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红包神仙群〕〔陈天选方糖〕〔重生之王者归来〕〔陈太极小说〕〔病王毒妃〕〔鬼谷尸经〕〔李承乾小翠〕〔韩三千苏迎夏全部〕〔冷清欢慕容麒〕〔护国神帅〕〔护国神帅〕〔王牌神婿〕〔我怎么这么有钱〕〔超级人生〕〔超级人生陈平江婉〕〔超级人生 陈平江婉〕〔高天策高微微〕〔萧天策高薇薇最新〕〔鸿蒙圣王〕〔萧天策高薇薇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七十四章 执扇仕女图
    !

    下午的闹剧匆匆收场,那副还不如狗啃的字画,被李庆贤取名为《大碗风光一片红》。

    随后,那副总长米的宣纸,立刻被装裱起来,挂在了大碗鲜的大厅里。

    晚上吃饭时,聂天鸣从谢婉君那里得到消息,这副字画是路波花了二十万,从李庆贤那里求来的。

    当时聂天鸣听到之后,就坐不住了。

    自己累死累活在深山里又是采木耳,又是抓野猪,甚至差点被熊瞎子吃了,才赚了二十万。

    这家伙一个下午,就是用笔在纸上随便写写,就有二十万进账?

    这更坚定了聂天鸣进军艺术圈的想法,自己凭借一手唐伯虎的妙笔丹青天赋,最起码能赚一百万。

    闲着在包间外等了好久,聂天鸣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逮到了李庆贤从包间出来上厕所的空档,将他叫了过来。

    “怎么,这位朋友能欣赏我的画作?”

    李庆贤很显然没想到自己在这偏僻的小县城里,竟然能收获粉丝。

    原本他以为,自己只是借着画家协会会员的身份来凑热闹,顺便捞外快,那些慕名而来的粉丝,只有名师大家才会有。

    “对得很,今天下午,我一见到先生的画作,就感觉一股清新自由之气扑面而来,你能抽空给我讲一下创作理念吗?”

    对于聂耳天鸣的吹捧,李庆贤十分受用,他平时也被一些沽名钓誉的人捧得太高,以至于他都相信了自己真有那样的本事。

    “咳咳~”

    李庆贤咳嗽两声,清清嗓子,说道:“这个嘛,你要是来求画,我自然能边创作边讲解,可现在我实在是没有什么灵感。”

    诈骗诈到老子头上了?

    聂天鸣可不傻,能找他求画,也就路波这个蠢货能干的出来。

    不过想想也对,其他的画家大师,都是专程来泰祖山采风寻找创作灵感的,那些都是真正的名家,一副小画小字都是数十万的拍卖价格,自然瞧不上这小小县城酒楼的一二十万。

    ”先生啊,我是想让您领进门,我也想和您一样,一幅画能卖几十万块钱嘛。”

    “没有几十年的文化积淀,是不能成就一番事业的,我是从小跟随家父学习国画,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聂天鸣小声嘀咕道:“你爹就教会了你鬼画符?”

    “你说啥?”

    李庆贤有点没听清,追问道。

    “没啥,我说您父亲该为您骄傲。”

    聂天鸣是想让他帮忙把自己领进绘画界的大门,但现在一看,不出点血基本上是没希望了。

    聂天鸣视财如命,他可不肯把钱扔给李庆贤。

    李庆贤件聂天鸣莫名其妙把自己叫过来,又不肯出钱求画,骂骂咧咧进了包间。

    进军艺术界这件事,在李庆贤的身上算是落空了,可聂天鸣并没有气馁。

    这次来泰祖山采风的画家团,少说也有十几人,自己总能碰到一个赏识自己的。

    “天鸣你在这里呢,找了你好久。”

    谢婉君顺着大碗鲜服务员的指引,终于在包间走廊的椅子上,寻见了聂天鸣的身影。

    “你这是?”

    “刚才两个服务员在后厨摔jxpxxs.了一跤,直接摔骨折了,我寻思让你顶上菜的工作,你看咋样?给你发工资呢。”

    原来负责包间传菜的两个服务员,因为后厨的地板有水没擦干净,在端菜的过程中摔跤骨折了,其他人又都在忙。

    因此,谢婉君才想到了尚属空闲的聂天鸣。

    “啥工资补工资的,就当是帮忙了。”

    以前聂天鸣在城里打工时,也在酒店里端过盘子传过菜,对一系列流程都熟悉得很。

    接过谢婉君递过来的服务员制服,聂天鸣被她带着走了一圈路线之后,也就熟悉了。

    “砰!砰!砰!”

    聂天鸣手里端着一盘,黄金苹果做成的“富贵满园黄金果”敲包间的门,让在里面负责的服务员把菜端进去。

    自己刚回头要走,却听到一声呼唤,被里面的人叫住了。

    聂天鸣进屋一瞧,发现这间包间里面,吃饭的只有三个人。

    这三个人聂天鸣印象极为深刻,那是因为在大厅里看宣传册时,掀开的前三页,就是眼前这三位名家的介绍。

    一位是国家书画家协会的会长,张清远;一位是国家美术学院的教授,钱明达;还有一位则是久负盛名的国画大师,范嘉轩。

    三个人在绘画界,哪一个拿出来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没想到今天能在一个房间见到。

    “小兄弟啊,你和这位小姑娘帮帮忙。”

    说着,国家书画家协会的会长张清远,神秘兮兮地从随身带着的皮箱里,拿出了一根拳头粗细的管子。

    看样子他对那根管子视若珍宝,在取出来的时候,手都是颤巍巍的。

    将管子两头的塞子拔下来,张清远将一张绢画取了出来。

    绢画约有1米半长,六十多公分宽,把两端分别交给聂天鸣和另外一个负责包间的女服务员,一人握着一头。

    自从这幅画展开,绢画画卷上,是一副执扇仕女图。

    .zyxta.聂天鸣没看落款,一眼就认出了是唐寅唐伯虎的画,而且还是一件水品不低的仿品。

    这绘画的细节技巧和神韵,自己太熟悉了,简直就是跨越时空的相遇。

    但和自己老祖宗聂远山那样,能和唐伯虎丝毫不差,直接用来做代笔的恐怖实力来讲,还是差了些。

    “麻烦两位端稳一些,站到灯下,谢谢了。”

    张清远伸手作揖,一举一动十分儒雅随和,对待聂天鸣和那服务员,颇为尊敬。

    随后,张清远招呼另外两位来到绢画的面前,细细端详,借着灯光看着每一寸的位置,不时还发出一句赞叹声。

    “画是好画,只可惜是件仿品。”

    聂天鸣此话一出,三人颇感意外,齐齐抬头看向他。

    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幅赝品仿品,意外的是,聂天鸣能看懂这幅画,而且还能瞧出是真是假,这已经超过书画家协会里,绝大部分画家成员的水平了。

    “小兄弟不简单呐,懂画?”

    聂天鸣嘿嘿一笑,说道:“别的不敢说,但对唐寅唐伯虎的画,还是略懂一二的。”

    “嗷?”

    张清远显然对眼前的服务员很感兴趣,他问道:“能否借着这副侍女执扇图,给我们几个老家伙,讲解一二?”

    聂天鸣一伸手,张清远自然而然把画轴的一端接了过来,取代聂天鸣的位置,让他空出手来。

    看似轻巧的一个举动,却令聂天鸣很意外,看来这个书画家协会的会长,一点架子都没有,让人好感倍增。

    钱明达和范嘉轩也稍稍后退两步,为聂天鸣腾出空地来。

    现场反应最大的,就是那位包间的女服务员了,她张大嘴瞪大眼,万万没想到,自己身边竟然有这样一位高人。

    “这幅画的线条遒劲飞舞,对侍女的形象刻画比较生动,简单几笔,一位体态丰盈,举止安详的侍女跃然纸上。

    这已经学到了唐伯虎的几分精髓,但仿画的过程中,画家在侍女脸、手和胸的部位却露出了小小的破绽。

    唐伯虎对这几个部位的描绘,宛如北宋李公麟圆细流丽之笔,而衣裙、腰带、披肩多以南宋李唐飘举方折之笔。

    方圆兼施的笔法,更能够增强侍女的动态美和形体美。

    可这幅画的作者却耍了小聪明,在细节描绘上,过于凸出飘逸的笔法,太炫耀笔尖上的本事,以至于弄巧成whhryl.拙,使这幅画隐约中充斥着轻浮。

    从这几个方面足以看出端倪,甚至不用去比对题词和落款的笔迹,直接就能判定这是件仿品。”

    聂天鸣一气呵成,说了整整一大段,这些都是脑海中自然流露出来的讯息,真的多亏了自己老祖聂远山。

    张清远显然没想到聂天鸣能说出这么多条条道道,甚至于有几个细节,是连自己都没有看出的。

    “请问这位小兄弟,你师承何处?”

    “哪有什么师承,我是一个农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