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潇唐沐雪免费阅〕〔农门相公追妻忙〕〔赵灿星陆郢鸿小说〕〔假千金也要当七个〕〔农女致富腹黑夫君〕〔逆道天尊〕〔从野怪开始进化升〕〔重生回到1998年狂〕〔战王狂婿〕〔池芫〕〔天降三宝老公大人〕〔明若小说〕〔重生后娇妻她又黑〕〔谢邀,人在洪荒,〕〔墨雨柔萧梓琛〕〔霸总追婚:夫人,〕〔霍栩耐姜倾心书名〕〔第一甜妻霍先生撩〕〔第一甜妻:霍先生〕〔重生后王妃飘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一百七十一章 斗狗赛
    可当聂天鸣穿过山谷,越过层层灌木丛林来到塔子的熊窝,心却凉了半截。

    只见此时黑熊塔子正躺在一堆干草上打滚,哪里有哮地的影子!

    完了,聂天鸣的脑子再一次炸裂。

    塔子看到聂天鸣,很高兴地跑过来欢迎,聂天鸣只能是敷衍几句,之后便迅速离开。

    在路上,聂天鸣将矛头直指逯平。

    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明知道自己不会把哮地借给他配种,现在竟然动起了歪主意!

    如果哮地真的在逯平手中,聂天鸣已经在心里想好一万种惩罚他的方式了。

    要让他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感觉,甚至会让他直接锁紧狗笼里。

    你不是喜欢偷狗嘛,那以后你就和狗生活在一起就好了。

    和来时一样,聂天鸣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便回到了南泉村。

    找到之前和逯平曾经在一个班级的同村村名,聂天鸣问出了逯平住在隔壁的隔壁大瓦沟村。

    得知消息之后,聂天鸣觉得不能这么莽撞的去。

    老爹老妈肯定是不能让他们一起,那就只能叫上张胜了。

    而张胜此时也早就查遍了出村和进村所有车辆的电话,正想和聂天鸣联系,没想到他主动和自己打电话了。

    “我有事情和你说。”

    “我刚想找你......”

    “那我们村口见。”

    两个人来到村口之后,都能看出对方脸上的着急之色。

    “刚才我把咱们村,进出的车辆的监控录像都看了一遍。”

    张胜率先说道。

    聂天鸣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暖流,自己都着急忙完各类,怎么就没有想到去查监控这么简单的事情。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这种时候还有心情逗闷子,聂天鸣都被张胜气笑了,连忙说道:”别卖关子了,没看我这正着急嘛。”

    “咳咳~”

    清清嗓子之后,张胜说道:“好消息是我发现了可疑的社会车辆,但坏消息是可以车辆有很多,咱们排查起来的难度很大。”

    聂天鸣哀叹一声,这南泉村原本就是个穷乡僻壤,但来往的车辆一天也都超过了几十辆,这怎么让人去一一查验。

    “首先是哮地的体积,其实哮地看着大,但躺平之后也就是和两个人差不多。

    所以说不管是货车,还是普通的汽车,都很有可能把他藏在里面。货车不用说了,里面很宽敞,就算是十个八个的哮地都能装得下。

    而普通汽车的话,后备箱完全能盛得下,而且即便是不放在后备箱,就是放在后驾驶座上,也能行。”

    聂天鸣越听,心里越凉,这张胜哪里是来帮忙的,完全是来泼冷水的。

    “但是......”

    张胜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你家哮地不是一般的狗,拿来吃肉是肯定不可能的,他们在拿到哮地哮地之后,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拿去当做种狗,天天配种;另外一种就比较严重了,可能会卖给斗狗场!’

    对于张胜说的第一种情况,聂天鸣一想到哮地会被逼着天天上母狗,就觉得特别可怜。

    而第二种则是更让他心惊肉跳了,如果不是张胜提醒,聂天鸣绝对不会往这方面想的。

    每当到了秋末冬初,那些手里有些闲钱的,亦或者是从城里打工挣了钱的,都会聚在一起打牌打麻将赌博,这些可以说是比较常见的。

    而更有甚者,会有专门的人组织斗狗比赛,一般来讲斗狗赛分为两种方式。

    一种是比赛速度,也就是奔跑,通常会扔下一只兔子,让一堆狗去追,谁先逮到兔子,谁就胜利。

    而另外一种则是更加血腥残忍,是直接让两只狗缠斗,通常都会咬得头破血流,甚至连脸上的肉都不剩,更不用说什么鼻子和耳朵了,会露出里面白森森的头骨。

    这种比赛即便是赢家的狗,胜利之后也就只剩半条命了,基本上是属于一次性用品,用完即弃,狗只是它用来赢钱的工具。

    而斗败乐的狗,即便还躺在地上喘气,可那些下注赌输了,输急了眼的赌徒,则会将怒气全部撒在狗身上。

    他们会把汽油淋在狗身上,把狗生生烧死,以此取乐。

    越想越心寒,聂天鸣不觉得哮地会斗输,但经过车轮战之后,哮地肯定也会是伤痕累累。

    即便是它实力再强,也终会有倒下的那一天!因为很多想要狗赢的赌徒,会为狗打兴奋剂,并且是过量的兴奋剂。

    兴奋剂会让狗忘记疼痛和逃跑,眼里只有对面的敌人,一直撕咬到不死不休。

    听完张胜说的之后,聂天鸣说道:“我现在倾向于第一种情况,哮地很有可能被人偷走去当种狗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去附近的狗场看看,说不定现在还来得及,能找到什么线索。”

    “不不......”

    聂天鸣连连摆手,说道:“狗场的可能性有点低,我更倾向于一个人,我来找你的目的,就是想让你陪着我走一趟。”

    “那还等什么,找狗要紧。”

    张胜比聂天鸣更要着急,赶紧拉着他要出村。

    “走,去大瓦沟村,逯平你还记得吗?”

    “逯平?”张胜想了一下之后,说道,“肯定认识,之前你还和他打过架,我还帮你找回过场子呢,之后他就不再找你麻烦了。”

    “放屁,那是我把他打服了,哪有你什么事~”

    谈到上学时的打架,两个人来了兴趣。

    之前聂天鸣和逯平打架,张胜都看在了眼里,并且也真的帮聂天鸣找回过面子,只不过双方都以为是自己的功劳而已。

    从南泉村到大瓦沟村的距离不是很长,再加上两个人心里挺着急,所以还没等分辨出谁的功劳更大一些,便到了大洼沟村的村头。

    聂天鸣拉过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询问逯平家的位置。

    通常来说,在村里问路,如果是说大人的名字,几乎百分百能说出他们家的位置。

    但如果说的是孩子的名字,亦或者是媳妇的名字,很多时候是不知道问的是谁家。

    不过聂天鸣的运气不错,逯姓算是村里极少见的姓氏了,聂天鸣描述完逯字怎样写之后,问出了三家人。

    聂天鸣大喜,看来距离找到哮地,已经不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