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潇唐沐雪免费阅〕〔农门相公追妻忙〕〔赵灿星陆郢鸿小说〕〔假千金也要当七个〕〔农女致富腹黑夫君〕〔逆道天尊〕〔从野怪开始进化升〕〔重生回到1998年狂〕〔战王狂婿〕〔池芫〕〔天降三宝老公大人〕〔明若小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谢邀,人在洪荒,〕〔墨雨柔萧梓琛〕〔霸总追婚:夫人,〕〔霍栩耐姜倾心书名〕〔第一甜妻霍先生撩〕〔第一甜妻:霍先生〕〔重生后王妃飘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审判者
    “看到没有,被我一激怒,什么话都说出来了吧。”

    聂天鸣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四个人看着手机发呆。

    林谷雨母亲脸上是挂着担忧的表情的,她想责怪聂天鸣但是说话说不戳口。

    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再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

    “阿姨,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你觉得我没有把你的话放在心里?”

    林谷雨伸手推了推聂天鸣的大腿,让他不要再说话了。

    聂天鸣没有理会,继续说道:“对待这种人,就不能来软的,像王滨这种人,是吃硬不吃软的,如果你一直态度那么好,以至于到了有些卑微,他就会把你这种情绪拿捏得死死的。”

    其实林谷雨的母亲何尝不知道,只是她心里还抱有一丝幻想,希望王滨自己能够良心发现,把应得的工资给自己而已。

    可最后王滨从嘴里说出的话,打破了她最后的幻想。

    林志业更是一脸阴沉,对聂天鸣说道:“其实这种结果,我早就料到了,但还是没有办法,咱们就是个农民,是个打工的,斗不过人家。”

    “怎么?他王滨比咱多张只眼睛,还是多两条胳膊?咱们为什么要怕他,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要账讨债,把咱们的血汗钱拿回来!”

    林谷雨顺势也说道:“爸爸,你这几天把身体养好,过几天我和天鸣一起和你进城,让那个王滨把吞了的钱,全部吐出来。”

    聂天鸣丝毫不忌讳二老都在眼前,直接把林谷雨的手握在了手心里。

    “放心好了,有我和叔叔两个人就够了,你陪着阿姨在家里操持家务就行,外面的事情,有我们男人就够了。”

    林谷雨的心中忽然流淌出一股暖意,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此刻的聂天鸣,就像是一个炙热的太阳,又像是一堵温暖而又坚实的墙壁。

    无论有多少的风霜和雨雪,他都会帮自己挡下来。

    “可是人家都说了,钱是不会给咱们的,就算是咱取去要,他一口咬定不给怎么办?他不是说,老头子还欠他的钱嘛?”

    林谷雨母亲的问题,让聂天鸣很是无奈。

    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是王滨撒泼耍赖,随口说出的话而已。

    聂天鸣在工地上干过,知道其中的道道。

    很多违规的项目,根本就没人罚款,甚至于项目方连管都不管。

    他们只在乎工程的进度快慢,甚至连工程的质量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种人都是黑心,自己只要过得舒坦就行,即便别人除了水,就算是出了人命,只要是不耽误工地的运转,又有谁会在乎。

    和钱相比,人命是最低廉的。

    “我们工地上的事情,我心里有数,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林志业摆摆手,让林谷雨母亲去忙别的事情,别再这里瞎出主意。

    毫不客气的说,如果放在古代战场上,林谷雨母亲可就是扰乱军心的存在。

    林谷雨母亲也很是识趣,将桌子上的碗都码放整齐,林谷雨帮着她端到厨房去收拾,屋里就剩聂天鸣和林志业两个人了。

    这时候,林志业才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困惑。

    “你怎么知道王滨在索菲亚酒店吃饭?”

    “叔叔,打电话不光是听对方说什么,更应该听一些细节的。

    因为我爸是猎人,因此他从小就培养我在山林中听各种鸟的声音,而且还要听很多危险生物的声音和吼叫。

    你也应该知道,深山老林中危险是无处不在的,如果有条毒蛇趴在树枝上偷袭,又或者是老虎或者野猪靠近,就应该提前得知信息。

    否则等他们靠近了,再逃跑就完了,因此我的听力远远超乎常人,很多微小的声音,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王滨在酒店里人声太嘈杂,而且厕所里的声音更是独一无二的,我才能准确判断。

    你看我说出一些细节之后,王滨的态度是不是好了很多?他怕我们跟踪他,他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

    这样的解释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聂天鸣说完之后,自己都佩服自家。

    果然,林志业对聂天鸣的完美解释十分信服,而且还听得津津有味。

    “按照王滨的说法,我的钱是要不回来了,况且他都那样说了,一定是下了狠心。”

    “放心好了,我之前打工的时候也被拖欠过工资,都是通过一些小小的手段把工资要回来的,这种事情我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听到这里,林志业脸色一变。

    “天鸣,咱们万万不可做什么傻事,虽然你和谷雨的亲事还没有定下来,但我和谷雨他妈早就把你当做一家人了,你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情。”

    “你多虑了,我又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家伙,违法犯罪的事情和我一点都不沾边。我说得手段,都是一些小妙招,不会伤人,更不会伤害到自己。”

    聂天鸣说得一脸真诚,再搭配上他天真无邪的眼神,很难让人不信服。

    “这几天的任务,就是好好把身体养好。,否则这么冷的天气,在经过长途的本破,生病感冒了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聂天鸣想过自己一个人去找王滨,但这明显是不现实的。

    且不说聂天鸣不认识王滨,即便是知道他的模样和家庭住址,就算是抓到他了,自己要钱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只有和林志业一起前去,才能当面锣对面鼓得说清楚。

    刚刚聂天鸣说自己不干违法乱纪的事情,他可不是信口开河,他还是很有底线的。

    只不过,对付王滨这种人,一定要折磨,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从肉体上,都要让他接受最为严酷的折磨,这样才能对得起他的所作所为。

    聂天鸣清楚,林志业只是王滨拖欠工资的一份子,其他人还不知道欠了多少个呢,这些钱,聂天鸣一定要替农民工朋友讨要回来。

    更重要的是,聂天鸣一定要让王滨记住教训,以后不敢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才行。

    他不光是要帮林志业讨回公道,更是要还其他人一个公道。

    既然做了坏事没有人去审判,那聂天鸣不介意来做一个审判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