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嚣张甜心很美味:〕〔小妻太娇嫩,枭爷〕〔史上最强炼气期〕〔澹春山〕〔封林徐若影〕〔叶珍珍齐宥〕〔白南星贺彦卿〕〔慕晚晚薄司寒〕〔慕晚晚薄司寒〕〔以我深情,与你白〕〔大明第一吏〕〔网游之我爱金币〕〔邪王追妻:王妃很〕〔终极武力〕〔吴峥〕〔血蓑衣〕〔都市巅峰高手〕〔桃运仙尊在山村〕〔楚凌天徐兰芝〕〔乔念叶妄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六十四章 黑熊塔子
    !

    烟熊并没有表现出要饱餐一顿的想法,它了一圈,确定聂天鸣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态度更加放松了。

    “吼吼吼~”

    经过短暂的交流,聂天鸣才听明白,原来和它和哮地之间还有误会。

    这头烟熊打死了一只野猪,正高高兴兴的啃骨头呢,结果哮地一头扎进了案发现场。

    哮地爪子上的血迹,就这么来的。

    “哮地过来。”

    聂天鸣把哮地喊过来,伸手抚摸着它的大狗爪,没有发现一丝受伤的痕迹,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

    这是哮地在没有受伤的前提下,聂天鸣才不会动手。

    如果自己和烟熊之间没有沟通,哮地直接上去缠斗,然后被烟熊结果了性命,聂天鸣也不介意让烟熊陪葬。

    敢伤我家的狗,也不看看它主人是何许人也。

    烟熊能够理解的词汇量很少,聂天鸣只能和它进行比较简单的交流,但已经足够聂天鸣了解很多讯息了。

    根据聂天鸣看到烟熊身上一层淡淡的青色云雾推测,这头烟熊应该相当于人类小孩子四五岁的智力水平。

    聊过几句之后,烟熊将聂天鸣看作是伙伴,站起身冲聂天鸣招招手,让聂天鸣跟他走。

    聂天鸣心里很疑惑,但脚底下却很诚实,不紧不慢跟在烟熊身后。

    这是要带我寻宝的节奏?

    在南泉村老一辈人的传说中,蛇和熊都是守护财宝的存在,只要找到它们的巢穴,就能从巢穴中发现无数的金银财宝,富甲一方。

    这里面是包含着广大穷苦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寄托,也就是说,做白日梦是从古至今打得传统。

    但这种传说也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有过先例,才会流传下来这样一个传说的。

    那么,自己会是第一个实现这个传说的人吗?

    难不成这位烟熊老哥的山洞里,有宝贝袈裟?

    进入林子之后,聂天鸣看到沿途的叶子上,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这就应该是烟熊在追哮地时,身上的血渍蹭在了枝叶上导致的。

    走了有两分钟,烟熊在前面停下了脚步。

    “吼吼~”

    烟熊没有回头,伸出爪子往前一指。

    聂天鸣看到周围的灌木丛一片杂乱,像是在不久之前就发生过激烈的战斗,甚至连血渍也是越来越多。

    哮地的鼻子比聂天鸣灵敏多了,它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作为野兽的本性被激发出来,整个身子开始躁动不安。

    继续往前走几步,聂天鸣看到惨烈的案发现场,地上野猪的内脏散落得七七八八。

    而且野猪肉也是被撕成了碎块,贴近一看,聂天鸣能够看到有几块瘦肉,都粘在树干上了。

    哮地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它上前张嘴咬住一块血红的野猪肉,狼吞虎咽起来。

    烟熊似乎对哮地的动作并不反感,甚至还兴奋得快速喘气,看样子很开心。

    “吼~”

    烟熊将脚边的一块野猪肺,踢到聂天鸣面前。

    聂天鸣干呕了一下,嘴里的唾沫瞬间消失不见,他可不敢生吃这玩意。

    冲烟熊摇摇手,聂天鸣耸耸肩膀,表示自己胃口不好。

    烟熊脑袋比较简单,也没有多想,直接就地坐在一滩未干的血渍里面,抓起一块肉就往嘴里塞。

    聂天鸣看着哮地和烟熊吃得高兴,也不忍心打扰。

    他无聊得四处张望,看到了滚落在草丛的野猪猪头。

    看来烟熊也不是傻子,知道猪头不好吃。

    但这也太暴殄天物了,你烟熊不吃,在我这里可是人间美味。

    聂天鸣走到猪头旁边,看着已经被咬掉一般的猪耳朵,心里有点可惜。

    反正是留着自己吃,也不嫌弃完整不完整,先拿了再说。

    .xgchotel. 心念一动,整颗猪头被聂天鸣收进了乾坤袋之中,和昨天的野鸡挨在一起。

    在短短半小时的时间里,哮地和烟熊两个,从打架的对手,已经变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

    也不知道哮地是特意凑近乎,还是迫于烟熊的威压,只见哮地乖乖趴在烟熊身旁啃着一根腿骨,烟熊用爪子轻轻抚摸着哮地的狗头。

    举手投足之间,仿佛哮地是烟熊的宠物一样。

    聂天鸣抬手捂脸,仰天长叹,哮地算是有奶便是娘的典范了。

    在等待它们两个进食的空档,聂天鸣对烟熊猎捕的野猪,有了一个大概的推测。

    这头野猪应该有四百斤左右,也算得上是一个大块头了。

    而且聂天鸣看到野猪嘴里的獠whhryl.牙,还十分洁白,没有太多的磨损,应该是一个处于成年期的野猪。

    真是可惜这么一头好野猪了,如果整只被聂天鸣拿下,卖到大碗鲜,应该能卖三四万块钱。

    而且趁着过几天举办画家展览活动,又能敲一笔竹杠。

    聂天鸣蹲在地上,看着烟熊铁塔般的身躯,心里忽然有个主意冒了出来。

    等烟熊和哮地都吃饱了,聂天鸣小心翼翼走到烟熊前面,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它,说道:“咱们现在算不算朋友了?”

    烟熊狠狠点了一下头,伸手就要把聂天鸣往怀里揽过来。

    聂天鸣可接受不了这么热情过头的欢迎动作,脚下一滑,飘离烟熊能触碰到的范围。

    在从里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被熊瞎子舔一下脸,脸上就只剩一副骷髅架。

    &nbszyxta.p;烟熊和猫狗一样,舌头上都是带有倒钩刺的,但要比猫狗的更长更尖锐。

    虽说流传的那句话有夸张的成分,可一旦被熊瞎子伸出舌头舔一下,即便不成骷髅架,那也得掉好几层皮。

    对于聂天鸣躲闪的动作,烟熊并没有在意,而是咧嘴一笑,转身将哮地搂在了怀里。

    平时哮地在村里横行霸道惯了,但在庞然大物的烟熊面前,仍是不值一提。

    哮地看向聂天鸣的眼神中,是孤独弱小又无助。

    “既然咱们是朋友了,我就不能再叫你喂了,应该给你取个名字才对。”

    聂天鸣稍微思考了一下,说道:“你长得五大三粗,和一座铁塔一样,以后我就叫你塔子吧!”

    烟熊没有听懂聂天鸣说了些什么,但它看到聂天鸣说“塔子”的时候,手指指向了自己,心里有点明白了。

    “塔子~”

    烟熊咧嘴笑了起来。

    “塔子~塔子~”

    烟熊高兴得躺倒在地上,蜷着身子打滚。

    看来它对这个名字很满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