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小小妻〕〔哥哥我要你负责〕〔极品明君〕〔重生之小小农家女〕〔剑道第一仙〕〔绝世强者〕〔总裁虐妻一时爽追〕〔无敌小天师〕〔全职国医〕〔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真是超级明星〕〔文豪娱乐家〕〔腹黑三宝太难缠〕〔无上圣尊〕〔绝品村医〕〔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1998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首富人生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七十二章 借住谢婉君次卧
    !

    美滋滋靠在大碗鲜大厅的沙发上做美梦,等到十点多钟,谢婉君下班之后,聂天鸣睡眼朦胧得被叫醒。

    谢婉君租住的小区,距离大碗鲜并没有太远的距离,在路上,聂天鸣和谢婉君没说几句话,就已经到门口了。

    谢婉君下班之后,没来得及换衣服,身上穿着的仍是一套烟色ol制服。

    她弯腰从包里掏钥匙,聂天鸣没来得及往后退,没想到她的屁股直接顶在了聂天鸣的大腿上。

    聂天鸣耳根腾得一声红了起来,热得有点发烫。

    谢婉君也是有点尴尬,只能快掏钥匙,以掩饰刚才的不当举动。

    进屋之后,谢婉君将身上的制服脱掉,露出了里面的一件米黄色v领毛衣。

    毛衣刚好是个包臀裙的模样,修身款式将谢婉君的身体衬托得玲珑有致。

    聂天鸣呆呆站在刚进门的走廊里,看得傻了眼。

    &xgchotel.nbsp;   “别傻站着了,赶紧关门进屋,你看我这乱的,我收拾收拾。”

    聂天鸣回身关门进屋,见到一尘不染的客厅,有点纳闷,这哪里乱了,要是这样还算乱,那自己家的卧室就成猪窝了。

    “你就凑合住吧,这也是前些天我升大堂经理时租的,还没来得及收拾,两室一厅,我住主卧,还空着一个次卧你来住。”

    聂天鸣打眼瞅了一圈,房间里的装修和配置虽然比较简陋,但都是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没有一丝凌乱。

    “不打紧,我就是个糙汉子,以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没床都能睡。”

    “没床都能睡?难不成直接住水泥地上?”

    &jsshcxx.nbsp;   “这你还真说对了,以前我在白江市打工的时候,睡过火车站。冰凉的水泥地上,铺上水泥袋子就能睡一夜。”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经历过这么多的磨难。”

    谢婉君从厨房出来,为聂天鸣端了一碗水放在茶几上,心疼得看着他。

    聂天鸣惨然一笑,自嘲道:“没啥大本事,高考时落了榜,就只剩一膀子力气能用,不吃苦哪能行。”

    “白江市多好啊,那些高楼大厦里花花绿绿的世界,你就没想留在那里,回家来种地?”

    这是谢婉君一直想问的话,她看聂天鸣心思活络,并非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怎么能甘愿在地里打滚。

    &n.whhryl.bsp; “种地有啥不好的,种地没那些烦心事,在城里打工那几年,遇到的人和事,没一件让人省心的。”

    对聂天鸣的话,谢婉君深以为然,她年轻的那几年,又何尝不是在白江市摸爬滚打过来的。

    “不聊这些烦心事了,现在时间都不早了,我们早些睡吧,明天画家采风团就到了,我要早去做准备呢。”

    聂天鸣睡得晚,坐在沙发上边玩手机边看电视,谢婉君手里拿了条浴巾进了卫生间。

    听着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声,聂天鸣实在是没有心思刷手机,更没心思看电视中面瘫流量明星的狗血古装剧。

    聂天鸣闭上眼,静静聆听着卫生间传出来的声响。

    聂天鸣沉浸在这样美好的氛围当中,脑海里早就脑补出了一部三两个人就能演完的电影。

    “嘭~”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谢婉君身上裹着一个白色的浴巾。

    可浴巾的大小根本掩盖不住她丰满的身躯,从上到下只能盖住自胸到大腿根的位置。

    聂天鸣看似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早就是天人交战了。

    他努力想把视线放在手机上,可人家都出来了,怎么不瞅上一眼。

    “你洗完了?”

    聂天鸣似看似不看,将头从上到下,在谢婉君身上瞅了一遍,又迅速回过头,不敢再看。

    内心的躁动让聂天鸣口干舌燥,他立刻端起放在茶几上的一杯水,吞了下去。

    “洗完了,你也赶紧洗一下休息吧,明天要赶早呢。”

    “明天有很多工作要做,真是忙死人了,不过挺开心的,大碗鲜现在可比之前的营业额高多了。”

    或许是被卫生间水蒸气熏着的缘故,谢婉君双颊桃红,眼神迷离不定,说不上的万种风情。

    说完之后,谢婉君径直进了屋。

    可浴巾实在是有点小,谢婉君把前面盖得严严实实,后面只是伸手用手捏着,两边根本盖不严实,浴巾的边角全都耷拉着。

    聂天鸣原本没想偷看,他还在盯着手机极力转移注意力。

    但白花花的身子,实在是太显眼了,想不注意都难。

    因此那后背,可以说是一览无余。

    聂天鸣肃然起敬,昂然抬头,只能不停喝水来镇压住心里的邪火。

    “你这个房子挺好的,一个人住挺不错,一看你就是个过日子的人。”

    玛德,这不是折磨自己嘛,早知道就不来了。

    聂天鸣虽说不是正人君子,但也不能乘人之危,只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何况自己还有祖宗系统在身,根本做不来坏事,万一被判定自己做了有伤风化,损害祖宗阴德的事情,自己后悔都来不及。

    稍稍停顿一会之后,聂天鸣从谢婉君房间里听到了吹风机的聒噪声音。

    聂天鸣没有心思洗澡,只能草草用凉水洗了把脸,把心里最后一丝邪火镇压消灭。

    进到卧室,聂天鸣坐在床上刚准备脱衣睡觉,却听到门外的敲门声。

    “睡了吗?我能进来吗?”

    “还没呢,进来吧,不打紧。”

    打开门,聂天鸣看到谢婉君正抱着一床被子,站在门口。

    “现在天冷,我多给你拿床被子,免得着凉。”

    聂天鸣看到她手里抱着的,是一床粉红色的被子。

    “这是我平时盖的,别嫌弃就行。”

    聂天鸣一听,脑子一片空白。

    自己还能碰到这好事?

    进屋之后,谢婉君和聂天鸣聊了会天,转眼时间过得飞快。

    谢婉君也有些不太好意思,给聂天鸣铺好被子后,快步出了门。

    聂天鸣躺在床上,将软乎乎的被子裹在身上。

    双手攥紧被子一角,聂天鸣将头深深埋了进去,用力吸了一口气。

    “香,香着呢。”

    聂天鸣将身子彻底舒展开,就像埋在温柔乡中一样,软软睡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