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枭雄 第34章 脱难夜谈
    萧辰举起铁剑狠狠的砍了下去,一剑接一剑终于绳索桥头的连接处被他砍断,绳索桥顿时掉了下去**在对面的岩壁上,上面的木板化为碎片跌入了山谷中。

    “走吧,这下咱们才算安全了。”萧辰深吸了口气说道。

    玲儿搀扶着萧辰并未说话,心里却忍不住佩服他的心思缜密,一颗高冷的心里暗暗留下了某人的身影。

    两人在雨中走了半晌,终于看到了一处茅草房,萧辰二人连忙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甚是简陋,屋内摆着一张桌子,右边用稻草铺了一个床铺,看样子应该是山上猎户打猎时临时的住处。

    “今晚就在这里歇息吧!”萧辰脸色苍白的说道。

    “嗯嗯,这里已经离安庆不远,附近说不定就有人居住,明天我可以找人雇辆马车。”玲儿望着满是伤痕的萧辰不忍的说道。

    “嗯嗯,你究竟是什么人?”萧辰问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问题。

    “我……”玲儿有些迟疑的说道。

    “如果不想说就算了。”萧辰不咸不淡的说道。

    “没有,你几番救我,我感激不尽,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你可知火耗银?”

    “火耗银?”萧辰疑惑的问道。

    “大楚国内老百姓平常用的还是以铜钱为主,就算手里有点散碎银两,但官府向朝廷上缴的税收都是五十两一锭的大银锭。这样,官府必须先把老百姓手里收到散碎银两重新回炉铸造银锭,在铸造过程中白银会有一定的损耗,这就叫做“火耗”。官府当然不会承担火耗,这些都要转嫁到老百姓头上的。”

    “那跟你被追杀又有什么关系?”萧辰抿了抿嘴唇说道。

    “我真名叫柳月,是安庆刺史柳正的女儿,家父在安庆期间,发现安庆郡守陆友泰私自提升火耗银的征收赋税。

    按朝廷的规定每两银子只能收一分的火耗,可是陆有泰竟然在安庆境内每两征收五钱的火耗,超出规定达几十倍。

    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么多的火耗,多余的部分都被他中饱私囊,百姓苦不堪言、民怨沸腾。

    家父身为安庆刺史负有监察管之责岂能坐视不理,家父令陆友泰按朝廷规定征收税银,不料陆友泰竟说各个郡守都是如此作为,火耗银就是官员的钱袋子。

    让家父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家父看到这等贪污败类当面没说什么,暗中搜集了证据让我以探亲为名交到工部尚书狄秋明手中。

    狄大人看到后也是义愤填膺,立即写下奏折准备禀告皇上,不料奏折还没呈上去,第二日就被京兆府的差役拿走了,据说是涉及贪污朝廷赈灾银两。

    我看事情有些蹊跷,连忙带着贴身侍卫离了燕京,为了掩人耳目便冒充皮货商饭又招了些护卫,没想到还是被他们发现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知道。”柳月一口气将事情始末说完了。

    “工部尚书狄秋明一向清明廉洁,时常为民请命,八成不会贪污什么灾银,估计是触动了某些人的既得利益,否则光凭一个安庆郡守岂敢明目张胆的收这么高的赋税,朝中肯定是有人支持,他只不过是个小喽喽,背后的人物才是关键,派来刺杀你的估计也是背后之人的指使。”萧辰直戳重点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