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枭雄 第3章 局势复杂
    “呦呵,你打听的倒是挺清楚的,不过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萧云博缓步走到门口确定无人之后关上房门,坐在萧辰旁边继续说道:“有些事我本不想告诉你,但是现在你也算长大了。也罢,那我就跟你好好说说。关于皇上赐宅之事,我且问你那处宅子位居何处?前任主人是谁?”萧云博沉声问道。

    “这还用问,宁王府地处燕京中心正午街,距离皇宫也不过数里之距,除了皇宫恐怕没几家府邸能够比它大了,前任主人正是当今皇上的二弟宁王梁永。”萧辰随口说道,显然这些事儿燕京城里人尽皆知。

    “我再问你,现在这宁王身在何处?”萧云博端着茶杯问道。

    “这事儿我也听过,据说因为结党营私干预朝政,事后被皇上打入天牢,下令永不释放监禁终生,现在应该还在天牢呆着呢。”萧辰回应道。

    “结党营私干预朝政这等举动,宁王自然是小心谨慎,又怎么会被轻易发现呢。”萧云博又抛出了一个疑问。

    “宁王身为亲王,身负皇族血脉,若说谁能将篡位变得师出有名,那非他莫属。只要皇上一死,兄终弟及的宗族规矩就会将他顺利推上皇位,估计皇上也是有所顾忌,暗中时刻监视着这位宁王。”萧辰思索了一番说道。

    “这就对了,你以为那座宅子是好住的,身处闹市,来往人员众多,探子夹在其中根本不易察觉,距离皇宫如此之进,只会方便皇上的实时监视。一旦有把柄落在探子手里,那就只能等着被收拾,完全是一种被动之举。”萧云博眉头紧皱说着。

    “所以父亲选了一处偏僻的不能再偏僻的宅子,看似令人大跌眼镜,其实是以退为进,外松内紧。”萧辰猛然站起身来。

    “现在你懂了吧,当年的宁王何等威风,其光辉可与皇上争芒,朝野上下美名远扬,主张实施仁政,休养生息,兴耕地、重商贸,韬光养晦以求发展,这等远见卓识在现在看来都是独具慧眼。

    可是太过于锋芒必露,最终招致皇上疑心惹来牢狱之灾。萧家要是住在宁王府,不就时时刻刻处于皇上的监控之下了吗?”萧云博话语中不无担忧。

    “孩儿愚钝,现在才知您的良苦用心。现在看来当初皇上赏赐宅院恐怕来者不善啊,再加上爹您现在掌管兵符,皇上会不会也对您心生猜忌?”萧辰直戳要害的问道。

    “所以我才整日深居简出、节俭朴素,这样才能给皇上留下一个心怀畏惧、谦虚稳重的印象,即便如此,皇上生性多疑,对我疑心肯定会有的,只是还不至于要动手的程度。

    当初的赐宅之举,其一是为了试探我是否有异心,倘若我当时受了封赏,那萧家估计已经被皇上列入必除名单,亲王府地只能由皇族卧榻,岂能由你外姓居住之理。

    其二,正如我刚才所说,一旦住进去,在想出来可就难了。到时候数不尽的探子徘徊在周围,连你几时几刻上了趟茅房,恐怕皇上都能一清二楚。

    其三,皇上将一座亲王府邸赏赐于你,这名面上看起来是多大的荣耀啊,那满朝文武百官眼睛红了的可不在少数,一座宅子无形中就给我树立了多少潜在的敌人,这种制衡之术皇上最喜欢不过了,说句不好听的,就喜欢让我们狗咬狗,最后他再收拾局面。

    现在的朝政都被丞相史怀仁和太尉苟旭东把持,这两人奸诈谄媚,终日跟在皇上身后进献谗言,根本不管百姓疾苦社稷安危。

    如此行为不端之人竟然位居文官高位,实在是荒唐之极。我曾向皇上谏言罢免俩人的官职,由满朝文武重新推荐人选。

    没想到丞相史怀仁和太尉苟旭东反咬我一口,说我是要独揽军政大权,有不臣之心,幸亏有太子殿下全力为我说情,力证我为忠良贤臣,当场驳斥了二人的荒唐谬论,不过皇上并未做出决断,以后也就不了了之了”萧云博眼眸中划过不甘之色。

    “如此一来,那史怀仁和苟旭东自然对你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爹您以后在朝堂上还得再谨慎些才好。”萧辰有些担忧之色,他没想到朝中局势如此复杂,各种势力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复杂的关系网,燕京暗地里早已波涛汹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