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至尊高手〕〔虎婿小说〕〔杨潇唐沐雪〕〔一世豪婿〕〔上门最强狂婿〕〔天骄豪婿〕〔顶级豪门〕〔杨肖唐玉婉〕〔娱乐之超级大亨〕〔一世豪婿杨潇唐沐〕〔虎胥〕〔林凡黄莹莹〕〔青越观〕〔贩妖记〕〔至尊战神女婿〕〔我原来是富二代陈〕〔医武高手秦君叶婉〕〔秦君〕〔祝勇〕〔李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一百一十六章 嫁了汉子忘了爹
    地里的农活,到了地下午四点多钟才全部干完。

    期间林谷雨来送了一次午饭,都是些挺简单,但是都非常硬的才,一看就是昨天剩下的食材做的。

    林谷雨下午也没有回家,在地里帮忙,而吃午饭的时候,林谷雨把最大的一只鸡腿留给了聂天鸣。

    这个小小的动作被林志业看在了眼里,他拿着筷子轻轻敲打着自己闺女的脑袋。

    “别人都说是娶了媳妇忘了娘,我看你这是嫁了汉子忘了爹。”

    林志业笑着说道,他对林谷雨的举动很是满意,并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

    只要两个人关系好,那就说明以后的生活肯定不会差,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说明自己家这闺女是完全在乎聂天鸣的。

    只要林谷雨开心,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怕自己家这傻闺女怕给自己和家庭增加负担,委屈自己早早嫁人算了,这是最不应该的。

    吃完饭之后,林谷雨在旁边收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碎叶子,并且从其他人家的地里,将遗落的一些小玉米都捡回来,放进随身带的布口袋中。

    这些事情聂天鸣都看在心里,这是个贤妻良母的典范,现如今像她这样年龄的小姑娘,那一个不是娇生惯养,是在蜜罐里泡着长大的。

    不过,这让聂天鸣个更加心疼林谷雨了。

    她懂事得让人有些揪心,看着她额头上挂着的汗珠,聂天鸣竟然开始心痛起来。

    难道这就是爱吗?聂天鸣忽然意识到,自己对于林谷雨的感情,并不是一见钟情的见色起意。

    在此刻,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得到了升华。

    由于林志业的身体刚刚康复,他上午的时候,力气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聂天鸣包揽了剩下的玉米棵。

    下午回家的时候,林志业很聪明得早走了一会,只留下聂天鸣和林谷雨远远得落在后面。

    “真没看出来,你不是吹牛,你干活还真是有两下子。”

    “我用得着吹牛嘛,这些都是皮毛,等什么时候我带你去山上转转,保准让你大开眼界。”

    聂天鸣一手扛着锄头,一手将林谷雨搂在怀里。

    林谷雨也不做反抗,两个人就这样慢悠悠在田野里逛荡着,有一搭没一搭得说这话。

    而聂天鸣想起来早上林志业说过的话,询问林谷雨道:

    “你爸手上之前,工地上的包工头一分钱都没给?”

    “岂止是一分钱都没给,甚至连医药费都是我们家拿的,自从我爸受了伤,他就再也没露过面。”

    谈及此事,林谷雨恨得牙根洋洋,她抬脚将地上一个石子踢得老远。

    聂天鸣以前也在工地干活,他知道有的包工头是特别没良心,但也不至于一分钱都没给就跑了呀,这岂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嘛,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这件事,谁还敢跟着他一起干活。

    “对了,你爸有包工头的电话吗?”

    干包工头的,基本上没有换电话号码的习惯,很多工人都是记住他这一个号码的,以后联系别人干活,也好招工。

    林谷雨听到聂天鸣的问题,就更生气了,坚挺的鼻子一皱,说道:“怎么没有,每次打电话,就说自己也有难处,自己做的这件事是挺对不起我爸的,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句。”

    “他就一句没提工资还有医药费的事情?”

    “他就是哭穷,而且还是带着哭腔,说这几年生意不好做,自己赔了不少钱,现在自己还欠着一屁股债呢,等什么时候有了钱,就还,现在我爸的工资和医疗费,就当是打欠条了。”

    聂天鸣听完之后,心里一冷,他明白,这些都是固定的套话,谎话连篇的鬼话,骗鬼鬼都不相信。

    再问一些什么事情,林谷雨就是说不知道了,说林志业并没有告诉她太多的事情,怕她和妈妈跟着着急上火。

    林志业这么做是对的,打碎了牙咽进肚子里,不能让老婆孩子跟着和受罪。

    把事情捋顺了,聂天鸣心里也就清楚得八九不离十了,还有一些猜测,等回家见到林志业,就能得到论证。

    回到家,林谷雨利索得让聂天鸣把身上的衣服都换下来。

    林谷雨母亲很是诧异,她不相信聂天鸣和林志业两个人一天能把玉米棵全部收拾完毕。

    原本她以为,聂天鸣也是个不经常下地的新手,只是好面子才夸大自己的能力,而自己家的老头子更是久病之后,刚刚痊愈,做不了太多事情。

    但林谷雨是一亲眼所见,这不会作假的,而且还特别夸了夸聂天鸣,说他基本上包揽了三分之二的工作,这让林谷雨母亲更是欣喜。

    看来真的没有招错女婿,自己没有看走眼,闺女也是有福气。

    吃完晚饭之后,聂天鸣找到林志业,想和他聊一聊关于被包工头拖欠工资的事情。

    原本聂天鸣以为,林志业会跟着自己的暗示出去,两个人好好聊聊,但林志业却是一摆手,说在屋里说就好了。

    “这件事其实憋在我的心里好久了,原本以为我会永远摊在床上,这笔钱永远也要不回来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我的身体康复了,我就应该去找王滨把这笔钱,还有医药费都要回来。”

    林志业点上了一颗烟,自顾自抽着,烟雾将他整张脸都遮盖住了,有那么一瞬间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知道他住在哪里?”聂天鸣问道。

    “包工头和包工头之间也都认识,我只要打听肯定能打听出来。”

    林谷雨紧接问道:“那之前你怎么不说,你早说的话,这钱早就要回来了?”

    “哎~”

    林志业叹了口气,说道:“昨天我还是一副废人的模样,我亲自去找肯定是不可能的,难道让你们两个女人去找?

    钱没了也就没了,这都是些小事,如果你们进城出了什么事情,再让人家欺负了,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虽说王滨嘴上说着没钱,但他的话一句都不能信,我这次打算去要账都不一定有把握,你们女人家去,那不是更没有希望嘛。”

    这些话都是大实话,聂天鸣也能听得出,林志业是真心为这个家,为林谷雨母女两个人着想。

    毕竟在此之前,他瘫在床上,肯定需要有一个人来照顾,而林谷雨那时在上学,林谷雨的母亲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去到高楼林立的城里,不把自己弄丢都算是万幸了。

    “那林鑫家就没有说帮忙吗?林鑫他爸不是你大爷吗?”

    聂天鸣问林谷雨道。

    “哎~”

    林志业又是一声叹息。

    尽管此处没有回答,可聂天鸣听到这声叹息,心里也就如明镜一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