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枭雄 第21章 宁王梁永
    “你看到从我的窗口进来的这缕光线了吧。我就是根据它观察划在墙上的这些线条来推测时间的。只要向它一看,我就可以断定是什么时间。”那人不以为意的说道。

    他微笑了一下,走到一个角落里,用铁杆撬起一块长石头,下面有一个两三尺深的凹坑,里面有用碎布包着的东西。

    那人将此物拿了出来,拨开上面包着的碎布,原来是一卷书,他递到萧辰面前说道:“小兄弟,你且看看这书中的内容,我就是因为它深陷牢狱。”

    萧辰接过书,看那封面上写着“余观治国理政”六个大字,心里不由为之一怔,这人真是胆大包天,且不论里面写的什么,光看这几字就足以治他枉顾圣威之罪。

    天下之大,敢说自己对治国理政的看法确实寥寥无几,此人的勇气确实非同一般,这等格局气魄当真浩大高远。

    萧辰翻开封面读了起来,“一国之君,应顺承天意,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余以为民惟邦本,本固邦宁。治国之道,理政之策:其一,先治心。为人君者,必心如清水,形如白玉。

    其二,敦教化。垂拱而治天下以至太平者,莫不由此。

    其三,尽地利。春耕之,夏种之,秋收之,冬食之。农夫不废其业,蚕妇得就其功。

    其四,擢贤良。得贤而任之,得士而使之,则天下之治,必有所成。其五,恤狱讼。深文巧劾,宁致善人于法,不免有罪于刑。

    其六,均赋役……”

    萧辰越读越入迷,只觉书中所列六条,皆是治国理政的良策。著此书者,必是匡扶社稷的良才。胸中能有如此丘壑,又怎么会羁押天牢,该去朝堂助明君开辟盛世才对。

    萧辰又翻了翻书本,中间都是对最开始六条的详述,最后一页写着梁永笔三个小字。

    “梁永,怎么这么耳熟啊!”萧辰脑子里思捋着,忽然他合上书朝那人喊道:“你是宁王梁永。”

    “宁王,好久没有人这么称呼我了。当年我年轻气盛,自以为有治国良策,心中自然有些文人傲气。

    此后我曾屡次向皇兄劝谏,以实现我生平的抱负,将大楚变成一个国富民强的泱泱大国。可是我错了,错的太离谱了。”那人恍若隔世的说道。

    “宁王,您的建议应该都是治国良策,怎么会错了。”萧辰探问道。

    “我当年太过锋芒毕露,只知劝谏国策良计,却忘了揣摩皇兄的心意,在他眼里我已经开始干预朝政,甚至怀疑我有篡位之意。皇兄早已暗中派人对我监视,可笑我还在朝堂上提着自以为会被他采纳实行的国策。

    后来我竟然成了要谋权篡位的乱党,帝王的猜忌之心,不知要枉杀多少忠义之士啊!”宁王梁永悲愤的说道,脸上有些惆怅。

    “原来如此,我当初还以为是宁王有篡位之心才被皇上打入天牢。”萧辰心里默念道。

    “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要不是遇见你,我恐怕都会烂在肚子里。”宁王感慨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