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小妻霸道宠〕〔虎婿杨潇〕〔陆少宠妻靠套路〕〔虎婿杨潇唐沐雪〕〔虎婿小说〕〔今夜星辰似你〕〔校园至尊高手〕〔杨潇唐沐雪〕〔一世豪婿〕〔上门最强狂婿〕〔天骄豪婿〕〔顶级豪门〕〔杨肖唐玉婉〕〔娱乐之超级大亨〕〔一世豪婿杨潇唐沐〕〔虎胥〕〔林凡黄莹莹〕〔青越观〕〔贩妖记〕〔至尊战神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一百五十四章 榆木网兜
    留下塔子独自享用美食,聂天鸣来到水潭边上,透过已经枯黄枝叶的缝隙,堪堪能看到里面的盛景。

    之前聂天鸣太过谨慎,将整个水潭掩盖得严严实实,现在就连自己想要过去,都要多费一番波折。

    不舍得将拦路的藤条砍掉,聂天鸣只能是见缝插针一般,弯弯扭扭从各处的空隙里钻来钻去。

    不过聂天鸣也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能把自己都困在外面,就足以说明这里的安全程度了。

    来到水潭边上,聂天鸣直接惊呆了。

    只见在水潭中,数千尾泰祖火鳞鱼在游荡,鲜红的身躯直接将水潭中的水映照得火红一片,倘若从上空俯瞰,只会以为这是一座离奇的血池一样。

    看来怀孕的那三条鱼全都产鱼籽了,真没想到它们的繁育能力这么强。

    并且泰祖火鳞鱼在经过聚灵泉水的滋养过后,生长态势十分迅猛,这才几天的功夫,身长就有半米了,估计重量也都在十斤以上。

    幸亏这座水潭的容量不算小,才能容纳下这么多的泰祖火鳞鱼,否则即便是聂天鸣有方法培育,他们都会因为生活空间过于狭小而丧失性命。

    十多斤中的鱼,足够大碗鲜压轴用了,聂天鸣在心里盘算着要收他们多少钱才好。

    一条鱼一千块?

    一斤一百块,可能有点高了。

    聂天鸣在心里嘀咕道,正所谓讨价还价嘛,自己先出个高价,看他们怎么砍价。

    倘若自己未战先屈,未免就失了先机。

    原本能八十块一斤卖掉,可自己先将降价到八十块,那最后的成交价肯定低于八十块。

    欲擒故纵这种事情,聂天鸣醉在行了。

    反正在商言商,自己和谢婉君的关系再好,肯定也是要谈生意的,卖面子这种事,只能是抹个零才用得上。

    更何况泰祖火鳞鱼,除了泰祖山上零零散散剩下的那些,自己可就是独此一份。

    这时聂天鸣在心里盘算,自己是不是应该开拓些眼界了?

    之前自己因为登峰国际酒店的事情,自己心里很不好受,可谁又能和钱过不去呢。

    现在大碗鲜酒楼生意的起色,已经完全不错了,甚至隐隐有赶超登峰酒店的架势。

    其中的利害关系,聂天鸣完全能够想到,如果真等大碗鲜把蒙新县第一酒楼的名号坐实了,那自己的价值可以说就缩小一半了。

    等名声打出去,有了一批固定的客源,大碗鲜做什么,他们就吃什么,根本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

    即便时聂天鸣拥有一些独家的食材,可那也只是锦上添花罢了。

    之前大碗鲜落魄的时候,自做过雪中送炭的角色,怎么看怎么重要

    可要是让自己来做锦上添花的事情,不是说聂天鸣觉得自己的分量轻了,而是就怕路经理和谢婉君把自己看轻了。

    正所谓可以共患难,不能同富贵。

    聂天鸣也要多为自己考虑一下了,不能因为一时的用气,而耽误了赚钱的大业。

    反正这件事情,在聂天鸣心中已经种下了萌芽。自己不会主动去找登峰国际酒店联系的,就看大碗鲜今后的做法了。

    聂天鸣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丢进水潭中。

    “噗通~”

    火鳞鱼被惊得噗噗腾腾,搅得水潭泛起一滩白色的泡沫。

    应该拿回家给老爸老妈煲汤喝,经过聚灵泉水滋养过的,必定要比其他的鱼更有营养。

    可如今如何将火鳞鱼捕捞上岸就成大问题了,聂天鸣环顾自首,也没有什么可以用的家伙。

    自己背后的柳筐里,有几个化肥袋子,应该能派上用场。

    取下柳筐,聂天鸣将化肥袋拿出来,又从旁边折断几条藤条。

    这边没什么太长的枝干,根本支撑不起捞鱼时的重量。

    寻摸两次之后,聂天鸣眼前一亮,将目光聚集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榆树上。

    平常口中所说的“榆木疙瘩”,就是说的这种榆树。

    并有着榆树不开窍,难解难伐的意思。

    那是因为榆树的主干很粗壮,质地也很坚硬,要比平常的杨树、柳树或者是槐树等更更难砍伐。

    可长势好的榆树,很多都用来做盆景了,它拥有塑造性强的特点,枝干可以任由弯曲,在按照固定的架子稳固之后,就能长成想要的样子。

    此外,榆木的木性比较坚韧,纹理也通达清晰,硬度与强度适中,一般透雕浮雕都能适应。

    在刨面光滑之后,其中的弦面花纹美丽,而且有“鸡翅木”的花纹,可以用来做家具、装修等。

    在经烘干、整形、雕磨髹漆等各类复杂的工艺之后,也能制作精美的雕漆工艺品榆。

    榆木和在南方生长的榉木有“北榆南榉”之称。且材幅宽大,雕刻纹饰多以粗犷为主。可以看做是木中的伟男,大丈夫。

    聂天鸣还听自己老爹说过,榆木有黄榆和紫榆之分。黄榆比较多见,木料新剖开时呈淡黄,随年代久远颜色逐步加深。

    而紫榆天生黑紫,色重者近似老红木的颜色。所以,北方家具以榆木为最大宗,有擦蜡做,也有擦漆做的。

    更令聂天鸣兴奋的是,榆木家具制作年代跨度也大,从明早期至清晚期从未停止生产,其演变过程、地域特点都非常清晰。

    早期的榆木家具以供奉家具为主,比如供桌供案,形制古拙,多陈设在寺庙、家祠等处,因而才能保留至今。

    有一榆木雕制的木盆,无漆无饰,经长久抚摸和空气氧化,包浆油亮夺目,木纹苍老遒劲。百年遗物,完整无缺,抚之心动如酥,仿佛抚摸岁月沧桑的容颜。

    聂天鸣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要砍一颗榆树回去,给自家的老祖宗做供桌?

    这样肯定能彰显自己的孝顺心,从而让祖宗系统对自己多加照顾一些。

    想了这么多,聂天鸣还是要回归到现实,先爬上去折两条相对粗壮的杆子,用来捆绑在化肥袋的两侧,这样可以兜住鱼。

    要知道,重达十多斤的火鳞鱼要是挣扎起来,手上的重量会陡然加剧,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溜走。

    而且绑在上面的藤条也只是用来凑数的,牢固性根本不高,只能以快取胜,不给火鳞鱼挣扎的机会,否则一切都是前功尽弃。

    这时候聂天鸣有点怀念张胜了,这家伙几乎天天网兜不离身,只要他跟着来了,自己还用得着整这么麻烦?

    堪堪折下两根榆树的枝条,聂天鸣一个筋斗跳下树,准备组装自己的简陋鱼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