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小妻霸道宠〕〔虎婿杨潇〕〔陆少宠妻靠套路〕〔虎婿杨潇唐沐雪〕〔虎婿小说〕〔今夜星辰似你〕〔校园至尊高手〕〔杨潇唐沐雪〕〔一世豪婿〕〔上门最强狂婿〕〔天骄豪婿〕〔顶级豪门〕〔杨肖唐玉婉〕〔娱乐之超级大亨〕〔一世豪婿杨潇唐沐〕〔虎胥〕〔林凡黄莹莹〕〔青越观〕〔贩妖记〕〔至尊战神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六十九章 探望陈知仕
    !

    这种乱攀亲戚的弯弯绕道理,聂天鸣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所以把灵芝从村外扛回家,这个计划也是不可行的。

    算了,反正不着急,就让灵芝在乾坤袋里多躺些时日吧,这东西晚拿出来给老爹老妈看,也损失不了什么东西。

    “你们先吃,我把筐里的草药给陈爷爷带过去。”

    聂天鸣撂下一句话,就出了门,临走之前,老妈跑出门口把聂天鸣给叫住了。

    “去到你陈爷爷家,如果他要是给钱,你就拿着,不拿白不拿。”

    精明的老妈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让聂天鸣去送草药,很可能一分钱不要,放下就走。

    “这些都是我顺手在山里采的,费不了多少时间。”

    “你白送给人家,他配成中药可不少卖钱,卖了的钱分你一半?”

    老妈说的在理,聂天鸣点点头答应下来。

    要不是老妈跑出来叫住自己,聂天鸣一定会到陈知仕家里,把柳筐里的草药倒出来,扭头就走的。

    陈知仕陈爷爷的家,在南泉村临近大街靠里的一条小巷中。

    原本陈知仕家门前只是一条泥巴路,结果就是因为老中医救死扶伤,通济助人的好名声在外,每天求医问诊的村民络绎不绝,愣是把泥巴路踩成了泥砖路。

    这几十年,不论下多大的暴雨,陈知仕门前的泥路依旧是硬挺,没有一丝的泥泞。

    聂天鸣来到小巷口,迎面遇到两个求医的外村夫妻从陈知仕门口离开。

    陈知仕正扶着门框将病人送走,就看到了聂天鸣背着柳筐往这边走,笑着迎了出来。

    “今天上午我还念叨你呢,不知道你在狮子山里的情况怎么样,现在一看,果真是聂长生的好儿子。”

    陈知仕对待聂天鸣,并不像长辈对待晚辈那样刻板,他没有端着架子,直接伸手拍了拍聂天鸣的肩膀。

    “陈爷爷,你这话可不能和我妈说。”

    陈知仕作为一个吃的盐比聂天鸣吃的饭都多的老人,对聂天鸣刚说的话,不用挑破,自然就知道其中是什么原因。

    “明白,我肯定不说。”

    笑呵呵将聂天鸣领到家里,陈知仕招呼老伴去沏茶。

    一般来讲,在村里,对待串门的乡亲或者是来做客的亲戚,才会沏茶接待。

    为的就是坐下来能多聊一会,这也是彼此之间关系亲切的表现。

    但聂天鸣一个大小伙子,作为一个晚辈,来到陈知仕陈爷爷家里,哪能让人家沏茶。

    真要论起来,自己老爹或者老妈来,才有资格坐下来喝茶聊天。

    长幼尊卑,聂天鸣是知道的。

    相互拉扯一番,聂天鸣表示家里还是事情要做,来不及坐下来聊天,陈知仕这才作罢。

    因为不常来,聂天鸣对这位村里有名的老中医家很是好奇。

    打量了一下,院里打扫得十分干净,没有一点灰尘和杂物,这也是因为陈知仕家里不养鸡的缘故,要不然院子里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鸡屎存在。

    院子地上是铺得暗红色的花纹长砖,在刚进门的侧面是一个小小的花园,里面种着不少的花,但聂天鸣只认得其中的几棵月季和百合。

    在院中央是废弃不用的小磨盘,磨盘底下放着几个花盆,里面种的是用作中药材的芦荟。

    在堂屋边上,种了几株竹子,郁郁葱葱的茂盛竹叶耷拉在门框上,显得尤为宁静。

    站在院子里,聂天鸣能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或许是因为聂天鸣没有适应的缘故,那股中药的味道钻进鼻子里,聂天鸣嘴巴里发苦,但过了几秒之后,刺激分泌出的唾液,又让聂天鸣尝着甜丝丝的,那种味道很是神奇。

    稍微停顿一下之后,聂天鸣将目光集中到了陈知仕身上。

    连忙将柳筐卸下来,把里面的中草药倒在地上,也算是完成了此行的任务。

    “这些都是比较常见的药材,我也不知道对您有没有用,我就都顺手采回来了。”

    “劳烦了,这些都有用,让你辛苦了,这些如果让我采的话,够我这把老骨头花半天时间了。”

    陈知仕蹲下身,在那堆中草药里面拨弄,想数清楚品种,结果越看越高兴。

    这次聂天鸣不仅仅是采了金银花、车前草、艾蒿等,还有像何首乌、马尾伸筋草这样不容易采到的药材。

    更令陈知仕惊喜的是,里面竟然有一株至少十五年参龄的野山参!

    “这么好的东西,你就送给我了?”

    陈知仕把其他草药放下,双手托着那个人参,颤巍jsshcxx.巍对聂天鸣说道。

    聂天鸣憨憨一笑,点点头。

    “你知道这个山参值多少钱?”

    “管他值多少钱,只要对您老有用就行。放在我这就是泡酒的,放在您这就是救人的。”

    这句话倒是实话,而且聂天鸣这次采了好几棵,送出去一棵,算不上什么大事。

    陈知仕捋着胡须,看待聂天鸣的眼神充满了赏识。

    “还是你这娃会说话,但真的送给我,你不后悔?”

    “这有啥后悔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都说送给您了,哪好意思伸手往回要。”

    陈知仕点点头,说道:“既然你这个年轻人都这么有气度,我一个做长.zyxta.辈的,就更不能把气势落下了。”

    说着,陈知仕将山药重新放回那堆草药里,将它们收了起来。

    “来,跟我来。”

    聂天鸣跟着进了堂屋坐下,端起了热情的陈奶奶已经泡好的一杯绿茶。

    “你稍微等一下我,我去去就来。”

    说完,陈知仕将老伴叫了出来,只留下聂天鸣一个人坐在屋里捧着茶杯发呆。

    出门之后,陈知仕对老伴说道:“你看屋里那个小孩怎么样,聂长生家的孩子。”

    “挺老实本分的一个孩子,小的时候经常见他在村里疯跑,这几年大了,也没见几次面,没想到长这么大了。”

    陈奶奶刚开始还不知道老伴话中的意思,但说着说着恍然大悟了。

    “你是说...”陈奶奶发觉自己有点激动,声调高了,立马低头轻声说道,“你是说,想给你外甥女家的那个小雨撮合撮合?”

    “我就是这意思,我看这小伙子真的不错,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老头子,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现在的男女谈恋爱,哪还能搞相亲这一套,你真是个老古董。”

    聂天鸣对此时从此刻,陈知仕老两口说的话完全不知情。

    殊不知,他心目中慈祥的老中医,已经为他安排好一场未知的相亲了。

    陈知仕对老伴的话,并没有听到心里去,说道:“咱们一辈子不也这么过来了嘛,姻缘讲究的就是缘分,我是想让他们见一面,成不成就看缘分了,又不是绑着让他俩成亲结婚。”

    陈奶奶点点头,说道:.jxpxxs.“说的也是,等找个机会,我去长生家问一问,看看能不能行。”

    人在家中坐,相亲天上来。

    刚把手里的茶吹凉,聂天鸣递到嘴边,也不知为何,突然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聂天鸣自顾自嘀咕道:“看来入秋之后,天的确凉了,以后出门要多穿件秋衣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