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我爱金币〕〔明枪易躲,暗恋难〕〔情深不知归处〕〔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大唐签到十八年突〕〔从拔出石中剑开始〕〔王者神婿叶峰〕〔战少,你媳妇又爬〕〔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相公很腹黑〕〔农家弃女〕〔都市无敌神医〕〔都市潜龙〕〔超级生钱系统〕〔玄浑道章〕〔特战狂龙〕〔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一世葬生死入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一百五十六章 黑熊袭人
    等聂天鸣钻出来之后,却没有发现哮地和塔子的身影。

    不好!

    刚才塔子和哮地被聂天鸣训斥一番之后,离开水潭直接去别的地方转悠去了,一狗一熊相伴而行,很是惬意。

    可连聂天鸣都想不到,它们会遇上带枪的逯平,更何况它们了。

    其实在聂天鸣听到逯平喊自己之前,哮地那灵敏的狗耳朵,就已经听到逯平沿途叫喊的声音了。

    此外,它还和塔子商议了一番。

    毕竟刚才逯平对聂天鸣的态度十分不友好,拿枪指着聂天鸣,在哮地眼中,已经是最高程度的威胁了。

    虽然哮地没有见识到过气枪,但看逯平看聂天鸣的眼神,以及它嚣张跋扈的眼神,一切都在透露着,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的主人十分不友好。

    哮地决定捉弄逯平一番,并且还要拉上塔子一起。

    跟着聂天鸣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哮地的灵智是远超普通动物的,它清楚聂天鸣对逯平的态度。

    只要教训一下,让他知道害怕就行了,至于伤害性命的事情,哮地知道万万不能做。

    把做事的底线瞧瞧告诉塔子,但塔子可就没那么聪明了。

    哮地嘀嘀咕咕说了一大通,塔子也就理解成一个,进来这片丛林的人是一个坏人,而且还是恩人的仇人。

    对它来说,知道这些足矣。

    聂天鸣生怕双方出现什么问题,一旦碰面,他清楚逯平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

    可如果是逯平率先发现了塔子和哮地,则很有可能打出第一枪。

    千万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聂天鸣心急如焚,掏出柳筐中的斧子开路,将阻挡在自己面前的藤条尽数小妹。

    “我在这呢,你别动,我去找你。”

    逯平这家伙虽然坏,但没有到要丧命熊口的地步,聂天鸣心急的原因,多半是为了逯平。

    这边聂天鸣在自己劝慰自己,而那边哮地可是满腔愤怒,塔子更是义愤填膺,就差没当面生吞掉逯平了。

    走路时,碰到藤条就会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因此逯平对聂天鸣的回应丝毫没有听到,还是自顾自往前走着,想穿过这片丛林,去和聂天鸣会和。

    人的耳朵不灵,可狗的耳朵可太灵了。

    逯平家的狼狗不仅听到了聂天鸣的回应,更听到了移动速度更快速的哮地和塔子的前进脚步声。

    “汪汪~”

    两声狗叫如果放在平时,绝对不会引起大轰动,但这次却不一样了。

    刚刚叫完,哮地率先回应,似乎是在挑衅交流,而塔子更是一声熊吼,响彻了整个盆地。

    光顾着赶路的逯平,停下脚步之后,侧着耳朵一愣。

    狗叫肯定就是聂天鸣的四眼狼狗了,说明自己找的没有错,他肯定就在附近。

    可紧随其后的另外一声吼叫是怎么回事?

    野猪的叫声?

    不太可能,野猪的声音更加而刺耳,并且持续的时间也更长。

    刚才那一声雄浑有力,被称为叫声似乎有些不太恰当,应该被称为吼声才对。

    老虎?

    熊瞎子?

    野狼?

    一个又一个猛兽的名称浮现在逯平的眼前。

    可不论哪一个,都是极其凶狠且珍贵的存在。

    逯平心思活络,自以为是一下子就猜到了聂天鸣进到深山的目的。

    好小子,还骗自己是来捡山核桃的,捡山核桃用得着来这么偏僻的深山老林?

    原本自己觉得,过年弄一头野猪回去,也算是雄心壮志,魄力够大的了,却没成想,聂天鸣直接老虎黑熊起步。

    刹那间,逯平的脑袋里闪过了很多的想法,而第一条就是坐山观虎斗!

    坐收渔翁之利,是每个人都愿意看到的结果,毕竟什么力气都不出,就能获得不错的利益。

    这种事情,只要不是傻子,都愿意干。

    也不知道火急火燎向这边赶,担心逯平安危的聂天鸣,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之后,会是怎样的心情。

    在嘈杂的环境中,尤其是在视线受阻的狭小空间里,对距离的把控程度是很有限的。

    尤其是自家狗,还在自己耳边狂吠,这就更让人脑子一片混乱了。

    逯平心脏怦怦直跳,此刻他完全没有对生命的受危险程度做出评测,而是处于自己即将获得一头老虎尸体的兴奋之中。

    “咔嚓~”

    “咔嚓~”

    “咔嚓~”

    塔子冲锋起来,横冲直撞,在确定了狗叫的方位之后,将哮地远远甩在了后面。

    “哗~”

    一整片藤条和灌木丛被塔子压塌,厚重有力的熊掌,冲逯平就挥舞了过来。

    眼看自己家主人生命受到威胁,那条毛色班杂的狼狗,心里没有一丝畏惧的心理,直接弹跳跃起身子,想为主人分担一些伤害。

    可太晚了,在发现塔子的攻击,又要起身格挡,中间浪费的时间太多了。

    塔子拥有力量上的绝对优势,即便是轻轻一挥,速度也是无可比拟的。

    那狼狗落地,自己安然无恙,正当它要去看自家主人逯平时,发现他同样是没受到任何伤害。

    这都归功于塔子攻击的时间太早了一些,如果再前进一个身位,相比逯平的脑袋早就搬家了。

    逯平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只看到一个黑影从自己的眼前一闪而过。

    那张大爪子上的毛发,在太阳光下泛着白色,上面的肉垫也因为接触地面太久,而变成了土褐色。

    黑熊!

    是黑熊没错了!

    可逯平是一个连哮地的威胁,都能被吓得挪不动腿脚的人,更别提在他眼前的,是货真价值的熊瞎子了。

    在一击未中之后,塔子有些恼怒,自己什么时候失过手?

    当它站稳跟脚,准备第二次攻击,熊掌第二次抬起的瞬间,哮地赶到了。

    千万不能闹出人命来呀,哮地深知眼前这个和主人长得差不多的人类,即便是再讨厌,也是不能被伤害的。

    同样的,哮地也不想伤害塔子,尽管它也伤害不了塔子。

    “噗~”

    一声沉闷的碰撞,哮地把塔子的第二次攻击也化解掉了,使得逯平的脑袋,还能安然无恙得待在属于他的肩膀上。

    “妈妈~”

    在这种极度紧迫情绪下,逯平脑袋一片空白,眼中也开始往外冒金星,嘴里下意识得叫起了老妈。

    气枪被当作摆设一样,被他背在身后。

    也幸亏他没有开枪,气枪根本奈何不了黑熊,反而会起到激怒的反作用。

    逯平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地上,嘴边已经开始吐白沫了。

    “汪汪~汪汪~”

    哮地拦在逯平面前,冲塔子狂吠。

    可塔子似乎丧失了理智,也冲着哮地狂吼,愤怒的表情哥似乎也不把哮地放在眼中。

    终于,聂天鸣循着叫声,找到了战况紧张的战场。

    逯平以为自己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想强睁开眼,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

    闭眼的最后一秒,他看到了聂天鸣的身影,嘴边喃喃道:

    “天鸣,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世子很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