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小妻霸道宠〕〔虎婿杨潇〕〔陆少宠妻靠套路〕〔虎婿杨潇唐沐雪〕〔虎婿小说〕〔今夜星辰似你〕〔校园至尊高手〕〔杨潇唐沐雪〕〔一世豪婿〕〔上门最强狂婿〕〔天骄豪婿〕〔顶级豪门〕〔杨肖唐玉婉〕〔娱乐之超级大亨〕〔一世豪婿杨潇唐沐〕〔虎胥〕〔林凡黄莹莹〕〔青越观〕〔贩妖记〕〔至尊战神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乡村种田之祖宗保佑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吊死人
    “大哥要钱是不是?我有的是钱,把我放下来,我给你拿。”

    “兄弟,我就是个跑腿的,要钱没钱,又是烂命一条,放过我吧。”

    这个时候,癞头和黑衣男完全没了脾气,能求饶就求饶,癞头直接被黑衣男打成了主犯。

    聂天鸣从不远处搬了几块空心砖过来,吹了吹上面的尘土坐了下来。

    “知不知道我为了什么事情找你们?”

    癞头整个人被吊在半空当中,根本没有思考的机会,他实在是不清楚聂天鸣会和会这样。

    “大哥,你如果想要钱的话,我有,只要留我一条命,我肯定把所有钱都给你。”

    癞头在半空中哭得死去活来,鼻涕眼泪流了一地。

    聂天鸣走到他跟前,说道:“钱不钱的无所谓,我就是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

    不禁打了个寒颤,癞头对聂天鸣的话可以说是害怕到了心里。

    如果不是为了钱,单纯是为了谋财害命的话,自己这条贱命算是交待在这里了。

    “仔细再想想,想不出来就慢慢想,咱们有的是时间。”

    既然已经知道了哮地的性命是安全的,聂天鸣也不去争分夺秒了,反正仇人就在眼前,先出了这口恶气再说。

    “张胜,你离得远一点,离得这么近,我村里八十岁的李奶奶都能射中。”

    聂天鸣使了个眼神,张胜很默契地站在了几十米开外。

    并不是张胜不想在百米之外设计,只不过这厂房实在是太小了。

    “癞头大哥啊,你放心好了,我这兄弟是退伍回来的,人还年轻,刚退伍没几年,手上的准头肯定是有的。

    说打你的脑袋,就不扎你的耳朵;说打你的下巴,绝不戳你的脖子。”

    癞头哆哆嗦嗦,话已经说不利落了。

    “哎呀呀,我怎么能忘了你呢。”

    说着话,聂天鸣来到黑衣人的面前,问道:“昨天逮四眼狼狗的时候,你也在场吧?说实话还能挨打轻一点,要不然我从癞头那里值达到了,就不打他打你了。”

    这比阿尼黑衣人还没来得及开口,癞头那边以为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他在,昨天他就在,这小子一直跟着我,我们一起偷的狗。”

    癞头是个聪明人,一听到聂天鸣谈论起昨天的四眼狼狗,就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了。

    黑衣人艰难地点点头,说道:“昨天我也在场。”

    “在场就好办了。”

    聂天鸣从他身上摸索出车钥匙来,将钥匙交给李庆海。

    “去车上把所有的针管探头都拿来,然后你再找找有什么瓶瓶罐罐的要,也都一起带过来。”

    李庆发跟进跟上堂哥,两个人屁颠屁颠出了厂房。

    “张胜,瞄准点,咱们先打大腿。”

    拉动枪栓的声音,响彻在厂房内,除了呼啸的风声之外,枪栓声格外刺耳。

    “大哥大哥,你的狗我帮你找回来,放兄弟下来吧。”

    “我保证你的狗没有一点问题,你把我放下来,我现在就带你去找狗。”

    眼看聂天鸣一点反应都没有,癞头有些恼羞成怒了。

    “狗娘养的,你这是犯法的,杀人要偿命,你不得好死。”

    “预备~”

    “发射!”

    癞头听到聂天鸣最后两个字喊出来,直接吓得尿失禁,热乎乎的尿液顺着牛仔裤滴滴答答,流在了地上。

    可等待了三秒,没有任何情况发生,癞头仍能感受到自己的裆部是热乎的,而且在逐渐变凉。

    “我没死?”

    “你应该庆幸哮地没死,如果哮地死了,你会生不如死。”

    聂天鸣觉得这边太过骚气,赶紧退后几步,坐了下来。

    “偷狗的本事不小啊,竟让敢偷到老子头上?”

    张胜也收起长杆枪,一并坐了下来,两个人相视一笑。

    “大哥,那条狗真不是我想偷的,是姓杨的那小子诱惑我,如果没有他,我哪能找到你们村子去的。”

    “嘿~”

    聂天鸣听到这话,赶紧站起来,冲癞头说道:‘咋了,嫌弃我们村子太偏远,嫌弃我们村穷?’

    “没没,绝对没有,我说错话了。”

    “放心好了,我既然能找到你,杨强那小子已经被我处理掉了,你顶多算个从犯,那个穿黑衣服的,就是个从犯中的从犯。”

    “被处理掉了?”

    听到聂天鸣云淡风轻地说着这些话,再联想到自己这么轻易的被吊在废弃的厂房中,癞头感到绝望。

    看来这小子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倘若这次偷狗是自己一手策划的,相比被处理的肯定就是自己了。

    癞头也不顾自己尿失禁的丢脸场面,开口求饶道:“大哥,麻烦把我放下来吧,再晚一些,我的手脚肯定就会因为血液不流通,而被截肢的。”

    听到这里,聂天鸣反倒是来了兴趣,他靠近癞头一点点,说道:“截肢好啊,这双贱手不知道偷了多少条狗了,被砍了去也算是替天行道。

    要不这样吧,我留你一条命,反正你说这双手早晚要截肢,不如我现在就帮你砍掉。”

    “不不不,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我在上面挺好的,空气清新。”

    这时李庆海已经把所有的针头和各种药剂都拿来了,看着满满当当一袋子,聂天鸣感叹为了偷狗,准备的还挺齐全。

    “死罪一面,活罪难逃,你说说,这些药里面,你最想吃什么?”

    “吃药?”

    癞头绝对没有想到,聂天鸣会让自己吃下专门为了偷狗配置的药片。

    这些药片的功效不一样,对应的狗的种类也不尽相同。

    对于小型犬、中型犬和大型犬,都有专门的下药方式,这样既可以达到偷狗的目的,又能不伤害到狗,可以留一条活命。

    “真的要吃?”

    看着癞头磨磨唧唧的样子,聂天鸣直接从李庆海的手中结果一袋子,作势就要全部倒进癞头的嘴里。

    “我吃黄色的。”

    眼看实在是躲不开了,癞头连忙喊道。

    “黄色的?庆海庆发,你们把黄色的挑出来,把蓝色的和红色的,各喂两片给他。”

    “我劝你不要再违法犯罪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你喂我吃药是犯法的,这会出人命,你可不敢这么做。”

    看来癞头是真的害怕了,如果说他清楚聂天鸣知道麻醉-枪的威海的话,那他一定清楚,聂天鸣根本不明白这些药片的威力。

    “我这是为你和你的兄弟着想,真弄出人命,我没了命,你们也会受到法律制裁的的。”

    md,你一个偷狗的,竟然在这里跟我讲法律?我还真就不信了。&ot;

    从李庆海手中接过药片,聂天鸣伸手大拇指和四根手指挤压在癞头脸上,逼迫他张嘴。

    “先吃了再说,狗都死不了,你肯定也死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