笑呵呵地穿肠草捧给聂天鸣看,说道:“这东西叫做穿肠草,也叫屎瓜秧,能祛火败毒,还能治痔疮肿痛、退黄疸,是个好东西。”

    “这东西值钱吗?”

    “值钱吗?你这个小家伙说话怎么这么重功利?药材是用来治病救人的,哪能张口闭口就是钱。”

    被陈爷爷一顿训斥,聂天鸣也恍然大悟,察觉到刚才的话说的不对。

    其实聂天鸣只是想了解一下穿肠草的价格,如果能值不少钱的话,就直接大规模种植,然后用聚灵泉水催发,药效肯定比这种野生的穿肠草好。

    或许是陈知仕也觉得自己刚才过于激动,看到聂天鸣羞愧的表情,心里不好意思。

    “这中药啊,每一种药材都有它的价值,每一种药材都有它的功效,正所谓‘大地生草木,性用各不同’,它们不能用值不值钱来看待。”

    聂天鸣被说得心服口服,也想起陈知仕爷爷在十里八乡都有名的老中医,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德行与医术都堪称模范。

    而且他秉承了中医治病救人的理念,对平常的头疼脑热,或者是拿不准的的病症,他会让人去村里诊所,或直接去县医院看病。绝对不会为了钱而故弄玄机,不会延误病人的病情。

    也是因为如此豁达慈悲的行医态度,即便是在几十年前那个动荡的年代里,陈知仕都没有受到一丝委屈,相反还受到了乡亲们的接济。

    “您教训的是,我的确草率了,希望不要动怒。”

    “我哪能动怒呢,我就是随性而发,不是针对你。”

    陈知仕将穿肠草放进背篓里,把坐在屁股底下的锄头扛了起来。

    “歇得差不多了,我还要再往里走一走,然后在周围转一转就要下山了。现在身子骨弱了,不比从前喽~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

    “您这身体可不弱,您要这么说,让咱们村里那些不如您的老人咋想啊。”

    聂天鸣和陈知仕,一小一老两个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颇有几分忘年交的意味。

    “你这条大狼狗啊,是个好东西,要是能产出狗宝,肯定也不错。”

    陈知仕不知啥时候盯上了哮地,结果越看越喜欢,开口说道。

    聂天鸣不知所以,问道:“狗宝?什么是狗宝?”

    “就是狗肚子里的结石,味甘苦,有小毒,能解毒降逆气,还能治噎嗝反胃和痈疽,是很罕见的一味中药,需要剖狗取石。”

    哮地欢快地在前面带路,也不知是真听懂了,还是受了什么刺激,陈知仕刚一说完,就浑身打了个激灵,外头侧耳站在原地不动。

    看到哮地这个样子,陈知仕jsshcxx.笑得更开心了,说道:“这条狼狗灵性十足,准能产出好狗宝,等什么时候离世了,一定要通知我。”

    聂天鸣听得冷汗直冒,哮地今天刚开了神志就遇到这么大一个噩耗,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世界的残酷性了?

    生怕狗急咬人,聂天鸣赶紧岔开话题,不再在狗宝上多做纠缠。

    万一哮地暴起咬人,就它这一身腱子肉,聂天鸣还真没信心能拦得下来。

    “陈爷爷,平时您进山,主要都采什么样的药材,我看看能不能顺路帮忙采点,也能省你不少功夫。”

    “帮我采药?”

    陈知仕一捋虎须,笑得脸上的褶子都挤在了一起。

    “你和长生还真是亲父子,以前他每次进山打猎,都会帮我捎带点药材,没想十几年后,他儿子又要帮我采药材,真是缘分呐~”

    “叮~”:光耀门庭,孝顺值+10。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