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至尊高手〕〔虎婿小说〕〔杨潇唐沐雪〕〔一世豪婿〕〔上门最强狂婿〕〔天骄豪婿〕〔顶级豪门〕〔杨肖唐玉婉〕〔娱乐之超级大亨〕〔一世豪婿杨潇唐沐〕〔虎胥〕〔林凡黄莹莹〕〔青越观〕〔贩妖记〕〔至尊战神女婿〕〔我原来是富二代陈〕〔医武高手秦君叶婉〕〔秦君〕〔祝勇〕〔李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五十一章 毁林地
    !

    看来陈知仕对聂天鸣的印象还不错,顺带还给老爹聂长生的脸上长了光。

    “汪汪~”

    两个人还在闲聊,哮地也不知道从哪里叼回来一直野兔,把野兔放在聂天鸣腿边,叫唤着炫耀。

    喝了聚灵泉水之后,这家伙变得这么生猛了?

    野兔的喉咙被哮地咬了两个大洞,正汩汩往外冒着热血,染红了一片草地。

    “你家这条狗灵性十足,要是再给它活个上百年,说不定就能成精了。”

    陈知仕看到哮地如此能干,捋着胡须满脸笑意。

    “我一直以来想带一条狗上山采药,但也一直没有合适的选择,要不你把你家这条狗借给我配个种,等生了狗崽子,送我一只咋样?”

    聂天鸣眼睛一亮,觉得这个生意有门。

    小花和哮地都这么机灵,生出的后代肯定错不了。

    “你陈爷爷要给你找对象呢,开心不?”

    摸着哮地的狗头,聂天鸣笑得前仰后合。

    哮地则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歪着头看向聂天鸣,嘴里呜呜叫着,似乎在询问。

    “这是你就不用管了,好好表现就行,过几天你陈爷爷就给你找一条漂亮的母狗。”

    看着聂天鸣和哮地在自言自语,陈知仕却不像普通人那样以为聂天鸣精神不好。

    恰恰相反,凭借数十年的行医经历,他能看出哮地的特别之处,却又捉摸不透其中的原由。

    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泥土,陈知仕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也歇息够了,该继续上路了。”

    “咱们现在还顺路,我在跟着您走一段吧。”

    将野兔的血渍处理干净,聂天鸣将它放进柳筐中,跟在陈知仕身后,继续往深山走。

    一路上,陈知仕不断为聂天鸣讲解着常见的药草样子,和对应的功效。

    在一块巨大的岩石旁边,陈知仕欣喜若狂地跑上前,将一棵长得像巨大狗尾草一样的植物拔了出来,捧在手心仔细观瞧。

    聂天鸣看到之后,说道:“这种叫做马尾伸筋草,平常长在悬崖上或者是枯树上,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碰到一株。”

    对于聂天鸣如此精准的回答,陈知仕很是惊讶。

    聂天鸣才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而且进山的次数也不多,这马尾伸筋草,即便是他老爹聂长生都未必知道,怎么这个小伙能一眼就看出来。

    “天鸣,你是怎么知道的?”

    聂天鸣哪敢说自己早就继承了聂勇老祖宗,野外打猎生存的记忆与能力,只能信口开河。

    “我家里有本中草药的书,我爸没事就爱翻翻,我也跟着多看了几页,凑巧记得这味草药的介绍。”

    “长生能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是他的福气啊,你继续说,我听听对不对。”

    “马尾伸筋草有舒筋活血、祛风除湿的效果,平常咱们村子里得了风湿关节病、或者是跌打损伤的人,都能用到它。

    但切记,这种东西不能多用,否则就会麻醉不醒。如果食用得太过量,很可能就一命呜呼了。”

    看陈知仕严肃的表情,聂天鸣以为自己说错了,但聂勇老祖宗就是这样教的,自己牢牢记在了心里,半点都没有私自改动。

    下一秒陈知仕再也绷不住了,开口大笑道:“你说的一点没错,在深山里,最为忌讳的就是乱吃乱碰,因为说不定什么一个不起眼的东西,就能要人命。

    你能记得这么清楚,我真的很欣慰,有没有想过要当一名中医?”

    自己才稍微露了一小手,竟然让陈知仕萌生了收徒的意思!

    聂天鸣打死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被看成是当中医的材料。

    其实,聂天鸣传承了聂勇老祖宗的记忆,对这些草药的样子和功效都是机械化的记忆。

    见到深山中的药材,能认出来哪个有毒,哪个能治病就不错了。

    但真让自己按照每种药材几钱几两的严格标准去配成药方,这是万万做不.whhryl.到的。

    “陈爷爷,您这高深的手艺,应该找个更聪明的加班人才行,我这急性子做不来。”

    听到聂天鸣婉言谢绝,陈知仕也不再强求,两人就此在巨石旁分道扬镳。

    走远之后,聂天鸣将柳筐里的野兔放进乾坤袋中,

    再往深山里走,树木变得更加稀疏,但每一棵都长得十分粗壮,有松鼠在树枝上来回蹦跳。

    哮地看到之后跳起脚想要捉,但和猴子捞月亮没有区别,只能在空中比划,不能伤害到松鼠一丝一毫。

    聂天鸣对松鼠的狩猎兴趣不大,这东西一点都不好吃,瘦肉太多发柴,并且有一股很重的土腥味,口感比普通猪肉差远了。

    还有就是,松鼠身上带的细菌要比野猪野兔等都要多,一旦处理不好,就会诱发腹泻干呕等,严重的更是会引起休克。

    最重要的一点,松鼠上蹿下跳太难抓,而且浑身上下没有多少肉,扒了皮之后,除了骨头也不剩什么了。

    逮它费力又不.zyxta.讨好,因此才会在历代猎户手里,逃过一劫又一劫。

    “哮地快跟上,别和它斗气了。”

    聂天鸣回头丢了块石头,把正在爬树的哮地吓了回来。

    “今天你是不是特别兴奋?要是再这么贪玩,以后就不带你出来了。”

    哮地听到聂天鸣的威胁,耷拉着脑袋,尾巴低垂夹在腿里,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聂天鸣也有点不忍心说狠话了,毕竟之前自己骂得再狠,哮地都听不懂。

    先今非昔比,哮地多少能听懂点自己说的意思。

    但它毕竟还不是人,理解能力太差,万一把自己哪句玩笑话当真,可就来不及后悔了。

    哮地乖乖夹着尾巴跟在聂天鸣身后,还贼心不死回头望了一眼,站在树上冲自己嘲讽的松鼠。

    继续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聂天鸣发现前面的视野忽然变得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大片空地。

    走到跟前,聂天鸣才看到眼前树桩林立,木橛密布,长短不一的木段横躺竖卧,周围更是杂草丛生,将木端都淹没其中。

    但眼尖的聂天鸣,能发现其中的蹊跷。

    灌木丛被风吹起得东倒西歪时,就能看到许多树桩和木段上都露出烟色的影子。

    快步冲到树桩林中,拿出砍刀将高过腰部的灌木全部砍倒,聂天鸣才看清被掩盖住的真实面貌,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将近两亩地的树林被毁,倒下的木材全部被锯成一段一段,用来养木耳。

    此情此景,聂天鸣胸中的怒火噌得一声冒了上来。

    xgchotel. 不论是老爹从小到大的唠叨,还是聂勇老祖宗的传承教诲,都不允许乱砍山里的树木。

    若是为了搭建木屋所需,必须要砍树,木材也必须间隔得足够远才行。

    这样才能保证山地不变光秃,才会在下暴雨时,泥土不被冲刷掉,破坏山里的地形。

    能深入到这里来砍树养野生木耳的脚,必定不是普通的村民,而是熟悉地形的猎户所为,他们不可能不清楚这个约定俗成的行为

    除非是他们明知故犯,以为这里是深山,不会有人发现他们的所作所为。

    聂天鸣恶从心头起,一个念头冒了上来。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