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兽学园〕〔老子断你修仙路〕〔异能少女重生:帝〕〔修炼就这么简单〕〔冒险领主大人〕〔大夏龙雀传〕〔真五行大陆〕〔灰塔的黎明〕〔天阕宫〕〔岚神〕〔巅峰仙道〕〔这就是无敌〕〔我看书成神了〕〔异世的逆袭〕〔荨岩〕〔我的契约者游戏〕〔捕天图录〕〔元素天梯,我为主〕〔鳯归兮〕〔我的绝色魔尊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七章 草,手好痛~
    奥斯薇娅连忙找来家用医药箱,先替花思慕紧急处理伤口。

    不过椅子都被摔坏了,只能站着治疗。

    “宝贝儿,没事的,等伤好了还是一样漂亮。”奥斯薇娅把医药箱放在地上,一边翻找着药物,一边安抚花思慕。

    花思慕崩溃大哭,眼泪不要钱的往外流。

    梨花带雨。

    “宝贝儿可不能再哭了,脸上的伤口不能碰水哦。”奥斯薇娅先处理花思慕脸上的伤口。

    花思慕闻言拼命地憋住眼泪,五官都在用力,还一抽一抽的。

    那努力的模样,不论是谁看了都会心疼。

    “好啦,接下来就是手上的伤口。”奥斯薇娅故意得很轻巧,想要让花思慕放松。

    花思慕抬起手,手上的伤比脸上的要严重许多。

    特别是经过刚才的剧烈运动,伤口被扯得更大,汩汩地往外流。

    俨然是一只血手。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花思慕又哇的一声哭了,泪眼朦胧地问奥斯薇娅,“为…为什么我的伤口没有愈合?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呜呜呜……”

    妖受伤,伤口一般会快速愈合,除非是很重的伤,身体机制被破坏,那个时候伤口时无法自动愈合的。

    伤口无法愈合在妖界象征着离死也就不远了。

    鬼妖娘娘沉浸在悲伤中,已经完全忘记这里是人界,还有自己的妖力暂时消失的事情。

    奥斯薇娅噗嗤的笑了,一脸慈爱地摸摸花思慕的头,“伤口愈合哪有那么快?没事的宝贝,你才不会死。w..org”

    奥斯薇娅用沾满酒精的棉签轻轻擦拭花思慕的伤口。

    酒精碰到伤口带来强烈的刺痛感。

    花思慕忍不住地瑟缩,耸起肩膀,哭丧着脸,“啊——痛痛痛!痛……”

    花思慕挂着泪珠的脸此刻有些扭曲,只能撅着嘴疯狂吹伤口来缓解痛意,“呼——呼呼——”

    瞥见原本低着头的韩漠此刻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异瞳里是花思慕看不懂的情绪。

    “看什么看?!你现在满意了?”花思慕抹掉脸上的眼泪,一脸凶相地瞪向韩漠。

    不等韩漠回答就先告状,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握住奥斯薇娅的胳膊,眼睛里带着泪光,可怜巴巴的。

    “奥斯薇娅,我受伤了他还要把我赶出去,你评评理是不是很过分?”

    她还记得自己刚刚在气头上为了面子要走,现在冷静下来无比后悔。

    什么叫口不择言,她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可不能被赶出去,这片鬼森林也不知道花多久才能走出去。

    眼前奥斯薇娅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oh

    o~那可真不是绅士应该做的事。”奥斯薇娅一脸的不赞同,“客房在二楼,我带你去休息吧。”

    “嗯嗯,好。”花思慕猛点头,上前挽着奥斯薇娅的胳膊走。

    经过韩漠身旁的时候做了一个鬼脸,嚣张地比了一个拳头。w..org

    嘚瑟的眼神仿佛在,‘样儿,还敢赶老娘走,我偏不走。’

    韩漠冷酷的脸有些瓦解。

    “你叫什么名字宝贝儿?”

    “花思慕。”

    “哦花姐,你的名字真好听。”

    “谢谢~我也这么觉得,嘻嘻……”

    两人的谈话声逐渐减弱。

    佣人们已经将餐厅打扫干净,砸坏的家具都被一走,餐厅更加空旷。

    韩漠拿起一瓶酒精往破皮的手上倒,透明的酒精渗过伤口,韩漠抿唇,俊美如斯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

    “伤口可不是这么处理的。”奥斯薇娅已经安置好花思慕了,一下来就看到这一幕,直皱眉头。

    韩漠没有停止,直到一瓶都倒完,“奥斯薇娅,你擅作主张了。”

    “没有,我只是按照少爷希望的那样。你希望她留下不是吗?”奥斯薇娅不卑不亢地回答。

    “我希望她走,呆在这里没有好处。”

    “少爷你在害怕。”这是一个肯定句。

    韩漠擦拭手上的酒精,一下一下,久久没有回答。

    奥斯薇娅安静地站在一旁。

    “是,我在害怕,她有她的大好人生,不能毁在我手里。”韩漠得很轻,如轻烟飘散在空中,不留一丝痕迹。

    “那些巧合不应该由少爷你承担,这不公平。”奥斯薇娅愤愤不平道。

    她没有孩子,从看着长大的少爷就相当于她的孩子,那么好的一个人却因为那些可笑的传言孤身一人在这城堡里,独自痛苦,所有人都避着他。

    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韩漠漫不经心地揉着手里的餐巾纸,声音低沉,“万一不是巧合呢?”

    “我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出事,除非我死,那些无稽之谈我是不会相信的。”奥斯薇娅的情绪有点激动,脸上的肉在颤动。

    “奥斯薇娅,你的中文有进步。”韩漠勾唇。

    神仙一笑,四海晃荡。

    …………

    二楼客房内。

    花思慕艰难地用一只手洗了澡,换上干净的睡袍,在床上躺尸。

    软软的床垫,干净的被子,蓬松的枕头带着阳光的味道。

    “呼~终于活过来了,好舒服。”花思慕在床上拉伸酸痛的身体,走了一天肌肉都变得僵硬。

    周围的环境一旦安静下来,大脑就变得活跃,高清无损画面不断重播。

    刚才韩漠的反应让花思慕百思不得其解。

    为啥子类?

    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花思慕劈叉坐着,双腿绷直,右手搭在腰上,左手伸直贴着耳朵,身体往左侧倒。

    腰肢柔软异常,头轻而易举的碰到腿。

    花思慕的脑袋夹在手臂和腿中间,脸写满郁闷。

    深呼吸,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

    想起刚才摸到的脉相,转瞬即逝但还是捕捉到一丝,别看就一段,两秒都不到,但往往能够分析出很多问题。

    花思慕精通医术和毒术。

    她的师傅是妖界的一位隐士高人,打就跟着他学习,师傅不曾因为她的身份特殊对待,反言之严苛到什么程度呢,曾有一次让她在极致喧嚣的幻境中为自己把脉,为自己解毒,同时还要避开他的攻击,那一次几乎丢了半条命。

    她还曾一天之内把一千个人的脉,找出师傅要的脉相。

    师傅要想成为一个医者,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不被允许,也不会被宽恕。

    花思慕神医的称号从来不是虚名,在她手上没有治不好的疑难杂症,对医术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完整体系。

    但是韩漠的脉相着实有些奇怪,通涌蓬勃,走势流利,回环之时略微阻碍……

    花思慕陷入沉思,洁白的齿贝轻咬红唇。

    奇怪奇怪,这是什么脉相?她在妖界的时候每天有一个时的看诊时间,各大医馆治不好的病人都会由她亲自看诊,这几年也算是摸过不少脉相,韩漠的脉相却是第一次见。

    难道人的脉相和妖的脉相不一样吗?

    “哎呦!不想不想了,脑袋像浆糊,睡觉。”

    花思慕熄灯后一骨碌滚进被子里。

    一时间房间里寂静无声。

    过了几秒,被子里传出一声咒骂,“草!手好痛~”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妖娘娘驾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