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兵王陈八荒〕〔龙牙首领秦羽〕〔君临都市陈八荒〕〔八荒战神〕〔叶无道陈雅芝〕〔情深不知归处〕〔傅云城〕〔傲世强人〕〔重生校园女神:明〕〔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讨命人〕〔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极品透视民工〕〔餮仙传人在都市〕〔洪荒妖行纪〕〔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俏总裁的未婚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六十二章 深山遇熊
    !

    哮地看到眼前的巨石眨眼间就消失无踪影,吓得连忙躲到聂天鸣身后。

    对于这种超能力的事情,哮地小小的脑袋里,还是没有能力去理解。

    摸摸哮地的狗头表示安慰,聂天鸣在周围又搜寻了半天,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才作罢。

    趁着月光皎洁,聂天鸣回到了山洞之中,盘算一下明天的行程。

    至于乾坤袋中的巨石,聂天鸣没有赌石的勇气和资本。

    不过据他猜测,在巨石里形成的玉石,估计不会太大。

    因为这山谷早就已经成型上百年了,至少在聂勇老祖传承给自己的泰祖山地图记忆中,就已经存在了。

    倘若玉石产量丰厚的话,玉石就不应该只存在于巨石当中,像山谷内零散的石子,多少应该有玉石的踪迹。

    人的肉眼会骗人,在数公里长的山谷内看不见名贵的玉石情有可原。

    但天眼可不能作假,没有灵气就是没有灵气,就算聂天鸣把眼睛瞪得溜圆看上一天,也是同样的结果。

    当最后一根木柴燃烧完毕,火堆彻底熄灭,聂天鸣回到木屋床上,裹紧了自己的小毯子。

    一场秋雨一场寒,古人诚不欺我。

    暴雨才刚刚过去没多久,离开火堆烘烤取暖的聂天鸣,就被冻得瑟瑟发抖了。

    聂天鸣只恨生火的时候,把铺在地下的干草拿的太多,现在身子底jsshcxx.下硬邦邦的,格外硌人。

    刚想躺下,发现哮地正蹲在自己面前,睁着无辜的眼神盯着自己。

    “没吃饱?”

    哮地摇摇头。

    “你又发现宝贝了?”

    哮地还是摇摇头,把爪子搭在木床床沿上,从聂天鸣身子底下,把干草揪出了一根。

    聂天鸣恍然大悟。

    在家里时,不论是狗窝还是笼子里,老妈都会为哮地和小花准备个棉毯子。

    看来今晚天气的确是转凉了,哮地仅靠身上的一层皮毛,根本抵御不了寒冷。

    &nbxgchotel.sp;  虽然聂天鸣自己躺在床上,已经是很不舒服了,但他仍旧起身,掀开毯子和凉席,将仅剩的一层干草拿出来,铺在床边。

    看着小主人尽心尽力为自己搭建狗窝,哮地心里也是一阵暖流涌动,它跑到聂天鸣手边,伸出舌头舔了舔聂天鸣的手掌。

    “你真是小祖宗,把你伺候好就行了,我可是牺牲了自己。”

    哮地乖乖跑到温暖的干草里,伸了个懒腰,蜷缩起身子准备睡觉。

    哮地虽然是一条具有灵性的四眼狼狗,但在城里有钱人眼中,就是一条土狗,是一条没有任何价值的中华田园犬。

    在南泉村这样的农村,中华田园犬真的很可怜,它们生下来,幸运的就可以活下来,不幸的就只能饿死、冷死。

    很多农村的土狗,从小小的就被一根铁链栓着,从生到死都是这很铁链在身上。

    家里的主人记得起来喂就喂一点,记不起来喂,就让它饿着,完全不把它们当一个生命看。

    在农村里面,中华田园犬一生的命运就是这样。

    哮地从来不认为土狗不是一个贬义词,土是本土的意思,是中国本土的狗。

    可是,它们对人的忠诚度是非常高的。

    为什么同样都是狗,为什么名贵的狗可以睡沙发,睡床?

    而中华田园犬却只能睡在土里,三四天没有饭吃,没有水喝呢?

    甚至,很多土狗在进入秋季之后,还被人当成食材吃掉。

    进村用毒香肠、毒吹针药死狗的狗贩子,从来没有少过。

    哮地对于聂家来讲,就如同是家里的一份子,小花也是如此,

    它们是家的一部分,它们吃着最简单的剩饭,看家护院。

    &nbsjxpxxs.p;给予它们一个温暖的狗窝,可以说是对养狗人最基本的要求了。

    伴随着哮地轻轻的呼吸声,聂天鸣也不再烦躁硌人床板的不适感,深深睡去。

    第二天清晨,七点多钟,聂天鸣睁开眼走出木屋,准备疏松疏松酸痛的筋骨。

    刚迈出门口,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低头一看,发现地上又有两只松鼠和一只野兔。

    这哮地还真抓上瘾了?

    哮地贯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理念,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就已经出门打猎了。

    聂天鸣也很是欣慰,看来哮地的心智的确是上升了一个档次,再也不是从前那只傻狗了。

    不过聂天鸣实在是想不出哮地是怎么爬上树,将蹦跳灵敏的松鼠抓到手的。

    将松鼠和野兔拎进木屋,聂天鸣站在山洞边上,大声呼喊着哮地的名字,让它赶紧回来,准备出发了。

    今天聂天鸣准备再往山里面走走,晚上返回木屋睡觉。

    加上明天往回赶,正好三天的时间。

    在聂天鸣大声叫喊之后,过了三分钟,哮地从山脚下跑了上来。

    也不知它到底是去哪里闹腾了,身上全都沾满了露水,甚至在肚皮的位置,还挂着一层鬼圪针。

    聂天鸣费了好大的得劲,才把哮地身上的鬼圪针全部摘下来。

    回到木屋将毛毯重新装进乾坤袋,把木门关上之后,开始下山坡,继续往前进发。

    经过山谷时,聂天鸣又开启天眼,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想要再发现些好东西。

    可事与愿违,聂天鸣花费了两个小时,什么收获都没有,最终不得不放弃。

    出了山谷之后,是一片开阔地带,并且从山上有一条小溪经过,形成了一条宽约一米的小河流。

    这让聂天鸣十分警觉,越是在这种地方,出现野猪群和熊瞎子的几率才越大。

    一般来讲,野猪做窝都喜欢植被比较茂密的地方。

    尤其是善于隐藏身形的灌木洞穴,或者是死掉的大树树洞中。

    除此之外,它们居住的野猪窝,也必须是要靠近河流或者湖泊水源的位置。

    现在眼前的地形中,十有八九就会有野猪出现。

    哮地似乎察觉到了聂天鸣的紧张感,也快步跑到他身边,往前方呲着牙。

    顺风耳在这种声音嘈杂大的地方,而且范围也极其有限,因此聂天鸣无法辨别前方是否存在着危险。

    “哮地,你去前面看看,要是有危险就喊我。”

    作为一个合格的猎人,让猎狗做探子是必须的,这也是哮地的职责所在,因此不存在什么心疼不心疼的。

    如今开了灵智,并且身体素质得到极大强化的哮地,聂天鸣并不担心它的安危。

    哮地得到命令之后,立刻撒了欢。

    之前在深山里,除了山丘就是乱石,根本跑不起来。

    现在到了平坦地带,哮地根本约束不住身体里的洪荒之力,速度快到了极点,几乎到了贴地飞行的程度。

    眨眼间,哮地钻进了林子。

    但随后,一声沉闷的吼叫传了出来,聂天鸣心中一凛。

    担心什么来什么,这林子里竟然有熊瞎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