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恶总裁〕〔江小北沈清瑜〕〔爆宠前妻:老公,〕〔顾九夭墨绝小说免〕〔超级商城系统〕〔你曾是我唯一〕〔我有一棵世界树〕〔林婉安东华小说免〕〔时光旅行者〕〔安东华林婉林娇〕〔安东华林碗小说〕〔龙门战神〕〔陆凡韩瑶小说免费〕〔总裁的秘密爱人〕〔鲜肉王爷强娶妻:〕〔总裁的近身护卫〕〔龙门战神陆凡〕〔任苒凌呈羡〕〔林帘湛廉时全文免〕〔大巫纪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七十八章 耍流氓
    !

    聂天鸣带着张清远三人出了门,而老爹老妈坐在屋里,还在对着那副画指指点点。

    “长生,你看他画的好吗?”

    “我觉得不错,你看这是花瓣,这是花枝,有模有样。”

    “用烟白墨水画的一点都不喜庆,还不如我赶集十块钱买的呢。”

    范嘉轩如果知道聂天鸣老妈,但对他的这副富贵牡丹图的评价,绝对能气得半死。

    “叠起来放天鸣房间吧,这毕竟是人家客人画的,咱也不能太怠慢。”

    老爹聂长生听到之后,将已经干透的国画对折,放在了聂天鸣房间里。

    眼看聂天鸣带着三个老头从巷子拐角处小时,老妈张兰娟拉过聂长生,嘀咕着商量事情。

    “那三个老头一看就不是农村人,你说咱们天鸣从哪里捡回来三个老头?”

    “你没听刚才天鸣说嘛,这三个人是画家,是来咱们村里采风的。”

    “采风?”

    老妈张兰娟第一次听到这个新名词,有点不太理解,不过她最关心的还不是这个。

    “这三个老头今晚要住在咱家?”

    “住就住呗,反正咱们东屋空着,稍微一收拾就行。”

    聂长生对于这种事,毫不在意,他了解自己儿子,不会做赔本买卖的,更不会无端惹事。

    “等中午回来,一定要让天鸣尽早把他们送走,这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万一在咱家出点什么事,可赔不起。”

    “你就是小心眼,三个老头能吃咱家多少饭?”

    “等出了事赖在你身上,你就知道狗皮膏药好贴不好摘了。”

    老妈张兰娟狠狠瞪了聂长生一眼,从旁边的簸箩里拿出毛线团,开始为聂天鸣过冬的织毛衣。

    而聂天鸣那边,张清远正蹲在街上,专注得看人家媳妇推碾盘。

    那个媳妇聂天鸣认识,和自家多少沾点亲戚,按照辈分讲,聂天鸣应该叫她婶子。

    碾盘一圈又一圈地转动,张清远沉浸在碾盘吱吱呀呀的响声之中,掏出随身带的铅笔,草草几下,就将一个碾盘做活的妇人勾勒在纸上。

    村里人哪见过这种阵势,以为张清远是哪个村流窜到南泉村的老流氓。

    .jsshcxx.“那个老头干嘛呢,你对着人家媳妇可是看半天了。”

    碾盘旁边通常是不缺人聊闲天的,其他几个妇女看到张清远死盯着人家媳妇,纷纷谴责起来。

    而钱明达和范嘉轩两个人,就站在旁边看热闹,甚至还加入到了他们的队伍之中。

    张清远日常不是在家里待着,就是会议上讲座,还有穿梭在各类画展上,他哪里能应对得了这种场面。

    他可怜巴巴地看向聂天鸣,希望聂天鸣能够出手相救。

    聂天鸣点点头,上前解释道:“婶子,这是城里来的画家,他答应给咱每人画一张像呢。”

    “哎呀,大画家?”

    对于这些没上过几天学,知识水平不甚高的农村妇女来说,画家在他们心中就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哪还敢得罪。

    聂天鸣话刚说出口,一溜人都排好了队,让张清远挨个画肖像。

    这是多少学生和社会上的名流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但在这些村民身上却能轻易实现。

    张清远也不恼怒聂天鸣私自揽活,甚至他还要感谢聂天鸣,能给自己这么一个宝贵的机会。

    如果自己提要求的话,这里的人八成不会答应,但经过聂天鸣的嘴一说,立竿见影。

    之所以他想为这群村民画像,是因为这些村民各有各的特点。

    脸上积攒着岁月的沧桑,和对生活常态的麻木,这些在城市里是看不到的。

    在他所生活的圈子里,接触到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标致的微笑,衣服总是一尘不染,动作更是蹑手蹑脚,生怕做错什么事情。

    而那一切,都是假的,是从内到外的假,假的彻底。

    眼前的南泉村村民不一样,他们是活生生的人,是最为真实鲜活的素材。

    花费了两个小时,张清远才将所有画像绘制完毕。

    毕竟在村里,很多人都是很腼腆的,不想让别人一直盯着自己。

    在此期间,钱明达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采风团催促赶紧回蒙新县的通知。

    但这三人可不是小毛孩子,没有人能管得了他们,领队的话对他们,没有半点约束力。

    等张清远将所有画像整理好,下去分发时,等的都有些打瞌睡的聂天鸣,忽然听到一声尖叫声。

    “你干嘛呢,摸我手干嘛!”

    大声叫喊的,是聂天鸣前街的一个邻居,五十多岁的年纪,丈夫以前在外打工时遇到意外事故,瘫在床上全由她一人照顾。

    或许是因为丈夫事故让她受了刺激,平时她不少和各位乡邻吵架。

    不仅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就算是别人不惹她,只要看不顺眼了,就会冷嘲热讽,然后转为互相骂娘。

    老妈张兰娟之前也因为从她门前过,随口吐了口唾沫,就被她骂了半天的闲街。

    &nb.jxpxxs.sp;平日里大家伙都让着她,生怕哪里做的不对,让她逮住生骂一顿。

    可不知道刚才张清远哪里做得不对,让她逮住了机会。

    被她这么一嗓子喊出来,在墙角和几个老头打够级的钱明达和范嘉轩也急忙跑了过来。

    “今天不掏钱,你就别想出村了。”

    张清远被她紧紧抱住小腿,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咋了这是?”

    周围的乡邻也没看清刚才发生的事情,纷纷围上来,询问妇女道。

    “这老头他摸我手,还摸我腚!今天不拿钱,我就死在这里。”

    聂天鸣心里跟明镜一样,这是看张清远像个有钱人,准备讹钱呢。

    农村的妇女可不能单单看做是简单的女性,骂起人来,嘴里的污言秽语比男人更狠。

    那妇女两腿直挺挺坐在地上,一只手揽着张清远的小腿,一只手狠狠拍地,扬起了一大片的灰尘。

    张清远双手紧紧攥住腰带,不让自己的裤子被扯下来。

    如此奇观,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是非曲直,大家心里都清楚。

    可人家就是不撒手,也没有办法整治。

    聂天鸣看到张清远窘迫的表情,想笑但又不敢。

    而几米之外,钱明达和范嘉轩手里还攥着半副扑克牌,蹲在地上笑岔了气。

    “活不成了啊,我命咋这么苦,我就活该被人摸腚么~”

    骂天骂地,把张清远从祖宗十八代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全部骂了一遍。

    &zyxta.nbsp;   “he~”

    骂到动情处,那妇女伸手擤了一把鼻涕,把鼻涕往泥地上一抹,沾了一手灰,抬手又全抹在了张清远的裤脚上。

    张清远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做好事,反倒是做错了,他不明白。

    周围人也劝,但就是听不进去,张口闭口就是钱,看样子算是吃定张清远了。

    “要不,咱给点钱算了。”

    钱明达实在是被哭烦了,向聂天鸣提议道。

    聂天鸣反口问道:“钱你出?”

    钱明达立刻把嘴闭上,伸手拽了拽范嘉轩的袖子,让他赶紧坐回去打牌。

    “我点还没开呢,天鸣你现在这盯着。”

    聂天鸣愁眉不展,张清远好说也是自己带来的,哪能任由事情恶化下去。

    看样子,张清远再不掏钱,那妇女能动手打人。

    一不做二不休,聂天鸣扭头就往家里刨。

    “天鸣,你可不能扔下我一个人啊。”

    看到聂天鸣逃跑,张清远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就不该让他自己来什么南泉村。

    聂天鸣回到家,将拴在笼子里的哮地松开铁链,又在它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哮地转眼冲出了大门。

    恶狗巡街,没有不害怕的,况且哮地还是露着尖牙,发足狂奔。

    只见一条四眼狼狗疯了似的,往碾盘那里冲过求,围在一圈的乡邻村民立刻四散而逃。

    那抱着张清远小腿的妇人,更是连滚带爬,丢下还放在石墩上的簸箕,狼狈逃回家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