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牙牙乐〕〔异星乾坤〕〔穿越杀手有点冷〕〔重回1985:麻辣俏〕〔都市红粉图鉴〕〔万物皆可换〕〔相亲美女博士〕〔史上第一强控〕〔工业之火〕〔农场之女配的崛起〕〔楚炎〕〔五零俏花媳〕〔这个王妃莫得感情〕〔界河之祖〕〔燧灵记〕〔踏星〕〔神医毒妃〕〔都市巅峰高手〕〔异能精气〕〔妻命难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极品仙帝 第33章异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里,该不是真有什么东西吧?”

    凌梅清跟在穆诗姗身后,小心翼翼的走到大楼之中,而就在踏入大楼之中后,她蓦然感觉,身体似乎是有些冷下来了,而在靠近穆诗姗之后,她才觉得有些温暖,于是便紧紧的烤着穆诗姗,有些小心的开口说道。

    “哪有什么东西,不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别靠那么近啊,我都快走不了路了。”

    虽然知道凌梅清有些害怕,但是如此紧紧贴着自己,依旧是让穆诗姗有些哭笑不得,然后对着凌梅清开口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感觉有些冷,感觉靠近你之后,就暖和许多了,诗姗这里面还真有些诡异,这一进来,我就感觉有些冷下来一般。”

    凌梅清闻言,也是有些不解的看了看穆诗姗,随后是四处张望了一下,有些害怕般的说道。

    “有吗?我怎么没有感觉?”

    若是其他人说这个话,穆诗姗只当是别人的错觉什么的,但是眼下自己的好姐妹说这个话,就由不得她不重视了,难不成这里面真的有什么古怪,但是为何她自己没有一点察觉?

    “是真的,而且越进去,越是冰冷的感觉一般,你让我靠近一点,要不然我都要感冒了。”

    凌梅清无比郑重的对着穆诗姗说道,说话间又是朝着穆诗姗靠了靠,让的穆诗姗一阵无语,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微风,仿佛是直接朝着两人吹来,那地上飘动的塑料袋,让的两人心头一跳。

    他们这会儿可是在大楼之中啊,这周围都是墙壁修好,若不是大风的话,是压根不可能刮到这里面来的,眼下这风是怎么回事?

    两人看着那怪风吹来,不由心中一紧,随后是紧紧的盯着那个塑料袋,然而这个时候,在那塑料袋就快接近两人的时候,仿佛是没有了动力一般,直接是停滞不动了,两人见此,顿时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走,我们去楼上看看。”

    穆诗姗微微吸了一口气,强制镇定下来后,随后开口说了一句,接着便是拉着凌梅清朝着楼上走去,有些空旷的大楼中,只有两人的脚步声,显得是极为的诡异。

    “嘶,我是感觉越来越冷了,这里的温度真的和外面是一样的,我怎么感觉来到了冰窖中一样?”

    凌梅清搓了搓胳膊,对着穆诗姗说道,外面分明是阳光正大,眼下这里面却是冷到无比的地步,穆诗姗听着这话,也是感觉有些奇怪,她感觉温度似乎是没有什么变化的,怎么凌梅清一个劲的说冷?

    当下穆诗姗伸手握住凌梅清的胳膊,一股冰冷的感觉传来,令的她都是打了一个寒颤,“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胳膊这么冷?”

    穆诗姗脸色微变的看着凌梅清,有些不明白,她明明感觉还好,为何凌梅清的胳膊,确实如此之冷,那么说明,凌梅清说冷,是真的了。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这周围的温度,一个劲的在下降似得,好像就诗姗你的周围,会比较暖和一点。”

    凌梅清闻言,仿佛是要哭出来一般,然后对着穆诗姗说道,而就在这个时候,两人是踏上了楼层,一股股怪风仿佛是在这个时候,直接是要肆虐而来一般。

    穆诗姗听着凌梅清的话,也是感觉有些怪异,但是在这个时候,她的胸前一阵刺疼,顿时是令她柳眉微微一皱,下意识的伸手朝着胸前探去。

    从一开始,进入到这大楼中的时候,仿佛胸口就有一抹温热一般的感觉,但是穆诗姗一直在注意着周围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多想,当这会儿,胸前的温度似乎已经是升高了数十度后,就由不得她不在意了,因为这温度,已经是会灼伤她的地步了。

    “咦,你这是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诗姗你还带这种低劣的东西了。”

    凌梅清注意到穆诗姗的动作,见到其从胸口拿出一块玉牌来,那玉牌的品质,她是一眼便是能够看出,极为的低劣,所以当下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这、是无意中得来的。”

    穆诗姗原本想说出恒彦林,但是一想到对方眼下是自己的老公,结婚那会儿,都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包括眼下的好姐妹,当即便是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我怎么感觉,你这玉牌拿出来了,我就不冷了?”

    凌梅清没有注意穆诗姗吞吞吐吐的语气,只是看着面前的玉牌有些好奇的说道,在这玉牌拿出啦的瞬间,她只感觉周围的寒气一扫,当即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好像确实是这样,而且这玉牌的温度,似乎是在升高?”

    两人在这个时候,也是注意到了这个情况,顿时是满脸诡异的说道,这怎么感觉,这玉牌好像有些不一般?穆诗姗在这个时候,想到了恒彦林。

    那个家伙,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块玉牌,似乎是真的有些不一般,难不成是他亲手做的?穆诗姗想到恒彦林说的话,顿时有些下意识的一摇头,那家伙不过是一个骗子而已,怎么可能能够做出这样的东西来。

    “等等,这周围是怎么回事?”

    就在凌梅清注意着玉牌的时候,周围响起阵阵的呜咽声,让她寒毛一竖,随后扭头看去,只见一股股怪风在这个时候,仿佛是要将她们包围一般,在周围旋转不停。

    穆诗姗注意到这个情况,也是俏脸一变,有些心惊的看着这一幕,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怪风不断围绕着两人,似乎是有些忌惮什么,但是片刻后,终于是在忍不住的情况下,朝着两人狠狠刮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穆诗姗手中的玉牌微微一颤,骤然间射出一道道金光,随后是狠狠没入那怪风之中,不过片刻间,怪风直接消散不见,那玉牌上的温度在这个时候,也是直接消失不见,仿佛一切都是错觉一般。

    “这,刚刚的一切,你看到了吗?”

    凌梅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然后有些结结巴巴的对着身旁的穆诗姗开口询问道,眼前的这一切,着实是有些颠覆她的认知了。

    “我看到了好像有金光闪现……”

    穆诗姗这会儿脑中也是有些浆糊一般,有些转不过弯来,不知该如何形容眼下的事情,也不知该如何想,这事情,已经是超出了她们的理解范围了。

    “咦,这周围的温度,好像是降下来了,没什么事情了感觉。”

    凌梅清一直感受着周围温度是极为的寒冷,眼下温度直降,当下便是感觉到了,然后有些惊讶的说道,这里又不是空调房,怎么温度变化如此明显,实在是诡异无比。

    想到之前那赵子住说的话,还有那一段视频,都是令人胆寒无比,然而眼下,这一切似乎都是消失了。

    “诗姗,你这玉牌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好像是一件宝物啊?”

    凌梅清这会儿眼中放光的看着穆诗姗手中的玉佩,对着穆诗姗开口询问道,刚刚那一幕,还有今天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告诉她,穆诗姗手中的玉牌是极为的不一般。

    不说其他的,就说刚刚进来的时候,她分明是感觉到寒冷无比,但是穆诗姗却是没有一点感觉,而且在靠近穆诗姗的时候,她却是感觉到一股温暖之意。

    眼下在穆诗姗拿出这一块玉牌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她哪里不知道,这玉牌是极为的神奇?

    “是我无意间得来的一件东西。”

    穆诗姗看了看手中的玉牌,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她依旧是选择了隐瞒恒彦林的事情,不想要自己的小姐妹知晓。

    “从哪里得来的不知道吗?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去买一件,这东西实在是太厉害了。”

    凌梅清这会儿死死的看着穆诗姗手中的东西,眼馋无比的说道,这件东西的威力,她可是见到过了,若是能够拥有一件的话,以后碰到这样的事情,可就不用怕了。

    不过,不知为何,她看这件东西,总感觉是有些眼熟的感觉,凌梅清看着穆诗姗手中的玉佩,皱着眉头想到。

    “好像是没有了,若是有机会我在碰到的话,给你送一件就是了。”

    穆诗姗也不想欺骗凌梅清太多,于是有些含含糊糊的对着凌梅清开口说道,只是这会儿,凌梅清的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你这玉牌上面的裂缝,是刚刚就有的,还是说……”

    凌梅清一指玉牌上的一丝裂纹,对着穆诗姗开口询问到,那穆诗姗闻言,连忙低头一看,只见那玉牌上,确确实实的有了几条裂纹出现在上面,恒彦林将玉牌递给他的时候,她是没有见到这上面的裂纹的,眼下这裂纹,难不成是与刚刚的事情有关?

    穆诗姗微微皱着眉头想到,一旁的凌梅清只当她是心疼,毕竟这可是一件宝贝,如此出现了裂纹,是谁都会心疼吧。

    “算了,我们先出去吧,看样子这里应该是没事了,我们在呆久一点,怕是他们要报警了。”

    穆诗姗摇了摇头,将玉牌收了起来,随后是与凌梅清走出大楼,那些工人们见到凌梅清两人都是平安无事的走了出来,顿时是大眼瞪小眼。

    他们进去的时候,明明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但是为何总部的人一来,进去是压根什么事情也没有?这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凌梅清两人可不管他们,虽然知道里面的事情,确实是有些诡异,但是这话可不能由她们说出口,要不然的话,这事情传到外面,那她们这建筑工地受到的影响可就大了。

    有些金钱的诱惑,在加上两女进去都是相安无事下,工地又是很快开始开工,两人见到员工们都是在工作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知道事情已经是被解决了,所以才放心的驱车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影后归来:霍少,〕〔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