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小小妻〕〔哥哥我要你负责〕〔极品明君〕〔重生之小小农家女〕〔剑道第一仙〕〔绝世强者〕〔总裁虐妻一时爽追〕〔无敌小天师〕〔全职国医〕〔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真是超级明星〕〔文豪娱乐家〕〔腹黑三宝太难缠〕〔无上圣尊〕〔绝品村医〕〔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1998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首富人生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七十九章 打够级
    !

    哮地仰着头护在张清远身边,周围没有一个人影。

    聂天鸣慢悠悠从巷子口走了过来,洋洋得意。

    “张大师,我们南泉村的风土人情怎么样?”

    张清远惨然一笑,说道:“穷山恶水出刁民,看来不无道理啊。”

    聂天鸣知道他是调笑,两个人相视而笑。

    “这条狗就是你家笼子里那个吧?”

    “对。”

    聂天鸣摸着哮地毛茸茸的脑袋,很是骄傲。

    张清远说道:“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各种名贵的狗的品种都见过了,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这么有灵性的狼狗。”

    “灵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伸手捋了一下胡须,张清远盯着哮地说道:“看眼睛,没有一个动物的眼睛,能像这条狼狗一样清澈。”

    “大师好眼力,我这条狼狗,可是天生龙种之后,能通晓阴阳,辨别鬼神邪祟......”

    “天鸣小兄弟就别在这和我说民间传说了,咱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吧。”

    张清远着实是害怕了,万一再整这么一出,自己的老命非得丢在南泉村不可。

    “你今天是别想开点了,你就等着交贡吧!”

    把两个大王四张二打出去之后,范嘉轩手里还攥着仅存的一张二和两个a,把对门钱明达杀得一上午都没开点。

    看样子范嘉轩是打算,即便自己是大落,也不能让钱明达开点把4出了。

    够级打得就是气势,走头科二科没意思,最大的有成就感的乐趣,就是让对门不开点,给自己交贡。

    被范嘉轩打掉的一套六张a,是钱明达手上仅存的一套开点牌,本以为范嘉轩不敢砸掉,没想到小看他了。

    钱明达一脸阴沉,没好气说道:“我开不了点交贡一张,你倾家荡产当大落,交贡两张,你觉得划算吗?我允许你反悔。”

    “反悔个屁,轮到我出牌了。”

    “两个7!”

    范嘉轩把牌摔在石桌上啪啪作响,这也是打牌的乐趣之一。

    牌桌上的一阵厮杀过后,除了以绝对实力走头科二科的,剩下的四个老头,全把牌埋进了膝盖里,要不然就是把手钻进衣服,把牌藏进去。

    这里面就有钱明达和范嘉轩,生怕让别人知道自己手里还剩几张牌。

    这个时候,拼搏的就是心理战了,运气成分远比手中牌的实力重要。

    “一张j。”

    “不要,我要清你,直接让你走大落。”

    范嘉轩的1张j没人要,接下来还是他出牌,要试试他手里除了3之外的最后一张牌被别人打掉,他就成最后一名了。

    这是把自己硬生生绑在了火架上烤,范嘉轩很是懊恼。

    给自己伙的人使了个眼神,让他把牌接过去,但那位大爷却是摇摇头,表示自己的牌也不好。

    见此范嘉轩满脸愁得都是褶子,钱明达咧嘴大笑,终于等到反攻的号角了。

    “一张q~”

    “不要,你们谁都别要,他还有牌!”

    钱明达大手一挥,不让其他人出牌,自己紧紧攥着手里的牌,等的就是范嘉轩最后一张。

    “一张a!”

    “不要,你继续出就行,不用担心。”

    钱明达边说着话,边用手在牌堆里扒拉,想找出总共出了多少大小王和2。

    “你不记牌赖谁,别看牌。”

    范嘉轩把仅剩的几张牌塞进裤兜里,把钱明达数到一半的牌堆重新打乱。

    “这~”

    现在已经到了战斗的尾声了,范嘉轩已经把拍出到a了,按照一般人从小到大出牌的习惯,钱明达猜他手上可能仅剩这一张拍了,就算剩,也就只剩2了。

    &n.jsshcxx.bsp; 大小王他肯定不会有的,为了阻止自己开点,他总共用掉了三个王,自己刚才数了两个王,自己手上有一个王,自己同伙上把牌吃了一个点贡,吃了一个二科的贡。

    一通分析之后,钱明达确定四副牌八个王全部集齐,范嘉轩手中最大的牌,也就只剩二了。

    下一把他出一张2,自己出王压死;要是出2张王,就让同伙压死,总之范嘉轩就是一个死字。

    “一张a不要,你继续出!”

    “你让我继续出别后悔,我就只剩3了,再出我可就跑了~”

    关键时刻的心理博弈,这最讲究人的心性。

    范嘉轩死死盯着钱明达的眼睛,特意装得清风云淡,装得越假,越能引钱明达上钩。

    “额~额~”

    钱明达沉吟两声,狠狠心拍了下桌子,说道:“你出,你要是靠这张a跑了三科,我把这四副牌吃了。”

    两个人谁都不让谁,剩下的四个南泉村的老头,也乐意看热闹,平时他们打牌虽然热闹,可没这么咬牙切齿过。

    稍稍把牌摊开,范嘉轩把牌紧贴在胸膛上,一张一张来回抽拿,就是不出牌。

    “你到底还有没有牌?有就赶紧出?没了就直接出3,别在这里墨迹!”

    话音刚落,范嘉轩扔出一张2来,扔到钱明达的面前。

    “一张2,你要不要。”

    “等的就是你这张牌,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当大落吧!”

    钱明达将一张小王摔在桌子上,没有砸响,又重新拿起来,垫上几张闲牌,重重摔在桌子上。

    “你交贡吧~”

    “我还没输呢,我还有牌~”

    范嘉轩把牌背面朝上,递到钱明达面前,让他看清楚。

    “输了就是输了,不能耍赖,赶紧把3全扔了。”

    钱明达仔细想了想,范嘉轩手里的确是没有大牌了,怎么用小王把他的2压死,还没把他清了?

    “反正我还有牌,你出就行了。”

    “你手里最多还有两张牌,不是两张a就是2张k,对不对?”

    越是这种时候,表现得就要约从容淡定,否则让对手探出虚实,可就真要被清算成大落了。

    “你管我,我还有两张小王呢,你出牌就行了。”

    几圈牌出完,剩下的四个人,谁都没走,手里的牌也都仅剩个位数了。

    打到最后,出单张的几率很高,为了不引起怀疑,范嘉轩在错过两轮单张牌之后,将手里仅剩的1张a打了出去。

    “要住,一张a。”

    “你!”

    钱明达没想到范嘉轩会故弄玄虚,以至于自己猜不准他手上到底还有几张牌。

    “我什么我,这张a你到底要不要?这是我最后一张牌了,你压死之后,我就最后一名了。”

    “一共出了多少张2来着?”

    钱明达又想故技重施,去翻牌堆,但范嘉轩眼疾手快,直接趴在桌子上,将整个桌子盖了起来。

    “一句话,到底要不要这张a?”

    范嘉轩心脏也是怦怦直跳,不敢把钱明达逼得太急,万一他真压死了,自己可就是弄巧成拙了。

    先前范嘉轩他先出了一张a,又出了一张2,现在又要出一张a。

    按照这么多年我对他的了解,他手上出了3之外,肯定还有一张2,绝对不会错!

    “不要,你肯定还有一张2!”

    钱明达抽出小王来扔在桌子上,说道:“你这张a我不要,你就下最后一张2吧,我小王是压死你2的。”

    “确定不要这.jxpxxs.张a?”

    “确定不要!”

    “你们要吗?”

     .zyxta.;   另外两个老头还想继续看热闹,况且这两个人既然来到南泉村,那就是客人,肯定让他们玩开心是最重要的,他们也不要。

    “啪!”

    在得到其他人也不压死这张a之后,范嘉轩生怕钱明达返回,赶紧把手里的一张3扔了出来。

    “我走了,你傻眼了吧?”

    钱明达看到范嘉轩最后扔出来一张3,有些傻眼了。

    自己千算万算,最后还是栽了?

    钱明达气血攻心,眼前一片雪花,仰头就要往后栽。

    “哎哎哎,老钱你咋了,为了一场牌局至于嘛~”

    发现不对劲,范嘉轩赶紧伸手将钱明达扶住,聂天鸣也快步上前,以防发生不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