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潇唐沐雪免费阅〕〔韩绝苏冰〕〔无敌统帅〕〔无敌统帅〕〔上门狂婿〕〔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天空中的热恋〕〔总裁夫人说她未婚〕〔爱随风万里诺筱颖〕〔农家傻女〕〔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农门相公追妻忙〕〔赵灿星陆郢鸿小说〕〔假千金也要当七个〕〔农女致富腹黑夫君〕〔逆道天尊〕〔从野怪开始进化升〕〔重生回到1998年狂〕〔战王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一百四十六章 赴婚宴
    解决完胖球之后,王滨已经彻底没脾气了。

    这黑白两道都走了,却没有一条道能走通的。

    但他这种人仍是一口咬定没有钱,一分钱都没给林志业的工资放下来。

    可聂天鸣和林志业终归还是离开了王滨家,是聂天鸣最后要离开的。

    那天下午,她第二次将聂天鸣叫到了房间。

    那场对话让聂天鸣很是揪心,在心里标榜自己没有道德,就不会被道德绑架的他,还是被道德所绑架了。

    “小伙子,就当是阿姨求求你,就让我见一面儿子和儿媳妇吧,只要你能帮我,我会尽力帮你劝说滨还钱的,我说到做到。”

    而聂天鸣则是报以嗤笑,说道:“你难道没看出来吗?你老公是有钱不还钱,不是没钱不还钱,你觉得这是能劝说得了的?

    而且我看他对你的态度也很一般吧?你说话他能听?”

    聂天鸣没意识到,这句话深深刺痛了她的心,让她泪流面满。

    “小伙子,不瞒你说,上次你说你那个叔叔瘫痪在床一年多,就要自杀了,可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已经在床上躺了十多年了,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去死吗?

    这么多年了,他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冷淡,我也知道他在外面找女人,但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每天躺在这张床上,哪里都去不了,我也管不了他,要不然他也不会变成如今这副无赖的模样。

    实不相瞒,其实在这些年里,我儿子是我唯一的寄托与希望,也是因为他,我才一次又一次取消了自杀的念头,想着努力活下去。

    你知道那种感受是多么煎熬吗?我整个人生都毁掉了。

    话说到这里,我也就不瞒你了,等我见到了儿子和儿媳妇,等到他们结婚之后,我也就解脱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也就完成了。”

    聂天鸣听到时候,心里一紧。

    “你要......”

    “对,我要自杀,我已经受够了这种生活了,我再也不想这样过下去了。”

    她掩面哭泣,没有哭得撕心裂肺,可每一声的抽噎,都仿佛是打在聂天鸣的心上。

    “这操蛋的世道,对待我们好人怎么就这么残忍?我帮了你,你可是要让你老公把工资还给我们,要不然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她泪流满面,抬起头看着聂天鸣。

    “你答应了?”

    聂天鸣重重点点头:“我答应了,这还不是我有良心,你老公可是真没良心。”

    王滨不清楚自己老婆和聂天鸣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聂天鸣从卧室出来之后一言不发,带着林志业就走了。

    ......

    三天后,王滨儿子王凯盛的婚礼如约举行。

    其实聂天鸣原本打算是要大闹婚礼现场的,可他终究是没有这样做。

    在香格里拉酒店外面,林志业很好奇聂天鸣为什么会改变主意,原本他才是最强硬的一方,怎么进到卧室一番攀谈过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呢?

    聂天鸣看着五星级酒店的装潢,很是羡慕,说道:“林叔,以后我和小雨的婚礼,也在这样气派的酒店办,你看咋样?”

    “在这得花多少钱?咱们都是普通家庭,他这里面一桌的饭菜,就够咱们吃一年的。”

    淳朴的林志业看着门口迎来送往的婚礼客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可他心里却笑不起来。

    “你说这王老板花这么多钱给他儿子办婚礼,怎么就不把我那几万工资和医药费给我呢?”

    聂天鸣心里一沉,说道:“林叔,你就别管了,这钱咱们早晚能拿回来。我送你回宾馆,我还有点事情要办。”

    听着聂天鸣冷冰冰的语气,林志业有些担心:“你不会去闹婚礼吧?这是人家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咱们可不能这么办。”

    叹了口气,聂天鸣回答道:“就是因为你心眼这么好,钱才要不回来,如果不逼王滨一把,他还是不会拿钱的!”

    看着林志业欲言又止的表情,聂天鸣继续说道:“放心吧,闹人家婚礼是损阴德的事情,我还要给列祖列宗积德呢,你放心就好了。”

    敢用祖宗说话,林志业也就放心聂天鸣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了。

    安顿好林志业,聂天鸣来到报喜家园的小区门口,内心百感交集。

    玛德,自己就是同情心太泛滥,想要做个坏人就这么难?

    尽管心里这样埋怨自己,可聂天鸣没有一丝犹豫,迈步进了小区。

    那一天,王凯盛的母亲李晶莹,那个在床上瘫了十多年的女人,来到了婚礼现场。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来的,更不清楚她的那双腿是怎么治好的。

    李晶莹的眼睛通红,似乎是在来之前就已经哭肿了,可她仍旧是笑脸盈盈得接受了儿子与儿媳的跪拜。

    旁边的王滨看得目瞪口呆,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以为自己这是错觉,是被聂天鸣吓出来的幻觉而已。

    香格里拉酒店外,聂天鸣和林志业重新回到了水池旁边。

    “天鸣,咱们上午不是已经来过了吗?你打算去大闹一场?”

    聂天鸣不置可否,说道:“林叔,您就请好吧,待会您就知道了。”

    不多一会,李晶莹从酒店里走了出来,手里带着一个努努囔囔的背包。

    “这里是二十万,我现在就只能凑这么多钱,剩下的钱过些天我再给你送回来?”

    “剩下的钱?”

    聂天鸣让林志业打开包里的记工本,把王滨所欠下的工资天数,还有医院的单子都拿了出来,再扣下自己提前预支的几百块,加上林志业朋友被可以扣掉的五百块钱,王滨总共欠林志业十一万三千六百七十二块三角四分。

    将钱数好之后,聂天鸣将剩余的钱交换到李晶莹手中。

    李晶莹很是诧异聂天鸣的做法,但她终究是没有推脱,她清楚聂天鸣的做事方法。

    “以后有什么打算?”

    “离婚吧,然后就是去全国旅旅游,这么多年一直在那个小房间里,憋坏了。”

    李晶莹说着话,又要哭,聂天鸣见状赶紧就要走。

    “谢谢你。”

    李晶莹说道。

    “举手之劳,我这不也是为了讨债嘛,良心上也得过得去,以后好好活着就行,遇到事情别寻死觅活的。”

    看着聂天鸣两人离去的背影,李晶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良心?这东西还真不是什么人都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